當前位置:首頁 > 網游動漫 > 網游之天下第一

第1430章 空蕩蕩的世界

    “清除所有異常數據,恢復安全區域,恢復復活點,恢復通訊欄功能....”

    離開‘夢幻現實’后,柳云喃喃開口,發出了繼任《玄界》系統后的第一條命令。

    他的聲音無比空洞,就像是沒有靈魂的行尸走肉。

    這個命令落下。整個混亂的《玄界》立刻得到恢復。

    那些攻擊玩家的怪物們全部恢復過來,一個個立刻撤離安全區域,而在這命令發布后死亡的玩家,也沒有被執行超級電流致使現實中死亡,而是返回了復活點復活,尤其是下線功能,玩家們已經能在選項欄中看到下線功能了。

    黑洞被修復,亂碼消失,一切都恢復正常。

    頃刻,位于《玄界》內的玩家瞬間離開,紛紛下線,《玄界》達到了史無前例的空虛狀態。

    不過,這不重要了。

    他雙目暗淡,輕輕揮手,人瞬間落在了皇城內。

    此刻,辛白劍、古媚、龍女王等人都還在。

    經歷了這一次的風波,《玄界》定然維持下去。

    不過,就算所有人都不再繼續《玄界》,柳云也不在乎。

    因為他將會堅持。

    “恭喜你成為了這個世界的王!”

    柳云到來之后,辛白劍的小臉卻是無喜無悲。

    不僅是她,所有人都是這般面孔。

    大家就像是失去了智慧,成為最低級的npc一樣,沒有了任何人性化的表現。

    柳云愣了。

    但很快,他便明白了。

    以前,他是流云,但現在,他不是。

    他是系統,是《玄界》的gm,管理員!

    是這個世界真正的神。

    當他在這個世界的本質發生改變時,這些npc對他的看法也將發生改變。

    究其根底,還是因為,她們只是數據,不是玩家。

    柳云囁嚅了唇,看著辛白劍。

    或許,自己該做點什么。

    他伸出手,輕輕的放在了辛白劍的頭上。

    他腦袋里響起剛入《玄界》時所經歷的一切。

    清風吹拂時,那個在烈日下奔跑的人。

    “當我還是一名玩家的時候,你的父親幫我贏得了撩月城之戰,我是一名玩家,而同樣,我也是一個人!懂得知恩圖報,哪怕他是npc,我也會傾力相助!你父親死后,你很惶恐,你明白你的地位,你想要依靠示弱讓權生存下去,所以,你拜我為義父,但我明白,當初你的想法,到現在已經徹底改變了,白劍,如果我死去了,你...會在乎嗎?”

    他輕輕說著,似是回憶。

    聲音輕落,辛白劍那僵硬小身子一顫,呆滯的雙眸露出一絲迷茫。

    她輕輕仰首,望著柳云,卻見柳云也認真的看著她。

    她能看到。

    能看到男人眼中的光彩,男人眼中的期待,那眼中蘊含的萬千思緒...

    終于,那暗淡的眸滕亮了起來。

    “我會!”白劍突然伸出小手,抱住了柳云,痛哭了起來:“哪怕我只是npc,只是數據,我也會在乎,我會在乎...嗚.....”

    她終于像個小女孩那樣,痛哭了起來。

    這不知是不是程序數據的設定,但那眼神中的光澤只怕是數據程序無法模擬出來的。

    柳云摸了摸辛白劍可愛的小腦袋,輕道:“如果你也不在了,我會比你更在乎。”

    辛白劍身軀顫了下,哭的更兇了。

    柳云側首,望著旁邊的古媚。

    “媚兒,你知道嗎?你是這個世界上,真正關心我,理解我,明白我的人,在我心中,沒有誰能夠替代你的位置,純兒不行,蕭月也不行,我不會忘記,那個為了我甘愿承受凌铘碎片一擊的女孩,不會忘記那個為我殺人,為我發怒的女孩,更不會忘記為了讓我開心,而絞盡腦汁不折手段的女孩,我柳云何德何能,讓你這樣待我,我這輩子還的了嗎?”

    “這輩子還不了,那就下輩子,下下輩子!”

    古媚嘴角揚起一絲笑容,笑了笑道。

    甜美的笑,夾雜著幾分狡黠與調皮,那容顏就像是一塊燒紅的鐵塊烙在心房,永遠也忘不掉。

    盡管她只是數據,但在柳云的心目中,她無可替代。

    柳云松開辛白劍,伸出手,將古媚身后站著的那個白衣女孩拉上前來。

    女孩一直低著腦袋,一言不發。

    “我還記得,這個為我默默付出的女孩!她的名字叫凌冷紅,這一路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我都不曾忘記,我喜歡你,小紅,你喜歡我嗎?”

    柳云恬不知恥道。

    “笨蛋。”

    凌冷紅扭過了頭,輕輕闔起雙眸,想要讓淚水在眼睛里停留,不讓它們溢出來。

    但她還是失敗了。

    那晶瑩的淚水終歸順著面龐滑落而下。

    依稀間,似能聽到一句細如蚊吶的輕吟聲:“喜歡...”

    柳云心頭暖洋洋的,看著女孩緊咬著粉唇,便再度側首,看向旁邊的龍清靈。

    “不要再說煽情的話了!”

    龍女王淡道:“我們終歸是兩個世界的人!這一次的事情過后,我們比誰都明白,我們會如何。”

    她們,其實比玩家看的更透徹。

    “那么,你會認為我們再也見不到面了嗎?”

    柳云說道。

    “見面與不見面又有什么重要的呢?至少...我知道,我的男人叫流云...他是魔界的神,是這天地間最強大的存在...”

    傾月靈緩緩說著,嘴角揚起一絲甜蜜。

    “那么,你們想與我一起走下去,陪我生活,伴我終老嗎?”

    柳云望著眾女,輕聲開口。

    “想。”

    “但只是想,又能如何?”

    “義父,女兒明白您心中會有不舍,但有的時候,該放手還是要放手。”

    “我們已經擁有了,何必一定要相守?”

    “我的記憶不會消除的!我會想你的,笨蛋流云。”

    “去吧...你終歸是那個世界的....”

    女人們你一句,我一語,各自都是一臉輕松的樣子。

    雖然,她們的演技都很拙劣。

    特定npc。

    擁有了智慧的數據。

    其實在某種意義上,她們與人已經沒有多少區別了。

    她們懂的學習,擁有情感,所謂系統的操控,也只是束縛了她們的表現。

    她們從玩家們的一言一行中,開始了解了現實世界,也明白了那是一個怎樣美好的世界。

    那個世界,不受系統操控,那個世界,擁有平靜而穩定的世界,那個世界,才是一個真正的世界。

    可她們都明白。

    自己....不屬于那個世界。

    柳云臉上卻沒有多少傷感,那囁嚅了下唇,心中仿佛下了什么決定,拳頭也不禁捏緊了。

    “那么....”

    他開口了。

    聲音有些沙啞,但更多的是堅決的語態。

    “你們,想要成為真正的人嗎?”

    他緩緩說道。

    眾女愣住了。

    “真正的....人?”

    古媚呢喃道。

    “愿意等我嗎?”

    柳云突然笑問。

    “等?等...什么?”

    “等我...我很快...就會實現...”

    他笑了笑,隨后直接調出選項,徑直下線。

    看著眼前的男人化為白光,女人們心頭冒出莫名的惆悵,但在這惆悵中,一點兒說不出的感覺冒出。

    是期待的感覺嗎?

    誰都不清楚。

    或許,只是一個安慰罷了。

    但她們沒有離開,安靜的站在那兒,安靜的在這個空蕩蕩的世界里等待著...

    咔嚓。

    當頭盔再度摘下來時。

    守護于四周的四守護神們紛紛動了,他們齊刷刷的朝大陣中央走去。

    艾麗婭也睜開了眼,疾步過去。

    “吾王!”

    艾麗婭靜喚。

    “我很好!”

    柳云虛弱的笑道,手撫了撫胸口。

    黑寡婦在旁邊的實驗臺前走來走去,柳云取下頭盔時,她也只是看了眼,而蕭月與艾麗婭則趴在一旁的桌子上,睡著了。

    “你已經上線五天了,她們撐不住,便睡了過去!至于柳純兒,她的精神受到了刺激,我安排她在另外一間房里,想要用自然之力穩住她的精神。”

    艾麗婭見柳云看著那頭,開口說道。

    “謝謝!”

    柳云聲道。

    “我覺得你也該休息了!圣神之軀的融合還算理想,如果你能沉睡一個月,將完美的吸收這圣神之軀!”

    這時,那頭的黑寡婦突然開口。

    “完美吸收?”

    柳云側目望去。

    黑寡婦點點頭:“楊戰焱說的沒錯,你的身體的確是融合圣神之軀的最佳身體!如果你成功的把它吸收了,我想,憑你那個時候的實力,橫掃所有領域不是問題!”

    “但我現在考慮的問題不是這個!”

    柳云淡淡一笑,接著詢問旁邊的托伽拉:“夜鷹來了嗎?”

    “已經帶著神器在路上了。”

    “讓他盡快來見我!”

    柳云說完,又問道:“另外,《玄界》的問題都解決了嗎?”

    “所有玩家全部下線!”

    “那么,各國對《玄界》這一次的問題抱有什么態度?”

    “除去部分以《玄界》為依存的公司與工作室外,所有人都覺得應該立刻停運《玄界》,各國代理也接受了這個提議,畢竟因為這一次的問題,死的人太多了,造成的后果與影響空間嚴重,《玄界》停運已經是必然的結果!且不僅是《玄界》,其他游戲怕也會遭到沖擊。”

    “《玄界》發展至今,覆蓋面極廣,各行各業都與之相連,要停運也絕不會是一兩天就能搞定,你們覺得各國代理需要花費多久時間搞定所有人,停運《玄界》?”

    “大概10天,畢竟如果贊成人數過多,且影響夠大,很多協議都能順利簽下!”

    “足夠了!”

    柳云取出手機,撥通號碼,聯系夜鷹。

    “你在哪?”

    “已經到了廣深市。”

    “等我!”

    柳云掛斷電話,風雷厲行的出門。

    “吾王!你要去哪?”

    艾麗婭皺眉,連忙問道。

    “有點事情要辦!”

    柳云說罷,朝門口走去。

    但下一秒,黑寡婦攔在了他的面前:“什么事情比命還重要嗎?你不要忘記,你胸口可是少了個零件,乖乖躺回去!”

    她的聲音很嚴肅。

    看著黑寡婦眼中一閃而逝的擔憂,柳云不由覺得心頭暖暖的。

    他笑了笑,道:“頂多就兩三天的功夫能搞定!在這期間,我會盡力吸收圣神之軀的,未必睡在這兒才能吸收不是?”

    “不行!你必須在這!”

    “可是...如果這件事情沒有去做,我會后悔一輩子的!”

    “你若離開,會死知道嗎?”

    “若不去做,我已經死了。”

    柳云靜道。

    “讓他去吧!”

    就在黑寡婦還打算說什么時,艾麗婭開口了。

    沒有多少勸解的意思,只有包容與理解。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