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龍起洪荒

第四十一章:第一次講道

    第一次講道(求推薦和收藏)

    紫霄宮中,沈龍與如意進去,恰好看到一出好戲。

    “見過眾位道友。。。”只見那準提拄著菩提樹,攙扶著接引,兩個人都是奄奄一息,元氣耗盡的樣子,先是對大家見禮。然后嚎啕大哭的大家講道:

    “我師兄弟二人來自西方苦寒之地,離東土地方遙遠,聽聞圣人講道,差一點就遲了,錯過機緣。。我兄弟命苦啊。。。”

    準提的那副樣子,悲苦至極,讓人聞者落淚,接引也適當的將自己的面容變得越發疾苦,討得修士的同情。

    沈龍苦笑,這洪荒能夠得到金人獎的大有人在啊,他們都是生錯年代了?

    還真別說,準提和接引這招還真有效果,坐在紫色蒲團上的紅云聽了,有點兒坐不下去了,他起身對兩人說道:“兩位道友乃是大毅力之士,這個蒲團就讓給兩位吧。”

    準提聽了大喜,連忙道謝,然后將接引扶起,引到座位上,眾修士看到準提照顧接引坐下,暗暗點頭。沈龍卻是搖搖頭,看來事情還是要按照劇情來發展。

    果然,接引坐下,準提看了一下旁邊的鯤鵬,在其冷不防之下,拿著菩提神樹對他一刷,將他刷落座位。

    “混賬,你找死——”

    鯤鵬豈是相與之輩,他可是沈龍一個時期的梟雄,他眼中發出噬人的光芒,雙手凝聚能量,準提怡然不懼,朗聲說道:

    “三清道友乃是盤古元神清氣所化,出生高貴。你這畜生之輩,何德何能,能與道友們同起同坐?”

    三清都是聰明之人,豈能不明白準提的意思?不過老子只是含有深意的看了準提一眼,然后不再理會,通天一副看熱鬧的表情,原始自從剛才就對鯤鵬看不順眼,緊接著準提尊敬兄長的行為讓原始暗自點頭,他決定幫準提一把:

    “道友說的有理,這等磷羽胎濕卵化之輩,確實不配與我等同坐,道友請坐!!”

    鯤鵬怒了,眼睛通紅,就要暴起傷人,不過三清同氣連枝,雖然理念不同,對處理這件事的看法不一致,但是既然原始決定了,那么老子通天也支持原始,他們氣勢相連,隱隱壓倒鯤鵬。

    那邊的帝俊和太一聽到也怒了,這妖族全是胎濕卵化,怎么了?看不起嗎?況且鯤鵬怎么說也是妖族之人,怎能不幫?

    他們冷哼一聲,攜著妖族眾位妖王的氣勢支持鯤鵬,對抗三清、接引、準提。紫霄宮中空間凝滯起來,氣氛異常壓抑。

    “哼——”

    一聲冷哼,聲音不大,但是直入修士的心靈,讓他們心中一凌,現場氣勢消散于無形,他們同時看向聲音的來源,原來是那個道童。

    沈龍對著三千修士喝道:“圣人道場,胡亂喧鬧,成何體統!!”

    沈龍的喝聲,蓋過現場所有人的氣勢,眾修士心中暗自思量,就算是自己,也沒有這種氣度啊。而且兩個道童明顯是大羅金仙巔峰,圣人門生果然非同尋常。他們聽了沈龍的喝聲,自覺盤膝打坐,不在鬧事。

    鯤鵬欲言又止,不過最終沒有說話,一個座位而已,布置的惹惱了圣人。

    如意將一切都看到眼里,她傳音對沈龍說道:“這兩個人真是有意思,先是扮可憐得到一個座位,然后扮惡人,搶了一個座位,那座位有什么好的?”

    沈龍滿含深意的看完了鬧劇,然后感嘆的說道:“那座位是沒有什么,但是那座位代表的意義非同凡響,你想圣人道場,也只有七個蒲團,一個是鴻鈞圣人的,那么剩下的六個,你以為圣人是沒事兒干的?“

    “難道還有什么深意。”

    “以后你就會知道了。”沈龍沒有說,只是看著準提和接引說道:“這兩個人也是個人精,不,應該是神精,他們不會錯過一絲的機會,在紫霄宮外,他們不知道還剩下兩個名額的情況下,硬是算計前面的修士,自己先進入,得了最后的機緣。”

    “隨后,進入紫霄宮,他們看到七個蒲團,那時候起就開始算計蒲團,他們不知道蒲團的作用,但是知道三千個修士中,只有七個蒲團的珍貴。起先他們嚎啕大哭裝可憐得到一個蒲團,隨后又是強行奪得一個蒲團。而且他為了對付鯤鵬,還將三清給牽扯進來,雖然是為三清打抱不平,但是卻也給自己解了圍。”

    “這兩個家伙算計的真是。。。”如意無語的說道:“不就是兩個蒲團嗎?”

    沈龍面色鄭重的看著如意,嚴肅的說道:“大道之途,步步艱辛,任何一個機緣都要抓取,雖然是一個蒲團,誰知道他代表的意義呢?或許今日看起來普通的一個蒲團,將來就是一個圣位。。。”

    如意聽了若有所思,不過隨后想起什么,“這兩個家伙進門的時候沒有叫寶物啊。這是不是也是他們算計中的。”

    “沒交嗎?”這時沈龍也想起來了,“沒交的話,下次讓他們補上不就可以了。”

    正在傳音說話的沈龍神色突然一動,然后手中拿起一座金鐘,敲響金鐘,然后喝道:“圣人駕到——”

    眾修士連忙下拜,嘴里高呼:“恭迎圣人——”

    在那個最上方空著的蒲團上,一個身影由虛化實,形成鴻鈞,他淡淡的掃視一圈,眾人覺得鴻鈞可以看透他們本心,紛紛低頭,隨后鴻鈞又看了坐在蒲團上的幾個人,當先是三清,隨后是女媧,剩下的兩個人就是接引和準提。

    他對眾人說道:“以后就如此坐位。”

    說完后,他不再廢話,他閉著眼睛自顧自的講起道來:

    上有魂靈下關元,左為少陽右太陰,后有密戶前生門。出日入月呼吸存,

    元氣所合列宿分,紫煙上下三素云,灌溉五華植靈根,七液洞流沖廬間。

    回紫抱黃入丹田,幽室內明照陽門。

    。。。。。

    口為玉池太和官,漱咽靈液災不干,體生光華氣香蘭,卻滅百邪玉煉顏。

    審能修之登廣寒,晝夜不寐乃成真,雷鳴電激神泯泯。

    。。。。。。。。。。。。。。。。。

    鴻鈞講道,與沈龍一樣,他身后幻化一方天地,這是他的道境,道境中演化諸天大道,將修士心神吸入其中,起初講的,就是修士鴻鈞**,此時被他稱為黃庭經,也即是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返虛什么的。

    這些沈龍都知道了,在場的一部分人也都已經修煉了,他們不聽這部分,只是領悟鴻鈞的道境。

    隨后鴻鈞開始講解大羅金仙進階之道,也是就是準圣之道,沈龍開始認真地注意聽取鴻鈞大道,不放過一個細節。

    。。。。。。。。。。

    (謝謝書友們的支持!!推薦收藏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