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龍起洪荒

第二百零六章:準備出發

    對于外界的窺探和觀望,沈龍都不知道,他循著引路燈行走,來到一刀帝尊的集合地點,幾位帝尊都到了,不過沈龍算是第一個至尊。

    沈龍過來,一刀帝尊驚奇的回頭:“咦?你小子又有進不了?”

    沈龍謙虛的笑了一聲道:“一點點。”

    其他幾位帝尊也是驚訝的看了沈龍一眼,沈龍感知,這里面除了自己這一組的十位帝尊,還有其他帝尊,冥鳳帝尊叫了一聲,沈龍走過去,坐在冥鳳旁邊。

    “昊天,你的進步很大嘛。”說著拉過沈龍,在他身上嗅了嗅道,“嗯,這是女人的味道,難道你采補神女了?”

    沈龍愕然,隨即苦笑著搖搖頭,低聲問道:“我們現在的時間不多了,滿打滿算也就就十萬年時間,知道接下來干什么嗎?”

    冥鳳帝尊搖搖頭,隨即若有所思的說道:“或許,我們會直接去目的地,然后再半路上演練陣法,純熟還差一線,不過勉強夠用。”

    “目的地?”沈龍一愣,隨即恍然:“都還不知道那個遺跡在那個地方,當然肯定不會在我們的通天位面,但是我們這一次怎么出去?怎么走?”

    “這個不用擔心,我們直接去位面邊緣,然后那里有直接送我們過去的方舟,聽說這一次是神氣道主的方舟,還有道主的分身護送。”

    陸陸續續的有人來,有的是至尊。有的是帝尊,終于。一刀帝尊規定的時間到了,他掃視一眼道:“還有誰沒來嗎?”

    沈龍站起來,自主的站在一刀帝尊身后,僅有十個至尊與沈龍一起,大家都是第十組的第一小隊,沈龍見到了天目他們,點頭示意,不便說話。

    而隨后又看了一眼自己第十組的十位帝尊。身后都是十位至尊,一個不少,大家都是相互戰斗了無數年的戰友,相互看了一眼,眼中交流信息。

    實際上一刀帝尊也是隨口一問,他知道,這種情況下選出來的。不可能退出,隨即咳了一聲道:“我們的時間不多了,現在還有幾個重要的環節沒有完成,第一,我們的戰陣還沒有演練熟練……第二,我們的相互之間的聯系。還沒有完善試煉,……第三,我們為大家準備了保命的手段……第四……”

    就在他開講的時候,沈龍就有預感,果然。這家伙說的沒完沒了,一個事情。三四個內容,五六個基本點,七八個注意事項,沒完沒了。

    不過沈龍這一次倒是很認真的聽了,一刀帝尊終于講解完了,隨即一揮手讓大家自由運作,每一組,每一個小隊為單位。

    一刀帝尊回頭,看著沈龍一眾,隨即將手中的東西遞給沈龍十位道:“這個是護命傀儡,你們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不過煉化之后,就都明白了,滴血煉化,后面的我們再繼續。”

    “當然,若是有誰已經煉化了九個,那就不要煉化了,若是不想死的話。”

    說話的時候,他有意無意的看了沈龍一眼,隨即又掃視了天目至尊一眼,天目至尊還以為說他,頓時委屈的叫道:“組長,您可冤枉我了,我才煉化了五個而已。”

    一刀帝尊聽了頓時惱怒道:“才五個!!!”

    沈龍也咳了一聲,隨即低沉的聲音道:“我也沒有到九個,這個煉化才八個。”

    可是沈龍說完之后,一刀帝尊無語,而天目至尊頓時怪異的看著沈龍道:“才八個?”

    而身后的幾個至尊,有的聽說過,有的沒有聽說過,不過都知道這是好東西,聽到五個八個的吼,頓時自卑了。

    天目至尊看著沈龍,環視一周道:“陛下,您的確是很強。”

    沈龍看了一眼天目至尊道:“看到你,我感受到通靈閣的生意都收到壓力。”

    天目至尊神情一動道:“你怎么知道我師尊是通靈閣的執事大長老?”

    沈龍頓時愣住了,疑惑的問道:“難道是真的?”

    “如假包換,說起來我們的小公主多么可愛啊,若非通靈道主壓制著,不知道多少同道中人,會給你冷刀子呢。”

    沈龍愕然,隨即苦笑,這是仇恨啊,恍然大悟道:“怪不得道友知道我的情況,原來本來就是通靈閣的人,也對,你那雙眼睛,很適合搜集情報。”

    一刀帝尊大手一揮道:“你們擁有一萬五千年的時間來煉化,隨后我們就需要離開上路了,所以抓緊時間。”

    他喝了一聲,隨即走了,那些帝尊不到半步道主,所以煉化護命傀儡也是很有必要,可能現場最不喜歡護命傀儡的,也就是一刀帝尊了,沈龍能夠看得出那種一往無前的氣勢,他這一次進入,要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歷練。

    滅龍道主為了將通天位面的天才人杰都弄死,殊不知一刀帝尊或者說全部通天位面的修道者都是將之看作磨刀石。

    最后的結果不過兩種,一種是刀斷,另一種是越來越鋒銳!!!

    沈龍倒是不著急煉化,他又經驗,這個煉化只需要不到一萬年,而天目至尊差不多也是如此,兩人再一次為大家指導一番。

    “天目,不知尊師名號,今后外出莫要冒犯了。”沈龍微笑著問了一句。

    天目至尊聽到沈龍的問號,頓時嚴肅起來,拱手向頭頂道:“家事明察帝尊,當年一直追隨通靈道主麾下,現在半步道主。”

    沈龍也肅然,對于通天位面來說,沈龍聽說的帝尊實在不少,一抓一大包,但是對于半步道主,雖然相比于道主多一些,但是仍然稀少,稀少到有些人根本就不知道還有這個階位。

    隨后兩人又聊了一些別的事情。天目既然在通靈閣做事,不過比蝴蝶女對于通靈閣的了解或許更多。知道的情況也不少。

    沈龍跟他談了通天位面的三個六級世界,三十五個五級世界,重點關注了滅龍世界的情況,天目至尊當然知道沈龍是龍族,這個算起來并不是什么大秘密,若是有心人想要知道的話,應該瞞不住。

    天目至尊真的為了交好沈龍,他分析滅龍世界的情況。頭頭是道,各種勢力分配,各種場景的模擬,還有許多突破口。

    天目至尊眼光獨到,沈龍聽在耳中,受益匪淺。

    最終時間不多,兩人煉化護命傀儡。一刀帝尊站在混沌之中,環視左右,一千一百人,都要他帶領,這是信任,也是負擔。

    “十不存一。這么多的人杰,都是通天位面的財富啊,不知道多少埋骨異界他鄉。”

    ……

    終于,萬年后,沈龍煉化完畢。他的身后浮現命運的光環,一圈一圈的閃耀。這不是神光或者神通的具現,而是命運的閃耀。

    八道光環照耀,使得混沌都變得通透起來,緩緩收起,他張開眼睛,此時有些帝尊已經煉化完畢,看著沈龍,眼中帶著驚異,也有一些帶著一絲怨念。

    沈龍不理會,反正從現在開始到結束,自己人不能動手相互殘殺,若不然將會受到命運的制裁,道主持刀!!!

    煉化之后,看著天目至尊依舊在煉化,不過看其樣子,應該是差不多了,他一步跨出,來到一刀帝尊面前,直接問道:“帝尊,我有話要問。”

    “說。”

    “你看看這個,我有八道,也就是說我可以使用八次半步道主的攻擊,是也不是?”沈龍將身后的命運光輝綻放,隨即問了一聲。

    一刀帝尊沉聲說道:“不錯。”

    沈龍頓時苦惱了,苦笑道:“若是這樣的話,帝尊,你說我們有何種優勢可言?若是敵人每人都有*個護命傀儡,即便是站著讓我們殺,我們最后也是滅亡。”

    “當然,*個夸張了,即便是每人兩三個,也不是我們現在能夠對付的,我們進入其中,就是為了殺戮,然后獲得對手的十分之一,但是……”

    一刀帝尊也知道這點,他眉頭也是緊蹙道:“這種事情,沒有辦法解決,畢竟每一個進入其中的人,都想要一個保命為主,不能因為你想要那十分之一,就讓人家不要煉化那東西。”

    他看著沈龍,苦笑著說道:“說實話,本尊現在看著你,就像是看著一頭刺猬,扎手。”

    “當然其實這種東西也不是沒有弊端,大不了就是一步步耗下去,慢慢的將所有的護命傀儡都失效了,我就可以殺了你了。”

    沈龍愕然道:“不是還有半步道主致命一擊嗎?”

    “那東西畢竟不是本體的攻擊,靈活性不提,起威力也是本尊威力的也有些差異,想要規避這種規則也不是很難!!!”

    “當他們一起煉化之后,本尊還是要提醒的,不要以為有了這個就可以保命無俞,若是敵人同樣有一枚護命傀儡,那么先出手的那個,肯定要身死。”

    “還有護命傀儡的包圍是有區域限制的,只能夠在本體的一定范圍內滅殺敵人,若是速度足夠快,也可以規避。”

    “半步道主的致命一擊,并不等于宣判死亡,有些法寶奇物,也可以阻擋的,即便是有些帝尊,他們的肉身,或者某一方面的發展很強,也可以不懼。”

    說著她揚起手中的道:“就像我得刀,若是我們正面沖擊,即便是你的八個護命傀儡全部爆發,也僅僅重傷我,最后死的肯定還是你。”

    沈龍臉色發苦道:“我跟你有仇啊,干嘛老是想著殺我?”

    “奪妻之恨!!!”

    “奪你妹……”沈龍覺得,這一刀,完全不可理喻。

    等到一萬五千年后,一刀帝尊看著這些臉色潮紅的家伙,臉色一沉開始打擊,頓時列舉了一百零八條可以瞬間殺死持有護命傀儡的存在。

    當即讓火熱的潮流變得仿若寒冰,北風一刮。落葉三兩片,凄慘不已……

    不理會他們的承受能力。一刀帝尊繼續開始講解,這一次乃是陣法,終極陣法十種變化,至尊只能衍化一種變化,就是通天河。

    至于其他的十種變化,各有妙用,至尊不能動,不過這些至尊挑選出來都是為了晉升帝尊的。他們僅僅只差一步之遙。

    所以大家都聽得非常認真,一絲不茍……

    “按照我們一千一百為帝尊至尊,本尊先為諸位注入特殊靈隱,諸位道友聽令,終極道之慧燈引路!!!”

    沈龍感覺,突然一片光明,隨即看著一刀帝尊。好似看到一朵燈火,隨即燈火分開,一枚火種落入沈龍心臟。

    瞬間,沈龍就明白了,這是一種記號,不過相比于其他的記號更加強悍。或許這個可以消除道主遺跡對于相互聯系的壓制。

    而且這些火種都是獨一無二的,沈龍的火種落下來,沈龍瞬間明白了,自己是一組,一小隊。一號。

    而感知到一刀帝尊的位置,顯出來的是一組二字。

    從原來的十組變成一組。其他的組都往后退,因為一刀帝尊乃是領頭人,從前是十組,那是因為他需要一組組的帶出來。

    對于這樣的分組,大家沒有意見,隨即一組大喝一聲:“現在開始衍化,另一種變化——觀天照人,諸位道友,起——”

    瞬間一面鏡子顯出,在一刀帝尊頭頂出現,隨即化作一面面虛影鏡子,落入其他修道者的胸口,沈龍感覺鏡子入體,突然與大家的聯系更加緊密了。

    “此乃終極陣法的兩種變化,可以用來在遺跡之中聯系同伴,在同伴眼中,你就是明燈,若是距離不遠,就能夠感應,若是太遠或者感應不清,祭起觀天照人,也可以看到感應到的同伴境況。”

    一刀帝尊嚴肅的說道:“遺跡之中危難重重,若是同伴遇到難以挽救的死傷,救不得就不要救了,希望大家相互諒解。”

    殘酷的世界中,這就是一種生存法則,沒有什么好說的。

    陣法不斷的衍化,僅僅這兩種變化,帝尊們配合一刀帝尊,而至尊們開始配合帝尊,開始熟悉兩種陣法,隨著一遍遍的熟悉,那種燈火還有靈境,已經深深的烙印在他們的身上,形成一種印記。

    等兩種變化差不多了之后,一刀帝尊大喝一聲:“時日無多,我們從通天位面出發,到達目的地,保守估計得三十萬年,不過瞬息萬變,我們留下二十萬年的富裕時光。”

    “現在我們還有三十萬年從這里到達位面邊緣地帶,所以沒有時間了,本尊決定,諸位衍化通天河,我們一起沖過去。”

    通天河有一種浩蕩的氣勢,一眾帝尊、至尊瞬間想起通天河,那種磅礴的激蕩,湍流不息,頓時一聲爆喝,增加氣勢。

    瞬間浩浩蕩蕩的通天河形成,隨即沖撞混沌,留下一條條暗河通道,帶動著混沌元氣激流,久久不息。

    不過前往域外的修道者卻是不多,大多數都不知道有域外的存在,除了帝尊每過一段時間,都需要駐防,去前線戰爭,除此之外,冷冷清清。

    而一刀帝尊這條航道或許是私人的,或許是專用的,反正如此磅礴的氣勢,盡然沒有引來什么東西趕過來。

    “正常情況下,我們需要十萬年,就可以到達位面邊緣,可是我們使用通天河倒是節省了時間,不過大家不用急著趕路,還有三十萬年,我們可以在途中演練陣法。”

    終極戰陣不是那么好領悟的,不過在路途中大家合理衍化,倒是相比于平常更加輕松,終于,等到三十萬年之后,已經差不多完成了。

    不過一刀帝尊依舊不滿意,抱怨了一句:“依舊是缺少時間,那群混蛋,給的時間緊巴巴的,根本就沒喲準備的可能性。”

    “若是再純熟一些,說不定可以增加五成的攻擊力,現在稀疏平常,不過或許真的就用不著這個東西,誰知道呢?”

    “不過已經到了,域外戰場,也該讓他們看看了,或者對他們的心靈,有些啟發吧。”

    帶著眾人,一刀帝尊帶著浩浩蕩蕩的通天河,沖入位面邊緣,而隨著靠近,大家都不說話了,他們都感受到一種悲涼和肅殺的氣息。

    到處都是斷壁殘垣,混沌亂流,世界裂縫,兵器殘渣,充滿靈性的骨頭,晶瑩剔透的精血,各種道則交織而成的混亂……

    “天,這是什么地方,好強悍的威懾力,這好像是一個戰場,真正的戰場!!!”

    “不,只能算是戰場遺跡,你們看這肯定是許久沒有戰斗過的樣子。還有那些個道則,娘的,連一個至尊大道都少見。全都是帝尊大道殘片。”

    “這里處處危險,深入其中,恐怕生命不存,不過也是處處機緣,殘骨,精血、道則還有冥冥之中的傳承……”

    “娘的,住嘴,只有瘋子才會來這里碰機緣,這簡直就是自殺。”

    沈龍眼睛卻也盯著那些個戰場碎片,他可是收集了這種東西,建立了長城,而且眼中閃爍著金光,想要將之拿回去。

    不過隨即理智就戰勝了*,這東西雖然好,但是與長城那個不是同一個檔次的,沈龍的實力對付這些東西有些吃力,即便是輕松,沈龍也不想要處理這片地方,因為這是天然的屏障,本來就不次于長城!!!

    突然,耳邊,不對,是心中出現一個聲音,嚇了沈龍一條:“你們來晚了,本尊等了很長時間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多謝gyou的4張月票,多謝天道我心的兩張月票,多謝nIne9的100打賞,謝謝大家了!!!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