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龍起洪荒

第八十七章:你的手伸的太長

    “哦?”

    鬼斧望著沈龍,有些感興趣的聽。

    “你還記得嗎?就是我們拿回來的那件戰利品,就是那個石甕。”

    鬼斧點點頭,眼中帶著興奮,問道:“怎么樣?你已經找到修復的辦法了?”

    那石甕就在鬼斧的身邊,不過她想要修復沒有辦法,不畢竟等級太高了,沈龍點點頭,淡然說道:“知道了,我可以講解給你聽。”

    鬼斧嗯了一聲,專心聽沈龍講解:

    “這個石甕,實際上叫做血旺,這是真名。”沈龍強調一句,隨即言道,“這石甕,用來獻祭,給血蝠提供血液。”

    “而且這血旺,實際上也是擁有兩個法相,第一個法相,叫做獻祭,你看著石甕上的紋螺,已經化作一副圖畫了,無數的祭民正在祭祀主宰,哼,說起來是主宰,不過是道主中都覺得丟份兒的人物罷了。”

    沈龍冷哼一聲,隨即對鬼斧言道:“我從大長老的記憶之中,得知這個法寶乃是血蝠安排大長老祭煉出來的。”

    “有了這些,對于修復法寶肯定會有很大的幫助,你若盡快將這件‘血旺’給修復,我的謀劃也能夠快一些進行。”

    鬼斧看著血旺,眼中帶著驚奇的光芒,對于這種法寶,他沒有祭煉過,實際上,擁有真命法寶品質的,基本上都是主人祭煉的,其他的煉器師只能打造一個雛形,否則不管用多好的材料,對于使用法寶的主人來說,都是雞肋,因為不契合。

    “第二道法相呢,這件法寶肯定不錯。”

    鬼斧眼中帶著渴求,對于煉器者來說,這是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打造法寶。需要的材料太貴了,一般的小門小戶,根本就沒有機會練手。

    即便是鬼斧這樣的道主門下,也沒有太過富裕,因為通天位面本來就不富裕。

    “第二道法相,也就是上面一層,你看看這些血色的蝙蝠。一共五道,寓意五福臨門,這一道法相,也就是祈福與賜福。”

    “這個血旺石甕,乃是獻祭的法器,比祭壇還要高級。獻祭祈福還有賜福,形成一個循環,你看看能否修復,若是能夠,我們將會增加一道法寶,若是不能……看看能否直接短暫使用,用完之后就賣了吧。”

    沈龍淡淡的說了一聲。鬼斧驚呼一聲道:“不賣。”

    她瞪了沈龍一眼,隨即將沈龍趕了出去,自己開始研究,而沈龍神情肅穆,他想要算計血蝠,定然要周全安排,還要做很多事情,不過在這之前。他需要做一件事情。

    他來到涂靈的宮殿,正好看到涂靈回歸,臉上帶著笑容,看到沈龍驚訝了一番,隨即問道:“比出關了?”

    沈龍微微一笑,隨即拉著涂靈抱在還禮,問道:“想家了嗎?”

    涂靈愣住了。看著沈龍道:“有你的地方,就是我們的家,我們把家都搬到古道上來了,還說什么……”

    “我問你的是……岳父!!!”

    涂靈臉色剎那蒼白。伸手抱著沈龍,眼神驚魂不定,顫聲問道:“父親,父親怎么了?”

    沈龍看著擔憂的涂靈,笑了一聲,隨即輕輕抱了抱,安慰道:“別擔心,是好事,好事兒!!!”

    涂靈聽了,松了口氣,不過隨即依舊不肯松開沈龍,追問道:“昊天,我父親怎么了?”

    沈龍微微一笑道:“岳父大人要崛起了,風云變幻之際,位面需要重新啟用當年的人屠了。你看看吧,現在老人家可是不減當年。”

    他伸手一劃,虛空浮現一面鏡子,這時沈龍用空靈水演化出來的鏡子,干干凈凈,還沒有一條真命神禁,沈龍本來想要演化一道威能強大的法寶,但是總有一種感覺,這面鏡子,留著有用。

    所以一般斗法,這面鏡子根本就沒有作用,不過倒是可以找人,也可以顯化一些畫面。

    看著畫面,涂靈眼神瞬間呆滯,隨后一聲驚呼,驚叫道:“這……這是……眾生賜福!!!”

    天道反噬,大道厭棄,這是死局!!!

    不過死局之中,蘊含著生機,所謂一線生機。

    這一線生機,就是以人道感化天道,定為人定勝天。

    正是這關鍵時刻,諸天道主隱退,道尊最強,位面面臨危機,人屠應運而起,眾生賜福,改變現狀,這恰是時候。

    涂靈臉上帶著欣喜,不過眼中突然喚起擔憂。

    “不用擔心,岳父重新崛起,難道你不愿意看到嗎?你看看他現在的神情,意氣風發,你見到過嗎?”

    “沒有。”涂靈望著父親的背影,癡癡地回答。

    ……

    人屠頂著七道光環,他的實力再次回歸,而且隨著這些年的靜修,他已經再進一步,當年他與通兵道主相爭,兩人都是道尊十品。

    可是此時,他分明是道尊十一品的戰斗力,他狂暴無邊,大吼連連。

    面對對面的無邊軍團,他大吼一聲:“眾位兄弟,你們沉寂的時間足夠了,今日就帶你們一起,重現輝煌。”

    “殺、殺、殺——”

    無盡的殺機,這是道尊軍團,百萬軍團被人屠率領,在包括通天位面,還有通天位面之外的四個位面之中,還沒有這樣的軍團形式。

    “軍團既出,所向披靡。”

    書生嘆息一聲,望著一群改旗易幟的軍團,苦笑著道:“不得不佩服,他即便是沉寂數個時代,也是一樣的閃亮。”

    “當年主上與我討論位面英杰,就問過我‘人屠老矣,尚能戰否?’我沒有答,不過心中卻是不以為然,認為他只是一個莽夫,不值得重視,沒想到啊,沒想到……或許,那個時候主上已經想到了這一步。”

    十三娘看著人屠,也是驚嘆佩服,搖頭笑道:“不錯,有些人,天生就是為了戰場而存在的,不過沒想到多年的沉寂,他盡然沒有被磨平菱角,依舊能戰。”

    人屠帶領著軍團沖鋒,看了一眼長城,點了下頭道:“長城重地,防御無雙,但防久必漏,眾將士隨我殺出城去。”

    “殺,殺,殺——”

    他只是帶著自己的軍團沖出去,不過這也讓正在指揮臺等待交接的書生給嚇了一跳,他連忙下臺就要喝止,可是十三娘阻止了。

    “你不能動,現在的指揮權,在他手中,他沒有交接,但是已經掌控了全局,他站在戰場,就已經沒有你什么事兒了,你不看看那些旗幟,你若插手,徒增笑而。”

    書生氣急,指著人屠的背影喝道:“這個莽夫,他……他怎么敢……”

    “這是他的道,破釜沉舟,戰盡升華!!!”

    十三娘微微一笑,道:“天一的道充滿了算計,可謂精巧,可是少了一份大氣,而這位老家伙兇猛,就像一頭雄獅,讓他蟄伏,就像把他所在籠子里,好不容易出來了,怎么可能不發泄一番?”

    “不過這樣,他就要受到道主的打壓,那所羅門可是一個不要面皮的存在啊。”

    人屠帶人出了長城,身上鎧甲散發冷光,手中玄刀散發紅芒,這是飲血的前兆啊,他帶領軍團一路沖殺,不死一人。

    他的軍團好似一個整體,傷勢分擔,力量分擔,果然,所羅門的軍團圍上來,不過人屠的刀根本不動,只是震顫之間,他面前根本就不可能有人存活。

    這時候,不管是通天位面,還是通天位面之外,都開始挖掘出這位人屠的大名,雖然名聲不限,但是這時這幾個時代他隱居了,并非沒落了。

    他的出現,給通天位面的軍團一針強心劑,而給了所羅門一個打擊,至于其他三個位面,他們面色陰晴不定,不知道想的什么。

    他們總感覺到挖出了通天位面的底牌,但是總是有所疏漏,諸位道主雖然離開了,但是通天位面的底蘊不斷涌現。

    突然,在軍陣側面,一道恢弘的氣勢散發,之后一柄絕大的樹葉向著人屠鎮壓而來,人屠眉頭一挑,手中玄刀一震,與樹葉扛了一擊。

    “哄”的一聲,人屠站在混沌之中,腳下崩潰,不退一步,而樹葉倒卷而回,人屠冷笑一聲道:“窩著玄刀,還沒有飲過道主的血呢,今日我重現通天,需要以道主的血來開鋒,殺——”

    “殺、殺、殺——”

    “狂妄!!!”

    那一尊道主,手中捏著樹葉,身后拖著圣光,高高在上,眼中俯視著人屠,一只巨大的手掌拍下。

    “你的手,伸得太長了。”

    人屠淡然說著,玄刀一斬,一條星河倒掛,在混沌之中顯化一條大道,星河之中彌漫著血霧,森然而凌厲。

    瞬間,星河所過之處,在道主的手掌之處轉了一圈,隨即只聽一聲慘嚎。

    “高高在上的道主,也不過如此,今日就先斷了你的手。”

    人屠冷笑,那道主倒退,眼中驚異不定,所羅門站在對面,冷哼一聲,看著人屠,道:“人屠,我知道你,你若放棄通天,我可讓你進入我所羅門位面,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資源、女人、軍團任你予取予求。”(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