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龍起洪荒

第九十九章 天一道尊證道

    “劍出分陰陽,化文武。(∑)”

    沈龍手持涅盤劍,在虛空之中化出一道軌跡,久久不散,虛空生成混沌,化作陰陽,陰陽演化一個天庭世界。

    世界之中,文成武將分列左右,沖向敵人,雖然此時沈龍并不是帝尊,但是已經具備了造化之力,造化生靈沖向敵人。

    此時因為他的準備已經消耗殆盡了,所以開始演練劍法,他的劍法堂皇正大,浩浩蕩蕩,沒有詭異,沒有劍走偏鋒,坦坦正正。

    不過他僅僅演練出這一招,而且還不完善,不過因為他使用劍斗法,所以消耗很大,畢竟他只是至尊,與一群道尊帝尊斗法,肯定拼盡全力。

    若非龍舟,他的劍斗根本撐不過五十層,不過期間擁有龍舟的炮臺援助,所以沈龍勉強撐到九千九百八十層,不過手中的涅盤劍畢竟不是自己的,所以已經暗淡無光,他不得已之下收了涅盤劍。

    頭頂的那面鏡子,沈龍此時也發現了一個妙處,明鏡高懸,他的領悟能力盡然大漲,那一招劍法,就是在劍心通明的基礎上演練出來的。

    “龍舟……”

    沈龍身上的底牌,已經用的差不多了,剩下最后二十層,沈龍眼見著,已經快要登上最巔峰了,他一咬牙,喝道:“把神通炮都用了吧。”

    之后沈龍就感覺到自己是多么的先見之明,因為隨著之后的十層,沈龍的龍舟神通炮都癱瘓了,而且他的護命法相防御。已經破了。

    “走吧,我們一起,度過這最后的十關。”

    最后這一段路程,雖然大家都很累。但是那點兒底牌都要抖出來,所以沈龍一不小心浪費了一個防御法相。

    就在剎那間,沈龍臉色大變,因為對面扔過來一枚紫色的珠子。沈龍眼珠子一瞪,好似要突出來,大吼道:“混蛋,這種東西都拿出來,這是你煉制的嗎?”

    隨后無盡的轟鳴在沈龍耳邊響起,那聲音狂暴大笑:“兄弟,對不住了,這枚鴻蒙紫氣雷還真是我煉制出來的,雖然只有正品的十分之一威力。但是……”

    他沒有說完。突然大叫道:“兄弟。你作弊,鴻蒙紫氣雷怎么可能防御?”

    另一邊也是大吼,聲音之中帶著不相信。沈龍臉色沉凝,他的立命法相防御。也被告破了,他沉聲道:“你能夠煉制鴻蒙紫氣雷,就不允許我煉制防御法寶了?”

    他走上前去,一拳轟出,含恨出手,瞬間拳頭中出現一尊鼎,一口鐘,四顆珠子、一柄劍,隨后還有大大小小的法寶,這楔寶都是眾女的,一起砸了過去。

    那對面的道尊慘嚎一聲,無奈的走了。

    這種死亡,在歷練之地是真的死了,不過祭壇之中,瞬間就復活了,或者說并不是復活,而是在隕落的那一刻,時空被暫停了,隨后死亡者被傳送出來,然后瞬間恢復傷勢,離開雄關……

    沈龍已經見證了無數的失敗者離開,但是沈龍知道,他們都沒有隕落,所以沈龍就沒有什么負罪感。

    他環視一皺,此時的世界,已經不能稱作世界了,只有操場大小,壓制太大了。

    不過因為這樣,他對于時空的領悟,越發精妙,他再次升了一層,心中依舊是驚魂未定,他知道自己的那一招還能夠使用三次。

    他出現之后,看了一眼比較棘手的道尊,直接一拳轟出,隨后無盡的法寶都砸過去,對方隕落。

    他的拳頭無往而不利,接下來兩層,沈龍都毫不客氣的使用了,不過用過之后,他眉頭緊皺,還有六關。

    “先發制人,后發制于人。”

    沈龍淡淡的說著,啟動了護命法相——普天之光。

    相對來說,普天之光更加強大,沈龍使用了兩次普天之光,再次晉升兩層,還有四關,不過他還有一次普天之光,還有一次一飛沖天,都是法相級別的。

    當然,若是用了這兩個法相,龍舟會再次面臨破損的危機,沈龍苦笑一下,這種事情,好像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還有四關,不過現在只剩下……兩張底牌了……”

    沈龍心中默念,望著再次想要重合的世界,他沉凝片刻,踏了過去,可是突然,他瞳孔一縮,對方盡然將自己的法寶自爆。

    他大罵一聲至于嗎,隨后龍舟化作一條神龍,一飛沖天,以絕強的速度,沖入那修士的身軀之內,轟的一聲,對手化作碎片。

    他長長舒了口氣,看著對方已經隕落,大罵一句:“沒有一個省心的。”

    隨后再上一層,他冷哼一聲,瞬間拿出普天之光,對方隕落,沈龍這次無語了,他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再也沒有底牌了。

    除了沒有受傷之外,他法寶用盡了,法力枯竭了,精神萎靡了,他此刻終于知道了,那句行百里者半九十的真正含義。

    “就剩下兩個對手了,娘的,真的不甘心,拼了——”

    他現在也終于知道了,上次那個自爆法寶的心態了,他苦笑一聲,他心中就有了自爆法寶的沖動。

    他冷喝一聲,周身浮現無盡的宮殿,重重疊疊,錯落交織,隨后大喝一聲:“天宮,落——”

    對面的世界之中,也漸漸明晰,他看到沈龍,突然大喝道:“對面的兄弟,有事好商量,這樣,你也看到了,小弟是有錢人,你出個價,我買你輸,一口價,道主級別的法寶、寶物,我給你一百件。”

    沈龍眉頭一皺問道:“你是財道道尊?”

    “兄弟好眼力,怎么樣,這個世界上什么都是有價格的,都可以用財物衡量,一座雄關神座,一百件道主法寶,怎么樣?”

    沈龍冷笑,道:“若是沒有賺頭,你會出那么高的價格?”

    “廢話少說,反正已經到了這個程度了,怎么一決雌雄,若我輸了,你再給我不遲。”沈龍怒吼一聲,無盡的威壓降臨,他使出全力,所有的力量都傾盡,鎮壓而去。

    他的天宮顯化,他的大道浮現,他的周身無盡的法寶都繚繞周圍,對著財道道尊鎮壓,對方大呼小叫,手中不斷拿出法寶抵擋。

    “兄弟,買賣不成仁義在,不必要這樣的,我們可以談談的……”

    沈龍臉色鐵青,口中呢喃道:“這家伙完全局勢作弊,他手中的法寶難道都是他自己打造的?”

    那財道道尊嘿嘿一笑道:“兄弟你說找了,雖然不是我自己打造的,但是這可都是我賺來了的,童叟無欺,貨真價實……”

    “即便是擁有那么多寶物,也不能抵擋我的腳步,給我鎮,鎮,鎮——”

    沈龍雙眼充血,周身浮現諸般異象,有開天辟地,陰陽分曉;有文臣武將,天宮浩瀚;有龍潭虎穴,金鐘長鳴;有十方萬劫,功德無量……

    他的頭頂,一輪圓盤高懸,皎潔好似明月,一輪一轉,全都鎮壓而下,那個財道道尊本來還可以抵擋,可是看到那一輪命盤,慘叫一聲:“怎么能夠擁有這東西,兄弟留個姓名,本尊今后給你打八折……”

    即便是離開,也不忘做生意,對于財道的作風,沈龍感覺無奈。

    “最后一關了,真是艱難啊……”

    沈龍已經倒下了,癱坐在自己的世界之中,隨后看著四周,此時的世界,已經變成一座院落大笑,他哈哈大笑,終于來到最頂端了。

    另一邊還沒有出現,沈龍抓住時機,開始恢復一些實力,并且腦海之中查找自己有沒有什么力量沒有炸干凈。

    他感覺自己現在就是凡人,想要對付最后一個敵人,實在是沒有什么高招了。

    他抬頭看了一看,只手可摘星辰,不過就差那么一點,若是有一塊磚,墊上去就可以摘下來,可是環顧四周,連個塵埃都沒有。

    臨走之前,道主他們送給沈龍的藥王,已經有八枚被沈龍吃了,剩下的是樹,沈龍都差不多要把那兩棵樹的樹皮吭光了。

    “什么都沒有了……”

    沈龍思索著,他感覺到時間的緊迫,此時的長城,已經防守不住了,五方法相之中,龍族法相出現了漏洞,五方大陣根本組合不起來。

    “道友?想不到最后是我們兩個,想不到最后我的敵人,是一個至尊……”

    正在沈龍沉思的時候,自己的世界一陣抖動,對面的人也是坐在地上,看著沈龍,眼中帶著笑容。

    ……

    通天位面,四方位面都開始攻伐

    究其原因,因為天一道尊,一道長虹從通天大世界出發,好似長橋一般,架設在虛空之中,一直來到原先天一道尊的指揮臺上。

    此時書生已經從臺上站起來,對著那長橋一拜,轟的一聲,長橋落在臺上,隨后迅捷的在混沌之中無中生有,出現一座世界。

    這世界幾乎是眨眼的速度,從一級晉升二級,隨后三級……

    三級晉升四級,只用了三息時間,四級晉升五級,用了五息時間,之后五級世界不斷變大,速度變得越來越慢,不過那種晉升的盡頭很強。

    也是因為通天位面將要出現這么一座世界,所以才會引動四方的位面反噬,他們可以容忍一個道主,但是不能容忍一個大世界的出現。

    ps:

    多謝亙古的思戀的100打賞,多謝似夕雨辰的月票鼓勵,多謝尊士的月票鼓勵,多謝迷茫人生路的月票鼓勵,多謝gyou的2張月票獎勵,萬分感謝!!!

    :全文字,!認準我們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