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電氣魔法師

135. 嫂子2-我們的未來在哪里

    (⌒小說)皮靴踏在上東區的麻石路面上,菲利普揮揮手,阻止身后的人跟上,一股冰冷的白氣從菲利普的腳上擴展開來,向著他的兩邊蔓延.

    坐落于道路兩旁是貴族們奢華的莊園,大理石的門柱顯得高貴大氣,精鋼制成的鐵門和圍欄堅實地保衛著莊園的安全.

    順著菲利普往前走,這些石柱,鐵門和圍欄上迅速結出厚厚的白霜,地上也光溜光溜地浮現了冰塊,仿佛一下子來到寒冬時節.

    那些站在道路兩旁看著菲利普說怪話的貴族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有修煉過魔法的運轉魔法能量,逝魔法護盾來抵抗者寒氣,可是按照標準逝的三級魔法"護盾術"根本就不能抵抗這深入骨髓的冰冷.

    有人的臉色當場就變了,這是七級魔法大冰封術,菲利普竟然能夠使用七級魔法!

    他不是不能感受魔法能量嗎?

    怎么可能兩年時間不到就變成了大魔法師!

    感受到兩旁的莊園里,有不少帶有強大魔法能量和斗氣的人迅速向著邊移動,菲利普收起了大冰封術,對著那泄處于震驚狀態的貴族們露出一個笑容,帶著富蘭克林和米蘭達向前走去.

    菲利普要的是立威,而不是徹底得罪這些貴族,給他們一個下馬威,讓這些貴族知道自己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廢物了,現在,自己有資格來玩大人物之間的游戲了,而不是讓貴族們和自己翻臉.

    —————

    上東區.最大最壯觀的無疑是羅斯家族的血玫瑰莊園了,除了這里,沒有一個貴族的家族莊園會有帝國現役士兵把守,而且還是全身重甲的皇家近衛軍士兵.

    黑色厚重的大鐵門發出鐵器摩擦的尖銳聲音,緩緩向兩旁打開,菲利普首先看見了莊園庭院中迎風飄揚的血色玫瑰旗幟,數十代先祖的犧牲讓這面旗幟永久性地霸占了上東區最大的莊園,

    五層樓高的豪宅藐視地俯瞰著周圍貴族的房屋,比足球場還大的前庭甚至能夠容下一般貴族的整個莊園,寬敞的大道至少可以并行四輛馬車.兩旁的草坪上沒有亂七八糟的雕像.僅僅是一片平整到沒有一根雜草的草皮,看起來就像置身于初綠的草原之中.

    腰桿筆直的士兵持劍站在進門大道的兩側,就像等待檢閱的戰士,迎接著這個家族外出征戰的子弟.每當菲利普走過一個士兵.他就立即撫胸行禮.對接受過鎮魔關檢驗的菲利普致意崇高的敬意.

    整個血玫瑰莊園古樸厚重,又隱隱顯得大氣恢弘,軍中豪門羅斯家族可見一斑!

    天空中.飄起了小雨,點點灑在緩步前進的菲利普身上,陰沉的天氣似乎給血玫瑰莊園的宏大之中染上了一絲悲壯的色彩.羅斯家族的次子雙手捧著一柄坑坑洼洼的寬大戰劍,在士兵們的行禮中走向前庭的終點——一個頭發斑駁的中年堅毅男子.

    尼古拉斯-羅斯.

    帝國的元帥.

    喬治和菲利普的父親!

    長期處于戰火中,讓尼古拉斯的顯得就像巖石般堅硬,刀削斧鑿的面孔一點也沒有他這個年紀的貴族應該有的肥胖樣子,智慧深沉的眼神讓他顯得極具成熟男人的魅力.

    菲利普最終來到了尼古拉斯的面前,這個原本有著巖石般堅毅氣質的男人伸出顫抖的手掌,撫摸在喬治殘缺的劍,嘴唇抖得就像震動的篩子,他似乎看見了喬治經歷了悲慘戰斗,一個戰斗到最后的軍人,依舊揮舞著自己手中的劍,哪怕這把劍早就崩了口,裂了縫.

    緊緊地閉上眼,一股蒼涼悲壯的嘯聲自尼古拉斯的口中冒出:"啊!喬治!!"

    —————

    在喬治的臥室里,父子倆相對無言地坐了許久,尼古拉斯的手細細撫摸在喬治的劍上,悲涼的臉上滿是苦澀.

    菲利普就這么默默地陪著自己的父親,雖然與尼古拉斯聚少離多,但是菲利普卻一直能感受到父親對他的愛,每一年過生日,尼古拉斯都會寄來生日禮物,雖然喬治是繼承人,菲利普只是個什么也不會地普通人,但是,尼古拉斯的禮物從來都沒有厚此薄彼,如果給喬治一柄寶劍,則給菲利普的絕對是苦心搜刮來的珍稀古書.

    在尼古拉斯的眼中,倆兄弟無論成就高低,都是他的孩子,都是他的心頭肉.

    菲利普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尼古拉斯,自己上輩子就沒有父親,這輩子好不容易有了個爹,可惜他剛生下來不久,這個爹就被人逼得去守邊疆,菲利普雖然知道尼古拉斯愛自己,但是兩個人的交流實在有限.

    好在尼古拉斯終歸是一家之主,帝國權利場中頂級的大人物,很快他就收拾了心情,抬起頭看著菲利普,說道:"我打算讓你提前回來."

    菲利普明白,尼古拉斯的話還有著另外一層意思,喬治已經死了,他不能再把菲利普放到危險的地方,他的兒子沒有道理全部都未帝國犧牲.

    菲利普搖了搖頭,沒接自己父親的話,而是轉移到另外一個方面:"我這次回來,是為了爭喬治的繼承人地位."

    按照卡特里娜的說法,菲利普不可以向任何人透露喬治只.是失蹤的消息,這里的任何也包括了尼古拉斯.

    菲利普也不想對尼古拉斯說這些,如果最后自己找到喬治時,他已經死了,這相當于讓尼古拉斯受到兩次傷害,這么做不是身為人子應該做的.

    尼古拉斯半晌沒有說話,而是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小兒子,他與兩年前相比有很大地不同了,青澀的臉龐變得成熟,眼中似乎多了一絲野心和執著,沉穩地坐在自己面前有了一方掌控者的氣質,這都是能做大事的表現.

    尼古拉斯笑了,既然兒子想出人頭地,自己這個當爹的,無論如何都要支持.

    拍了拍菲利普的肩膀,尼古拉斯笑著說道:"他們都說你現在是大魔法師了,讓你老爹我看看……"

    —————

    從小打大,菲利普進過家族會議室的次數不超過十次,上一次來這里還是被上一屆家族長老們宣布他將被配給希望女神做圣夫.

    坐在尼古拉斯的身邊,菲利普依稀記得這里是以前喬治坐的位置,菲利普的眼睛碰到了一道嫉妒憤恨的目光,會議室的一角,基諾朝這邊投來的一抹目光讓菲利普警覺起來.

    但喬治還在的時候,基諾就處心積慮地想要挑戰喬治的繼承人地位,現在菲利普要爭奪繼承人,最大的對手也可能就是基諾.

    "大人,基諾在你回來之前的這些天,頻繁與長老們聯系,似乎要長老們支持他上位."坐在菲利普身后的馬倫遞上會議討論的議程,借著這個機會小聲說道.

    菲利普既然打算爭奪繼承人,早在鎮魔關就開始準備了,馬倫就是應富蘭克林的要求提前派回來為他打探消息的.

    看來,這消息很不樂觀啊……

    "下面,我們開會.會議的第一項,"尼古拉斯頓了一下,面色嚴肅地說道:"有關未來羅斯家族政治方向的調整,大家都說說吧."

    "有什么好調整的,誰不知道我們羅斯家族是保皇黨的."當即就有人不以為然地說道.

    "嘿嘿,以前當然是這樣了,上一代我們的家主與帝國皇帝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這一代,喬治與帝國公主有婚約,下一代,他們將有一個孩子姓霍德爾,有一個孩子姓羅斯,可以說羅斯家族與霍德爾家族的友誼至少能夠持續三代,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喬治已經去了,他和卡羅琳公主的婚約自然就失效了……"一個油光滿面的中年人大幅度地搖著頭說道,似乎對繼續站在霍德爾家族那邊很不看好.

    馬倫湊到菲利普的身后,小聲說道;"這個人叫洛蘭,是基諾的得力打手,每次開會,基諾有什么提議,都是他先說出來."

    "閉嘴!洛蘭,你這個油頭粉面的小人!"當場就個強壯的中年大漢站起來吼道:"喬治剛剛去世,你就說這樣的話,而且還要我們背棄與霍德爾家族的盟約,這會讓別人怎么看尼古拉斯,菲利普以及我們這些所有姓羅斯的!"

    "我說的沒有錯,在座的各位能否認這一點嗎,沒有了喬治和卡羅琳的婚姻,我們能夠保證下一任的帝國繼承人能夠像勞倫斯對待尼古拉斯一樣對待我們嗎?甚至,喬治死了之后,勞倫斯還會不會放心任由尼古拉斯掌握了帝國最大的軍團,放不放心,你西德尼擔任軍部的部長,放不放心整個帝國的軍權大部分掌控在羅斯家族的手中!"

    洛蘭雖然看起來油光粉面的不靠譜,但是這一連串地質問讓西德尼一下子接不上話來,就連坐在主位上的尼古拉斯也閉著嘴,一句話都沒有說.洛蘭說的話是非常有道理,他雖然和勞倫斯關系親如兄弟,但是下一代呢,下下代呢,未來的帝國皇帝是否還會允許由別人掌控帝權?

    一時間,羅斯家族的會議室里,人心各異.(未完待續)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