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電氣魔法師

165. 陰謀總是在上演1-躺槍

    小鳥,站立在枝頭,歡快地唱著歌,陽光透過茂密的樹葉灑在草地上,金黃色的光斑帶著懶洋洋的味道.

    騎著馬在林間散步無疑是菲利普難得的享受,政務,商會還有軍隊,三個板塊的公務加起來讓菲利普每天就像個告訴旋轉的陀螺,一刻也沒有停息過,要不是詹姆士到來后,學校的具體事務不需要菲利普管了,他就恨不得把自己切成兩半,不對,應該是四塊.

    懶洋洋的下午,悠閑的林中漫步,如果不用對付老奸巨猾的西摩就更加完美了.

    "感謝伯爵閣下您支援的十臺魔能機,我精靈族上下對此抱著十二分的感激,因為您的慷慨,起碼八十個高等精靈能夠不用擔憂魔力饑渴."西摩的動作優雅而瀟灑,三千年的精靈王讓他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貴氣.

    菲利普在馬上欠身回應道:"殿下,這是我應該做的,迪莉婭前段時間為了幫助我一起去了斷魂山脈,這份為了同伴甘冒生命危險的情誼無論我怎么回報都不過分."

    "呵呵,即然如此,我希望伯爵閣下看在你與迪莉婭的情分上,再多支援一些魔能機給我們,您應該知道,我們精靈族雖然生育困難,但是悠久的壽命讓我們的人口也一直在擴展,需要月亮井的族人越來越多,但是,月亮井的數量卻是有限的."

    情分?菲利普抽了抽嘴角,看著和自己并馬其驅的精靈王.自己明明說的是情誼,友誼的那個誼,您老能不能說得別這么曖昧,而且還順著桿子往上爬,我客氣一下你就提要求,這些政客真是面厚心黑啊!

    不過,菲利普原本也有對合作伙伴售賣魔能機的想法,像高等精靈這樣迫切需要用魔法能量來緩解魔力饑渴的種族可是潛在的大客戶.

    "不知道精靈族打算出多少錢,購買多少套呢?"

    西摩伸出五個手指,"五十套."

    菲利普默算了一下.除去秘銀和奧銅的開銷.如果開兩百金幣一套的價格還是很有賺頭的,而且也不會引起客戶的反感,這也是菲利普和富蘭克林推算出來的,不過.菲利普想要的.可不只是單純的金錢上的利益.

    洛比特領主沉聲說道:"殿下.我希望的是更加廣闊的合作,您也知道,我辦了一所學院.以前是擔心找不到學生,不過,現在我這里可是非常地缺老師,魔法,政治,經濟,藝術,武藝,我很希望精靈族能夠支援這五個方面的教師,當然,他們的在洛比特的一切開銷我來支付,并且還會奉上一筆不菲的傭金."

    西摩沉吟了一下,說道:"親愛的菲利普,你完全可以自己去招聘這樣的教師,沒有必要通過我."

    "可是,自己招聘就意味著我對招聘過來的人不熟,不知道他們的能力強弱,如果通過您,您必定會帶給我高素質的教師,這正是我急缺的."

    西摩搖了搖頭,說道:"您應該知道,我這么做就相當于精靈族直接介入了布加斯帝國的政務.要知道,精靈王國作為布加斯帝國的內部藩國直接插手帝國的政務是一個非常大的忌諱."

    西摩說起來似乎非常有道理,作為一個擁有**軍事,司法,財政權力的藩國,直接插手宗主國的政務的確很不妥,實際上,他說的這些都是擋箭牌,西摩不可能不知道菲利普已經是卡羅琳的未婚夫,帝國未來女皇的丈夫,幫助他就是幫助未來的女皇,西摩這么說,無非就是菲利普帶給他的利益還不足以讓他冒著把精靈族綁在保皇黨陣營上的風險.

    菲利普也知道,讓西摩做出如此重大的決定現在是不可能的,雖然他現在是高等精靈的客卿,但,也僅僅是客卿罷了,哪怕是精靈王,如果不能給整個高等精靈族帶來利益,也是會被族群所拋棄的.

    話題轉回到魔能機上,菲利普伸出一個手指:"1萬金幣."

    "什么?"

    "魔能機兩百金幣一套,總共一萬金幣."

    西摩有些驚訝了,菲利普剛才還在和自己討論更深入合作的話題,現在又立即調轉到最開始正常的售賣魔能機身上,這種進退自如的風格,他只在那些老辣政客身上才見過.

    換做普通的年輕人,如果對方沒有答應自己,搞不好還會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可是,菲利普說放棄就放棄,沒有半點拖泥帶水,讓西摩不由地高看了這個年輕的領主一眼.

    "好,一萬金幣!"西摩豪爽地答應了,隨即,他又從身上摸出一塊手掌大小的火紅色晶石,遞給菲利普.

    "這塊火屬性的魔靈石代表我對伯爵大人的謝意,還請收下."

    火紅色的晶石就像紅寶石一樣美麗,菲利普放到太陽底下閃閃發光,打開手中的開關,菲利普想魔靈石中注入些許火系的魔法能量,就像河流涌入大海一樣,似乎永遠沒法填滿.

    魔靈石果然是比魔晶石更稀缺的存在,不但是能夠容納不同系的魔法能量,而且同樣的大小也比魔晶石容納的能量更多.

    這種東西,等哪一天自己有空了,一定要好好研究一番,也許,能夠從中發現一些新的玩意兒.

    對西摩露出一個善意的.笑容,菲利普說道:"多謝了,殿下,希望我們兩方未來能夠有更進一步的合作."

    西摩笑著伸出手,與菲利普緊緊一握:"我很期待那一天."

    燈光昏暗的密室里,一個年輕的精靈重重地呼了一口氣,削瘦的臉上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他的胯間一個人類女人抬起頭,嘴角流下乳白的液體.

    青年精靈拍了拍女人潮紅的臉蛋,將一塊金幣塞入她胸口的豐腴之中,而女人則是閉著眼睛,一副任君采摘的樣子.

    "行了,諾姆,你叫我來不會是為了讓我看你搞女人吧,我不是你的手下,沒有必要服從你的變態嗜好!"

    一個臉上有條刀疤,看上去與諾姆有幾分相似的精靈一腳踢翻自己身下的人類女子,女人的額頭磕到桌子的角上,留下一條猩紅的血印,可是,她卻哆哆嗦嗦地趴在地上,一句抱怨的話也不敢說.

    諾姆輕輕嘆了口氣,示意正準備對自己獻身的女人出去,女人立即扶起趴在地上的同伴倉皇退下.

    "哎,庫路芬,女人是要用來憐愛的,她們都是一件藝術品."

    庫路芬不屑地看了一眼諾姆:"我沒你那么假惺惺,誰不知道你最喜歡的就是冰凍女人,放在房間里滿足你變態的嗜好."

    諾姆的臉上露出一絲向往的樣子,"我是在幫她們,讓她們保持在最美好的年華."

    "行了,少扯這些,你叫我來不會是要跟我宣揚你這些不知所謂的觀點吧?你那些手下都不一定受得了,我可是你的敵人."

    "為什么要說我們是敵人呢?我親愛的兄弟,我們可是親兄弟啊,雖然對于未來誰能繼承父親的精靈王位置有兄歧,但是,我們永遠是兄弟,哪怕是未來我把劍插進了你的心臟,我們依然是兄弟.不過,親愛的弟弟,在眾多兄弟姐妹中,我們似乎又多了一個競爭對手."

    庫路芬原本不屑的臉上緊張起來,等著諾姆說道:"誰?又有哪個不知死活地加入我們的王位爭奪戰?"

    "我們那位被父王親切地稱為小蘋果的妹妹,迪莉婭,你還記不記得?聽說,他的情夫獻給了我們那位英明睿智的父王一套神奇的東西,能夠很快地充滿月亮井,父王得到這個東西后非常地高興,甚至還主動前去洛比特,會見了迪莉婭的那位情夫,看樣子,我們的父親吧迪莉婭也納入接班人的考察范圍."

    庫路芬暴躁地一掀桌子,氣憤地說道:"我就說他為什么要去王國的邊境巡視,原來是去見那個小婊子了!"

    似乎想起了什么,庫路芬斜著眼睛看了眼諾姆:"你跟我說這些干什么,他加入王位競爭對你也不是什么好事."

    "不錯,的確對我不是什么好事,對你,對我都不是什么好事,我覺得,王位有我們兩個來競爭就夠了,這場游戲沒有必要多加入一個競爭者."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把迪莉婭的競爭想法掐死在苗頭狀態."

    "直接把她干掉?"庫路芬皺著眉頭,似乎在盤算著殺死自己妹妹的可能性.

    "不,不,我親愛的弟弟,你誤解我的意思了,"諾姆搖著頭,"殺死迪莉婭會給我們帶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其實,只要把接下來要討好父親的行動破壞掉就夠了,聽說她的情夫會運送一批新的能給月亮井充能的東西過來,只要我們把這批東西在路上搶走就行了.父親雖然疼愛迪莉婭,但是她如果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未來怎么能夠統領精靈王國,我們的父親把親情和政治可是分得很清楚呢!"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