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電氣魔法師

213. 臨危受命2

    (△小說)說完,查爾斯對菲利普露出個"你懂的"眼神,立即引來卡羅琳大怒,帝國公主柳眉倒豎,盯著年輕議員說道:"查爾斯,如果我發現菲利普被你帶壞了,你就等著我告訴布萊恩叔叔吧!"

    聽到自己父親的名字,查爾斯脖子衣縮,連忙拜拜手,"我剛才什么都沒說,什么都沒說."然后,就像見了鬼一般地逃走了.

    作為皇帝陛下的女兒,卡羅琳在同輩人當中可是個大姐頭般的存在,哪怕是查爾斯比卡羅琳大了不少,也對這位氣場強悍的公主懼怕不已,再說了,卡羅琳可是查爾斯未來的老板,得罪你的老板還想有好日子過嗎,比如隨時向嚴厲的父親打個小報告之類……

    這還不算帝國公主還是個高級劍士,如果采用暴力揍了查爾斯,他就只有被虐的份兒.

    卡羅琳溫柔地走到菲利普面前,為男人整理了一下衣領:"未來的黨鞭閣下,現在可是會有很多人拉攏你,討好你,希望你不要被這些人表面上的討好給迷了眼."

    "我的男人自己知道分寸,不需要被別人教訓!"

    一抹酒紅色的身影出現在菲利普的身側,自然而然地挽起了菲利普的右手,菲利普的身體一點也沒有卡羅琳靠上去時的僵硬.

    卡羅琳的眼睛變得冷淡起來,原因無他,只因眼前的女人讓她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

    血族女公爵,格瑞斯!菲利普在凡間最親密的女人.

    和卡羅琳一樣.都是貴族,一個時公主,一個是女公爵.

    按照沃森家族與布加斯帝國簽訂的盟約,血族的實力等級可以換算成帝國承認的爵位,除了沒有領地,一切與正規貴族相同,相應地,沃森家族要為帝國效力.

    同樣地,兩個女人都看起來青春貌美,格瑞斯承受過菲利普地雨露滋潤.看起來更加在青春中多了一絲成熟地嫵媚.

    都是身份高貴的女人.都是美麗可人,而且格瑞斯似乎還更有優勢,卡羅琳第一次感覺到了威脅,來自女人的威脅!

    雖然嘴上說和菲利普的一切只是演戲.但是.為了演好這場戲.卡羅琳已經把自己深深地代入了"未婚妻"的角色,格瑞斯的出現讓公主殿下有了一種"自己的東西被搶走了"的感覺.

    "格瑞斯!"

    "卡羅琳!"

    兩個女人冷冷地對視,氣溫似乎在一點一點地下降.菲利普感覺自己似乎到了地球上地南極,冷得自己渾身都起雞皮疙瘩了.

    突然,卡羅琳動了,她出招了,帝國公主的速度如同閃電,猛然撲向血族女公爵,只聽她嬌叱一聲.

    "哎喲,格瑞斯,你用了什么化妝品啊,皮膚這么好,看起來和十多歲的少女一樣."

    你個老女人,在這里扮嫩,老牛吃嫩草.

    "哪有什么化妝品啊,不過就是女人啊,和自己的愛人在一起,自然就看起來水潤了."

    老娘我天天跟菲利普在一起,氣死你個死女人!

    這些潛臺詞沒有明說,但是菲利普哪里聽不出來,自己身邊的溫度比剛才更低了,洛比特領主縮起脖子,緩緩地將被格瑞斯豐滿地山峰壓迫地手臂往外抽,準備離開這是非之地.

    可是,右手還沒抽出,左手又被抱住了.

    "菲利普,我們還有好幾個議員沒有見呢."卡羅琳嬌聲說道.

    "親愛的,沃森家族還有幾個長老等著我們去拜會呢."格瑞斯的聲音更加嬌滴滴.

    正準備走向菲利普的人類議員,還有血族長老,一看這樣子,轉身就走,堅決不沾染這種是非.

    吃醋中的女人,是最恐怖的生物,什么魔導師,劍圣在她們面前都弱爆了.

    "尊敬的各位先生們,女士們,宴會大廳已經準備了豐盛的晚餐,還請各位前去用餐."

    仆人的聲音在菲利普的耳朵里聽起來猶如天籟,洛比特領主迫不及待地向宴會廳走去,似乎到了那里,他就解放了.

    但是,菲利普注定要失望了.

    在加持了無敵光環的帝國公主和血族女公爵的逼視下,原本坐在菲利普身邊的一個伯爵議員和血族長老不得不乖乖讓座,在菲利普無限幽怨的眼神中逃離了.

    "看樣子,沃森家族這是要在菲利普身上下血本啊,你們公爵級的長老都來了不下六個."卡羅琳輕柔地切了一小塊牛排,不大不小,剛好可以一口吃下,體貼地放入菲利普的盤子里,看似漫不經心地說道.

    "你們霍德爾皇族不也是一樣,保皇黨的議員幾乎都來了,雖然菲利普的父親是黨鞭,但是,如果沒有勞倫斯的支持,恐怕也是不行的吧,你們還真是急不可耐呢,現在就給菲利普造聲勢了."格瑞斯端起泛著燈光的酒瓶,優雅賢淑地為菲利普倒上香醇的葡萄酒.

    兩個大美女隔著菲利普在相互交鋒,可憐被她們夾在中間的男人卻一句話都沒法回答,要是幫格瑞斯說話,卡羅琳那邊自己就吃不了好;幫卡羅琳?菲利普今晚還想上不上床了?

    更要命的是,兩個女人似乎有默契一般,越.說,靠得菲利普越近,男人拿著刀和叉的兩只手完全停在了空中,兩對豐滿的玉峰貼在自己的手臂上,由于穿禮服不能戴胸罩,女人的兩點激凸,不,兩個女人的四點激凸被菲利普清晰地感受到了.

    在這個端莊,奢華,大氣,名流云集的宴會上,菲利普可恥地硬了!

    身邊的兩個女人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菲利普的異樣,繼續在隔空交鋒.

    "哎.真可惜呢,我們過兩天就要回洛比特去了,某些人就算費盡心機地想要接近某個男人,根本就沒多少時間了呢……"

    "哼哼,我又何必急在這一時,某個男人遲早要娶我的,到了那個時候他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嗎……"

    菲利普現在只有一個想法,趕緊結束這場晚宴,讓自己解放吧……

    "年輕就是好啊……"坐在尼古拉斯身邊的多姆擦了擦嘴角,看了眼不遠處的侄子.笑著對帝國元帥說道."權利,名譽和女人都開始光顧羅斯家族的下任家主了,讓我感覺自己都已經老了."

    "得了,多姆,你還年輕著.菲利普未來還需要你的輔佐.別說自己老了的話.不過,這小子,嘿嘿"尼古拉斯將使用完畢的刀叉放到空了的盤子中.臉上自得的神情怎么也掩飾不住,"帝國公主和血族女公爵,考驗這小子統御后宮能力的時候到了."

    多姆壓低聲音,湊到尼古拉斯耳邊,小聲說道:"你看看旁邊,那些老色鬼們,看著你兒子的眼神,哪個不是羨慕嫉妒恨?"

    金發的卡羅琳青春炫目,紅發的格瑞斯嬌媚多姿,不遠處的海德侯爵看得有孝愣,有一口沒一口地叉起牛肉往嘴巴里塞,醬汁涂滿了他的臉也毫不自知.

    年輕的查爾斯議員神色復雜地掃視了菲利普一眼,又飛快地拿起桌子上地酒杯猛然灌下,那一抹嫉妒的眼神還是被尼古拉斯敏銳地捕捉到了.

    今天舉行宴會的目的是為了給保皇黨人增加對菲利普的信心,而不是讓人覺得菲利普過于幸運而遭受嫉妒,那可不是尼古拉斯這個父親的目的.

    眼見在座諸人已經吃得差不多了,尼古拉斯舉起自己面前的酒杯,朗聲說道:"感謝大家的賞臉,今天讓血玫瑰家族有了一個美妙的夜晚,議事大廳已經準備好了自助餐點和樂隊,大家吃完后可以去那里跳個舞,聊聊天,各位,請把這里當做自己的家.另外,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就不多陪各位……"

    說完,尼古拉斯笑著向數條長方餐做上的議員點頭,然后起身離去,隨即,那些已經吃完的名流們,也紛紛離席,向著議事大廳的方向走去,貴族的晚宴和舞會,也是一個處理社會關系的場所,在這里,陌生人相互認識,認識的人變成熟人,熟人變成合作伙伴.

    也有很多離開宴會廳的人并沒有直接去議事大廳,這些人之間的社會關系就達到了最后一種——合作伙伴.

    菲利普在兩個大美女的夾擊下拐進豪宅的深處,自然又有一些無良議員以為菲利普去享受艷福無邊的三人行去了.

    事實當然不是這樣,一消失在名流們的眼中,格瑞斯和卡羅琳就像有默契的一般,一齊放開了抱著菲利普的手,兩對柔嫩的豐滿也與菲利普無緣了.

    左看看,又看看,兩個女人似乎都沒有理會菲利普的意思,沉默的三人行走羅斯家族巨大的豪宅之中,墻壁上魔法燈照耀得菲利普的身影似乎都有些孤單.

    推開一扇不起眼的門,尼古拉斯和多姆早已坐在其中,也許是認可了菲利普現在也是威靈頓政壇的玩家,身為長輩的多姆竟然主動站起來與菲利普握了一下手.

    不過,尼古拉斯卻沒有表現出往日父親對著兒子的溫情,完全是一副要談公事的平淡模樣.

    這個小型會議室中,還坐著幾個戴著眼睛的中年人,菲利普認得這些人,他們都是尼古拉斯的政治幕僚,也就是相當于天朝古代的某臣,他們和尼古拉斯的關系就相當于劉備與諸葛亮,朱元璋與劉伯溫,尼古拉斯在布加斯政壇屹立不倒,除了有元帥這道護身金牌,還與他們幫助尼古拉斯分析局勢,提供建議有著密切的關系.

    尼古拉斯在宴會開始之前告訴菲利普今天要和他商量一件大事,原本他以為就是通過宴會把自己介紹給保皇黨眾人,看來遠不止這么簡單,尼古拉斯的幕僚和保皇黨的智囊必定是有什么要菲利普去做的,這讓菲利普也收斂了剛才被兩個女人干擾的心神.(未完待續)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