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電氣魔法師

234. 我也來創造大公爵3

    走到大屋前,菲利普深吸一口氣,猛然一腳踹上去,只聽“哐當”一聲,厚重的實心大木門被菲利普加持了巨力術的腳直接踹飛。(◇小說)

    “啊!”

    陽光直接照射下,一個光著腦袋的失敗新生兒在慘叫中化為灰燼。太陽直曬顯然不是他們的權利。

    低等級的血族新生兒畏縮在陰影下不敢上前,卻極度沒有腦子地沖菲利普三人吼叫。

    精靈公主精準的弓箭射擊帶著股股白色的顏色,射向了猖狂的血族新生兒,一被射中,血族新生兒就會被凍成冰雕,緊接著下一箭來到,冰雕被箭射得爆裂,化成碎末。

    不用菲利普,也不用格瑞斯,迪莉婭幾乎一人就干掉了大廳里盤踞的十來個血族新生兒。

    翻過屋子的大廳,復雜如同迷宮一般的房子里,跑出好幾個穿著黑色禮服的高級血族,憑借著快速移動的身體和對地形的熟悉,一時間,讓迪莉婭無法瞄準。

    好在有迪莉婭,公爵級血族比這些家伙的速度更快,力量更強。

    格瑞斯幾乎是瞬間消失在菲利普身邊,菲利普看到一道人影撲向走廊的天花板,從陰暗的角落里直接抓著一個血族扔下來。

    女公爵凌空落下,揮出手中的短劍一下子刺中了那個倒霉血族的心臟。格瑞斯站起來,冷冷的注視著四周,菲利普能夠感受到一股恐懼害怕的情緒,這是一種下位者對上位者的害怕。

    格瑞斯又消失,在菲利普眼睛還沒轉到的方向。慘叫聲此起彼伏,菲利普他們一路向著大屋內部深入,一路上,倒下的血族尸體也越來越多。

    卡爾卡松躲藏的地窖很快就到了。格瑞斯拔出插在赫拉斯伯爵血族胸口的短劍,一腳踢飛,失去生命的血族尸體順著樓梯一路滾下,直到摔進幽暗的地窖之中。

    順著樓梯進來。借著微弱的燈光,菲利普看到俊秀得有些妖異的卡爾卡松正坐在一個餐桌前,對自己手下失去生命和菲利普他們殺到自己面前毫無所謂。

    這名大公爵血族正把自己的腦袋湊在一個年輕女子的脖子旁,年輕雪白的酮體在燈光的照耀下顯得玲瓏有致,看上去,似乎卡爾卡松正在親吻她的嬌軀。

    他們的背后是幾排擺放著酒桶的架子,紅酒的香味撲鼻而來,這里似乎正在上演一出愛情大片。

    可是,卡爾卡松絕對不是在做什么香艷的事情。女人的身體呈現一種不正常的白。沒有半點血色的紅暈。嘴巴張得大大的,無神的雙眼似乎在訴說臨死前的害怕。

    “太殘忍了!”格瑞斯小聲說道:“沒有什么是比看著自己一點點死亡更痛苦,直接把人的血液全部吸食掉。在戰斗狀態下這樣做,是光明大陸上各血族家族命令禁止的。”

    菲利普點點頭。地球上有名言:“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等死的過程。”長時間關押的死囚,在行刑前沒有一個不陷入瘋癲的,長時間的等待死亡還不如在宣判那一刻就被處死。

    這項禁令是當初逃離魔界大陸的血族為了換取在光明大陸生存空間而許下的承諾,卡爾卡松現在毫不顧忌地直接把一個平民的血吸干凈,顯然是要斗得你死我活了。

    故作優雅地用手絹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卡爾卡松從桌子后站起來,陰森地一笑:“看來,你還是找到我了,真是讓我沒有想到,食物竟然也敢來襲擊主人了。”

    “食物?”菲利普反諷道:“也不知道是哪個食物毀掉了你們所有的物資,讓你們不得不冒著被抓的危險主動出現。”

    這是菲利普從血族俘虜卡納瓦羅身上打探到的消息,菲利普和卡爾卡松的戰斗毀掉了他們最重要的物資——血液,原本躲藏的赫拉斯血族們不得不主動出擊去掠食,這樣子,原本躲藏在陰暗角落的赫拉斯血族不得不主動出擊。

    這段時間,阿非利加雖然人心惶惶,生活在恐懼之中,但是菲利普帶著他的士兵們也在全城到處圍剿赫拉斯血族,只要挺過這一陣,赫拉斯血族就會慢慢地被軍隊剿滅,到時候,卡爾卡松也只有逃跑的份兒了。

    聽到菲利普這么一說,卡爾卡松的臉上閃過一絲憤怒,大公爵一把掀翻自己面前的桌子,剛才的溫文爾雅完全不見:“廢話也別多說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過,我才不會像上次那樣被你的假八級魔法被騙住!”

    上次倉庫的戰斗,菲利普只來得及一次性把背后魔晶石陣列的魔法全部輸出,可是,龐大的魔法能量讓他根本分不出精神力去控制,更加不要說按照一定的魔法線路運行成八級魔法了,所以,就只能像一道光柱一般射出去,然后再爆炸開。

    卡爾卡松的戰斗經驗也不算少了,事后只要稍稍回憶一下,就能發現龐大魔法能量和成形的八級魔法之間的區別。

    話音才落,卡爾卡松就向菲利普襲來,卡爾卡松的速度太快了,就連一般戰士都反應不過來,更別說只是魔法師的菲利普了。

    看到洛比特領主傻傻地愣住,格瑞斯連忙擋到菲利普面前,使出自己最大的力氣用短劍刺向卡爾卡松。

    大公爵的手就像鋼鐵一樣,折斷了格瑞斯的短劍,用手一揮,格瑞斯的嬌軀就像玩具一樣被扔到了一旁,撞翻了地窖里的酒架。

    菲利普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跑到格瑞斯身邊,女公爵勉強地從扒開壓在身上的木桶,嘴角流著一絲鮮紅的液體,樣子非常狼狽。

    “怎么樣?”菲利普焦急地問道。

    “沒什么大礙,”格瑞斯摸著自己挺翹胸部的下方,臉上顯得十分痛苦。“就是不能再幫你了。”

    菲利普點點頭,想說些安慰的話,就聽見背后傳來一聲尖叫。

    迪莉婭較小的身體被卡爾卡松單手舉起,飄搖不定的樣子如同風中的殘葉。似乎隨時就會被大風吹走,讓她年輕的生命逝去。

    菲利普急忙發出一道經過魔法壓縮的火球術,炙熱的光球打在卡爾卡松身上似乎沒有一點效果,低等級魔法純粹的魔法攻擊顯然不能對大公爵級血族起到傷害。

    不過。卡爾卡松的注意力還是被菲利普吸引過來了,他甩手扔掉迪莉婭,白皙的面孔扭曲著,獰笑著走向菲利普。

    “魔法?你最多就是一個大魔法師,對上我這樣一個大公爵級血族,還是乖乖等死吧,否則我會把你的兩個女人在你的面前jian了再殺,而且還會讓你現場觀看哦,哇哈哈哈哈……”

    菲利普不去理會他言語上的刺激。從腰間掏出魔晶槍。對著卡爾卡松蓄勢待發。

    “魔法武器?”卡爾卡松一愣。隨即又滿不在乎地說道:“你覺得我會怕普通的魔法武器嗎?”

    菲利普嘴角扯出一絲笑容,這讓卡爾卡松莫名地感到一絲不妙,這種笑只有在自己具有絕對把握的情況下才會出現。難道這個男人有什么絕招?

    心頭一緊,卡爾卡松用力地向一旁閃躲。可惜還是晚了一步,右腿感到一陣鉆心的疼,似乎什么東西進入了大腿,尖尖的,硬硬的,似乎是什么金屬。

    不要緊,血族的恢復能力強,只要收拾了這個故弄玄虛額家伙,自己把那個東西挖出就好了。

    卡爾卡松以為菲利普又像上次一樣,故意用一個看起來很厲害的東西糊弄他,然后趁機逃跑,這一次,卡爾卡松決定忍著疼,堅決不給菲利普任何機會。

    菲利普撓了撓頭,這顆子彈的外殼似乎做得有點厚啊,竟然抵擋外部的沖擊力,還有讓里面的魔晶石爆炸。

    抬起手,又是一槍,雖然卡爾卡松認為菲利普在裝模作樣,還是閃躲了一下,這一次,子彈打在了左邊大腿。

    鉆心地疼,卡爾卡松有些惱火,自己竟然躲不開,雖然傷害不大,可總是被打中太讓人惱火了待會要逼問一下,這家伙怎么做到的……

    正在腦海里想著待會是對菲利普吸血還是要讓他看著他的女人被自己折磨,突然,卡爾卡松發現左腿一陣無力,低下頭,用手一摸……

    鮮血,碎肉,滿手都是。

    這才對嘛!

    菲利普笑呵呵地看著卡爾卡松,血族大公爵正不敢相信地看著自己的左側大腿,那里,赫然出現了一個碗一般的血窟窿,爆炸子彈在他的大腿炸開,直接轟走了大片血肉,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即使大動脈斷了,血族也不像人類一樣會噴出大量的鮮血,然后失血過多而死。

    不過,無所謂了,反正他待會都是死,菲利普抬起手中的槍,準備對著卡爾卡松的腦袋發出決勝的最后一擊。

    血族大公爵這回真的感到恐懼了,看到菲利普再度抬起手中的槍管,立即尖嘯一聲,用菲利普從來都沒有見過的速度直接向地窖后方退去,沿途還不斷掀翻兩側的高大架子,試圖阻擋菲利普。

    酒桶“咚咚!”地砸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響,寶石紅的液體浸潤在地面上,飄香的酒味顯示這都是好久,菲利普卻來不及可惜,現在抓住卡爾卡松才是最重要的。

    從另外一個通道繞過,在一片破碎酒桶的后面,菲利普發現地窖里竟然還有一個樓梯通往地上。

    卡爾卡松已經不知去向,就算是想要通過他傷口的鮮血去尋找,也很可惜地被壓在破碎木桶的下面,想找也沒法找了。

    找不到卡爾卡松,但是還有兩個如花似玉的美女等著自己去解救,菲利普趕緊返回戰斗的地方,看了眼格瑞斯沒有事,就急忙去尋找迪莉婭了。

    可愛的精靈公主軟軟地倒在墻角,菲利普快走兩步,來到迪莉婭面前蹲下,探了探鼻息,還好,還有呼吸,只是暈過去了。

    ps:感謝“艾歐西米”的月票,非常感謝!: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