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電氣魔法師

245. 礦工危機3

    勞倫斯接過魔法飛信,拆開一看,眼睛猛然睜大,手都氣得顫抖起來。(▽)可樂言情首發

    “混蛋這幫混蛋尼古拉斯,你看看。”說完,勞倫斯讓侍者把手中的信轉交給尼古拉斯。

    元帥大人看完之后臉色也變得非常難看,雙眉緊皺,似乎想到了非常不好的東西。

    安東尼的臉上,閃過不為人知的一絲陰騖,“哦?陛下,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情?”

    安東尼的聲音中似乎帶上了一些幸災樂禍,保皇黨和共和黨一向不合,旁人倒也沒有覺得有什么奇怪的。

    尼古拉斯用詢問的眼神看了看勞倫斯,高座于丹陛之上的皇帝點了點頭,開口,盡量用平淡的語氣說道:“比提尼亞的礦工們因為薪酬談判不順,發動了大規模罷工,現在各大礦山上的工人正和當地的礦山擁有者的私軍對峙。”

    “可惡無恥”安東尼暴怒地吼道:“比提尼亞的貴族們平日里就知道剝削那些貧苦的礦工,人家礦工們冒著生命危險下礦給他們賺取金幣,他們竟然連一點點可憐的銅板都不舍得給工人們增加,何其無恥陛下,以臣來看,應該立即把那些平日里揮霍無度對礦工卻吝嗇務必的比提尼亞貴族們抓起來”

    安東尼仿佛就是法庭上主持公平的法官,每說一句話都擲地有聲,他的聲音一出,立即引起了共和黨官員的贊同。

    “對,把他們都抓起來。”

    “剖開他們的心臟,看是不是黑的”

    “這幫狗貴族老爺,就知道自己賺錢,不管別人死活。”

    ……

    這些聲音,落在以貴族占多數的軍方將領耳中,讓他們的臉色很不好看。可偏偏又沒法反駁。

    比提尼亞的貴族們簡直就是貴族的恥辱,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湯就是對他們最好的形容。

    “靠這幫有錢的雹戶,又給我們惹麻煩”

    菲利普明顯聽到有人在抱怨。比提尼亞的貴族有錢,但是品行敗壞。如果不是念在他們每年能夠提供大筆的黨費,保皇黨內沒有一個人喜歡他們。

    勞倫斯對尼古拉斯使了個眼色,他雖然是保皇黨共主,但是身為皇帝,必須要保持中立,有邪還是尼古拉斯來說比較合適。

    帝國元帥輕咳了一聲:“宰相大人,事情原委還不清楚。就這么輕易下結論早了點吧。”

    “早了?”安東尼冷哼一聲,“我看是晚了才對我們這里每耽誤一分鐘,比提尼亞就多一分爆發戰爭的危險,陛下。請立即下令,先把那些貴族控制起來再說。”

    理是這么個理,人民天生同情弱者,礦工和擁有礦山的貴族比起來,礦工顯然是弱者。打擊一下強者,緩和矛盾,這是正確的做法。

    可問題是,這個話不能由安東尼說,這個事不能讓共和黨做。

    比提尼亞的貴族們再怎么不堪。那也是保皇黨的人,要打要罵也得保皇黨來做,如果讓共和黨的人做,他們一定會拿這個事來做文章,打擊保皇黨好不容易重新建立的聲譽。

    “陛下,臣建議選派一名得力官員前去調查這次事件。”尼古拉斯說道,目光再轉向安東尼,“宰相大人,這似乎才是標準程序吧,我們現在只是接到信息,尚不知道這背后都有著什么,直接就抓人有違公平正義。”

    安東尼看著尼古拉斯笑肉不笑地說道:“就如元帥大人所說,直接抓人的確有違公平正義,元帥大人覺得派誰去好呢?”

    “議員海德侯爵老成持重,經驗豐富,以前也做過地方大員,我認為可以派往比提尼亞調查事件,調停貴族和礦工。”

    “海德?那個半截身子都入土的老家伙?”安東尼不屑地說道:“他掌管地方都是三四十年前的事情了吧,據說海德議員現在對女人比議會的事情感興趣,好幾次議會開全體會議的時候,有人才發現他從茉莉香出來,真不知道他去了比提尼亞會不會就在當地女人的床上,永遠就回不來了。”

    尼古拉斯的臉皮抽了抽,安東尼說的是事實,海德這個老家伙的確德行不修,要是他一到比提尼亞就到處找女人,加上這廝一把年紀,來個馬上風什么的,保皇黨的臉就丟大了。

    “查爾斯議員,年輕有人,三十歲不到,精力充沛,我看是個不錯的人選。”

    “是很年輕,不過,似乎也太年輕了點吧?他是什么爵位?對了,沒有爵位,你能指望他壓服比提尼亞境內那些傳承了百年千年的貴族世家嗎?”

    “軍官……”

    “沒有地方事務經驗……”

    ……

    尼古拉斯列舉了好幾個名字,可安東尼全部一一否決,年輕的,就說人家資歷不夠,年紀大的,就說年老體弱,軍方的,就說沒有行政經驗,又地方經驗的,安東尼又挑對方品性上的劣跡,說是會影響礦工們對中央的公正性。

    總之,安東尼把尼古拉斯提出的人選一一反駁,無論帝國元帥提誰,他就是不答應。

    “好吧,那你說說看,誰合適”尼古拉斯也火了,以往向地方派出調查人員的時候,要么是保皇黨為正,然后共和黨派一個副調查專員,要么是共和黨為正,保皇黨為副,安東尼就算是拒絕尼古拉斯的建議人選也會說一句:“元帥大人說的那個人為正還是差了點,我建議擔任副手。”

    雙方爭奪的焦點只會在調查人員的正負上,而不是一味地否決。

    當然,加利亞暴動事件不算,安東尼當時根本就不想派共和黨的副手,完全不想自己人跳進那個泥坑,不過,事后也證明,不管安東尼想不想,加利亞暴亂都導致共和黨損失慘重。

    “次事件我覺得要盡快解決,否則,很容易造成地方叛亂,我建議派一個調查專員就可以了,我看議長博格就比較合適,年齡合適,又精通各種政事。”

    “不行,議長大人位高權重,不可以輕易離開威靈頓,沒了他,誰來主持議會?今年得議案那么多,都需要他來主持辯論和投票。”

    “財政部長凱里也是是個不錯得人選,地方經驗豐富,頂著財政部長這個官銜下去,別人不敢不服,只要那些貴族們還有官僚們還奢望財政部給他們每年下撥各種扶持資金的話。”

    “也不可以,財政大臣是非常重要的中樞閣臣,不可以輕易離開,要是那畜工們發狂了,直接把凱里扣下,帝國的顏面還要不要,要是再有陰謀份子逼問我布加斯的經濟情報,那可就遭了。”

    “某某大臣……”

    “不行,資歷不夠,那些貴族不會買賬。”

    ……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