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電氣魔法師

249. 礦工與貴族3

    下午的太陽很大?

    照在身上很熱?

    切……

    再熱能有巖漿熱嗎?

    如果說去酒館之前,菲利普認為自己站在一個快要爆發的火山口,現在,菲利普就站在一個已經洶涌迸發,不斷流出滾滾巖漿的火山中,四周,都是巖石融化后的液體,而他所站立的一小塊地方正在不斷消融,他隨時都有可能掉進滾燙的液體中,萬劫不復!

    那畜工,已經有了組織,有了首領,甚至還有了原始的武器,這就是叛亂的征兆啊!

    可是,這群滿腦袋都是金幣,還在醉生夢死的貴族們,竟然一點都沒有發現,還在過著自己所謂“體面”的生活!

    香車,美女,奢侈品。

    冰鎮的上等魚子醬放在貨車上,由笑呵呵的商人拉進菲利普面前的莊園,穿著體面的仆人諂媚地笑著,引導帶著漂亮女伴的年輕貴族子弟走進豪宅大門。

    三五只野狗在莊園的后門梭巡,一個胖胖的仆人提著裝滿殘羹剩飯的桶子,往外一倒,一個肥的肚子都快貼地的野狗,立即從剩飯剩菜中叼起一個根本就沒有吃過的雞腿,“吧嗒吧嗒”地大口吃著。

    “站住,你是什么人,有沒有預約,我警告你,退后,退后!啊!!”

    一臉陰沉的菲利普揮手使出虛空之手,將站在一座莊園門口的貴族私兵掀飛到空中,然后“撲通”一聲跌落到庭院中的水池里,濺起一人多高的水柱。

    “啊!”

    年輕艷麗的女郎發出一聲尖銳的叫聲,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況嚇得瑟瑟發抖,那個年輕貴族子弟更是不堪,竟然扔下自己的女伴,屁滾尿流地向豪宅里跑去。

    就是這種人,占據著比提尼亞大部分的財富,危機已經在他們腳底下爆發卻恍然不知。菲利普幾乎可以想象到,當有組織的礦工們從山上沖到城里來的時候,這些人,根本就沒法抵抗。

    “你是什么人!弗朗西斯侯爵的府邸不容外人撒野!”

    也不能說全都是不堪之人。至少弗朗西斯的私兵首領還是一副忠心為主的樣子,帶著一群穿著皮甲的士兵將菲利普團團圍住。

    “薩馬利亞大人,不用問了,肯定是那些泥腿子們請來的幫手,別管那么多,把他先抓起來再說。”

    跑進豪宅里的年輕貴族不知什么時候又跑了出來,也許是仗著人多,在私兵首領身邊大聲叫囂。

    中等個頭,一臉絡腮胡的薩馬利亞沒有年輕貴族那么輕佻,似乎是看出菲利普擁有不凡的實力。沉聲問道:“這位魔法師先生,你是何人?為何要對我弗朗西斯侯爵府上的士兵下手?”

    菲利普掃了一眼,不錯嘛,貴族們也不全都是酒囊飯袋,還是能招到幾個有本事的人。

    用欣賞的陽光掃了一眼薩馬利亞。菲利普用帶著威嚴的口氣淡淡地說道:“菲利普-羅斯,中央政府全權特使!”

    也算是做了三年地方領主,菲利普也在潛移默化中養出了上位者的氣勢,就算是不使出大魔法師的威壓,一方諸侯自然表露出來的氣場就讓薩馬利亞為之一震。

    特使?

    剛才似乎已經進去了一位,對了,那位是副使。而且還是個公主,公主做副使,那眼前這位的身份豈不是更高?

    薩馬利亞看著菲利普的眼神愈發地恭敬,剛才僅有的一點不滿也立即拋到九霄云外。

    “菲利普大人,公主殿下和侯爵大人正在會議室,吩咐在下一看到您。就請您立即去會議室。”

    會議室?

    菲利普皺起眉頭,弗朗西斯怎么會在會議室接待卡羅琳,這樣對待保皇黨的同仁是非常見外的。

    也許是瞧出了菲利普的疑惑,薩馬利亞連忙上前解釋道:“大人,侯爵大人今天原本在和罷工礦工的領袖談判。所以……”

    原來如此……

    趕得還真巧啊……

    ——————

    在薩馬利亞的帶領下,菲利普一路向莊園的豪宅里走去,裝修奢華的吊頂似乎有天使的圖像,仔細一看,天花板上竟然繪制著油畫。

    房屋里的家俱不是包著金邊就是銀邊,轉角的兩人高大瓷瓶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簡直比煤老板還有錢啊!”

    菲利普感慨一句,哪怕是在前世的地球上,煤老板依舊是雹戶和有錢人的代名詞,看弗朗西斯的豪宅,似乎也和他們差不多。

    “大人,你說什么?”

    “啊!沒什么,剛才那個年輕人是誰?”菲利普轉移話題問道。

    薩馬利亞的臉上露出幾分不自然的神色,似乎也不敢得罪這位特使,支吾了一陣,說道:“大人請勿見怪,剛才那個年輕人是弗朗西斯大人的侄子,年輕人脾氣沖了一點。”

    菲利普點點頭,也沒打算就這件事深究下去,一個人難道還跟一條狗去置氣么,再說,自己一開始就把侯爵府的私兵打飛也是有繡動了。

    只是,這些窮奢極欲的貴族實在是太讓菲利普生氣了,這幫家伙,連自己大難臨頭了都不知道!

    推開雕刻著復雜圖案的大門,菲利普走進一間不大的會議室,剛一走進,一股凝重的氣息撲面而來。

    桌子上的茶杯中,水早已喝干。

    會議桌兩旁,一個盔甲上有精致花紋的武士正一手按著劍,怒視著一個手拿鐵鎬,穿著亞麻色粗陋衣服的壯漢,兩人的眼神似乎都表達出了恨不得把對方吃掉的意思。

    對峙兩人的跟前,一個頭發梳得整齊,嘴角有兩撇向上翹著喧子的五十多歲男子在和桌子另外一側有著細碎胡渣的中年男子對視,他應該就是這座豪宅的主人,弗朗西斯侯爵了。

    兩人都緊繃著臉,陰云密布的樣子似乎會議室里即將要電閃雷鳴。

    而會議桌的主位上,卡羅琳微皺黛眉,似乎也在對什么事情感到為難。

    三方似乎都在思索什么,竟然都沒有注意到會議室的門打開了,憑空多了兩個人。

    “八個銀幣!絕對不能再低了。”胡渣男咬著牙說道。

    “不行。這樣子工資就上漲了百分之六十,我還是那句話,六個銀幣,多一個子都不行。你要知道這已經是我給你們爭取到的最優秀條件了,百分之二十啊!你也不想想,那個行業會允許工資一下子上漲百分之二十。”

    “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二十!”胡渣男暴怒地打斷弗朗西斯的話,“你們好慷慨啊!你們這些貪婪的貴族,用的是請大師雕刻的進口家具,天花板上專門請人作畫,出入的馬車包著金邊,就連你們家周圍的野狗光吃侯爵府每日倒掉的剩飯都能吃得肚皮貼到地上,可是就連給我們每個月增加三個銀幣都不愿意!”

    胡渣男一臉的悲憤,似乎想起了什么傷心的事。眼睛都紅了,“上個月,小艾伯特在礦里面被砸落的石頭壓骨折,光是治療費就要花五個金幣,可憐他才來礦上工作不到一年。哪來的錢看病,我們卑微的請求礦上管事的能夠佘一些錢給我們去給小艾伯特治傷,結果呢,你們的管事向我們每人吐了一口唾沫卻連一個銅板都不借,最后我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小艾伯特的手被鋸掉,下半輩子淪落為一個廢人,他才十六歲啊9是個孩子啊!要是有錢。他至于這樣嗎?只不過是個骨折,只要有錢,找醫師就能接好!!”

    胡渣男最后幾乎是吼著說出來,聲音中還帶著無盡的悲涼。

    “閉嘴,賤民,貴族的尊嚴不允許你沖撞!”

    弗朗西斯身后的衛兵抽出腰間的劍。指著胡渣男,似乎是怕對方情緒失控,做出什么事情。

    “貴族的狗腿子!難道要讓我們連話也說不了嗎?”

    胡渣男的身后,拿著鐵鎬的壯漢也不淡定了,上前一步。將鐵鎬用雙手緊緊握著,眼中都要噴出火了。

    “請大家不要這樣,我們說好了,坐下來好好談,大家好好談一下好不好?”

    卡羅琳焦急地說道,想要盡量緩解眼前的緊張氣氛,可惜,作為一個女人,她的聲音太軟弱了,似乎對于眼下的局勢沒有多大的作用。

    “閉嘴!你們,四個!”

    一股磅礴的威壓充斥著整個會議室,把所有的目光都吸引到菲利普身上。

    弗朗西斯身后的侍衛眼中露出戒備,但是看到跟在菲利普身后,一臉恭敬的薩馬利亞,隨即又把長劍放回了劍鞘。

    胡渣男身后的壯漢看到對手收回了劍,也冷哼一聲放下鐵鎬,但是眼睛卻不時地飄向門口的菲利普。

    卡羅琳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離開自己的位子,走向菲利普,滿臉笑容地走了過來,雙手挽起菲利普的胳膊,說道:“各位,請允許我向你們介紹,這位就是奉了皇帝陛下和中央政府的命令,全權處理本次罷工危機的菲利普-羅斯伯爵!”

    “啊!菲利普伯爵,您的名聲在我們這遙遠的比提尼亞都聽到,您在處理加利亞的暴動危機上是我們學習的楷模啊!”弗朗西斯一見面就連續送上高帽子,馬屁接二連三地送出,雖然這是場面話,但聽起來就是舒服。

    而且,弗朗西斯點出菲利普解決加利亞暴動危機的經歷,似乎有意無意地想讓菲利普利用暴力手段解決這次的罷工。

    菲利普笑著點點頭,和弗朗西斯握手,說道:“侯爵閣下在比提尼亞非常有名望,在出發之前,陛下就曾叮囑過,這次事件能否解決,很大程度上就看侯爵閣下了。”

    菲利普并沒有就加利亞的事情說下去,也算是委婉回絕了弗朗西斯的暗示。

    不過,弗朗西斯作為礦業協會的會長,這次罷工事件能否解決的確很大程度上要看他,某種程度上來說,比提尼亞的礦業礦業協會比當地政府的影響力更大。

    和貴族這方的代表寒暄完,菲利普主動走到胡渣男面前,伸出手,笑著說道:“閣下是……”

    “虛偽的貴族,還閣下,閣下……”

    胡渣男沒有說話,倒是他身后的男子嘀咕著不滿。

    “閉嘴,萊特!”

    胡渣男對身后的壯漢低喝道,臉上擠出幾分笑容,向菲利普伸出手去,“愛格伯特,礦工們的代表。”: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