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電氣魔法師

290. 借兵3-盛大歡迎

    身披鐵甲,紋著四葉草,口中默念禱文,身軀孔武有力,面容整潔干凈。

    “教會武士!”

    教堂外,駐足觀望的人群中有人大喊著。

    這就是守護女神榮光,教會榮耀,保衛每個教堂的教會武士,希望教會所掌控的武裝力量。

    從來不在政治中站隊的希望教會怎么可能沒有自保的能力?

    “咦?那個年輕人是誰?”

    有人發現了不同尋常的地方,在這些武士的最前方,是一個穿著普通法師長袍的年輕人,淡然安詳的樣子和嚴肅驕傲的武士們形成很大反差。

    “豎旗!”

    隨著年輕人踏出教堂的正門,身后一個看起來地位高一點的武士大聲吼道。

    四葉草的希望教會圣旗。

    還有,

    鮮紅如血的玫瑰旗幟。

    “這是羅斯家族的旗幟!”有眼尖的人認出來了,指著走在最前面的年輕人說道:“那是羅斯家族的繼承人菲利普-羅斯侯爵。”

    在眾人的矚目中,菲利普昂首向前走著,他的身后踩著整齊步伐的教會武士從希望女神大教堂的各個門中涌出,就像一條條河流支脈,匯聚到他的身后,共同形成了一條奔流不息的浩蕩大河,準備沖擊著任何敢阻擋他們的障礙。

    威靈頓的街頭出現了這樣一支全副武裝的軍隊自然就有人迅速匯報給掌管首都防務的阿卜頓。

    一開始,阿卜頓的臉上還是非常嚴肅和緊張,待聽到領頭的是菲利普后,王宮侍衛長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笑容:“好了,你們看好他們就行了,我去把這件事匯報給陛下。”

    “可是,大人,不需要派軍隊攔截嗎?”手下問道。

    “干嘛要攔截?”

    “大人,他們太囂張了。一千多人帶著武器亂走簡直是不把我們近衛軍放在眼里。”

    阿卜頓瞥了眼自己的手下:“囂張?”

    “嘿嘿”冷笑兩聲,侍衛長接著說道:“現在,就是要囂張,放心吧。這囂張不是沖我們來的。菲利普未來要幫公主殿下統治這個國家,不立威怎么鎮得服威靈頓的各路大神。”

    說完,阿卜頓揮手讓手下退下,轉向皇帝的寢宮走去。

    一走進寬大的臥房,阿卜頓就聞到了一股濃重的藥味,全身籠罩在黑袍中的羅伯特竟然在皇帝的臥室里用一個小爐子煮著一小鍋草藥,黑漆漆的液體一看就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爐子的旁邊放著一個快速流動的沙漏,每當沙漏流完一次,羅伯特就會從小鍋子里勺一些液體,裝進一個銀色杯子。再撒進一把粉末,端給躺在病床上的皇帝。

    在卡羅琳的服侍下,勞倫斯皺著眉頭喝完銀杯中的黑色液體,趕緊又拿過一個裝滿白水的杯子一口全部喝下。

    擦了擦嘴角的水漬,勞倫斯又重新躺下。對自己的女兒說道:“如果不是為了說話,我真想把舌頭割了,這樣就不用總是嘗到這股難喝的味道了。”

    卡羅琳勉強笑了笑,從床頭柜上的水壺里又給勞倫斯倒上一杯水,溫柔地說道:“父親,為了讓你更快好起來,還請你多忍耐一下吧。”

    勞倫斯微笑著沒有說話。眼光放到門口,發現阿卜頓來了,笑呵呵地說道:“哈,我們忠心耿耿的侍衛長來了,今天有給我帶來什么好消息嗎?”

    阿卜頓快步上前,對勞倫斯恭敬地說道:“陛下。您的起色比前幾天好多了,看來很快就可以康復了。”

    聽到阿卜頓的話,卡羅琳轉過頭,臉色非常難看,但又不想讓人看見。

    勞倫斯揮了揮手。說道:“也許吧,阿卜頓,你來有什么事嗎?”

    說到正事,阿卜頓正色說道:“陛下,根據剛才在街道上巡邏的戰士的匯報,菲利普從希望教會帶出來一千多名教會武士,正浩浩蕩蕩地在街上走著。”

    勞倫斯并未表現出過多的震驚,淡淡地說道:“這件事我,我已經知道了,年輕人嘛,就是要有些朝氣和霸道,要不然,未來怎么幫卡羅琳鎮服威靈頓的大老虎們。”

    阿卜頓信眾一凜,勞倫斯獲取消息的速度比自己還快,難道這就是皇室手中掌握的神秘情報組織“幻影人”立下的功勞?

    前幾天,自己向菲利普示好,皇帝陛下是不是也知道了?

    阿卜頓內心忐忑不安起來。

    “好了,不說這個了,阿卜頓,你劃撥給菲利普的三千近衛軍是否到位了,有沒有給征討軍新建營地?”

    “啊?呃, 陛下,三千近衛軍已經劃撥,我以為菲利普閣下直接帶走就行了。”

    勞倫斯頗有些神秘地對阿卜頓眨了眨眼,說道:“親愛的侍衛長,我建議你立即就找塊臨時營地給征討軍,否則,你會覺得近衛軍的營地有些擠。”

    ——————

    橫穿過威靈頓,讓所有人都見識到自己帶著一群精銳的教會武士,菲利普終于來到位于城外的近衛軍營地。

    阿卜頓早已等候在此,表示已經重新給菲利普準備了新營地,劃撥給他的近衛軍士兵和這一千多教會武士全都駐防到那里。

    湊近菲利普,阿卜頓小聲問道:“聽陛下和殿下說,你得了許多強大勢力的支持,精靈王國,沃森家族都會借兵給你增強征討軍?侯爵閣下,看樣子你很快就能接過元帥大人的旗幟,成為我布加斯新一代的軍神啊!”

    菲利普苦笑著搖著頭:“他們那是在抬舉我啊,事實上,我正為怎么向沃森家族借兵而發愁啊!”

    卡特里娜是自己的女人,格瑞斯也是自己的女人,剛剛給了卡特里娜那么大的一個好處向她借兵,給格瑞斯是不是也要準備一個大好處,自己這次借兵的數量不會少,艾德里安那個老奸巨猾的家伙會不會答應呢……

    一切都是未知之數啊!

    晚上,格瑞斯沒有像往常一樣回血玫瑰莊園,這更加讓菲利普感到一絲不安,難道艾德里安想大大地敲自己一筆,所以不允許格瑞斯回來通風報信?

    帶著郁悶的心情,菲利普在回到威靈頓之后第一次一個人躺在三米寬的大床上。

    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臥室的時候,菲利普不得不頂著疼痛的頭起床,昨天就派人向艾德里安預約了今天的擺放,說好了上午九點前去總不能失約。

    走到鏡子前,里面倒映的面孔依舊清秀,當然,如果不算那兩個黑眼圈的話。

    “自己現在是任人宰割啊!”菲利普重重地對鏡子里的人嘆了口氣。

    只要能借到兵,就算把自己賣了,也是可以滴,

    前提是,買家都是格瑞斯那種嬌媚的御姐。

    為了讓自己的賣相更好一點,格瑞斯特意把自己老爹的家主馬車借了過來,寬大到幾乎占據半個街道的車廂上滿是復雜立體的雕像,血玫瑰的徽章紋刻在車門上,栩栩如生,就像真地在綻放一樣。

    四匹純黑戰馬在馬倫的駕馭下拉著馬車平穩地前行,前后左右都有家族侍衛騎馬護衛著,筆挺的身姿一看就是沙場上下來的老兵。

    這是羅斯家族最正式的拜訪,艾德里安為了表達對羅斯家族的尊重,一早就帶著沃森家族的公爵級以上血族們在莊園豪宅的大門口迎侯。

    一系金絲銀邊紅底的血族禮服襯托著艾德里安格外有精神,蒼白的臉上竟然都有了一絲血色,看著推開車門的菲利普兩眼都放著精光。

    某侯爵內心咯噔一下,這種眼神菲利普見過很多了,那是貪官污吏看見肥羊時的眼神,自己現在珠光寶氣地進去,待會兒該不會只穿著條內k出來吧?

    偷偷看了眼在人群中的格瑞斯,女公爵面無表情的樣子似乎菲利普和她沒有一個銅板的關系。

    難道,格瑞斯都被他們控制了?

    菲利普在這一顆都有種想要逃跑的沖動了。

    艾德里安有些干枯的手握著菲利普笑呵呵地說道:“侯爵閣下光臨沃森家族莊園真是讓我們感到無上榮光。”

    說完,艾德里安不由分說地拉著菲利普的手就往里面走去,“侯爵閣下,我已經準備好了精美的茶點,我們邊吃邊聊。”

    路過格瑞斯的時候,菲利普求助般看著自己的情f,換來的卻是女公爵大大的衛生眼。

    還好,格瑞斯還是那個格瑞斯,我沒有生命危險。

    可看到艾德里安熱情地有些過分的笑容,菲利普內心又忐忑起來。

    引導菲利普走進一間大大的會客室,繞成一個圓的茶座旁,菲利普一個人坐著所在的一個半圓只有他一人,而另一邊則滿滿地全是沃森家族的大公爵,還有不少公爵級血族只能站著。

    饒是菲利普這種出身豪門的年輕總督,見到這么大的陣勢,也有些惶恐。

    如果到了晚上,這個屋子里的頂級血族足夠去征服一座城市了,誰能想到這些血族竟然都笑臉對著自己,親密地就像一家人。

    他們越是笑,菲利普越是認為沃森家族對他對企圖越是大,說話也越是小心謹慎了。

    “沃森家族是我羅斯家族長期以來的合作伙伴,在老一輩人的共同努力下,沃森家族和羅斯家族擁有良好的傳統友誼……”

    菲利普一字一句地說著正確的廢話,生怕被老奸巨猾的艾德里安抓住話柄。

    推薦小說: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