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電氣魔法師

319. 破堅城7-**

    菲利普正色點點頭,“兩個魔動機之間的配合需要調試,這點你要特別注意,不要一個快了,一個慢了,影響效率是其次,如果造成一個由直流的魔晶石驅動,另一個因為慢了,被反拖著從魔動機變成發送能量的魔能機就不好了,紊亂的魔法能量很可能會造成不可預知的災難。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是,院長,我記下了。”

    戴納心里有些小激動,自從菲利普從管理一城領主變成統領行省的總督后,他能夠指點學院學生的時間越來越少了,能夠被菲利普當面指點技術問題,是一件非常值得驕傲的事情。

    菲利普抬起頭,五臺整齊的投石機在士兵的裝配下早已成型,現在正在學院學生的配合下安裝魔動機。

    另外還有五臺高度不下于洛維薩城墻的井闌,菲利普抬頭仰望,已經有人站在上面遙望遠方的城池。

    “是時候再給康奈爾先生加點菜了。”

    起了個大早,菲利普懶懶地坐在洛維薩關隘錢光禿禿的土地上,按理說洛維薩兩旁就是大山,這里應該是樹木茂密,可洛維薩為了防止有人偷襲,特意把城池前的樹都砍光了。

    征討軍來了之后,為了防止城上的敵人利用弓箭和魔法遠程攻擊,索性就再砍一些。

    現在,菲利普自然就能夠舒舒服服地躺在搖椅上,享受著迪莉婭輕柔的按摩,同時還端著一杯綠色的“茶”小口小口地喝著。哪像是在戰場上,簡直就是在享受。

    遠處,城門口的大門緊閉,只有兩扇小門打開著,甚至還有居民來來往往進出,似乎一點也不怕在打仗。

    當然不用怕了,菲利普這邊出現的就不到一百個人,雖然身后用布蓋著不知道有什么,但一動不動的樣子表示里面絕對不是人或者任何活的生物。

    用著一百人攻城自然是不可能的,洛維薩上也沒有人擔心。

    他們要想出城來抓菲利普也是不可能的。這一百多征討軍士兵身后就是戰馬。他們只要翻身上馬立即就能跑走。

    “菲利普,洛維薩城上有個魁梧的軍官似乎對你很不爽哦,我都看見他拿著弓箭朝你比劃著。”

    迪莉婭脆生生的聲音在菲利普耳邊響起,今天陪著他的不是血族女公爵。而是精靈公主。

    菲利普張開一樣。鷹眼術之下。把城墻上那個粗亂眉毛的壯漢看得一清二楚,面露崢嶸的樣子讓他一下子就猜到了那人是誰。

    洛維薩領主康奈爾。

    揮了揮手,菲利普對身邊的肖恩說道:“開始吧。”

    十個排成一排的第二師士兵走上前。大著嗓門開始了每天的例行公事。

    “康奈爾,最近我聽說一個傳聞,據說你的爹不是你親爹,當然,你媽還是你親媽,你的親爺爺才是你爸!”

    “噗……”菲利普剛喝了口水,才咽到喉嚨里就立即噴出來了,彎腰不停地咳嗽。

    迪莉婭心疼地用手拍自己男人的后背,嘴巴里不停地抱怨:“叫你不要來,聽到這些鄉間俚語后你又受不了……”

    是受不了,

    這也太搞了吧,這是唱戲哪,一套家庭倫理大戲啊!

    “聽說你媽作風大膽,得十條街都能知道,當然,也許你爺爺也不是你親爹,說不定你外公才是!”

    透過鷹眼術,菲利普看到城墻上的康奈爾已經氣得跳了起來,拿過一張弓對準這邊射了過來。

    箭一開始很有力,速度也很快,可惜路程太遠,箭矢飛到一般就有些顫動,最后無力的掉在正手舞足蹈描繪著康奈爾家庭關系的士兵面前。

    “這罵城也是很有學問的,要挑選嗓門大,語言豪放的士兵站在城墻上攻擊一方射程最外面一點,保證自己不被射到,同時又能最大范圍地讓對方聽到自己的聲音,看來,肖恩對于罵城還是非常精通的。”

    迪莉婭翻翻白眼,按在菲利普肩膀上的玉手加了點力氣,“真是什么樣的人帶什么樣的兵,你變得越來越無恥,你的手下也很多這樣的人。”

    菲利普呵呵一笑,看著城墻,康奈爾發現自己的箭射不到菲利普的士兵氣得在城墻上咆哮,拿著手上的鞭子對準身旁一個緊緊跟隨他的侍衛抽了過去,“啪!”的一聲鞭花響聲遠遠傳來,看得菲利普只搖頭嘆氣。

    “只會用威,一味地嚴苛對待下屬,甚至稍有不如意就打罵,這樣的主將使我們羅斯家族最鄙視的,不過,他脾氣這么暴躁卻沒有出城來攻擊我們,肯定是有個和他地位相當的人在勸阻,他的手下肯定不敢,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曼達爾人。”

    康奈爾身邊走出一個瘦弱的軍官,不知道小聲說了些什么,洛維薩領主狠狠朝菲利普的方向看了一眼就準備離開城頭,看樣子他打算聽不到也不理會了。

    “不能讓他離開,”菲利普坐起身子,大聲說道:“戴納,準備!”

    年輕的小伙子大聲應了一句,帶著菲利普身后的一大群士兵飛快地揭開了籠罩好的布幔,五座充滿力量感的投石車出現在平地上。

    洛維薩城下變得混亂起來,士兵們趕緊把作為臨時出入口的小門關閉,也不管還沒進城的民眾苦苦哀求,哪怕是用力敲著鐵皮門也沒有人愿意從里面打開。

    城墻上,康奈爾去而復返,大聲指揮著自己的手下,城墻上的士兵們很快又豎起了弓箭,還有穿著長袍的魔法師出現在其中。

    “投石機準備!放!”

    箱子大小的石頭從菲利普身后劃過一道弧線重重地砸向洛維薩的城墻,;藍天白云之間,五塊巨大的石頭奔向了城頭上的士兵。

    “呯!”

    有石頭砸到城墻上,讓磚石出現如蜘蛛網一般的細線,有石頭飛過了第一道城墻砸向了沒有人的第二道城墻,還有塊石頭直接越過了城墻砸向了洛維薩城中。

    第一次投石攻擊準確率低是正常的。

    “繼續!調整目標,投石機準備……放!”

    這一次,命中率高多了,五塊石頭有四塊砸中了地塊城墻,巨大的石頭砸破了城墻上的垛口,硬生生地砸出了一個大坑,順便還帶著一個反應不及時的士兵從后面滾下了城墻。

    更多的是石頭在城墻上砸得開裂,從一塊大石頭變成數塊分裂的小石頭,從降落點爆射開,大道士兵們的臉上、胳膊上、腿上,擦出一道道深紅色的血印子。

    康奈爾伸出用斗氣包裹的手,一巴掌拍掉比他頭還大的一塊碎石,惱火地看著城下像大老爺一樣悠閑躺著的菲利普。

    “太氣人了,這家伙是故意的,知道我不會出城,五個投石機對洛維薩又起不了什么作用,他就用這樣的方法來羞辱我!”

    臉漲得通紅,康奈爾憤怒地吼道,巨石每一個砸下的時候的確聲勢駭人,可那僅僅是漫長城墻上的一小個地方,就算五個投石機全都打到城墻上,也沒有多大關系,就像是一道漫長的水壩,一條蚯蚓在泥土里鉆來鉆去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弓箭手,射擊,魔法師,射擊!給我干死他們!”

    蝗蟲一樣的箭矢從城墻上飛了出來,如同烏云蓋頂一般壓向菲利普,幾乎都蓋住了天上的太陽。

    箭插到地上,如同森林一樣密密麻麻,一根一根地從天而降,一直像菲利普的方向奔來。

    原本正在叫罵的士兵們早就跟著肖恩躲到了后面,只有菲利普依然悠閑地端著茶飲,享受著迪莉婭的按摩。

    叛軍中顯然有擅長射擊的神箭手,臂力遠超康奈爾,沒有誰規定一軍的主將才是武力值最強的那個人。

    神箭手的箭射得遠而且準,三支黑色的箭奔向菲利普,迅猛的速度表明它們一定不會綿軟無力地倒在地上。

    透明的魔法護盾從菲利普面前升起,抬起手,如刀的火焰自菲利普面前一下子彈出,再擴大成了一道圓柱,將飛向菲利普的箭矢包裹住。

    木質的箭桿和羽毛做成尾羽在火中焚燒,變成了黑色的灰燼,失去了尾羽平衡的箭尖歪歪斜斜地扭曲著,碰撞到菲利普的護盾上,然后滑落到一旁。

    作為一個工科生,菲利普當然明白直接打擊和斜著撞擊是非常不同的,力的正交分解將力可以分解成垂直打擊到魔法護盾上的分力和對魔法護盾不起一點作用的平行力。

    箭尖越歪,垂直力越小,魔法護盾受到的撞擊越微弱。

    魔法護盾幾乎沒有變化的外觀就是最好的證明。

    又是連續幾次這樣的攻擊,箭矢來了,被菲利普焚燒,喚作魔法,菲利普更加無所畏懼了,就算是大魔法師發射魔法過來,隔了這么遠,菲利普也能輕松把魔法中和掉,更何況這里最高也就是高級魔法師。

    看到菲利普用一個房子大的旋風術對沖掉了一個馬車大的旋風術,康奈爾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憤怒,大聲怒吼道:“召集一千騎兵,我要干掉他們!”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