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電氣魔法師

352. 死亡與新生7-背叛

    就像希望教會有教會武士一樣,曼達爾也有自己的教會武裝力量,一支獨立成軍,接受軍事教導和斗氣訓練的軍隊——天魂軍。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如果說希望教會的教會武士是以小團體為單位作戰,那么天魂軍就是以軍級軍事單位為基礎作戰,比教會武士擅長大規模戰斗。

    領頭的大劍師沖到城墻根下,高高躍到空中,他身后,大批舉著云梯的戰士也紛紛豎起梯子向城墻上靠來,作為后續戰士的攻城之用。

    “推下去,趕緊把梯子推下去,傳令,調集第二師前來支援,該死的,單靠第一師扛不住!”

    阿卜頓大聲吼道,近衛軍也算是精銳,可人家天魂軍是精銳中的精銳,每個人從小就進行軍事訓練,大把士兵和低級軍官是劍士,第一師一萬多人靠著城墻可守不住。

    大劍師跳上城墻,飛快地清出一大片空地讓云梯上的士兵上來就是很好的證明。

    大片血液橫飛,無數殘肢亂舞,大劍師對上撲通的士兵簡直就是屠殺,要不是近衛軍長期的嚴格訓練,遇上這種無解的敵人,恐怕早就崩潰了。

    更多有斗氣的敵人上來了,訓練有素地組成一個個陣型,硬生生在城墻上開出一片前進陣地,讓后面更多沒有斗氣的戰士上來。

    也只有劍士比例超過十分之一的天魂軍才能夠如此奢侈地用寶貴的劍士來做搶灘登陸的排頭兵。

    阿卜頓大吼一聲,撲向大劍師,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大劍師都一個地方就會在一個地方出現一個破不掉的登陸陣地,就像一個人身上不斷出現被蚊子叮過后的包。

    一個接一個不停地出現,

    除非滅掉這個蚊子。

    可大劍師就像知道阿卜頓會阻止他。不斷地在城頭跳來跳去,順便干掉幾個作戰勇猛的近衛軍士兵,可就是不跟阿卜頓接觸。

    眼看城墻上的天魂軍士兵越來越多,不僅僅是那些身帶斗氣的士兵。更多的普通士兵也多了起來。陣地和陣地相互連接,大批的士兵占據著城墻逐漸把近衛軍分割開。在城墻上開始占據優勢。

    天魂軍就像一片污染了藍色海水的油污,黑色的油蔓延開來,將純凈的海水玷污、分化。

    原本應該有優勢的近衛軍士兵發現自己前后左右都是敵人,以那些閃爍著斗氣的精銳為核心。天魂軍戰士們猛烈的攻擊被包圍住的近衛軍士兵。

    一道黑色的斗氣劃過,強壯的近衛軍士兵來不及哼哼一聲就發現自己的頭顱飛旋著上了天空,拿著長刀的戰友想要報仇,卻發現自己的小腹多了一柄劍刃,閃著青色斗氣的中級劍士不知何時已經去了自己身后。

    無數的慘叫聲傳來,阿卜頓悲哀地看了一眼自己的下屬,知道自己救不了那些人了。哀嚎一聲,吼道:“放棄城墻,退入皇宮防御工事中!”

    近衛軍士兵們忍痛放棄救援戰友的想法,長期的訓練讓他們在潛意識中就知道服從二字。越是這樣緊急的時候,軍隊只有服從命令,才有可能生存甚至是反敗為勝。

    海登摸了一下自己的大鼻子,指著城墻上完全是天魂軍藍色軍服的顏色說道:“安東尼大人,看樣子,我們已經徹底勝利了。”

    “勝利?”

    安東尼搖搖頭,“還早得很啊!”

    海登臉色微變,“怎么?”

    安東尼悠悠地看著自己前方的皇宮,感慨著說道:“這座皇宮,就是一座堡壘,它最強的防御措施可不是靠士兵守著城墻,真正困難地在皇宮內部,數不清的暗道可以讓近衛軍士兵從你追蹤的地方消失再從你的背后出來,然后給你致命一擊。”

    說到這里,安東尼轉頭看著自己的弟弟亨利-庫珀,“對了,那些人呢?米蘭達還沒有把他們帶來嗎?”

    亨利也皺著眉頭,一臉奇怪:“我已經告訴她了,這個點必須把人帶來,這是關系我們成敗的大事,米蘭達辦事一向都讓人放心,怎么這個緊要關頭出問題,難道是那些權貴私兵們不肯聽從調遣。”

    安東尼心中感到一絲不祥,對海登說道:“叫些人去權貴私兵的集結地點查看,看看發生了什么,如果是那些私兵不服,先讓些天魂軍去彈壓,反正卡羅琳那個黃毛丫頭已經被我們圍住了,遲早都會死在我們手里,這個時候不能內部出亂子。”

    海登揮了揮手,招來一名軍官,小聲說了幾句,軍官立即套上銀亮的頭盔,帶著一支軍馬呼嘯而去。

    海登轉過臉來,對安東尼嘿嘿一笑:“宰相大人,您可真是舍得啊,一把火燒了這座富麗堂皇的皇宮,換做我肯定做不出來。”

    安東尼冷然一笑,冷酷的聲音就像是冰原上的千年寒冰:“寶物要有權勢才能擁有,只要有了權勢,寶物沒了可以再有,權勢沒有了,再好的寶物也不是你的。”

    皇宮的大門,緩緩地打開了,咯吱發出的聲音和安東尼的冷酷話語交相輝映,就像是把人帶到了沒有感情的世界,在這位宰相大人的眼中,如果阻擋了他的腳步,不要說是皇宮了,恐怕就是整個世界他也能焚毀。

    “走吧,雖然不能徹底消滅卡羅琳,但我們總要對他們保持壓力。”

    安東尼率先策動馬韁,騎著向前行進。

    皇宮大門之后是一片不小的空地,來不及撤退進皇宮建筑群的近衛軍士兵們倒在地上,早已斷絕了氣息,空洞的雙眼無神地看著月空,似乎在訴說他們的不甘。

    安東尼的戰馬腳下傳來骨頭碎裂的聲音,安東尼似乎對這地獄一般的場景熟視無睹,目光穿過密密麻麻形成防御陣型的天魂軍戰士,投射到沒有一絲燈光的皇宮建筑群里。

    五層樓高的主樓,十幾棟小樓還有它們之間復雜的通道、花園,一起構成了布加斯帝國恢弘大氣的皇宮,在這里曾經上演過一出出改變布加斯政局的好戲

    今天,這樣的好戲要再度上演,帶著血和淚,生與死。

    “嗖!”地從黑暗的地方射出弩箭,比手臂還粗的箭桿穿過一個帶著黑色斗氣的低級劍士胸膛,余力依舊不減,射向他身后閃著銀色斗氣的高級劍士。

    包裹著斗氣的劍劈到迅猛的箭上,夜中爆發出一陣耀眼的火花,金屬摩擦的難聽聲音格外清晰,讓每個人都感覺頭皮發麻。

    箭終歸還是被高級劍士砍到一旁,伸手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高級劍士還帶著驚魂未定的顫抖,重重地喘了幾口氣,說道:“是弩炮。”

    一道道斗氣接連亮起,手拿重盾的士兵沖到最前面,擺出防御的姿態,戒備隨時可能從黑夜中出現的偷襲。

    一小隊士兵撲到箭飛出的地方,用火光照耀之后卻發現什么都沒有,按道理說體型不算小的弩炮應該沒法快速移動,可就是找不到。

    “啊!”

    又是一支弩箭射來,沒有斗氣又不長眼站在隊伍外側的士兵直接被弩炮打飛了頭顱,弩箭在擦傷一個中級劍士的胳膊之后牢牢釘在皇宮城墻的磚石上,搖下了大片灰塵。

    “卡羅琳-霍德爾!不要像個老鼠一樣躲起來,作為一個皇族,表現得有點尊嚴!”

    安東尼的聲音在夜空中回蕩,他不在乎卡羅琳是否會聽到這句話,因為必定會有人把他剛才說出來的轉述給那個女人。

    果然,沒過多久,阿卜頓的聲音就傳來了,“安東尼!作為一個亂臣賊子,消滅你可以采用任何一種方法。”

    “那里!”

    安東尼身旁,戴著斗篷的魔法師指向庭院中的一個小房子,大聲說道,數道明亮的火球射向小房子。不一會兒,房子就燃起了熊熊大火,明黃色的火焰吞噬了木窗和木門,只留下幾個黑洞洞的大窟窿,好像死去的頭骨。

    “安東尼!不用做這些無用功了,皇族的堡壘豈是你這種卑鄙小人可以攻破的,等勤王大軍一到,你等必將化為粉末!”

    似乎是要相應安東尼的話語,城墻外,傳來一陣喧鬧的聲音,大量的軍靴踩在青石地板上發出“咚咚”的聲音。

    剛剛離去的軍官踉踉蹌蹌地擠開人群,跑了過來,身上沾染著鮮紅的血液,和銀亮鎧甲相互襯映,顯得格外刺眼,。

    “米,米蘭達來了!”

    看這名軍官的樣子,似乎米蘭達到來并不是一個很好的消息,。

    “好好說話,米蘭達來了,然后呢?”安東尼厲聲說道。

    海登有些不滿地看了安東尼一眼,對于他越過自己而去問天魂軍士兵有些不滿,不過,軍情緊急,也沒有計較這些,而是對軍官點了點頭,示意他如實說來。

    “米蘭達叛變了!”

    亨利-庫珀沖到軍官面前,胖胖的臉扭曲到了一起,牙齒咬得直響:“你再說一遍!”

    軍官一把推開亨利,怒視著他:“你們的心腹叛變了!你們布加斯人根本就沒有一點信用!我看你們就是合起伙來想消滅我們天魂軍!”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