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真靈九變

第92章 蒼山上

    第92章蒼山上

    就在陸平小心的探查著四周,慢慢的向著煉器殿走去的時候,身后突然傳來一陣破空之聲,陸平扭頭看去,原來是一個修士正在御空飛行,看見陸平在地上慢慢行走,一副看傻子的表情,轉眼間超過陸平,向著蒼山的主峰飛去。 飛

    陸平搖搖頭,看著這名修士身上的衣飾,所屬應當是最近數百年才崛起的門派,難怪不知道飛靈島內是禁止飛行的,想當年飛靈島第一次開啟時,二百溶血修士幾乎有五十人死在了空的禁斷大陣之下。

    果然,這名修士剛剛飛到陸平前方一里遠的地方,就聽見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傳來,陸平舉目望去,只見空的修士已經分散成七八段向著地面落去。

    陸平依舊不慌不忙的前進,用雙倍的神識探查四周的情景,終于走到這名修士隕落的地方,發現這里的空間波動的厲害,顯然是一處巨大的禁斷殘陣,直接與飛靈島上空相連,陸平不禁為這個倒霉的修士默哀,如此明顯的殘陣都沒有發現,顯然對方連神識都沒來得及探查。

    陸平小心的向四周查看,發現周圍沒有危險,這才將這名修士的儲物袋收了回來,打開一看,里面除了三千靈石和一瓶修煉丹'藥'外,就是兩柄階法器,一些剛剛采集的百年靈'藥'散落的放在儲物袋四周,還有兩個木盒里面居然是兩株五百年的靈'藥'。

    陸平暗道,這人倒是有些運氣,在外圍都能找到兩株可以煉制溶血期丹'藥'的靈'藥',只是太過大意,顯然對飛靈島沒有多少了解。

    陸平繼續向著蒼山主峰走去,路上卻是神'色'一喜,將靈獸袋一抖,一只小狗大小,肥的如同一個肉球的老鼠靈獸出現在陸平的跟前。

    大寶眼'色''迷'離,疑'惑'的看著四周,顯然還沒有從新環境反應過來。

    陸平神識一探,大寶果然已經達到了煉血四層,這對于陸平的飛靈島之行顯然大有幫助。

    陸平將自己煉制的凈血丹喂了大寶一顆,囑咐它在自己的四周查看,但是不能離得太遠。尋靈鼠只是對地表的靈氣匯聚之地比較敏感,現在大寶達到了煉血四層的修為,不知道會不會表現出更優秀的探查能力。

    果然,大寶按照陸平的要求,不一會便在陸平身后不遠的地面三下兩下掘了個半尺深的土坑,用嘴叼出了一塊品靈石,這讓陸平欣喜不已,大寶的探查能力果然有了提高,對埋在地標淺層的東西有了一定的感應。

    待到得蒼山主峰時,大寶總共給陸平找到了三塊品靈石和若干下品靈石,破碎的法器殘件也找到了不少,還在一處山石的后面采到了一株五百年的靈'藥'。

    根據姜玄林真人的記載,蒼山的主峰上面有三處小型靈'藥'園,里面有不少煉制溶血期丹'藥'的靈'藥',五百年過去,這里的靈'藥'應當成熟了。

    陸平首先來到一處靈'藥'園前,這些靈'藥'園一般都被小型的陣法籠罩,陸平還沒有探查到入口,一道電光閃現,將陸平身前的地面炸出一個大坑。

    陸平抬頭一看,只見靈'藥'園已經有一名飛羽門的修士提前來到了,這名修士手拿著一面電光閃爍的小圓鏡,對著陸平說道:“這里已經被在下占了,道友還是請離開吧。”

    陸平愣了一愣,卻不想起爭執,尋找靈'藥'要緊,于是向著另外一處靈'藥'園的方向走去。

    飛羽門的修士看到陸平來開的方向臉'色'一變,顯然他也對飛靈派的情況十分了解,神識探查間發現陸平居然只是一名溶血二層的修士,不由陰陰一笑,俯下身去采集靈'藥'園的靈'藥'。

    這回陸平運氣不錯,第二處靈'藥'園沒有被其他修士捷足先登,陸平祭起飛燕劍對著靈'藥'園外的陣法一陣猛攻,頃刻間,外圍陣法便被切割出一個供陸平進出的口子。

    這座靈'藥'園不到半畝,里面除了大量的百年靈'藥'外,五百年的靈'藥'有一百株左右,而且都已經成熟,這讓陸平心花怒放,將帶來的玉盒打開,小心的將這些靈'藥'采集下來,分類放在玉盒當。

    陸平將靈'藥'園的靈'藥'洗劫一空,按照慣例,將成熟靈'藥'的種子灑在園,以供下一次飛靈島開啟時,后來的修士采集。

    要盡快趕到最后一處靈'藥'園,否則時間上就來不及了,陸平急匆匆的整理好靈'藥'園后,剛剛從快要恢復的陣法出來,就感覺一道細微的暗風襲來,若非陸平雙層神識疊加,恐怕很難發現。

    一件水晶鏡子從陸平身上飛出,化作三尺大小,只聽見“叮”一聲脆響,襲來之物被陸平擋了下來。

    一枚三寸大小的針形法器倒飛而回,落入陸平左側二十多丈遠的一個修士手。

    陸平轉頭一看,正是之前在第一處靈'藥'園看到的飛羽派修士,只見他身上拍著一枚隱身符,難怪陸平沒有第一時間發現他,現在因為御使法器,法力波動,這才'露'出身形。

    飛羽派修士顯然沒有想到陸平能夠安然無恙的將他的偷襲擋下來,怔了一怔,暗罵了一聲,道:“小子運氣不錯,居然能夠擋下這一針,不過你的好運也就到此為止了。”

    說著,祭起他的那件可以激發雷電的小圓鏡,一道電光朝著陸平劈來。

    電光擊在水晶鏡子上面,陸平的法力居然感覺到一陣陣酸麻之力,雖然微小,但也實實在在,這讓陸平警覺起來。

    不說對方修為比自己高出一層,飛羽派也是北海大派,對方能在門派眾多溶血三層修士脫穎而出,自然有著可取之處。

    陸平將飛燕劍祭起,道:“閣下這是要殺人越貨?”

    飛羽派修士“嘿嘿”一笑,道:“不錯,還可以為玄靈派的朋友減少一個競爭對手。”

    陸平笑道:“你倒也說的直接!”

    言罷,“'亂'石穿空劍訣”已經朝著對方斬了過去。

    飛羽派修士沒有料到陸平的反擊如此犀利,這根本不是一名溶血二層修士應該有的法力,同時也醒悟真靈派的這個修士能以溶血二層的修為成為真靈派十名進入飛靈島的修士之一,必然有著他的本事,而不是之前自己所認為的那樣,依靠門派長輩的提攜,到這里發財來了。

    明白過來的飛羽派修士急忙將一件階的法器祭起護住自身,同時將針形法器放出,在陸平的四周隱現,伺機偷襲。

    可惜飛羽派的修士明白的有些遲了,陸平右手一揚,雁翎雙刀又飛了起來,比同階修士強橫一倍的神識在這一刻發揮了作用,“驚濤拍岸劍訣”展開,兩套劍訣一左一右,互相配合,瞬間將飛羽派修士的守護法器撕裂。

    驚呼聲,飛羽派修士手飛出數張符箓,有的化作木盾,有的化作石墻,有的干脆化作攻擊法術,向著陸平的劍濤刀浪擋去,卻無一例外被陸平瓦解,飛燕劍閃過,飛羽派的修士已經被刺穿了心臟,一聲炸響,飛羽派修士的身體已經化為飛灰,這是心核空間崩毀所造成的情況。

    陸平暗道一聲可惜,一般修士危機時刻,總要激發溶血珠的力量,有的甚至在最后會選擇自爆溶血珠或者自毀心核空間,來獲得最后的反擊機會,因此,修士隕落,很少能將溶血珠遺留下來。

    陸平收獲的碧海靈蛇和喬希鵬的溶血珠,是因為兩者都不認為自己會死在一個煉血期修士的劍下,自然不會選擇同歸于盡的辦法,最后反而便宜了陸平。

    陸平將飛羽派修士散落的法器和儲物袋拿在手,轉頭看著不遠處,道:“閣下看了這么久,難道是打算做最后的漁翁么?”

    靈'藥'園西側一塊巨石的后面走出一個身著海焰門服飾的修士,對著陸平尷尬的笑道:“在下無意路過此地,聽到斗法聲便趕過來瞧瞧能否勸雙方罷手言和,不料道友大發神威,在下卻是來得及阻止,慚愧!”

    陸平自然不相信他的鬼話,面無表情道:“哦,既然如此,閣下是要為他出頭了?”

    海焰門修士聞言退了一步,警覺道:“道友說笑了,既然這里已經沒有在下的事情,在下便告辭了。”

    說完,也不等陸平反應,急忙向著來路返回。

    陸平來不及阻止,只得任對方離去,于是向著第三處靈'藥'園走去。

    路上,陸平翻看了一下飛羽派修士的收獲,三十個盒子裝著八十多株五百年靈'藥',二十幾塊品靈石和兩瓶溶血期修煉丹'藥',還有就是那件發出雷電的小圓鏡和用來襲擊陸平的針形法器。

    陸平之前也有過一件針形法器,血祭之后,在玄靈派圍攻玄奇島的大戰襲殺了一名玄靈派溶血二層的修士,之后那枚針形法器也報廢了。現在這件是階法器,質量顯然要比上一件強上不少。

    第三處靈'藥'園已經空空如也,想來是被剛才的海焰門修士捷足先登了,這讓陸平暗暗惱恨不已,顯然,對飛靈島熟悉的修士大有人在,自己要加快度了。

    飛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