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真靈九變

第99章 飛靈峰

    第99章飛靈峰

    好不容易等大寶休息好了,陸平卻是發現,這飛靈峰作為飛靈派的主峰,上面禁制重重,將整個飛靈峰里外裹了個嚴實,大寶在地底根本無法靠近飛靈峰,無奈之下,陸平只能將大寶收進靈獸袋休息,此時北海的海面上,三十余位鍛丹真人在各處隨意盤坐,玄靈派的馮虛道突然睜開眼睛,掐算了一下時間,道:“諸位,時間到了,此時已經是飛靈島開啟后,飛靈峰陣法最為虛弱的時候,諸位且同我一起出手,再次阻隔海底靈脈的運行,削弱飛靈峰的護山大陣。www.feiSuzw.coM 飛”

    三十多位真人聞言站起,在海上按照各自的方位站好,顯然排列成了一個陣勢,又將大量的靈石靈材扔到海底,法力洶涌當,海面上也形成了一道宏偉的景象,只見各種法力的光澤向著天空散發而出,海面上波濤洶涌,涌起巨大的海浪,如同海嘯一般,從遠處看,仿佛一座天宮被海浪托起。

    此時的飛靈島靈'藥'山,眾修士望著不遠處的飛靈峰上,籠罩的陣法靈力在逐漸的減弱,就在這時,整個飛靈島仿佛被撞動了一般,一陣搖晃。

    衛子恒急忙回頭道:“島外的真人已經暫時阻隔飛靈島陣法的運行,我等趕快在護山大陣上攻破一處,以求盡快沖進飛靈峰。”

    說罷,一行四十四人組成一個簡單的陣勢,由蘇子鵬在飛靈峰下選了一處陣法波動較弱的地方開始攻擊。

    靈'藥'山上其他的勢力也紛紛動手,知道誰先進得飛靈峰誰就等于搶得先機,撈取最大的好處。

    陸平依舊是兩柄雁翎刀上下翻轉,與真靈一系眾人攻擊由蘇子鵬選定的地方,這一攻擊便是兩天的時間過去,陣法的波動依舊在減弱,被眾人攻擊的地方陣法薄弱的更是一張紙一般,但就是這一張紙一般厚度的陣法靈光,在真靈眾人苦苦的攻擊下而不破裂。

    兩天當,眾人輪流休息,恢復法力,保持實力,這時陸平法力雄厚的優勢便顯現出來,他可以對著陣法持續保持同樣強大的攻擊力,在眾人因為法力枯竭,不得不停下來恢復法力的時候,陸平依然在攻擊,這讓真靈一系的眾修士都頗為佩服。

    當然,陸平也不會傻子一般將法力一直耗盡,而是待法力消耗一半的時候,便停下來恢復法力,以保持自己的實力。

    由于陸平的貢獻,再加上真靈一系眾人本就比玄靈一系眾人多出兩人,真靈一系的進度明顯快過一些,這讓張維清頗為惱火,不得不縮短了修士恢復法力的時間來攻擊護峰大陣。

    陸平恢復完法力,見得玄靈派一系在不計法力損耗的情況下,有漸漸趕上來的趨勢,于是走到陣法跟前,祭起上階法器飛翼雙劍,分別施展出“'亂'石穿空劍訣”,對著陣法一陣狂轟濫炸,在眾修士“上階法器”的驚呼聲,使得所有修士頻頻矚目,真靈一系的修士則是大喜,看著閃爍不定的陣法,紛紛祭起法器協助陸平攻擊。

    在陸平達到溶血三層的修為后,不但法力暴漲,兩倍于普通修士的神識修為也使得陸平再分別御使兩件上階法器施展劍訣的時候游刃有余。

    不到一盞茶的功夫,只聽見“喀拉拉”一陣脆響,真靈一系攻擊的陣法處破碎開來,除了真靈一系,其余修士都是臉'色'一變。

    陸平第一個沖進了陣法當,因為飛靈峰有禁空大陣,不能飛行,陸平見得前方有一道瀑布從山頂垂下,于是飛奔到水潭前,路上偶爾有五百年靈草長在旁邊,陸平理也不理,施展出“驚濤八法”的踏浪訣,從水潭上快滑過,而后又匪夷所思的像踏樓梯一般,順著瀑布逆流而上,向著飛靈峰頂而去。

    后面緊跟的真靈一系眾人四散開來,或二人一組,或三人一伙,從不同方向向著飛靈峰頂跑去,路上的五百年靈草直接強行拔去,也顧不得是否會損失靈草的'藥''性'了。

    蘇子鵬留在最后,在真靈一系修士都進去之后,他看著遠處一些零散的望著這個入口虎視眈眈的修士微微一笑,將一張符箓向著大陣一拍,流光閃爍間,被破開的陣法又向間擠壓,不一會恢復如初了。

    蘇子鵬在眾修士的大罵聲大笑而去。

    玄靈一系也到了最后關頭,張維清鐵青著臉看著遠去的真靈一系眾修士暗恨不已,只得催促眾人加快進度,終于在一個時辰后,帶著耗費了一半法力的眾人沖進了飛靈峰當。

    此時,海焰門和水煙閣聯合的一些修士也在做著最后的努力。

    陸平順著水流而上,沿途的靈'藥'園直接被陸平用“山崩”碾碎,陸平現在才發現,原來同樣是上階法器,“山崩”對于陣法的破壞力要比飛翼雙劍強大的多。

    靈草園的五百年靈草被陸平快采集,三個時辰過去,陸平一直在趕路、破陣、采集靈草的過程度過,一連四個靈草園過去,此時他身上的五百年靈'藥'總共達到了三千株,千年靈草也積攢到了二十株。

    陸平還看到了一些建立在小河岸兩旁的洞府廢墟,還有兩處完好的洞府,陸平進去一看,里面空空如也,顯然是被之前進入飛靈島的修士搜索一空。

    再次破開一座靈草園后,陸平終于看到一座新出世的洞府,外面的護府大陣靈光流轉,顯然沒有人進去過。

    陸平將一顆上好的復元丹含在口,隨時補耗去的靈力,將“山崩”祭起,只是三個起落,陣法便被破開,陸平一怔,這么微弱的陣法,顯然洞府的修士也未必有多強。

    果然,片刻后,陸平只是收獲了幾件法器和修煉丹'藥'便出來了。

    再次遇到一個小型陣法守護的靈草園,陸平用“山崩”砸了九次才算破開,這讓陸平不由有些期待,果然,這座小小的靈草園生長的二十株千年靈草,顯然是一處重要的所在,陸平現在已經顧不上喜悅了,遠處傳來的法術轟鳴聲已經表明別派的修士已經進來了,真靈一系的先期優勢已經消失,隨時會有別派的修士趕來。

    陸平將勝訴四散開去,方圓六十丈內盡在掌握,隱藏的禁斷法陣依然存在,好在陸平選擇順著河流往山上走,流動的河水往往能把這些殘余的陣法顯現出來。

    待到達山腰時,陸平終于遇見了第二座洞府,這座洞府的護島法陣倒是強大,足足承受了陸平十八擊才破開,里面的東西也沒有讓人失望,陸平在洞府搜索到了一柄上階的飛遁法器,看著手如同一團云一般的法器,陸平很是滿意,風水屬'性'也使得陸平能夠很好的駕馭,就是不知道度如何,現在不是試用法器的時候,不過想來也不會慢到哪里。

    還有一件上階的火屬'性'法器火云兜卻是和陸平屬'性'不符,早已經被他放了起來,五六瓶修煉丹'藥'也讓陸平驚喜了一番,這可是溶血期上好的丹'藥',余下的一些靈草之類被陸平隨便堆積在儲物袋。

    這個時候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天,飛靈峰上的爭斗已經越發激烈,倒是陸平感覺頗為奇怪,自己一直沒有遇上任何一個修士,即使是本派的修士也沒有,這讓時刻防備著隨時而來的戰斗的陸平很是不解。

    待陸平遇到第三座洞府的時候,已經離山頂不遠了。這次陸平知道自己撞到寶了,外面三彩的護府大陣明白的告訴陸平,這是一座鍛丹期修士的洞府。

    陸平指揮“山崩”連續攻擊大陣,可是三彩大陣依然光華流轉,生生不息,倒是“山崩”持續的轟鳴聲和四散的彩光引來了其他修士的注意,遠處的嘈雜聲漸漸傳了過來。

    陸平收起“山崩”,一咬牙將一枚玉符拿了出來,正是門派為獎勵陸平下發的一塊符寶,這枚符寶之前已經使用過一次,陸平將法力注入其,以現在陸平的法力,只是片刻間,符寶表面黃光一閃,三顆巨石出現在洞府的上空,轟然巨響,五彩的光華一陣暗淡,卻依然守護著洞府沒有被破開。

    無奈之下,陸平只能再次激發手符寶,隨著玉符在手化為粉末,護府大陣終于在巨石術的轟擊下崩潰了。

    陸平顧不上心疼符寶,此時嘈雜的聲音越來越近,陸平急沖向洞府。

    洞府依然和之前見到一樣凌'亂'不堪,陸平收羅了一下,只有三件東西引起了自己注意。

    一件是一把飛劍,這把飛劍表面樸實無華,但是陸平卻發現這把飛劍上面散發著一股驚人的鋒銳之氣,蓬勃的劍氣蘊藏在其仿佛時刻爆發出來擇人而噬,這應當是一柄頂階飛劍,陸平心大動,自己還是第一次看到頂階法器。

    第二件是一枚儲物戒指,這儲物戒指并沒有眾人想得那般神奇,只是比平常的儲物袋容量大一些,看上去拉風一些罷了,這枚儲物戒盡管空間也是不小,相當于五個精致儲物袋大小,充其量不過是枚上階法器,關鍵是這枚儲物戒當放著三枚陸平沒見過卻絕對認識的東西,上品靈石,一枚相當于一萬枚下品靈石,這里有三枚,陸平一陣眼暈。

    第三件就是丹'藥'了,在一座木架上,陸平找到了三瓶鍛丹期所用的丹'藥',這三瓶丹'藥'便相當于一枚上品靈石還要多。

    飛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