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真靈九變

第203章 獸潮臨(續)

    第203章獸'潮'臨(續)

    陸平雖說也達到了劍光通靈的境界,但怎可與錦禮真人的劍術同日而語,不過即便如此,陸平的實力也令錦禮真人刮目相看。www.FEISUZW.com

    魚骨撞在陸平的“陰天”之上,陸平借力向著東南方向再次將身后的苗維東等人落下了一段距離。

    錦禮真人向前踏出兩步,腳下的海水涌起,直接將他送到苗維東等人身后,飛劍騰空而起,依舊是六百余道劍光,然而這次卻多了一把飛劍,一把法寶級別的飛劍。

    周維龍直接被劍光鉸成了碎片,何麗欣與苗維東面無人'色',各自打出一張符寶,一道化成一道遮天的巨,將'射'來的劍光羅了一部分,便被更多的劍光撕裂開來,何麗欣祭起的防守法器瞬間被擊破,一條**已經和她的身體分離,何麗欣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尖利的慘叫,便被緊隨而來的妖獸群淹沒。

    苗維東的符寶化作一只巨大的水獅,向著劍光撲擊過去,居然是一只獸符!

    這枚獸符明顯比何麗欣的符寶要高級不少,然而不論何種符寶,終究是溶血期修士激發出來的相當于鍛丹真人的一擊,在鍛丹真人連續的攻擊之下,根本撐不了多長時間,轉眼間便被數百道通靈劍光圍在央,蠶食殆盡。

    好在這枚獸符終究為苗維東贏得了時間,在付出護身罡氣被擊破的代價后,苗維東終于使用血遁暫時擺脫了劍光的糾纏,甚至一下子跑在了陸平的前面。

    陸平此時神'色'凝重,因為他要面對的不再是通靈劍光,而是一把銀'色'的飛劍,法寶!

    陸平手結了一個印訣,口大喝:“出!”

    一柄一尺長短的搗'藥'杵從醞釀多時的陸平手飛出,迎頭向著錦禮真人的銀'色'飛劍擊去。

    錦禮真人嘲諷道:“居然還有法寶,不過你以為溶血修士有了法寶便能和鍛丹期真人的法寶向抗衡了嗎?簡直是笑話,今日便讓你知道溶血期與鍛丹期的真正區別。”

    銀'色'的飛劍在空突然變得靈動起來,并不與搗'藥'杵相撞,而是讓了開來,猛擊搗'藥'杵的側面。

    陸平試著指揮'藥'杵避開,卻發現搗'藥'杵難以被神識掌控,飛劍在側面輕巧一擊,搗'藥'杵頓時向著一邊飛去。

    錦禮真人哈哈大笑,仿佛在嘲諷陸平自不量力。

    陸平一狠心,將全部神識用來御使搗'藥'杵,神識劇烈消耗,陸平哪里顧得那許多,搗'藥'杵終于也變得靈動起來,轉過身來,終于追上了飛劍,并砸在了飛劍的劍身之上。

    錦禮真人的飛劍只刻畫了一條寶禁,錦禮真人眼光高,自不會將自己的本命飛劍打上相同的第二道寶禁,憑空降低了飛劍的威力,但這也使得目前飛劍的威力比不上搗'藥'杵的兩條相同寶禁的疊加。

    錦禮真人終于神'色'凝重了一些,寒聲說道:“沒想到你的神識修為也異常出眾!”

    陸平顧不得頭疼欲裂,召喚出青鸞鳥,載著自己繼續向西南方向奔逃,此時已經接近了緩沖海域,陸平身后的妖獸群已經越來越龐大,在高空看去的話,就會發現整個南北縱列向著西方推進的獸'潮'仿佛被陸平等人從北向南撕下了一層,而且越往南,被撕裂的獸'潮'越厚。

    青鸞鳥知道這時是生死存亡之際,清鳴一聲,雙翅上一道道風力盤旋,同時燃起青'色'的青鸞火,片刻之后,便重新將苗維東拋在了后面。

    陸平坐在青鸞鳥的背上,全力恢復著疲憊不堪的神識,這時陸平才突然感覺到,在獸'潮'的背后,不時有一道道強大的氣息壓迫而來,青鸞鳥被這些沖天的妖氣壓制的哀鳴陣陣。

    陸平知道這些強橫的氣息都是隱藏在獸'潮'當的妖族的真人,只是陸平不知道為什么這些真人沒有出手阻攔自己,不過這樣陸平顯然求之不得。

    一聲慘叫聲傳來,陸平不用猜也知道是苗維東。

    要怎樣才能擺脫身后的獸'潮'和錦禮真人的追殺?

    此時,陸平已經向南逃到了玄靈派的緩沖海域,隱藏在獸'潮'當的妖族真人終于開始出手將被陸平等人引得偏離的妖獸群歸入了獸'潮'當,不過還是有部分獸群追得興起,沒有聽從妖族真人的指揮。

    陸平無意間將從北方獸'潮'分裂出來的獸群,從玄靈派的緩沖海域開始,一路向南加強到了獸'潮'當。

    不過陸平知道這樣下去,自己遲早要隕落。

    錦禮真人已經第三次追了上來,此時的錦禮真人臉'色'嚴峻,完全沒有了先前風度翩翩的模樣。

    陸平不知道的是,就在錦禮真人兩次出手都被陸平破解之后,隱藏在獸'潮'當的妖族真人早已經神念橫飛,嘻嘻哈哈不知道傳遞了多少念頭。

    錦禮真人是北海妖族當后起的天才,不但修煉度快,而且劍術高超,又是金蛟島主的義子,年紀輕輕便達到了鍛丹期的修為,因此,恃才傲物的錦禮真人沒少與同階的妖族真人斗法比劍,不少妖族同階修士敗在他的劍下之后,都免不了對他心生不滿。

    妖族與人族相比,多了份直爽,少了一份委婉,當眾人看到錦禮真人遲遲拿不下幾個人族修士之后,盡皆嘲笑起他來,陸平等人從眾多妖修真人面前飛過,眾多真人也不阻攔,只是看錦禮真人的笑話。

    此時陸平的身后除了錦禮真人之外,已經暫時擺脫了獸'潮'的威脅,但是陸平憑直覺感受到了錦禮真人此時與之前兩次出手有了明顯的不同。

    之前兩次出手,錦禮真人更多的是對陸平實力的了解和試探,畢竟錦禮真人是把陸平當成自己未來的一塊劍術磨刀石來看待的,期待著陸平達到鍛丹期后再與他交手。

    但是隨著錦禮真人兩次出手未果,陸平的實力越來越讓錦禮真人有了一種無可掌控的感覺,再加上其他妖修真人的冷嘲熱諷,錦禮真人終于決定要全力出手,將這個將來可能的不安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

    此時的陸平經過長時間的飛遁,已經飛過了玄靈派的緩沖海域,即將到達北海群島的東南方向,青鸞鳥陸琴在全力飛行之下,已經出現了疲態,陸平將一顆復靈丹彈入她的口,而后將她收入靈獸袋,腳下祥云兜一閃,繼續向著西南方向飛遁。

    看著身后緊追不舍的錦禮真人和更后面的妖獸群,陸平眼睛一亮,北海群島的東南方向,那里是秋云島秋家的勢力范圍,也是覆海幫可能的秘密基地,更加重要的是陸平知道在秋云島外的一處無名荒島之上,有一座覆海幫的秘密傳送陣。

    ——————————

    第三更殺到,強烈向大伙兒求收藏呀!明天依舊三更,第一更凌晨一點準時爆,第二更上午十一點。收藏收藏,給力給力!

    飛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