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真靈九變

第四百七十六章 隕石之天降

    第四百七十六章北海阻擊戰再續

    “修煉室當有人!”

    袁占和徐維宏兩人心都是一聲驚呼,只不過袁占是驚喜,驚喜他終于抓住了陸平的把柄,這個時候躲在厚厚的禁制當的,除了殷玄楚還能有誰?差點便被陸玄平的這招燈下黑給騙了,好在自己頂住了壓力,堅持闖進了這修煉室當。www.FeiSuZw.CoM

    而徐維宏則是詫異,他可不信居然可以這般輕易的抓住殷玄楚,而且還是在陸玄平自己的修煉室當,若是有人趁機發難,將包庇妖孽之名冠在陸玄平身,真靈派豈不是又要來一次大義滅親?

    袁占兜頭便闖進了修煉室當,然而緊接著便以比闖進去時更快的度退了回來,一柄金色的戰戟帶著一股火紅的爆炎從修煉室當沖了出來,袁占神色大變,一面祭起一張白玉盾,大呼一聲:“徐兄助我!”

    徐維宏臉色凝重,抖手也是一道長虹射了出去,不料從修煉室當射出的戰戟好似虛張聲勢一般,挾著凌厲的聲勢與白玉盾稍一接觸,不等徐維宏的長虹射來,便自行退了回去。

    一聲怒吼從修煉室當傳了出來:“誰***擅闖他人洞府,給老子滾!”

    “姚勇師兄?你怎么在這里?”

    袁占驚魂未定,終于是將手的白玉盾收了回去,詫異的問道,腳下動了一動想要繼續走進去,金色的戰戟再次沖了出來,遙遙指著想要走進洞府的袁占,袁占無奈之下只得停下腳步。

    徐維宏雙目一縮,也站在袁占身后不動聲色,雙目當卻是閃過一道精光,向著修煉室當不經意的看過去,顯然也是一種修煉了雙目的神通,他感覺到剛剛姚勇那只金色的戰戟看似聲勢浩大,其確實外強干,再加戰戟途而返,更是透著詭異。

    胡麗麗在一旁,雙目當也是青光閃動,將徐維宏雙目當的神光盡數看在眼里。

    “袁占,你想干什么?老子與妖族力戰重傷,好不容易求得陸師弟在他的修煉室當封鎖了靈脈靜養療傷,你現在打破修煉室封印,使得本人差一點走火入魔,修為盡毀,袁占,你到底是何居心?要知我于死地么?真當我姚勇是虎落平陽不成,說不得要請我的老師曲玄成真人來評評理。還有,你身后那人是誰?怎得在本派沒有見過?難不成你袁占此次是奉了何門何派的命令要來謀害于我,你可還是真靈派弟子?”

    姚勇一連竄的斥責質問,再加拉大旗扯虎皮,又是勾結又是謀算,頓時將原本就有些心虛的袁占說的滿頭的冷汗,一時間站在修煉室的門口退也不是,進也不是。

    就在這時,玄術真人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了洞府當,朝著修煉室看了一眼,道:“殷玄楚并不在這里,都退出來。”

    袁占一時間有一種如蒙大赦的感覺,匆忙從洞府當退了出來,徐維宏滿臉的悻悻之色,暗嘆這袁占成事不足,也跟著退了出來。

    胡麗麗朝著修煉室當的姚勇吩咐了幾句,然后將修煉室的石門重新關,先前被徐維宏的破禁符破除的禁制又開始緩慢的恢復起來。

    待得胡麗麗走出洞府時,這才發現玄術真人已經將玄相真人等人也都一同招了來。

    見得胡麗麗走出洞府,玄術真人淡淡的說道:“看來那殷玄楚定然是不在黃離島了,北海對于殷玄楚來說已經是天羅地,除非他躲在某處一直不露面,否則便只能離開北海了,胡師侄,老夫說的可對?”

    胡麗麗坦然一笑,道:“這個只是師叔您的猜測,晚輩卻是不便評論。”

    “那好,如此我等便去寰宇島一趟。”

    玄術真人帶頭向著黃離島外走去,袁占等人此時也已經想通了什么,神色紛紛一振,隨在玄術真人身后,向著島外走去。

    胡麗麗神色變換,突然開口道:“師叔還請留步!”

    玄術真人轉頭笑了笑,道:“怎么,還有什么方法能夠拖延時間?”

    胡麗麗正色道:“回稟師叔,這護府大陣以及在修煉室當的禁制雖說并非什么高明的手段,可也是晚輩與陸玄平師弟的心血,然而卻是如此輕易的便被袁占師弟給毀去,師叔就這樣不管不顧的離開,難免令晚輩等不服。”

    不等玄術真人說話,袁占惱羞成怒道:“胡師姐切莫得寸進尺,我等搜捕那殷玄楚可是奉了本派老祖的命令,你難道是在質疑本派的老祖么?”

    眼前張牙舞爪的袁占,胡麗麗壓根就不屑一顧,只是淡淡的笑著看著面無表情的玄術真人。

    玄術真人突然一笑,道:“胡師侄可是有什么章程不成?”

    袁占仿佛一下子被噎得要死,臉色漲得通紅,看著身前這一位自家的叔父。

    胡麗麗嫣然一笑,指著玄相真人,道:“黃離島剛剛遭遇妖族攻擊,現如今島只有玄策師叔、張玄成師弟和玄策師叔三位完好的鍛丹期修士,其他人都不在島,姚勇師弟和鄭潔師妹俱都身遭重創,短時間內無法恢復,因此島防守力量薄弱,因此,師侄斗膽想向師叔懇請將玄相師兄暫且留在黃離島,助師侄等人守護黃離島,等陸師弟等人返回之后,玄相師兄再離去不遲。”

    玄術真人“呵呵”一笑,道:“你倒打得如意算盤,你以為沒有了玄相,削弱了抓捕殷玄楚的實力,他便能逃出生天不成?”

    胡麗麗嘻嘻笑道:“師叔說的正是,正因為晚輩認為有師叔出手,那殷玄楚定然手到擒來,因此才厚顏懇請玄相師兄能夠留下幫助師侄等人守護黃離島一段時間,以免被宵小之人所趁,玄相師兄可是本派實力最強的三代弟子之一,距離突破鍛丹后期僅剩下一步之遙,有玄相師兄在此坐鎮,黃離島定然固若金湯。”

    胡麗麗說罷,拿著雙目的余光微不可查的掃了徐維宏一眼,玄術真人自然將胡麗麗的動作看在眼里,沉吟了一番,轉頭對著一旁神色有些復雜的玄相真人,道:“也罷,這次追捕你便不要參與了,黃離島的安危對于本派來說要比一個人妖混血的殷玄楚重要多了。”

    玄相真人在抓捕殷玄楚開始之后,被本派的弟子明里暗里阻礙,再加他本人也是真靈派從小培養的優秀修士,早已經不愿意參與這次行動,只是這件事情由玄術真人之行,作為他的弟子,玄相真人協助老師自然是責無旁貸。

    玄相真人跟隨玄術真人數十年,玄術真人又如何會不明白自己弟子的想法,于是在聽得胡麗麗的說辭之后,便趁機將玄相留在了黃離島。

    出得黃離島,徐維宏真人陰沉著臉色向著玄術真人問道:“玄術前輩,眼下又該當如何,我等為何要去寰宇島?”

    玄術真人悠然道:“殷玄楚要離開北海,便只有東海可取,他現下已經被本派逐出門墻,本派通往東海的傳送陣自然不會再向他開放,而北海各派通向東海的傳送陣自然也不會像外人開放,那么便只剩下了寰宇島一處傳送陣可用。”

    海面之,玄術真人等一行人向著寰宇島的方向飛遁而去,然而就在此時,玄術真人的神念一動,仿佛發現了什么,可又皺著眉頭似乎自己的神念受到了什么干擾,看不真切。

    便在這時,一陣浩大的靈氣波動傳來,其還夾雜著一種特殊的波動,玄術真人神色凝重,道:“妖族?”

    跟隨在玄術真人身邊的各派修士臉色都是一變,就看到在前方高空的靈氣波動的心處,一塊巨大的仿佛小山一般的巨石突然出現在天空當,向著玄術真人等人沖擊而來,巨石在天空當劃落之時,帶起巨大的火花,片刻便分裂成無數帶著火團的隕石,將玄術真人等人盡數囊括進無數降落的隕石的范圍之內。

    “符器?隕石天降!”

    玄術真人驚呼一聲,似乎想到了什么,玄術真人來不及多說,一柄巨大的玉傘被他打開,玉傘撐起,護住了他身邊的幾人,從天而降的隕石尚未砸在玉傘之,便被玉傘表面附著的一層光幕所減,彈開。

    然而玄術真人的玉傘終究只能護住身邊的幾人,其他各派的幾名修士卻是沒了如此的好運,一連數人在抵擋降落的隕石時被砸傷,或者被降落隕石的巨大沖擊力直接砸進了海,好在這些修士最多也就是吐幾口鮮血,并未傷及性命。

    符器可是出自法相老祖的手筆,就如同鍛丹真人制作的符寶對于溶血期修士是一個巨大的威脅一般,法相老祖制作的符器同樣對于鍛丹期修士有著強橫的威懾。

    天空當傳來一聲清脆且得意的鳴叫,一直巨大的鸞鳥出現在遠處的天空,兩只伸展開來足有六丈大小的羽翼一振,便被一層青紅兩色的光芒覆蓋,隨即鸞鳥便急的向著遠處飛去。

    “混蛋,原來只是一直鍛丹初期的鳥妖!”

    “仗著有符器在手便敢深入內海,簡直找死!”

    “多虧只是鍛丹初期的妖修,難以發揮符器的全部威力,否則這一次非要隕落幾人不可。”

    “殺了這只鳥妖,奪了他的符器。”

    眾人在見得偷襲自己的居然只是一只鍛丹初期的妖修,先前因為符器的出現而驚慌失措的各派真人頓時飛出了三四個,興奮的向著飛遁的鸞鳥追去。

    符器啊,這可是鍛丹期修士保命用的好東西。

    飛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