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真靈九變

第七百一十四章 干些私活

    天成老祖的驚呼使得天風老祖與天山老祖都面現喜色,三人各自將陸平煉制出來的三顆鍛靈丹仔細的查看,片刻之后天風老祖長嘆一聲,道:“果然是十足十的鍛靈丹,藥效沒有半分流失,陸師侄,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天成老祖與天山老祖都向著陸平看來,卻聽陸平反問道:“弟子就是按照鍛靈丹的丹方記載的過程來煉制的,當沒有絲毫的不同之處,師伯,可是天爐師叔祖與天琴師叔對此有什么猜測不成?”

    陸平轉而將問題又拋了回來,天山老祖與天成老祖又都向他看來,天風老祖微笑道:“看來天爐師叔與天琴師妹猜測的不錯,這鍛靈丹或許與你所修煉界的水屬性功法有關。【 飛****】”

    陸平聽得不是在懷疑其他,心頓時落下一塊巨石,可在聽到天風老祖所說的天爐與天琴二人的猜測時,陸平神色卻是一怔。

    天風老祖將陸平的表情看在眼里,笑道:“怎么,你也想到了?天琴師妹在聽說你懂得靈水煉丹術時曾說或許你能夠將鍛靈丹煉制出來,天爐師叔卻認為若是用靈水煉丹術煉制鍛靈丹固然能夠煉制出完整的丹藥,可從煉制所需的各項準備上來說卻是得不償失。”

    陸平原本還在糾結是否將“靈火鍛溶提純術”交給門派,不想天風老祖等人并非是懷疑陸平藏私,而是認為他所修煉的水屬性功法的緣故,心的糾結頓時煙消云散,神色頓時一振。

    可這看在天風老祖等人眼卻認為是陸平也想明白了其的緣故,于是接著道:“你當也知曉,用靈火丹爐煉制的丹藥當多少都會曾有一些煙火氣息,天爐師叔當年曾經仔細的查看過你從飛靈島帶回來的鍛靈丹,里面的確是存在煙火氣息,那么說明鍛靈丹必然不是用靈水煉丹術煉制而成;然而鍛靈丹當的煙火氣息卻極為弱小,弱小到幾乎絕大部分煉丹宗師都做不到的地步,因此,天爐師叔便懷疑能夠煉制完整鍛靈丹的必然是像你這樣,修煉了一身水屬性功法,卻又鬼使神差一般成就了高明煉丹術的怪才才可以。”

    “只有這樣,在煉丹的過程當,你的水屬性的真元才能夠最大限度的將丹藥當不斷繼續的煙火之氣抵消掉。”

    天風老祖的話使得陸平陷入了沉思當,他原本以為鍛靈丹之所以功效不足是因為靈火鍛溶提純術的緣故,現在看來或許提純秘術只是一個方面,而自己所修功法的屬性也是一個方面的原因。

    而天爐老祖與天琴老祖也并非是在懷疑他,而是想通過他驗證一番各自的猜想,卻不料讓陸平揣了小人之心。

    陸平苦笑的搖了搖頭,自己的煉丹術終究是要在真靈派傳承下去的,靈火鍛溶提純術也定然不會被陸平秘而不宣,只是現在他覺得并不是時機了,而且這些東西陸平便是要傳,也只能夠自己門下的弟子,要讓他就此向本派丹閣眾多丹師公開自己的秘術卻是不能。

    陸平突然想起面前還有幾位老祖在此,自己如此神游卻是極為不妥,待得他抬頭看去時,三位老祖早已經不在洞府當,那三顆新煉制的鍛靈丹也被三人拿了去。

    陸平無奈的苦笑一聲,天風老祖的意思很明顯,今后門派的鍛靈丹就要委托他一人煉制了。

    鍛靈丹雖說逆天,可也有著諸多限制,諸如煉制所需靈草稀缺,萬秒玉露更是難得;服用只能以三顆為限;對于熔煉靈物品質的提升也有桎捁等等。

    轉眼兩個多月過去,陸平又重新煉制了四爐鍛靈丹,除了先前已經煉制的一爐以及陸平自身還有一爐準備好的靈草之外,天風老祖這次從真靈派也帶來了三爐靈草以及三滴萬秒玉露。

    原本真靈派是準備了五爐鍛靈丹的靈草的,先前兩爐已經分別被天爐老祖與天琴老祖所用,待得二人發現各自所煉的鍛靈丹存在著藥效不足的缺陷之后,便果斷不再動手煉制,而是將剩下的三爐靈草盡數讓天風真人給陸平帶了過來。

    陸平連續四爐鍛靈丹煉制下來,依靠紫晶蜂王漿以及爆靈訣等手段的幫助下,勉強將成丹率保持在三成與四成之間,加上第一爐所煉制的三顆鍛靈丹,總共煉制出了十七顆,其十一顆交給了天風老祖等三人,而陸平自己留下了六顆。

    拳谷空間重新開啟在即,陸平手煉制鍛靈丹的靈草也消耗一空,于是便再次動身向著盈河下游而去。

    拳谷洞天當,三名盈山仙院的溶血三層弟子身上各自帶傷,都顯得無比狼狽,三只拳頭大小,整個頭部呈現紫晶色的妖蜂環繞著三人“嗡嗡”的上下飛舞著。

    而在三人的腳下則躺著四個早已經死的不能再死的修士,看著四人身上的服飾分明便是顧家的修士。

    顯然方才附加的修士與盈山仙院的這三名修士起了沖突,然而結果卻是盈山仙院的弟子取得了勝利。

    一名腦袋不大,可身材卻極胖的仙院弟子踢了身旁的顧家修士一腳,道:“呸,還想著跟蹤老子打埋伏,卻不知道我等早已經發現了你們,不過話說孫師兄你的實力又提升了,居然只用了幾招便斬了那人的腦袋!”

    當先一名身材不高卻明顯是領頭之人的修士皺了皺眉頭,道:“錢師弟,不要鬧了,若非咱們身上有玄平長老的三只溶血三層妖蜂纏住了一人,又有長老賜下的通靈符箓,我等想要一舉擊殺這四人還不知道要費多大的功夫。且先將這幾人的尸體埋起來,距離拳谷空間關閉只剩下了最后幾日,我等不能在最后這段時間陰溝翻船,讓其他兩派的修士根據地上的尸體追蹤到我等。”

    另外一個年紀大約在十**歲左右的仙院弟子則將地上四人攜帶的儲物袋收羅了一番,笑道:“哈哈,孫師兄、錢師兄,這四個人身上果然有不少好東西,加起來五百年靈草超過三千株,千年靈草也有七八百,看來這四個人除了自己采集之外,恐怕殺人越貨的事情也沒少做。”

    一旁剛剛一腳在地上踩了一個一丈長寬的大坑的錢師弟聞言喜道:“這么多?哎,若非這段時間我們按照玄平長老組的地圖查看了數個地方,我等三人的收獲或許比他們還要多!”

    領頭的孫師兄不悅道:“錢師弟,周師弟,玄平長老的事情要緊,便是我等這一次一無所獲,也要先完成玄平長老的吩咐。”

    錢師弟笑嘻嘻的道:“那是,那是!”

    四人將靈草分了,又將幾柄階法器按需要拿了,卻突然聽到三只妖蜂的嗡鳴聲突然增強了不少。

    三人神色一愣,接著便是一喜,錢師弟道:“難道妖蜂又有所發現么?”

    孫師兄臉色也掛了一絲喜色,道:“按照玄平長老后來所給的秘密地圖,這里應當有一座秘密靈草園才對,先前我等所到的那幾處地方不是早已經成了一片荒地,便是被空間裂縫割裂,我等尋找了兩個多月收獲卻是寥寥,現在妖蜂上下飛舞,顯然是有所發現。”

    周師弟也興奮的說道:“那還等什么,趕緊放開妖蜂,然后我們隨著妖蜂去尋靈草園。”

    三人沿著三只妖蜂所走的路線,小心的避過了幾處空間裂縫,眼前突然一亮,三人看著眼前的情境頓時一臉的呆滯。

    錢師弟抬起手哆嗦著指著身前,道:“這,這,這時三千年靈草園?”

    孫師兄頓時反應過來,神色間掩飾不住興奮,道:“還等什么,先將玄平長老交給我等的煉血期妖兵蜂群放出,然后將這里采集干凈,不過別忘了將一部分靈草種子留下!”

    在空間的另一個角落,田越急的向前飛奔,這處空間也是禁止修士飛行的,所有修士只能夠在地面上行走。

    “前面盈山仙院的弟子站住,你還能逃到哪里去?”

    一名山宇宗溶血三層的修士在田越的身后緊緊的追趕,另外兩名修士則從兩側包抄,漸漸的將田越逼到了一處空間裂縫的角落當。

    田越逃無可逃,索性轉身面對著眼前的三名修士,心暗恨:自己原本溶血六層的修為,現在被封印了修為,卻被三人追殺了數百里,最終還是沒有逃過。

    若是這一次能夠活下來,回到仙院之后定要好生修煉幾套強橫的法術神通,田越神色間有些后悔,他的興趣只在煉丹之上,雖說也曾經觀摩過玄平真人練劍,可后來卻并未如同王琦那般將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劍術之上,只是偶爾想起來便演練一番罷了。

    即便如此,今日若非當年觀摩陸平練劍還沒有忘記的幾招劍術,田越恐怕早就被三人圍攻致死了。

    “小子,運氣不錯啊,居然被人在那種地方發現了一座三千年的靈草園,該怎么做不用我等三個教你吧?”

    為首之人戲謔的看著眼前的修士。

    “七師兄,這家伙實力雖說平常,可那幾招劍術卻是邪門的緊,小心陰溝翻船!”

    田越默默的將一柄階飛劍祭起,心已經打定主意,一旦無法抵擋三人圍攻,他便沖破修為封印,如此一來,四周的空間定然因為無法承受溶血期的修為而塌陷,自己自然是難逃一死,眼前三人也要跟著陪葬。

    田越現在已經知道,玄平真人如此慎重的將幾處秘密地圖里面定然都是三千年的靈草園,這等秘密是萬萬不可讓其他兩派修士知曉的。

    看無廣告,全字無錯首發小說,飛-,您的最佳選擇!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