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真靈九變

第七百二十七章 御獸靈宗

    邋遢修士一聽陸平居然還有其他要求,臉色頓時一變,道:“閣下難道不覺得得寸進尺了一些,閣下既然能夠識得青玉琉璃液,當也知曉此物珍貴,難不成還不值得換取閣下一顆靈丹么?”

    陸平啞然失笑,道:“閣下卻是說笑了,眼下閣下面臨修為盡毀的局面,難不成閣下還要為了一瓶靈液而舍了自家一身修為不成?況且我看閣下受傷之后并沒有到一些大的宗門勢力當求救,而是躲到了這等窮鄉僻壤來,怕是其還有什么緣故吧?否則以閣下御獸靈宗修士的身份,這些宗門勢力總要給些面子賣個人情,又何必到這小鎮上來?”

    “你!”

    邋遢修士氣得滿臉通紅,然而嘴里卻是說不出話來,他來這盈玉沼澤自然是有目的的,只是卻沒有想到剛剛進入沼澤之地便吃了一大虧,差點被一種陰毒的神通廢了一身修為。┏飛___?_www.feisuzw.com ┓

    “哼,河北修煉界大舉圍剿盈玉沼澤當盤踞的魔羅,這座小鎮正是進出盈玉沼澤的要地,必然會成為聞訊趕來的修士的匯集之地,在下在這里停留便是為了尋找能夠治療自己傷勢之人,事實上在下這不也等到了閣下么?”

    陸平從容道:“這個理由倒也說得過去,只是你這傷勢卻是非同一般,所需的靈丹雖算不上高級,但這種靈丹煉制的手法卻極為少見,想來之前你所見到的煉丹師也為你解說過你所受的傷勢是如何棘手?”

    邋遢修士冷哼了一聲,可臉上卻是一臉的無奈之色,陸平方才的猜測其實并沒有錯,他來到盈玉沼澤當的確是有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要做,絲毫耽擱不得,卻沒有想到一開始便陰溝翻船,受了如此詭異的傷勢,現在卻是不得不向陸平妥協,于是沉聲道:“你想要什么?”

    “通靈丸!十顆通靈丸!”

    陸平對于當年天雪老祖給紫晶蜂王紫嵐所服用的一顆通靈丸可是印象深刻,這種御獸靈宗的獨門丹藥在修煉界可謂是大名鼎鼎,對于任何靈寵而言,通靈丸的效用不下于鍛靈丹。

    “通靈丸?十顆?想都不要想!”

    邋遢修士臉色漲得通紅:“這種丹藥在我宗當也不多見,煉制這種丹藥所需之物哪一樣不是修煉界的天材地寶?別說十顆通靈丸,便是一顆也沒有。”

    陸平沒有想到對方在聽到自己所要通靈丸之后會有如此大的反應,想及當初天雪老祖在得到三顆通靈丸之后,居然保存了數百年沒有用掉一顆,就算天爐老祖再三懇求都沒有用,直到陸平的紫晶蜂王進階鍛丹期,釀制出更為高階的蜂王漿,天雪老祖這才分了陸平一顆。

    看來這通靈丸在御獸靈宗的確非同小可!

    陸平一邊思索著,一邊道:“明人不說暗話,以閣下的實力,想來身上必然有著通靈丸,在下也不白要,而是用東西來換,閣下一位如何?”

    陸平之所以這般肯定眼前之人身上必然攜帶有通靈丸,是因為當年天雪老祖在土游歷時,所遇到的御獸靈宗修士也是鍛丹期修為,而且陸平在見到眼前之人時,便發現此人修為雖說只有鍛丹八層,但實力卻遠比陸平見識過的建明真人、飛虹真人之流要強上太多,便是那一位在顧家頗有地位的顧渾真人與其相比也大有不如。

    這般實力在御獸靈宗當必然也是將來成就法相期的種子,得宗門眷顧,身上豈能沒有一些好東西?

    果然,對方思量了半晌,臉色青紅流轉,然后才道:“在下這里的確有幾顆通靈丸,但是你若要十顆,這交易當真成不了,最多三顆,而且我需要這兩個小姑娘身上的化妖琢!”

    陸平迷惑道:“你要化妖琢做什么,這東西不是你們御獸靈宗獨有之物么?”

    對方看了陸平一眼,卻是并不言語。

    陸平見對方不說,也為難道:“這化妖琢對于在下還有大用,卻是不能給你,不知閣下還有沒有其他需要的東西?在下只需要七顆通靈丸便可以。”

    邋遢修士看著陸平道:“你當真有使我身上的傷勢快回復的靈丹?”

    陸平微微一笑,道:“你的傷勢詭異之處便在于碎裂的血脈似續非續,若是用尋常丹藥,一旦藥力沖擊,原本看似還有一線回復可能的血脈必然斷裂導致修為盡毀,你的傷勢雖然沒有傷到要害,但若是就此耽擱下去,即使不是修為盡失,也是個半身不遂,修為大降的局面。”

    邋遢修士臉色陰沉,道:“既然無法承受藥力沖擊,那又該如何治療?”

    陸平不疾不徐的道:“你先前也說曾經請教過幾位煉丹大師級別的人物,不知道他們是否給你提過修煉界有一種‘靈水煉丹術’?”

    邋遢修士神情一下子變得激動,道:“你懂得此術?可知用此術煉制的何種丹藥可以治愈在下的傷勢?”

    邋遢修士果然聽說過這種煉丹術,只是當初告知他此事的煉丹師雖然知道有這么一種煉丹術,但也只是猜測用這種煉丹術能夠治愈這種傷勢,具體要用此術煉制出怎樣的靈丹卻是連這位煉丹師也是不知。

    陸平暗嘆土修煉界果然不必海外,靈水煉丹術在海外修煉界許多煉丹師當連聽都沒有聽過,更不要說相信了,只有一些見多識廣的鍛丹宗師對于這種煉丹術有所耳聞,但也只是耳聞罷了。

    陸平手腕一翻,一只玉瓶出現在手,從里面到處一枚葡萄大小的丹丸,道:“此丹喚作‘靈水孕脈丹’,對于你這種傷勢最是有效!”

    說罷,陸平手真元微微一催,從靈丹的表面頓時散發出一股水屬性的氣息,而且里面顯露的絲絲天地靈物所特有的靈性頓時被邋遢修士捕捉。

    陸平見得對方神色一松,顯然事先便知曉如何分辨靈水煉丹術所煉丹藥,卻直到現在才說,顯然也是謹慎之人。

    邋遢修士向陸平拱了拱手,這才頗顯鄭重的問道:“在下桑瑜,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陸平也還禮道:“在下陸平,見過桑兄!”

    邋遢修士桑瑜將手的青玉琉璃液與陸平的靈水孕脈丹做了交換之后,這才道:“陸兄,通靈丸的確是本派極為重要之物,在下能夠拿出三顆已經是極限,這也是宗門規定,畢竟此丹煉制頗為不易,不過陸兄想要此丹,卻是要為幫下做一件事情,我知陸兄實力高絕,雖只是鍛丹八層修為,怕是等閑鍛丹九層修士也不是對手,若是此事陸兄肯助我,那么三顆通靈丸必然奉上。”

    陸平自然不會為了三顆通靈丸便盲目答應,而是凝聲問道:“閣下需要在下做什么,在下這幾日便要隨門派長輩進入這盈玉沼澤,參與圍剿魔羅,怕是時間上來不及。”

    桑瑜感受了一番靈水孕脈丹當的氣息,知曉此丹果然對陣,先前頗為抑郁的臉色早已經消失不見,聽聞陸平所言“哈哈”笑道:“陸兄放心,在下所做之事也在盈玉沼澤當,陸兄只需土借故單獨行動一段時間便可,上一次在下為小人所害半途而廢,還受了這等詭異的傷勢,這一次有陸兄相助,成功的可能大為增加,當然,不管最后成與不成,三顆通靈丸在下必然雙手奉上。”

    陸平思索了一下,點頭道:“好,此事在下答應了,不過在下進入盈玉沼澤之后要到哪里同桑兄匯合?”

    桑瑜將一枚玉簡交給陸平,道:“里面是盈玉沼澤的一部分地圖,你我匯合的地點便在地圖當標示而出。河北各派修士想來明日便會大舉進入盈玉沼澤,是否功成不好說,但盈玉沼澤廣闊無垠,沒有數月,這次圍剿也別想完成,正好在下煉化靈丹恢復傷勢也要一個月,那么我等一個月后到約定之地相見便是。”

    陸平點了點頭便要帶著陸琴兒與陸桃花離開,卻聽桑瑜又道:“陸兄,別怪在下沒有提醒,此次河北修煉界圍剿魔羅恐怕要比你想象當的復雜的多,我御獸靈宗修士行走天下,耳聞之事倒也多些,這一次圍剿魔羅,不但河北各派各有打算,而且玉蘭河南岸修煉界,玉蘭河下游的平原修煉界以及上游的高原修煉界也都有修士聞風而來,此外玉蘭河妖族也在沼澤當出沒,這里面的水深得很。”

    陸平謝過了桑瑜轉身離開,桑瑜望著陸平的背景喃喃自語道:“奇怪,那個小一些的女孩到底是什么跟腳,怎得連我這凝練了七層靈物的‘碧玉靈瞳’也看不出來?倒是那一只鸞鳥和地上的那一只尋靈鼠頗有有趣,鸞鳥顯然是風火雙屬,一向自詡血脈純凈的火鸞一族怎得會容下如此異類存在?那一只尋靈鼠更是奇異,雖然表現出的溶血期修為對于一只資質地下的尋靈鼠已經是難能可貴,但這只老鼠似乎還被特殊手段封印了,居然還是看不透,此人的手段倒是難以捉摸,難不成這只尋靈鼠的修為會更高?”

    桑瑜在原地思索了片刻,似乎還是百思不得其解,于是繼續自語道:“看來這一次完成任務之后,不妨和此人結交一番,幾只奇怪的靈寵也就罷了,難能可貴的是他的靈寵居然都沒有被打入神念禁制,依然是自由之身,這倒是能夠贏得我御獸靈宗不少好感。”

    看無廣告,全字無錯首發小說,飛-,您的最佳選擇!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