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真靈九變

第八百六十一章 小型島嶼

    天術老祖疑問的目光看向天帆老祖。

    天帆老祖看了他一眼,道:“你自己且拿去看看”

    “什么?”

    天術老祖神念掠過玉簡,驚怒道:“他怎敢如此,八景樓乃是本派傳承重地,也是他能夠插手的?”

    “他如何便不能夠插手?”

    天帆老祖鋒利的目光盯著天術老祖,道:“你說他如何便不能插手?”

    天術老祖被天帆老祖的目光盯得一陣陣氣餒,不由得冷靜下來,道:“他一個三代弟子,連法相期都沒有進階,如何能夠插手八景樓之事?八景樓可是事關本派傳承事宜,便是在本派也只有幾位一代師叔伯和柳天靈、姜天林二人有掌控權,這小子又有什么資格?”

    天帆老祖見得天術老祖在說道“連法相期都沒有進階”這句話時,語氣當帶著明顯的遲疑,暗嘆道眼前這弟子雖然是自己門下最出色的衣缽傳人,只是這修為實力今后怕是再難有所存進。

    天帆老祖低聲道:“什么資格?擊敗了你就是資格!”

    天術老祖臉色一變,可天帆老祖的話語依舊傳進他的耳:“他已經向門派當提出暫時不需要法相修士坐鎮黃離島了!”

    天術老祖臉色依舊陰晴不定,不過這一次他卻未曾多說,只是道:“那玄占乃是我在袁家的侄兒,也是袁家未來希望所在,老師你看,能否……”

    天術老祖道:“你可知當年天靈師侄為何大鬧你們袁家,最終卻是不了了之……”

    黃離島之上,巨大的法陣因為陸平將一顆極品靈石安放到腳下的凹槽當而被徹底激活,整個大陣先是發出隆隆的巨響,而后便劇烈的震顫起來。

    沒過多長時間,隨著法陣的震顫,整個黃離島也開始跟著震顫起來,從遠遠的海面上看去,整個黃離島就像是一個蓋在開水壺上的壺蓋,隨著海水的波動而上下起伏一般。

    陸平腳下一頓,一股濃郁的紫藍色光芒在腳下爆開,絲絲縷縷的真元線以陸平為心,向著整個大陣的四面八方滲透而去。

    整座大陣開始散發出淡藍色的光芒,光芒閃現之間,整個黃離島在海上都似乎成了一顆巨大的藍色寶石。

    “陸玄平真人到底要如何拓展黃離島?”

    此時在黃離島的上空,至少有上百取得黃離島居住權的修士正在觀摩陸平施法,只是他們如何也想不明白陸平會施展何種神通。

    黃離島因為陸平施法的緣故而關閉了坊市以及往來的傳送陣,如此便只剩下了百多取得黃離島居住權的人。

    這些人大多通過了真靈派的審核,多是屬于真靈派外門弟子、附屬家族、勢力以及部分散修。

    拓展島嶼面積,這可是最為頂尖的大神通法術,便是普通法相修士想要施展都極為不易,今日這等盛況,島上諸人自然是不愿錯過的。

    就在陸平將整個法陣運轉起來,使得整個黃離島都處于地動山搖當時,一只黑色的旗子突然從陸平的頭頂冉冉升起。

    黑色的控水旗迎風而漲,一直漲大到足有一丈長,九尺寬,巨大的旗面迎風而展,獵獵作響。

    一道接著一道的黑色波紋從控水旗的旗面上震蕩而出,向著黃離島四周的海面上擴散而去。

    隨著這一道道的波紋入海,海面上頓時被掀起一層層的浪花,這些浪花堆積的越來越高,最終向著以黃離島為心的海面上退去,激起越來越高的巨浪。

    隨著海水向著四周涌去,黃離島靠近海水部分的地面盡數顯露了出來,海浪隨著控水旗的波紋一路推開了近三里,使得黃離島的面積一下子增加了方圓六里。

    “陸真人這時要做什么,要將黃離島四周的海水排干么,可一旦他終止了法術,四周被他排出的海水豈不是還要倒灌而回?”

    四周圍觀的修士雖然震驚于陸平居然憑借大陣以及一己之力將黃離島四周的海水推開了三里,但依舊不知道陸平將用什么辦法來拓展黃離島面積。

    只是由不少人看著陸平頭頂迎風招展的那一面大旗,艷羨道:“這柄大旗明明只是一件通靈法寶,沒有想到居然有如此威力!”

    就在眾人不解之時,陸平的腳下突然盛開了一朵巨大的九品蓮花,無數乳白色的光芒隨著蓮花的綻放而向著四周凝聚發散,最終形成一十二道白色光柱,均勻的照射到黃離島四周的十二個方位。

    整個黃離島陡然一震,島上幾座建造的不太結實的商鋪也因為黃離島的這番抖動而坍塌,即便這些商鋪原本就有自身激發的禁制法陣保護也無法抗拒黃離島的這般震動。

    陸平這個時候哪里還會去在意倒塌的幾座商鋪,這個時候正是他施展“滄海桑田大神通”的關鍵時刻,也是他再次向整個北海修煉界示威的時刻。

    一浪接著一浪的藍紫色真元向著陸平腳下的白玉蓮花涌去,在白玉蓮花的花瓣之上,一道接著一道的神秘符紋隨著陸平真元的涌入而閃爍著神秘的光澤,漸漸的在煉化表面構成一幅巨大的陣圖。

    十二道光芒從蓮花當射出,與陸平事前在島上布置好的十二顆元辰珠遙相呼應,最終使得陸平的“桑海桑田訣”最終發揮到極致。

    陸平手掌向外一推,口喝道:“定海!”

    原本被控水旗推到三里之外的海水頓時停止了倒灌反撲,在黃離島三里之外形成了一道垂直的水墻,遠遠看上去似乎整個北海都成了地上海一般。

    四周懸浮在半空觀看陸平施法的修士齊聲驚呼,那被陸平一路推開的海水此時不啻有億萬斤,就此被陸平輕易的擋在了數里之外。

    然而陸平的手段遠遠不止如此,就見他雙手接連掐出數道法訣,口猛然大喝,道:“鎮岳!”

    白玉蓮花上射出的十二道與元辰珠暗自相連的光芒陡然一緊,原本大腿粗細的光柱凝縮成了手臂粗細,就仿佛一條被拉緊的繩索一般。

    陸平雙手虛托,似乎在此刻用盡了全力,整個黃離島第三次抖動。

    這一次抖動卻是之前兩次不同,似乎整個黃離島隨著那白玉蓮花射出的十二道光柱使得整個黃離島被捆綁成了一個整體。

    “升了,升了,黃離島正在緩慢上升!”

    四周有目光敏銳的修士第一時間便發現了端倪,整個黃離島似乎在隨著陸平的虛脫而緩緩上升。

    “快看,黃離島之外那些原本被海水淹沒的土地也在上升!”

    “明白了,明白了,玄平真人并非是如同‘移山填海’一般,從他處引來島嶼、陸地之類來增加黃離島的規模,而是直接將整個黃離島提升,使得原本淹沒在海面下的陸地露出海面!”

    “哼,這個時候恐怕大家都已經明白了,還用你說!”

    陸平的整個“滄海桑田”大神通法術借助大陣以及本命元辰陣也整整施展了三個時辰的時間才堪堪結束。

    這個時候,整個黃離島的地面延伸到了三里之外剛剛與海平面持平,整個黃離島的方圓增加了六里。

    這是時候已經沒有人再懷疑陸平擁有拓展黃離島面積的神通,陸平施展“滄海桑田訣”時的浩大場面已經傳遍了整個北海,幾乎所有的修士都在議論著陸平所展現出來的這種拓展海島的新型神通。

    陸平休息了三天之后,再次借助大陣開始拓展黃離島面積,不過這一次卻是只將黃離島的方圓拓展了五里。

    如此每隔三天,陸平便施展一次“滄海桑田大神通”,效果雖然在不斷的減弱,但整個黃離島依舊在不斷的拓展,直到第六次施展完“滄海桑田訣”,腳下由胡麗麗布置的大陣終于徹底奔潰,而黃離島的方圓再次拓展了一里,陸平施展神通拓展黃離島面積的行動終于告一段落。

    連續六次施展神通,整個黃離島由先前的方圓三四十里一路擴展到了方圓近六十里,已經超過了小型島嶼方圓至少五十里的限制,已經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小型島嶼。

    很快,陸平施展的這種新型的神通法術“滄海桑田訣”的名稱便已經被整個北海修士所知曉,不少修士紛紛打探這種神通法術的來源,便是真靈派當也有不少修士在打探。

    海外修士修煉最多的自然是水屬性的功法,而最緊缺的資源之一又是陸地土地資源,因此,幾乎所有的海外門派勢力都在試圖擴展各自所占據島嶼的面積。

    以往拓展海島面積的只有那些掌握了類似“移山填海”神通一般的修煉土屬性法訣,現如今北海修士才發現,原來修煉水屬性功法的修士同樣能夠拓展海島面積。

    而海外修士最不缺的就是修煉水屬性功法的修士,若是這種方法能夠流傳開來,整個北海的海島面積都會得到極大的增長,而北海受制于修煉資源貧瘠的狀況也將會得到一定的緩解。

    就在北海各派以及真靈派內部派出修士想要向陸玄平真人詢問是否能夠出讓這套神通法術的傳承時,黃離島上卻是傳來消息,陸玄平真人閉關修煉了。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