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真靈九變

第八百七十一章 洗靈寶丹

    求、求收藏!

    ——————————

    其實說起來真靈派還有一位煉丹大師,那便是天琴老祖門下的第五弟子楚玄婷,而且這楚玄婷的煉丹天賦并不在玄方真人之下,在真靈派三代弟子當也是頗有名氣的存在。

    只是這楚玄婷從小生長在東海,隨著天琴老祖返回北海之后頗多不習慣,無奈之下,天琴老祖便將她打發到了東海驚蟄島,同時當年天琴老祖在“閨閣”當擔任長老時,還留下了不少的暗線,這些關系人脈也都交給了楚婷去打理。

    不出陸平的意料,玄炎真人的丹爐同樣是一尊頂階丹爐,而且正是當年天爐老祖從陸平手換取納川鼎時所用的那一尊臨川鼎。

    這讓陸平腹誹不已,按照玄炎真人的煉丹術,他原本是沒有資格執掌頂階丹爐的,只是現如今天爐老祖諸事放手,天琴老祖又閉關修煉,丹閣的事情多是玄炎真人在打理,這頂階丹爐被他拿來使用那是再正常不過。

    地階上品的聚靈明焰燃起,看著玄炎真人往丹爐當一株株的放入靈草,陸平暗自好笑,這么多年過去,玄炎真人的洗靈丹終究還是練成了。

    洗靈丹雖然是地地道道的鍛丹后期丹藥,這是因為煉制洗靈丹的靈草沒有一株是三千年靈草,但是不可否認,洗靈丹的煉制難度卻是與半步法相期丹藥不相上下。

    因此,能夠練成洗靈丹的煉丹師,往往也都具備了煉制半步法相期丹藥的能力,這可是比玄景真人僅僅只有煉制半步法相期丹藥的資格要高了一籌的。

    盡管如此,與玄月真人相比,玄炎真人還是被比下去了不少。

    當蒼穹鼎被玄月真人祭出的時候,整個丹閣廣場上都發出了一陣歡呼!

    法寶丹爐,天爐老祖的本命寶鼎!

    或許這便是大部分在場修士今生唯一一次見識法寶丹爐的機會!

    陸平皺了皺眉頭,沒有想到天爐老祖居然將蒼穹鼎都交給玄月真人使用,看來天爐老祖對于玄月真人的期望還當真是不小。

    但接下來在玄月真人歉意的笑容當,迷惑不解的陸平陡然睜大了雙目,一個來自久遠的記憶當的名詞從頭腦當橫沖直撞在陸平的眼睛當放大,化作“尼瑪”二字!

    玄月真人手燃燒著的赤紅色火焰不是陸平從天爐老祖手換取天爐石的赤靈焰又是哪個?

    那新鮮的尚未驅除殆盡的神念印記明明白白的告訴陸平,這一朵赤靈焰毫不疑問就是陸平前些天剛剛交給天爐老祖的那一朵!

    玄月真人似乎早已經料到陸平這個時候的心情定然極差,急急忙忙走到廣場上,在眾多觀禮修士熱切的眼神當啟動了蒼穹鼎開始煉制靈丹。

    鐘鼎丹!

    玄月真人煉制的丹藥多少令陸平有些意外,在這種場合之下,諸位煉丹大師出手的必然都是自己極有把握的丹藥,否則若是失敗了還不丟人到家。

    玄月真人當場煉制天爐老祖的成名丹藥,這顯然是料定了自己定然能夠成功,如此的話,這煉丹術的確是要高出玄炎真人一籌的,難怪天爐老祖會將蒼穹鼎交給他用。

    鐘鼎丹雖然只是半步鍛丹期的丹藥,但這種丹藥煉制難度還在洗靈丹之上,其名氣在北海算得上是如雷貫耳,乃是整個北海修煉界數一數二的療傷丹藥。

    在玄月真人的鐘鼎丹進入煉爐的階段,只剩下對于火候的控制之后,整個廣場上的修士都開始將注意力看向了坐在上首的陸平。

    這一次演丹會前來觀禮的修士原本十有五六是沖著陸平這“水劍仙”、“煉丹宗師”、“擊敗法相老祖”的名號來的,他們根本就不懂得煉丹,更不懂得在場諸位煉丹師所施展的煉丹術的高低,真正是看他施展宗師境界煉丹術的煉丹師總數不過十之一二,而剩下的修士就是所謂的半吊子了,既看熱鬧又看煉丹。

    不過此次演丹會對于在場諸人來說早已經是不虛此行,除了各式各樣的天地靈火,誰也沒有想到這一次演丹會會一口氣出現兩尊頂階丹爐,一尊法相級別丹爐,再加上早有傳言說陸玄平真人手其實也掌控者一尊法寶丹爐,那就是說本次演丹會將會出現兩座法相丹爐。

    僅僅這些便足夠在場的修士日后在他人面前吹噓的資本了,整個北海才有幾尊法寶丹爐?

    在真靈派的蒼穹鼎橫空出世之前,整個北海已知的法寶丹爐只有玄靈派的煮海爐,現如今一下子卻是增加了兩尊法寶丹爐,而且這兩尊還都是真靈派所有,這其蘊含的意義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陸平在這種情況下自然也是當仁不讓,古銅色的納川鼎帶著一絲來自遠古的粗獷與沉凝出現在廣場的央,一時間就是玄月真人掌控的蒼穹鼎與之相比都有些黯然失色。

    真正的煉丹師都能夠察覺出兩者的不同來,丹爐也是要看底蘊的,納川鼎與蒼穹鼎雖然都只是凝練了一道寶禁,但納川鼎無疑在底蘊上要更足,煉制納川鼎的前輩先賢早已經在一開始便被納川鼎留足了將來提升的空間,而蒼穹鼎則已經走到了盡頭。

    納川鼎的出現終于證實了流傳在北海修煉界的一個傳言,真靈派果真掌控著兩尊法寶級別的丹爐,真靈派的底蘊果真在一點一滴的超越玄靈派。

    盡管早有傳言說玄靈派得到了水晶宮暗的幫助,似乎也在著手提升煮海爐或者將另外一尊頂階丹爐提升到法寶級別,但這個消息卻是從來未被證實過。

    “陸玄平真人要煉什么丹藥?”

    “定然是法相級別的靈丹了,陸真人可是宗師級別的煉丹師!”

    “他會用什么天地靈火?”

    “可能是天階的吧,玄炎真人與玄月真人用的可都是地階上品靈火,陸真人是宗師,當然要比他們強了!”

    “那也未必,陸真人畢竟年輕了,百多年的修煉時間,能希望他攢下多少底蘊,一朵地階上品的靈火頂天了!”

    在眾人的期待當,一朵銀白色的奇異火焰從陸平的手掌當緩緩升起,四周紛擾的議論聲陡然一靜。

    “這是什么火焰?”

    “溫吞吞的怎得感覺一點威力都沒有?”

    “正是,你看先前幾位大師出手之時,那天地靈火都是威勢驚人,火氣熱浪席卷過來,整個丹閣廣場的溫度都在提升!”

    不僅僅是四周觀禮的眾修士,便是不少煉丹師也都用疑惑的目光看向陸平。

    不過這些煉丹師倒不是在與其他觀禮的修士那般質疑陸平手的靈火,而是因為他們壓根兒就不認識這種靈火!

    適用煉丹的天地靈火雖說與適用于煉器的靈火相比,威能要弱上一些,但是這個“弱”字也是相對來說,真正的天地靈火沒有哪一朵的威能在真正的高手眼是弱的,區分只是在于使用的人而已。

    不僅僅是這些普通的煉丹師,便是正在操縱火焰煉丹的八位煉丹大師當,玄方真人以及其他兩位附屬勢力的大師也帶著疑惑的目光看向陸平手的火焰。

    其余玄炎、玄景、玄月三位真人在看到陸平手的天地靈火時臉上都不約而同的露出了震驚之色,玄月真人從天爐老祖手得到了陸平的赤靈焰,但天爐老祖可沒有將陸平有了銀都靈焰的消息告知他。

    同時認出陸平手天地靈火的還有那位李燕山真人,看著此人的臉色,陸平倒是有些感到意外,看來此人得到的傳承也是不俗,眼光見識都不差,只是背后沒有大勢力的支撐,那尊破舊的上階丹爐也就罷了,那朵玄階的靈火就差了一點。

    玄典真人先前也是疑惑,不過片刻之后似乎也想起了陸平手火焰的來歷,頓時如同玄炎真人等人一般,滿臉的驚奇訝異之色。

    銀都靈焰實在是一朵在天地靈火當極為生僻的靈火。

    “陸師侄,這火焰難道是,難道是……”

    旁邊觀禮的修士見得玄月真人就要問了出來,紛紛將耳朵豎了起來,場上幾位煉丹大師的臉色眾人都看在眼里,哪里還不知道陸玄平真人拿出的這一朵看似其貌不揚的火焰定然有著極大的來歷。

    然而玄月真人這“難道”了半天,或許是出于不愿透露陸平底細的原因,終究還是沒有將這火焰的名字說出來,令在場不少修士在暗都將他罵了一個狗血噴頭。

    陸平點了點頭,含笑道:“師叔猜想的不錯,這正是銀都靈焰!”

    玄月真人雖然沒有想到陸平會自家說出靈火的名稱,但聽到果真是自己猜想的奇異靈火,還是不由的嘆了一口氣,道:“果然如此啊!”

    其余幾位煉丹大師在聽到銀都靈焰的時候臉色都變了變,就是玄方真人幾個先前沒有認出的,但也絕對聽說過這種聞名遐邇的煉丹名焰!

    很快,場外有聽說過銀都靈焰的煉丹師發出驚呼,銀都靈焰的名字便傳遍了在場的所有修士。

    大多數修士都不清楚銀都靈焰的具體功用,但是僅僅“天階品”四個字就足夠在場諸多修士傳頌半天了。

    陸平伸手在身前一劃,二三十個專門用來盛放靈草的白玉盒子依次出現在他的身前。

    陰靈葉、九曲參、八角根、黃森皮、……

    陸平每從一個玉盒當取出一株三千年靈草,在場的煉丹師有認出來的都大聲喊了出來,只是陸平一連拿出近三十株三千年靈草,包括幾位煉丹大師在內,沒有人能夠猜出陸平將要煉制的丹藥是什么。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