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真靈九變

第九百一十七章 冰島血戰(再續)

    金丹鼓鳴,這是只有那些成丹達到七品以上的修士在進階法相期前才有可能出現的現象。

    這種現象的出現往往能夠預示著金丹當所孕育的法相的活力,能夠出現金丹鼓鳴現象的鍛丹巔峰修士往往要比那些從未出現過金丹鼓鳴現象的修士成就法相的幾率要高得多。

    陸平的神念出現在心核空間當,很快便發現了丹霞紫氣當的變化,兩枚變得“豐滿”的神通符箓就如同在故意引誘那頭怪蛟一般,圍繞著金丹來回游走,不斷的挑逗著被金丹所禁錮的怪蛟的怒氣。

    而在丹霞紫氣邊緣處,陸平所凝聚的幾道神通符箓卻是看上去再次被邊緣化了,仿佛是在方才那怪蛟第一次撞擊金丹壁壘之時被翻騰的紫氣沖擊到了最邊緣。

    就在這時,陸平的神念再次有所覺察,從不通過的方向正有數道神念向著陸平撲了過來。

    陸平冷哼一聲,龐大的神念洶涌而出,在自己的身周很快便布下了一個巨大的神念屏障,將陸平整個包裹起來,以免受到打擾。

    似乎是因為金丹鼓鳴的緣故,這些席卷而來的神念雖然察覺到此時已經進入了真靈派所在的區域,但一名鍛丹期的修士也不會引起眾人太多的重視,其一道明顯是法相初期修士的神念便肆無忌憚的朝著陸平所布下的神念撞了上去。

    然后,所有試圖侵入神念屏障當查出金丹鼓鳴修士身份的神念盡數停了下來,因為眼前的這一幕令諸多法相修士的神念不寒而栗。

    真靈派的崛起實在太過迅,迅到了北海所有門派都措手不及的地步,然而現在又是一名真靈派的鍛丹巔峰的修士出現了金丹鼓鳴的現象,這可是成就法相的最后預兆,這如何不讓各派法相老祖各種因嫉生恨!

    因此,在察覺到金丹鼓鳴的修士是來自真靈派之后,不少法相老祖便懷著敵意試圖通過神念干擾正在修煉的真靈派修士,至少也不能夠讓其將這種金丹鼓鳴所帶來的好處順順利利的接受下來。

    然而這位冒失的法相初期修士壓根就沒有想到自己這一腳卻是踹向了鐵板!

    這位法相修士在撞入陸平的神念屏障之時,就如同突然一頭扎進了一個水漩渦當,無數的旋轉逆流頓時將他的神念帶的失去了任何的探查作用。

    然而這位法相修士的神念也極為凝練,很快便在這種極為難受的氛圍當察覺到了隱藏在神念漩渦當的一抹金光!

    法相修士大喜,強忍著這種眩暈的惡感向著這抹金光上撞去,然而隨即一聲慘絕人寰一般的嘶吼聲從神念當發出,嚇得四周蠢蠢欲動的數道神念盡數安靜了下來靜觀其變!

    那道神念終于從那金色的光芒當掙扎了出來,附近徘徊的幾道神念頓時都被嚇了一跳,這道神念看上去明顯被人撕下了一塊,顯得異常的虛弱,神念當充斥著怨毒的情緒,然而更多的卻是驚懼。

    看著這一道倉皇退走的神念,附近的幾道神念明顯猶豫了一下,但很快一道明顯比其他幾道神念強橫的存在已經再次朝著陸平撞了過去。

    法相期!

    不過不同于先前那一股橫沖直撞帶著故意破壞陸平修煉目的而來的神念,這一股神念在向著陸平撞來的時傳遞的是一股切磋的意念,不過卻也不等陸平回音便已經帶著毋庸拒絕的意念與陸平的神念糾纏了上來。

    陸平想了想,還是將已經煉化隨心的萬毒隕元罡收了起來,而是將儲物法器當拿出了另外一物,準備要給來人一記狠的。

    可一想此物曾經在幻靈城拍賣大會上狠狠地得罪過滄海宗的東極和東逸兩位老祖,而且與萬毒隕元罡腐蝕神念之后還能恢復相比,此物也太過歹毒,且又與土一大家族頗有糾纏,陸平最終還是將其收了回去。

    也罷,就與你爭斗一番,便也未必就怕了你!

    陸平的神念頓時化作一潭深水,而挑戰的神念毫不猶豫的跳入水潭當,雙方頓時糾纏在一起。

    陸平雖然在開始之時占據了下風,但很快便漸漸的抵擋著了來著的攻勢,慢慢的重新建立起來了防御,雖然守多攻少,但每一次進攻都不得不令對方全力收縮防御。

    雙方居然一下子進入了僵持狀態。

    事情到了這一步,即便是陸平依舊沒有將自己的身份暴露,但在虛空當游蕩的幾道法相修士的神念哪里還能不知道這場面在真靈派也就只有陸玄平能夠搞出來。

    不過這些神念仍舊沒有退回去,特別是看到陸平居然能夠同海焰門的海魂老祖斗得旗鼓相當,這讓諸多老祖驚異的同時也更加期待最后的結果。

    冰宮當,天雪老祖滿臉的怒色,道:“當真是豈有此理,那王希清不明內情吃了陸平的暗虧也活該他倒霉,這里面流露的也未嘗不是滄海宗的意思,看來寒冰島之事了結之后,當真要對滄海宗敲打一番了。只是他海魂哪里來的膽子,難道當老娘不存在么?居然敢這般對待本派弟子!”

    天成老祖有些焦急道:“那該怎么辦,難道任憑那海魂老祖這般與陸師侄糾纏么,現在看來陸師侄雖然守得嚴實,但那海魂老祖可也是與兩位師伯一般的同時代修士,時間久了,陸師侄難免吃虧!”

    天帆老祖搖頭道:“就憑那海焰門還沒有如此膽量敢傷害本派弟子,這是各派在試探本派的實力,也是各派在無意卻又自發的達成的一個遏制本派的特殊聯盟,目的就是想要看看本派在寒冰島上到底隱藏了多少實力!更確切的說,他們是沖著我來的!”

    不等天成老祖再說,天帆老祖已經吩咐道:“師妹,你和天山師侄以及天術三人且先出面表明本派態度,若是其他門派繼續試探,天成師弟只管沖上去亂打一番,只求將局面攪渾便可。”

    天雪老祖與天山、天術二位老祖聞言點了點頭,閉目盤坐在冰宮當不再說言語,龐大的神念沖出冰宮,甚至都在天地之間帶起了一道呼嘯之聲。

    天成老祖有些不解的望向天帆老祖,道:“師叔,待會兒弟子出去亂打一氣,若是引起神念混戰,又該如何收場?”

    天帆老祖手的折扇“唰”的一聲展開,整個冰宮當的氣流似乎都開始浮動起來,道:“那說不得就要讓這些人長長記性了!”

    陸平與海魂老祖的對戰絕對震撼了觀戰的所有法相修士,甚至包括真靈派自家的幾位老祖。

    陸平擁有媲美法相初期修士的實力不假,但在看到陸平的神念甚至已經能夠與法相期的修士在交鋒當不落下風時,陸平這種數次挑戰北海法相修士認知極限的行為已經足夠使得不少法相修士生出了陰暗的心思。

    接連兩道均有法相期修為的神念從圍觀的神念當沖了出來,居然試圖與海魂老祖夾擊陸平。

    就在這兩道神念剛剛與陸平和海魂老祖的神念徹底糾纏在一起的檔口,三股神念威壓接連向著神念戰場古今壓迫而來。

    真靈派果真不只是天雪域天術老祖二人,這郭天山居然不知什么時候也已經趕到了。

    其幾道神念看著氣勢洶洶的真靈派修士紛紛偃旗息鼓向后退走,然而不少神念依舊逡巡在這附近。

    這兩道突然插手的神念在一開始便是沖著重創陸平而去的,不過他們在覺察到天雪老祖以及天山、天術兩位老祖到來之后,也明顯的有了退卻之意。

    事實上在這兩道神念插手陸平與海魂老祖的爭斗時,海魂老祖便已經有了退卻之心,只是因為神念的爭斗非比尋常,不是一時間就能夠做到全身而退的,否則就不得不在撤離之時舍棄部分神念。

    而這兩道參與進來的神念顯然也不想海魂老祖就此退出,因此,一時間三打一的情境還當真是在天雪老祖三人面前開始演繹。

    天雪老祖的神念頓時便在眾多修士的神念感知當演繹出了酷寒逼人的意念,誰都可以想象的到天雪老祖此時暴跳如雷的心情。

    然而三人卻始終不敢參與到陸平與海魂老祖等三人的神念交戰當,神念的糾纏其實遠比斗法還要兇險,天雪老祖等人若是貿然加入,不但會失去對于旁邊徘徊不去的各派老祖神念的震懾,同時也會使得陸平所面臨的局面更加險惡。

    當然,更重要的是,此前因為三人的加入而使得陸平的神念在一瞬間即將步入崩潰的邊緣,然而知道現在,陸平看上去似乎仍舊處于一種即將崩潰的邊緣,可偏偏他就像打不死的蟑螂,硬是在這邊緣徘徊著沒有掉下去。

    相反,包括海魂老祖在內的三道神念卻是越打越心驚,只有在與陸平的神念親自交手才能夠察覺到陸平神念當隱藏的堅韌與凝練,這種神念提升的如此迅捷卻又絲毫不影響沒有影響根基的修為想想都讓三人覺得不可思議。

    海魂老祖的神念終于徹底擺脫了四人之間的糾纏,與天雪老祖等人的神念連招呼都沒有打便急忙退去。

    好在之前海魂老祖與陸平的交手雖然霸道,但到底沒有失了一個長輩的風儀,且在后面那兩道神念襲來之時也保持了足夠的警惕,沒有伺機落井下石,所以天雪老祖雖然惱恨異常,但到底沒有出手阻攔海魂老祖的神念離去。

    沒有了海魂老祖的糾纏,這兩道與陸平神念爭鋒的法相初期修士的神念頓時亂了陣腳,想要就此退去卻又怕天雪老祖等三人途截擊,只能夠硬著頭皮繼續與陸平斗法。

    就在這時,寒冰島突然出來敵襲的消息,整個寒冰島頓時戒嚴,所有法相修士的神念都開始回收。

    陸平終究還是出于大局考慮,沒有在與二人為難,開始漸漸的采取手勢。

    那兩道神念頓時如蒙大赦,飛快的向著各自所駐守的區域退去,而天雪老祖雖然極為不甘,但她到底是北海第一代法相老祖修士,懂得事情的輕重緩急,倒是沒有故意留難。

    然而就在這兩道神念暗自欣喜,即將退回之時,一道炙熱的神念帶著無匹的憤怒突然殺出,灼熱的刺痛頓時將兩位老祖神念的一部分燃燒殆盡,在數十里外的寒冰島另一端,兩道慘呼接連傳來。

    陸平將握在手的小幡收回,慘白的臉色顯示著陸平此時的狀態很是不好,然而睜開眼睛時從雙目當閃過的那一絲喜悅之色卻又讓人捉摸不透。

    這時陸平已經察覺到天雪老祖等人的神念已經離開,陸平心猛然一驚,這才意識到這一次魔羅來襲恐怕非同小可,否則不會一下子吸引了所有法相修士的注意力。

    難不成這一次還會是一次魔羅一族的全面圍攻不成?

    陸平急身而起,然而頭腦當的眩暈卻是令得陸平險些重新摔趴下!

    好不容易運用體內的真元將踉蹌的身子維持住,金丹當萎靡的怪蛟張開巨口狠命一吸,心核空間當的丹霞紫氣迅流轉起來向著金丹當匯集而去,而后滲入金丹當,似乎被怪蛟盡數吃進了嘴。

    有了真元的孕養恢復,陸平的神念雖然無法在短時間內徹底將神念恢復過來,但至少慘白的臉色多了一絲紅暈,能夠駕馭真元施展飛遁之術。

    進入冰宮之后,陸平這才發現幾位老祖似乎都已經不在,陸平也知曉,每當真靈派與魔羅大戰之時,幾位老祖當的一位或者幾位都會隱身在側,一是為了暗保護自家子弟,第二也是為了監視魔羅一方。

    然而現在的冰宮當幾位老祖的氣息均已經消失,顯然是都到了寒冰島海岸附近,這也說明這一次魔羅來勢洶洶,恐怕將對整個寒冰島發起全面圍攻,而且形勢也壞到了極點。

    陸平這個時候卻是顧不得這許多,沒有了充沛的神念之力支撐,陸平的實力十成當發揮不了五成。

    隨便找到一間密室,陸平將一塊沒有燃燒盡的靜魂香點燃,而后將一顆用大修魔的噬魂晶煉制的還魂丹塞進嘴里,一面小幡從陸平的身后冉冉升起,奇異的波動頓時開始在密室當的回蕩。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