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真靈九變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九宮九鸞

    三更好難恢復,終于挽救了一章!

    ——————————

    天邊閃爍的遁光不但青狐等三人看到了,就連宇驚雷以及楊華君、贏傲等三人都已經注意到了。

    宇驚雷大喜,道:“看樣子像是九玄樓的道友,若是能夠請九玄樓道友相助,殲滅這一伙兒魔羅大有可為,諸位以為如何?”

    原本要離開的楊華君、贏傲二人頓時大為意動,先前被一伙兒魔羅莫名其妙的布下陷阱圍攻,要說楊華君二人心沒有憋著一股火那是假話,只是先前宇驚雷邀請兩人的時候,他們的確已經到了強弩之末,逆襲卻是力不從心。

    可現在若當真有九玄樓之人加入,剿滅這一伙魔羅,出一口惡氣似乎也不是什么難事了。

    就在楊華君二人有些意動之時,耳邊卻突然聽得那青狐三兄妹突然道:“既然如此,我等便先行告辭了!”

    說罷,也不等宇驚雷等人挽留,卻是徑直架起了遁光離開了此地。

    青狐三人臉色異常難看,他們沒有想到九玄樓的人居然這般快就追了上來。

    青狐更是自責,原本在她看來先前九玄樓眾人已經被他們甩開了足夠遠的距離,沒有想到他們居然這般快就追了上來,否則的話她無論如何也不會土伸手去救下楊華君以及贏傲兩個人的。

    這些人的手定然有著某些手段或者異寶,否則也不可能這般快就發覺并糾正了追蹤的方向。

    宇驚雷與楊華君等二人頗有些無奈的對望了一眼,而后便向著從北方飛遁而來的九玄樓修士而去,希望能夠得到他們的幫助,因此山丘之上的魔羅群似乎也覺察到了不妥,這個時候已經開始撤離了,若是不再快一些,恐怕這些魔羅就要不知所蹤。

    聚在三人離開之時,天空當再次刮起了威風,那原本在天空當剛剛匯聚起來的白云再次被吹散,而后悠悠的向著先前青狐等三人離開的方向而去,而宇驚雷等人從始至終卻是始終沒有發覺天空當的異常。

    九玄樓的遁光在宇驚雷等人迎上去時并未有絲毫的減慢,相反看上去似乎更快了些,仿佛要向著三人裝上去一般。

    宇驚雷皺了皺眉頭,高聲道:“前面可是九玄樓道友?在下宇驚雷,前方山丘之上有一伙魔羅群落,我等幾人想要剿滅卻力有未逮,諸位道友可否相助一臂之力?”

    那遁光終于緩了一緩,里面傳來了一個女子的聲音,略帶一絲驚疑,道:“宇世家的?”

    宇驚雷嘴角微微一笑,正要開口說話,卻聽那聲音再次響起,道:“本小姐沒空跟你們幾個啰嗦,快快讓開,剛剛那三個雜種從你們那里逃走,原本本小姐還要找你們算賬,看樣子你們也不知情,不過現在莫要再攔著本小姐抓人!”

    宇驚雷的臉色頓時便黑了下來,就算是他身后的楊華君與贏傲一時間臉上也不好看,他們本就是身份高貴之人,往日里一報自家的名號,聽慣了的阿諛奉承,就算是身份相若之人往往也要給三分薄面,何時受過這等不留情面的奚落。

    只是看著這遁光當顯然不下七八人,其數道氣勢都不在他們之下,顯然在九玄樓當也都是有地位的人物,而且這般氣勢洶洶的向他們沖來,大有一言不合就此動手的意圖,宇驚雷與楊華君、贏傲三人一時間卻也不得不暫避鋒芒。

    幾道遁光從身邊呼嘯而過,遁光當傳來先前那女子得意的聲音。

    同時隱約間還有一段對話傳來,道:“九鸞師姐,那宇驚雷是宇世家的三大公子之一,旁邊的那兩人似乎身份也非比尋常,倒像是孔雀一族和孤鷹一族之人,咱們這般……”

    “你有點膽子好不好,孔雀孤鷹又怎樣,咱們可是九玄樓門下,身份地位何時比他們弱了?此番追擊那三個雜種要緊,剛剛他們放炮了那三個雜碎,本小姐沒有找他們算賬便已經給了他們身后勢力的面子,否則的話誰擋路都別怪姑奶奶不給面子!”

    “是,是,師姐說的是……”

    不知為何,這幾人的對話卻是并未刻意遮掩了聲音,遁光雖快,但宇驚雷與楊華君等三人也都不是易于之輩,如何就聽不到他們的對話。

    宇驚雷臉上閃過一道怒色,不過很快便掩飾了過去,倒是一旁的楊華君與贏傲臉色鐵青,顯然對于先前那女子的囂張感到無比憤怒。

    宇驚雷臉上帶著一絲苦笑,道:“卻是在下魯莽,連累兩位受辱,不過在下卻是剛剛想起來,此女子似乎身份特殊,也難怪她如此囂張。”

    楊華君沉聲道:“宇道友,那女子到底是何身份?”

    宇驚雷面帶一絲難色,但還是開口道:“此女子不是別人,正是九玄樓如今的九宮樓鎮守朱九鸞。”

    楊華君臉上不見絲毫神色,正是一字一頓道:“朱九鸞,嘿嘿,好個朱九鸞!”

    宇驚雷苦笑道:“這朱九鸞雖然只是九玄樓的九宮鎮守,而且還是剛剛得到這個位置,但她身后之人卻是不簡單,長公主雖然身份高貴,但也莫要輕易找她麻煩的好?”

    贏傲冷哼一聲,道:“哦,原來不過是土圣地的紈绔子弟,只是不知道此人身后是誰,還請宇兄告知贏某?”

    宇驚雷看上去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低聲道:“此人的姑奶奶乃是九玄樓的二代弟子,整個人族修煉界二代修士當幾乎是第二位跨入純陽境界的朱八姐老祖。”

    九玄樓的純陽修士朱八姐雖然是二代弟子,但她的侄孫女朱九鸞卻是三代弟子,最是得朱八姐老祖寵愛。

    贏傲雙目當的戾氣頓時消失了一半兒,在贏傲看來,就算是這女子身后站著的是哪位法相后期大修士,哪怕不止一位,他贏傲一身傲骨自也不懼,只是這女子身后居然站著的是一位純陽老祖,那他贏傲自然也不會去做以卵擊石之事。

    楊華君冷笑:“二代修士當的第二位純陽么?”

    孔雀王族二代純陽都已經有兩位了,整個人族二代修士才只出了兩個純陽,孔雀王族的長公主自然有資格冷笑。

    宇驚雷這個時候也不得不回人族張目,道:“人妖兩族的二代修士多少還是有些差別的,妖族向來壽命要比人族長一些,同代修士若是進度相同,妖族修士的修煉時日往往比人族多上長則一兩百年,短則三五十年的時光,不過人妖兩族的純陽老祖數量卻都相差無幾,這也是人妖兩組始終相持,誰也奈何不得誰的緣故。”

    話雖說如此,但事實上人族一代代的修士走的始終比妖族要快上一些,如此雙方還能夠保持大體平衡,無外乎就是人族的修士修煉時間短一些,純陽修士更新換代快一些;而妖族的修煉時日相對長一些,而純陽老祖的壽命也長一些,但總體下來,事實上人族在總的數量上還是要勝過妖族一些,這也是為何修煉界最豐腴的地界都被人族修士占領的緣故。

    青狐等三人一路飛遁來到青冥江上空,便準備沿著青冥江向著下游去找尋陸平,只是此時那九玄樓的追兵就在近前,而青冥江在游這里最是寬闊舒緩,一時間三人也無法將整個江面納入神念當,只得盡力向著下游飛遁而去試圖甩脫九玄樓眾修士。

    只是此時在青冥江附近都是一望無際的平坦之地,沒有絲毫的遮擋之物,三人就算能夠讓身后之上追不上,卻也無法將他們甩脫。

    青虎早已經按捺不住,低聲道:“逃不掉了,干脆返身和他們殺個痛快,再這般逃下去,人逃不掉,一身的真元就要先好的七七八八了。”

    和圣地出生的修士拼消耗,那些圣地的修士憑借身上攜帶的各種回復真元的靈丹妙藥最終能把你耗得真元枯竭沒有一絲的反抗之力。

    只是返身戰上一場那又如何?身后追擊的九玄樓起名修士當,夠資格成為九大嫡傳的就有三位,青虎三人根本不是對手。

    “青狐余孽,這一次你們還想往哪里逃,可還有紫陽宮和御獸靈宗的人前來搭救?”

    身后朱九鸞尖銳的聲音遠遠的傳來,語氣當充滿了得意。

    “娘的,大姐、老三你們先走,老子先和他們干了!”

    青虎咆哮一聲,返身就要向著身后追來的九玄樓眾修殺去,青虎心里明白這樣逃下去不是辦法,只有有人豁出去攔下身后眾人,或許才會有一線生機。

    然而就在他轉身之際,青狐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道:“稍安勿躁,事情或有轉機!”

    青虎聞言一愣,便是旁邊的青狼看向青狐的目光也起了幾分希冀之色。

    “你們看周圍這霧!”

    霧?

    青狐與青狼向著周圍看去,這才發現身周果真有霧,只是這霧淡得幾乎沒有,似乎也就比大河上空的水汽稍稍濃重的那么一丁點。

    然而當三人再次飛遁了數里距離之后,青狼心首先一喜,因為那霧氣的確是在漸漸的變濃,只是這個變化的過程太過循序漸進,之前他與青虎誰都沒有發覺。

    就在這時,三人身后的九玄樓眾修的遁光突然加,一下子將眾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了數十丈。

    青狼臉色一變,九玄樓的眾修這個時候顯然也已經發現了不妥,他們在使用秘術加了。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