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真靈九變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戰功爭奪

    再來一發,第三更了,呼喚大伙兒各種支持,話說能讓本書的星值排行榜上的豪俠數目突破五十個不?!

    ——————————

    慶離老祖臉上閃過一道異色,道:“若太玄宗當真有此等異術卻是不可不防,修煉界之大,奇功異術數不勝數,便是我等見識一時間也猜測不透,好在這一次本派反攻魔羅大軍就在眼前,到時候老夫可以為小友引薦本派的七扇老祖以及蕭白羽道友,他們兩位純陽見多識廣,或許能夠解小友心之惑也說不定。”

    慶離老祖話音剛落,兩位大修士以及陸平不約而同的將目光看向了山谷入口的方向,一道遁光落下來到眾人面前,一位天玄宗法相期的修士顯露出身形來,看了旁邊的陸平一眼,這才道:“兩位老祖,你們快去看看吧,曹師姐似乎,似乎與陸道友的師弟起了些誤會!”

    幾人心一驚,腳下遁光閃爍便要向著山谷之外趕去,而陸平在路過山谷央矗立的通靈玉碑的時候特意看了一眼,發現便是這一段時間,曹劍萍的戰功積分已經與陸平一般達到了一百九十九分,而下方殷天楚的戰功排位也上升了一位排到了第四十五位。

    山谷之外的一處角落,剩余的魔羅已經盡數被逼到了這里,只是這個時候天玄宗的眾多修士只是將這剩下不多的魔羅圍在當,里面只有兩個人仿佛賭氣一般在不斷的屠戮著剩下的這些大小魔羅。

    而在這群魔羅的最深處,一頭血魔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竭力指使著手下的一群大小魔羅低語著兩人的進攻。

    兩人的目標便是爭搶這最后的一頭血魔,那些個大小魔羅對于兩人的戰功積分沒有絲毫影響。

    不過憑借兩人的實力,這群大小魔羅根本無法阻擋他們斬殺血魔的腳步,然而秒就妙在兩個人現在都想著搶殺了這頭血魔卻又不愿意對方占了先機。

    于是場上面出現了這樣奇異的一幕,每當曹劍萍試圖沖進去斬殺這頭血魔的時候,殷天楚便轉而出手協助這頭血魔夾攻曹劍萍;反之,當殷天楚突然出手襲殺血魔之時,曹劍萍同樣將紅繡球一擲,殷天楚實力本就不及曹劍萍,更何況他的強項原本就不是這種正面的強殺,自然也不得不退回來。

    “胡鬧!”

    五柳老祖大怒,伸手一指,一道寒光閃爍,血魔的額頭頓時被洞穿,陸平看得清楚,這道金光便是先前與太玄宗大戰之時一直被慶離老祖用來抵擋玉魔羅進攻的定風旗,旗面纏繞在旗桿之上后便如同一桿大槍。

    這定風旗想來早已經傳給了五柳老祖,只是先前五柳老祖一直隱藏了自身的修為,所以便被慶離老祖拿了這件靈寶惑敵,而慶離老祖隱藏了更加厲害的二劫靈寶定靈瓶,事實上王玄清與韓無涯也的確因此誤判了形勢,一上來便險些吃了大虧。

    “師叔!”

    眼見得到手的戰功積分被搶走,曹劍萍頓時嬌嗔道。

    五柳老祖怒斥道:“本派此次脫困多虧有陸道友與殷道友相助,你這般不知好歹成何體統!”

    曹劍萍怒瞪了殷天楚一眼,卻見得殷天楚面無表情,只是默默的走到了陸平的身后站立不動,就感覺自己的一拳擂到了空處,頓時轉身氣鼓鼓的返回了山谷當。

    陸平笑道:“五柳前輩息怒,只是我等晚輩之間相互較計罷了,當不得緊的!”

    五柳老祖無奈的搖搖頭,道:“我這師侄嬌蠻任性不諳人情世故,讓兩位見笑了。”

    陸平連稱不敢,殷天楚卻是一言不發,五柳老祖等人也不以為意,一行人聯袂返回山谷駐地當。

    距離天玄宗這一處山谷駐地千余里之外,水晶宮第一嫡傳秦世君伸手朝著頭頂上空懸浮的九層琉璃寶塔的最頂層一招,一盞看上去顯得極為破爛的油燈從寶塔頂層飄落在他的手,豆大的火光在燈芯上搖搖欲墜,仿佛隨時都要熄滅了一般。

    油燈是二劫靈寶,那豆大的火苗乃是天階上品靈火星星之光,而燈盞當的燈油卻是上階天地奇物猛火靈油!

    就見得秦世君朝著手掌當的油燈一吹,那豆大的火苗頓時從燈盞之上一顆接這一顆的分離出來,剎那間彌漫了方圓百余丈的范圍,看上去仿佛人就矗立在漫天的星辰當一般。

    與此同時,隨著秦世君的吹拂,百余丈的范圍之內頓時砸下了密密麻麻的雨滴,然而卻帶著絲絲油脂的氣味。

    星星火光頓時被點燃,方圓百丈范圍之內燃起了熊熊烈火,正在圍攻秦世君的數十頭魔羅連同一頭玉修羅和三頭血魔羅在內,盡數被星星之光所點燃。

    眾多魔羅轉身想要逃走,然而那盞油燈這個時候卻是高高懸浮在秦世君的上空,百余丈的方圓之內仿佛盡數被禁錮了一般,任憑這些魔羅東奔西串,卻始終無法沖出這百丈的范圍。

    最終,這數十頭魔羅被秦世君借助二劫靈寶以一己之力焚殺,他的戰功積分一舉上升了二十一分,不過在這個過程當秦世君的消耗顯然也不少,畢竟之前面對的是數十頭魔羅的圍攻,對于他真元的消耗也是甚劇。

    這油燈看似一件火屬性的靈寶,實則卻是借助燈油來施展,這件靈寶的實質卻是能夠做到水火相濟,卻是借助了油燈這個巧妙的轉換方式。

    油燈依舊被收回九層琉璃寶塔當,而后寶塔也縮小沒入秦世君身后不見,兩顆極品靈石被秦世君抓在手抓緊時間恢復著體內損耗的真元,天邊已經有數道遁光趕了過來。

    遁光落下,幾名年紀相仿的法相期修士顯露出身形,秦世君睜開雙目含笑問道:“諸位師弟戰果如何?”

    幾名修士相互看了看,其一位法相期的修士首先開口道:“大師兄神通無敵,若非大師兄以一己之力對抗了這一股魔羅隊伍的三分之一,恐怕單憑我等幾人根本無法從這一股魔羅隊伍身上獲得戰功積分!”

    秦世君“呵呵”笑道:“幾位師弟過謙了,若是沒有幾位師弟配合,為兄一人也不敢挑釁這般多的一股魔羅。”

    另外一位法相期的修士則開口問道:“大師兄這一次在戰功榜上的積分必然是大漲吧,如今這榜首的位置大師兄卻是越來越穩了!”

    秦世君眼角路出一絲得意,嘴里卻道:“誒,這可不敢說,那紫陽宮的樊明杰、沖天閣的南宮小劍可都不是簡單的人物,而且那北海陸天平、宇世家的宇飛翔以及紫陽宮的謝天陽也都不是弱者,若非這段時間兩人都不曾出手獵殺魔羅,那戰功榜上兩人也不會至今一動不動。”

    說到這里,秦世君嘆了一口氣,道:“可惜這一次二師弟、三師弟兩人都沒有來到這里,四師弟以及五師弟的修為實力終究還是差了一些,無法將戰功排名擠到前二十名,否則的話這戰功榜的前十名又如何會只有我一個人!”

    馬上又弟子拍馬屁道:“只師兄一人便已經足夠了,二師兄和三師兄來了,三位師兄獨霸了榜單前三,可還有其他門派的臉面!”

    眾人轟然大笑,高聲叫道:“是極是極,我水晶宮大人大量,怎么也要給其他圣地嫡傳留些臉面!”

    秦世君自然不會與這些師兄弟們較真,莫要說獨霸前三這等大話,便是水晶宮的三大嫡傳到了能夠全部進入前十都極為不易。

    秦世君的目光閃了閃,看向了眾人身后的一名法相初期修士,伸手止住了眾人的哄笑,朝著后面的這名修士道:“歐陽師弟,你最近的戰功積分增長的如何了?”

    不少水晶宮弟子見得秦世君如此關心此人,臉上不免都露出了羨慕以及憤恨的神色。

    這名修士神色卻是不變,聞言道:“回稟師兄,這些日子虧得師兄照顧,弟子如今在法相初期的戰功積分榜上已經上升到了二十四位,相信過的幾日能夠沖到前二十位當。”

    秦世君點了點頭,看了他一眼笑道:“不錯,歐陽師弟的劍術時極為厲害的,如今修為已經是法相初期的巔峰了吧,看樣子隨時都能夠召喚雷劫進階法相期了。”

    歐陽師弟被秦世君一眼看得全身毫毛一豎,勉強壓抑著心的驚異,道:“師兄慧眼如炬,師弟我的確已經距離法相期只剩下一步之遙了,不過我還想將根基扎得更結實一些,因此在九玄樓之戰完結之前,是不會進階法相期的。”

    秦世君點頭贊道:“不錯,師弟你有這個想法很好,以法相初期的修為你還可以占據法相初期的積分榜,得到進入七祖道壇的機會,若是此時召喚雷劫,就算戰功積分同樣可以兌換,你也是法相期修士當實力靠后的存在,定然是無法上得戰功榜的。”

    歐陽師弟俯首道:“師兄說的是!”

    秦世君玩味的看了他一眼,道:“聽說歐陽師弟與那陸天平有些仇怨?不過我勸師弟你現在還是不要招惹他的好,他現在可遠不是你能夠對付的,這些年你在水晶宮學的可也不算少,可想要匹敵陸天平,最好還是靠你自己的力量,水晶宮可是不會插手修士私人間的恩怨。”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