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三國重生之戰神呂布

第一百七十三章、呂、馬初會

    初平二年秋,在并州朔方郡大城縣西南一處村落外邊,呂布與《三國演義》中追得曹孟德那等奸雄割須斷袍、位列蜀漢五虎上將的西涼錦,終于碰面了,只是先開口的卻不是他。

    “你便是那呂奉先?”

    只見他對面正中出來一人,高居烏騅馬上,面如冠玉、目若流星,虎體猿臂、彪腹狼腰,一開口,更是聲雄力猛,手中一桿丈四銀槍,背后是亮銀色披風,整個人在太陽映照下看上去卻是顯得銀光閃閃,端得是威武不凡。

    呂布唇角微翹,眼神掃過處,似是漫不經心道:“你便是那西涼錦……馬超?”

    馬超眉頭一挑,對于呂布的態度多少有些不舒服,這種感覺就像是,他一直期待見到一個人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被對方放在心上,雖然他很清楚相比于呂布,他現在的名氣還只是局限在西涼到司隸一帶,呂布就算是沒有聽說過,也并不能說就不可能,更何況他自己方才言語中也頗有點兒不敬之意,但他心頭還是感覺嗔怒,連帶著看呂布的眼神也有些不對勁了。

    對此呂布就當做沒看見,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以他如今的實力和心性,曾經也是無窮崇拜的錦馬超,如今也是不過爾爾,難動搖他心境分毫,就算是剛才從凌刑那兒得知馬騰派來求見他的使者居然是其長子馬超之時,呂布心里也沒有絲毫波動。

    “嘁!你這廝端得是無禮,竟然直呼我家少將軍姓名……”

    這個時代當面直呼人姓名的確有些不太禮貌,尤其是在已經通報上了名字的情況下,馬超方才是沒有注意。

    不過既然馬超都沒有追究,就算后面自己反應過來也不會再提。這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一個愣頭青居然敢對著呂布厲喝,呂布的第一反應不是愕然,而是冷笑,此人莫不是傻了?

    他卻不知道,這人名叫馬操。字無德,乃是西涼馬氏的偏支,也就是說他與馬超有點兒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關系。

    此人武藝不俗,手中武器乃是一柄三尖刀,他之所以能夠跟隨在馬超身邊,便是因為他杰出的領兵才能。為馬超看重并親自提拔,因此也一心跟隨在馬超身邊。

    這馬操不止領兵打仗出色,練兵能力更是一絕,馬超手下的精銳弓騎兵,便都是出自他的手筆,所以馬超也一直將他倚為左膀右臂、心腹一般。這一次來支援呂布,也是將他帶在身邊由他替自己指揮軍隊。

    卻不想這馬操雖然年紀比馬超要長一些,但卻從心底里服了馬超這個少將軍,對于膽敢冒犯他的人,哪怕只是遇見的小小疏漏,也是會憤慨不滿,更不會管他是劉玄德還是呂奉先。

    呂布卻看都沒有去看他。所謂兵對兵、將對將,在他心里這人根本沒資格讓他動怒,更何況典韋作為保鏢,可不只是要保護呂布的安全那么簡單,在此時這馬操這番話一出口,他手中一支短戟已經出手。

    一言不合就殺人,典韋骨子里就是這么個人。

    說是好人也好壞人也罷,實則這世上許多無人都如他一般,所謂俠以武犯禁,并不是沒有道理。只是典韋如今歸附呂布,才收斂了許多,但他可不像外表看起來那樣真是個渾人,更何況這么多日子跟在呂布身邊,從陌生到熟悉也夠了。更加之頂尖武將的敏銳眼光,呂布眼神中一閃即逝的寒芒外人捕捉不到,他卻是能看出來,只道是呂布不屑于與這小人物計較,他卻是沒有這顧忌,想出手教訓這廝一番,就立刻將想法付諸于行動,能一致到這個地步也是不易了。

    說時遲那時快,典韋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非是呂布這等頂尖武將擋不住地,而馬操不過是馬家一個小小家將,無疑最多也就是二流水準,如何能夠擋得住典韋這含怒一擊?

    雖然在一剎那還未真被砸中,可彼此距離不算太遠,典韋的短戟拋飛出來僅是眨眼功夫眼看著就接近馬操,在那一瞬間他所感覺到撲面而來的寒氣,生逢未見哪里還不知道自己遇上的是何等危險,可惜他的反應速度在典韋這等超一流武將看來實在太慢,根本不足以規避,而要所阻擋心下就先怯了幾分,眼看著這一飛戟若真個砸中了他,很可能就是砸在腦殼上,不砸個腦袋開花紅白四濺是不可能地,那樣可就是神仙難救了。

    所幸他是在馬超身邊不遠處,馬超也是個極其護短之人,哪怕也知道方才是馬操的不對,卻也不會容得別人對他動手,更何況還是如此一擊必殺的手段,眸中光芒一閃,手中丈四銀槍想也不想順勢便往身側馬操腦袋前方探去,這一探的動作端得是優美無比,就如流水淌過指尖,便是典韋這個憨子也不禁呆了一呆,而美好只是外相,其中暗含力量也是不小,準度自不必說,剛好與典韋丟來的短戟撞上。

    砰!

    典韋的短戟在這一撞之下,竟是勢頭被阻,然后直接掉落在地上,只是很少有人能覺察到在那一瞬間馬超的銀槍也有些細微的顫抖。

    收槍背手,馬超暗自抖了抖有些發麻的手,心里有些吃驚,怎么也沒有想到呂布旁邊這個丑怪居然是如此高手,便不說其他,單看這一出手這份力道和準度,就將是一大勁敵。

    如果說原先對于呂布還只是基于傳聞心頭并不怎么看重,只覺得傳聞未免夸大,自己若真與其較量上,定要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現在可就不好說了,畢竟只是呂布身邊一個護衛長模樣的人物就有這等實力,雖然這不代表呂布實力就有多強,卻也令馬超生出一絲忌憚來。

    “無德,不得無禮!”說是這樣說,但看馬超臉上表情,一點兒也不像是對馬操不滿訓斥他的樣子,畢竟他的個性就算心里服了,臉上也不可能表現出來。

    倒是回轉過頭來看著呂布的時候,臉上似乎有了幾分歉意,“還望溫侯見怪,超這家將沒見過什么世面,不知道溫侯是何等人物……”說著,眼神就有些忌憚地瞥了典韋一眼。

    “孟起有如此護主的家將,是孟起之福,本侯倒有些羨慕了。”

    呂布說著擺擺手,心底倒是真不介意,只是他知道兩人這第一次見面恐怕都給對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說到底他們主觀上都是以自我為中心的人,以后關系會怎樣發展,可真就有些值得玩味了,呂布自己都難以預測。

    當然即便如此,這也并不影響他們接下來的談話。

    〖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