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三國重生之戰神呂布

第二十六章、拼命三郎徐公明

    無-彈-窗純-文-字

    \

    媽媽說求訂閱要熱忱一點,所以深幻七百二十度級托馬斯回旋向諸位拱手,雖然晚了,但求一份訂閱可否?

    面對這一切,呂布臉上只是微笑著,似乎根本沒把這些放在眼里,而事實上他也的確有這個資格。

    fi1es

    a

    tic1e

    htm1

    5

    5169

    不朽圣尊

    那紛亂的箭雨將滎陽東城門外一箭之地內的大片范圍都覆蓋了,遮天蔽日一般,像是突然籠罩天空的黑色幕布,在這其中的呂布卻像是其中一道銀色的閃電,這其中有赤菟的急和靈敏反應,也有呂布自己過人的感應力,仿佛總能夠提前一步預知到危險來臨的方向并予以預防性的躲閃,而這卻似還沒有影響其前進的度。

    呂布的確很驕傲,也很有自信自己的箭術要強過夏侯淵,可如果更靠近一點目標,那才會更有把握,哪怕這樣做實際上難度更高,因為危險更大,但也是一個刺激的挑戰。

    當然也有一點,因為呂布的無敵早已經深入人心,對于這些對他再熟悉不過的滎陽城守軍而言,越是熟知越是知道其可怕,反而越是會趕到自內心的驚懼,未戰而先懼,所以哪怕他們在徐晃的身先士卒和嚴明軍紀的驅使下紛紛出手,心態變化動搖之際必然,會大大影響攻擊的效率和威力;再加上這么多箭矢齊,看著壯觀聳人,但真正瞄準呂布并且能夠一路順暢掠至他身前地,已是少之又少,到了近前或是被閃開或是被擋開,竟是無一箭真正欺到呂布真身。所以這看似籠罩著一方天地的漫天黑壓壓的箭雨,實際上對于呂布能夠造成的威脅實在是太小太小。

    而呂布這一路驅馬奔馳,不僅身上沒有受到半點傷害,距離滎陽城樓倒是越來越近,在這個距離內換做是夏侯淵來,也能夠將弓射的威力揮到最大,之前被徐晃成功擋下的可能性小之又小。畢竟人的移動度怎么也快不過飛箭,就算趕得上也未必擋得住,因為還有很大的力量,徐晃使用兵器乃是板斧,也算一員力量型武將。可不管是與呂布還是與夏侯淵比起來,無疑都要差上許多。

    當然越是接近,危險性也越增加了一份,到得后來就算是以呂布和赤菟這縱橫天下的組合,也顯得有些吃力,在這個范圍內呂布知道已經快要到自己的極限了躍韓。趕緊將度放下來,同時在觀察著城樓上動靜,伺機尋找最佳出手的時機。

    此時在城樓之上。徐晃也正望著奔馳而來的呂布與赤菟馬,這一人一馬的配合簡直令人叫絕,不管是城頭董卓軍這邊,還是城外駐扎聯盟大軍陣中。望著這一幕心中都不得不贊嘆,或許袁紹、袁術之流還會以逞英雄甚至惡意想著下一刻就會被流矢擊中,但本就對其有著崇拜情結的徐晃卻是為之心神搖曳,本來緊繃的眼神也出現了片刻的恍惚。

    就在這一刻,尚還在數十步遠外的呂布好像將一切細微變化都盡收眼底一般察覺到了什么,突然眸光一閃,電光石火間就看到他右手的箭已經搭上了左手的弓。然后半刻也不停留甚至似乎也沒有做過瞄準,立刻就松手,周圍人的思維恐怕都趕不上他的動作,更趕不上鐵箭離弦而去的飛快。三國重之戰神呂布26

    這一箭穿過了紛揚的箭雨,穿透了緊張的空氣,也穿破了城樓上董卓軍將士們的視野,徐晃的瞳孔不斷微縮,圍在那桿“董”字軍旗周圍的董卓軍將士們,也都瞪大雙眼、張大嘴巴,目光呆滯神情呆滯地望著瞳孔中那支箭的箭頭處不斷放大、再放大,像是充斥了整個視線,越來越近,直到耳旁都恍惚能夠聽到利箭穿空帶來的呼嘯風聲。

    這一箭,射出了呂布的無限豪情,也似乎射破了他與董卓之間冰釋前嫌再度聯合的最后一點可能。

    這一箭,令聯盟軍無數將士贊嘆叫好,就是夏侯淵也目光傾然,仿佛為其折服。

    說時遲那時快,徐晃沒有猶豫也沒有進一步判斷已經是騰空而起,可等到他躍起來,才現自己居然跳早了,那箭飛來的確很快,但徐晃下意識反應的騰空也不慢,等到箭矢接近的時候,他卻剛好處于下落。

    徐晃人在半空,已經沒有借力地點了,這時候當機立斷重心往下用力一沉,頓時下落的度驟然加快,但回到地面的一霎那他卻連身體還沒有穩下來,雙腳又是猛地向上一蹬。

    以他一流武將的強悍身體素質,即便身上有著盔甲還有板斧這樣的累贅卻也沒有影響他這倉促一躍的高度,可惜這個時候呂布的箭距離那“董”字大旗的旗桿已經不足三寸遠,徐晃這二次一躍本就力有未逮,有力不從心之感,自然也是夠不上飛箭的度。

    徐晃只好高舉起了手中的板斧,倉促之間這是他能夠想到最好也是最有可能的辦法了。

    本身呂布這一箭取的便是大旗的中下段,如此一來倒是正好夠得上,可他萬萬沒想到這鐵箭上附著的力量這么強,實際上這也是因為距離實在太近了的緣故,以呂布的對力量的掌握和射箭的技巧,這一箭而出威力根本不是徐晃能夠阻擋得了的。

    這一箭撞在了徐晃板斧上,卻并沒有受到多少阻礙,繼續向前去,這個時候終于反應過來的周圍那些徐晃心腹手下們全都行動過來,卻都已經來不及了,“咻”地一聲,鐵箭擊在了木制的旗桿上,拳頭粗細的旗桿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轟擊,橫一條裂縫,然后迅蔓延,豁出一道巨大的口子,鐵箭終于完成了使命,卻還似乎猶自不甘心的穿鑿在旗桿這口子上,上半截大旗晃晃悠悠片刻就猶如折翼的鳥兒倒了下去。

    這一下可是令城樓上所有董卓軍將士大驚失色,徐晃也是臉色一變,而這時候的他連身體都顧不上想要去撐起大旗來,卻沒想到這拉扯到了自身的關節,剛才高舉板斧的時候,雙臂過頂,當呂布那一箭正好撞在板斧斧面上的時候,一股大力傳來,更震得他一雙胳膊都麻,慣性則又帶著往后掄了小半圈,可疼著呢,現在這一拉扯更感覺痛至骨髓,臉色又是一變,整個身軀在半空無所適從就這么重重摔在了地上。

    而他爬起來第一個動作,也是去看那大旗,看到被射穿上半截倒下來時,他再也撐不下去,“哇”一張口一大口鮮血吐出來,瞬間染紅了面前的城墻內沿,這令得他周圍的董卓軍將士莫不是大驚失色。

    徐晃乃是如今滎陽城守軍主將,如今大戰還未算正式開打,主將卻先受到重創,都吐了血了,難道這是要他們全部加起來以萬計數的守城軍就這么敗在呂布一個人的手上不成?

    **看書

    安卓客戶端上線

    地址:太多?有彈窗?

    界面清新,全站;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