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三國重生之戰神呂布

第五十章 、董仲穎指鹿為馬

    (汗,周末兩天都要上培訓班,沒想到啊沒想到,所以今天只有這一章了,還搞得這么晚,實在抱歉~)

    大漢新任司徒王允設宴的次日,大漢永漢元年十月初晴,皇宮嘉德殿,大朝會。

    這是新帝劉協登基之后,第一次大朝會,也是在劉協自登基大典之后初次亮相在眾多文武大臣們眼前,尤其是在之前漢少帝劉辯死于非命之后,自然顯得意義非凡。

    小皇帝劉協今年才九歲,穿的龍袍都是全新定制的,不僅合身而且嶄新,那衣袍之上的真龍圖繪更是栩栩如生、威武莊嚴。

    劉協自小聰明伶俐,得漢靈帝劉宏歡心,甚至讓其起了立庶立幼的心思,可說到頭來終歸還是一個孩子,幾時見過朝會這種大場面,當時就被嚇愣在那里。

    即便他幾天前才親自參加過新帝登基的祭天大典,但實際上早在之前劉辯登基的時候便是帶著他一起去,也算是有過一次“經驗”了,所以那一次他的表現還算勉勉強強;然而朝堂之上如此嚴肅莊重之地就是最寵愛他的劉宏也沒辦法隨便把他帶來,所以這真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說起來一個孩子會有這樣的反應實屬正常。

    扶著他的是貼身內侍小黃門張榮,經過了十常侍之亂,不管是清流還是外戚都一直對皇宮內侍們十分警惕,也使得他們行事更加小心,或者各有所依附,而劉協這個貼身的內侍,卻是一直跟著劉協,從董太后那兒留下來一直照顧他的老奴,也算是難得孑身一人的,對此董卓也并不是太在意,畢竟他在劉協身邊安插的人可絕對不少。

    那老奴小心地在他耳邊安慰著,一邊要撫慰少年脆弱的心靈,一邊卻也不能夠讓朝臣看到小皇帝的軟弱。

    實際上劉協并不軟弱,相反他的聰慧和伶俐越是在這種時候越容易被激發出來,所以下一刻他就好似突然習慣了,開始學著去面對,在內侍的低聲解釋下,再加上這些日子自己耳邊沒少聲音提點,自然知道接下去該怎么做,只是誰也不知道少年小小的心思里面,在那一刻看到龍椅前那個高大的背影眼中閃著光芒心里又在想些什么。

    劉協坐上龍椅,而加封相國的董卓則是佩劍軍裝肅容昂揚站立在他前面數步遠處。

    對于劉協,董卓的感覺很簡單,他需要一個傀儡,但就算是傀儡也需要一個自己能夠看得上眼的,早在洛陽郊外第一次見到劉協的時候,董卓對這個早慧又機敏的少年就很喜愛。

    而與之相較,當時一見到董卓便嚇得畏畏縮縮的劉辯表現便讓他十分不滿,這聽起來似乎有些奇怪,畢竟越是顯得軟弱可欺應該越好控制,但另外一方面,又正如李儒所考慮的那樣,董卓當初是借由前大將軍何進以及當今何太后之名義才得以入洛陽并且在何進死后取得皇城內禁衛軍掌控權,這就等于為自己留下了一個隱患,雖然無懼何太后,然而卻不得不防備其他人假借她名義來行事,到時候總會有些麻煩,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絕除后患,而絕除后患自然就是讓其再不占據大義名分,而是自己站在大義上。

    所謂大義,就是皇權之威懾,就是君皇之所在,所以董卓要掌控皇帝,挾天子以令不臣,同時卻又不能夠讓天子有反抗機會,在他看來如今無所靠山的劉協遠比劉辯合適。

    就算再聰明又怎么樣,再聰明也只是一個孩子,長大了也只是單獨一個人,就算想要反抗拿什么來反抗?

    當然,劉協上臺,在可預期的以后同樣也有可能會培養出新的外戚勢力,而且董卓擅行廢立之事也會被天下諸侯當成攻擊的借口,然而此時意氣風發的董卓自然無所畏懼。

    此時他站在大殿之上俯視群臣,姿態是高傲而睥睨地,他也完全有那個理由和資格如此。

    放眼當今天下,宇內諸侯,誰人能與他一較一二?

    四世三公袁家么?不過已成一堆廢墟爾,就算那里面那個屬于袁紹的尸體如李儒和呂布所猜測的是假的,真的袁紹已經逃脫了,以他如今喪家之犬一般的處境,又能夠做得了什么?

    三公另外兩人么?黃琬和楊彪一樣其實是位忠漢老臣,然而在董卓看來也不過就是兩個手無寸鐵的老匹夫,對他而言又有何懼哉?

    至于新任司徒王允……想到那日與王允的會面和談話,董卓心中輕笑。

    此時的他高站在朝堂之上,目光和心思,卻好像飄到了更遠的地方去,沒有人知道此刻的他心里面在想些什么,而連入朝資格都沒有的呂布,就更猜不到了,他只能夠在外面等待。

    不只是等待現在,也是在等待不久的將來。

    大漢永漢元年十月末,太尉董卓加“相國”,自稱太師,有監國督政、師于皇家之意,自此其入朝不趨、劍履上殿,而在實際上大漢軍政權力,至少在這洛陽內已經被董卓獨攬懷中。

    就在洛陽群臣世家正預備掀起一場反抗聲潮之時,卻突然又傳來一個消息。

    董卓向先帝妹、當今天子皇姑益陽公主求婚,益陽公主應允,不日將結秦晉之好,也就是說董卓快要成為駙馬加當今天子姑父。

    一石激起千層浪,然而這一塊“石頭”被投下來,卻讓原本暗潮涌動的洛陽城里頓時平靜了許多,如果誤以為光光是這樣就足以讓這些人震住不再搗亂,那顯然是太過小看這些站立在大漢權力金字塔邊沿甚至頂層的人物們,但他們被這件消息所震動卻又是事實,而因為這件事情董卓的身份地位無疑也變得微秒起來。

    雖說一般而言一朝駙馬應該是不適合接觸到更多權力的,然而大漢朝早就有過先例,如漢武帝姊平陽公主駙馬衛青就官居大司馬,更戰功赫赫威名鼎盛,董卓如今以駙馬之名、“相國”行攝政之實,在情理上至少要比原來更說得過去。

    而后,董卓又大肆封賞其部署,首先是其母,董氏被封“池陽君”;其女婿及謀主李儒被晉封為司空,再加上新任司徒王允和仍職太尉的董卓自己,如此新的三公則成,而原司空黃琬則為御史大夫。

    還有西涼軍、并州軍中將領也一應有所加升,騎都尉呂布拜為中郎將、封都亭侯,領并州刺史,張遼為并州軍軍司馬,郝萌、成廉、魏續、宋憲、曹性以及高順既為校尉,而呂布的親兵頭子在成廉獨立領軍之后空出來,便換成了那讓呂布頗有好感的游俠兒季昭。

    西涼軍中,華雄加虎賁中郎將、將軍,調入皇宮禁衛軍中,成為禁衛軍統領,也算是名義上董卓的親兵頭子。

    李肅則升為騎都尉,有資格獨自統領軍隊;徐榮、樊稠和胡軫也都各有升遷。

    就是遠在異地的李傕、郭汜等人也各有封賞,董卓更大肆搞出了一個五大中郎將的頭銜,帳下第一大將呂布為左中郎將,為五大中郎將之首,李傕、郭汜為右中郎將、南中郎將,華雄為北中郎將,牛輔本就為中郎將,此次更有假節領西涼刺史之職。

    還有張濟張繡叔侄、李蒙、王方、楊定、段煨等人都各有升遷。

    如此這般,真可算得上是一人得道,而雞犬升天。

    但同時,恐怕誰也沒想到,在這威勢空前籠罩洛陽的時候,一片陰霾也正向董卓襲來……[(m)無彈窗閱讀]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