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三國重生之戰神呂布

第七十章 、呂屠夫

    (感謝書友“奧登大帝”的打賞支持,抱歉睡晚了,剛起這是第一更,呂布要開始反擊了,大家票票也要給力!)

    在等待救援的那片刻時間里,呂布的心突然變得異常的平靜,眼前逐漸晃過了自己還記得的那已經葬身火海有些甚至自己都還不知道名字的親兵的臉,他們或是笑著,或是怒號著,或是其他各種情緒。

    但唯一比較能夠讓人感到興慰地則是,雖然是死,他們至少能夠在醉酒的歡樂中死去,而非浴血的疆場、經久的痛苦,盡管這也只能算是呂布自我安慰般的臆想。

    呂布感覺憤怒在一剎那遠離了自己,因為他知道自己在這種情況下可以憤怒,但不能夠被憤怒沖昏頭腦,否則自己會中曹操的第一次陷阱,或許就會中第二次。

    哪怕只是為了復仇,自己也要先保持冷靜。

    “呂將軍……”坑外面,那來自于西涼軍的聲音傳來,然后呂布就看到一根繩子被拋下來,又聽到上面說道:“呂將軍,我們在上面拉著,你抓緊繩子上來吧!”

    呂布眸中精光閃了閃,突然低聲笑道:“就算是假的又怎么了,難道我呂布還會害怕嘗試一次?”說完再不遲疑,抓緊了那救命的繩子,在自己手上纏繞了幾圈。

    上面又問道:“呂將軍可抓緊繩子了?”

    “拉吧。”呂布的回答很簡單,然后他就感覺繩子那一頭傳來一股巨大的拉力,呂布自己當然也不會只是干等著別人來救,而是借著這股拉力向上一躍,雙腳蹬在這坑的土壁上,上面在拉他下面也在攀爬著,這種時候那平滑的土壁再也沒法對他造成什么困擾,沒一會兒身體就已經被帶出了大坑。

    然后呂布縱身一躍,落地時已經離開了大坑,將那繩子甩到一邊,眼神一掃四周,就瞥到原來在那坑的兩邊還有兩塊淺色的“地皮”,還帶著繩子,顯然這就是曹操他們專門為防自己而布置的陷阱。

    而后呂布再回頭,看向了西涼騎兵們和那些官兵對峙的戰場。

    曹操那一方的官兵占據人數優勢,然而戰場從來不是拼人數,這些官兵更不可能和西涼鐵騎相比,所以此時的情況是毫無懸念,在十數騎西涼騎兵的來回穿插沖鋒之下,曹操率領的官兵除了且戰且退,連有效的防守都組織不起來。

    邊上那個西涼騎兵隊的頭目上前來問道:“將軍,這些官兵怎么辦?”

    呂布冷笑,“還能夠怎么樣,全殺了!”

    這些人雖說是受曹操等人蠱惑,但呂布可沒有那種不知者無罪的仁慈,若是剛才自己沒得救出來,說不定不久后就要喪身于他們其中一人之手了。

    那西涼軍將領聽得眼前一亮,呂布這話倒是正對他的胃口,眼中嗜血赤芒一閃而過,然后沖著身后跟著一起來營救呂布的西涼騎兵們大叫道:“兄弟們,大家都上,誅殺叛賊者有功有賞……”

    西涼士卒轟然應諾,反觀曹操那邊那些縣衙的官兵見到這一幕,再加上剛才被十幾個騎兵就輕易沖鋒破防,現在早就嚇得小腳發抖了,如果不是那縣尉平素還算有些威望,還有曹操在背后支撐,他們此時早就已經一哄而散了。

    不過此時雖不是亦不遠矣,曹操自然也看得出來這一點,臨兵作戰,將士用命士氣很重要,而此時己方士氣泄了,再想阻止反擊已不現實,甚至防守都危險,畢竟西涼鐵騎沖鋒的厲害是出了名的,而這里地形又處于平坦地帶,正適合他們發揮。

    但曹操終究是曹操,臨危而不亂不懼,怒聲對周圍這些官兵喝道:“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我等?今日既然得罪了董國賊和他的走狗,拼死一擊還有出路,否則的話只能夠徒被屠戮……”說著他也不理其他人的反應,提起了七星寶刀,居然直接沖到了所有人的最前方,而且提刀就沖著沖過來的一個西涼騎兵殺過去。

    見到曹操這副樣子,本來也都覺得被逼到了險境的這些官兵感覺到心里面突然爆發出了一股能量,讓他們好象瞬間擁有了平常所沒有的力量,曹操的話可謂是說到了他們的心坎上,而不管是什么樣的人,臨死之前,拼死爆發的能量都是不可小覷的,更何況這些官兵雖然不如西涼騎兵這些百戰老兵,可他們也都算是青壯,尤其是那句老話狹路相逢勇者勝,更所謂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這些官兵此時就是完全不要命地沖上來了,不要命只是為了能夠搏出一條命來,而這些都是曹操對他們的影響。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呂布看到這里也不禁暗贊這曹操在這種時候居然還能夠有此手段,可是越是贊賞,對對方的殺意也就越重。

    呂布提起方天畫戟,也是第一個沖到了這些官兵面前,而他迎面正好撞上地,就是那管城縣的縣尉。

    對方口中怒喝提著大刀也沖殺過來,呂布冷笑,眼眸中盡是輕蔑,這輕蔑無疑激怒了對方,但任由他怒氣再大又能夠如何?

    下一刻呂布用血淋淋的教訓告訴他,怒氣滿值,不代表就能夠絕地反擊,方天畫戟在手中再一次狂舞起來,呂布這一套戟法如今早已是接近了從前的巔峰狀態,輕松一擊出去,卻又哪里是對方能夠擋地,別說這看似簡單實際上一出手就已經將他所有出招都算上更封住了退路的厲害招式,就是那一戟含的力量,在傳送到那縣尉身上時,也夠他受的了。

    縣尉看似勇猛,其實根本非腦充血的呂布一合之敵,呂布一擊正好刺中他,方天畫戟更貫穿他的肋下,當場就被重擊震蕩死亡,然后呂布將他的尸首直接挑開。

    輕易刺死了那管城縣縣尉,呂布腳不停步繼續向前,這一刻的呂布,就象是一個屠夫,殺人不眨眼、三步必血濺。

    殺、殺、殺!

    心中從未有過如此深刻劇烈的殺意,而那些被呂布收割的生命,在他眼中卻仿佛是不存在的一般,因為此刻他眼中只有一人,一個身影,就在他的正前方,他的視線始終注意到的方向上,那個站在后方冷笑看著他的人。

    周圍一片喊殺聲,這些官兵的命根本就是在被等待收割,即便有曹操鼓舞士氣,又哪里是久經百戰、更有馬上之利的西涼騎兵們的對手?

    而那邊曹操卻在冷笑,看著呂布向著自己沖殺過來,他卻沒有露出絲毫懼色,但實際上,即便是他此刻心底也有了懼意、退意,只是他不能夠露出怯意,他知道現在他站在這些官兵的這邊,卻等于成為了他們的主心骨,尤其是在那個管城縣尉袁承已經死去的時候,這些官兵早就已經在無形中就將曹操當成了他們新的領導,他現在更如同他們的標桿、他們的旗幟,如果連他自己都退卻、都倒下去了,那么沒了主心骨的這些人,很快就會散去,而曹操也絕對有理由相信,那種情況下對自己更為不利,只會讓自己死得更快。

    他現在無從選擇,可是天知道就算是這樣僵持下去,這些官兵又還能夠阻擋呂布幾時。

    尤其是若是一旦在他們心中呂布的威懾力超過了本身對于生的渴求,一旦他們覺得完全絕望沒有可能再活下來,那曹操也就沒法再指望他們了。

    可是隨著戰況繼續下去,他也不敢再久留了,那些官兵都沒有察覺到,曹操這個時候早就已經不知不覺退到了他們的最后面,而且他的身邊還有一匹棗紅色大馬,他跳上馬背,攥緊韁繩,竟然是撥馬掉頭狂奔起來。

    在這種情況下,曹操哪里還敢還留在這里;現在的局面完全反轉過來,他已經沒有了別的選擇,除了……逃![(m)無彈窗閱讀]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