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三國重生之戰神呂布

第八十八章 、舉文輕武

    王允還在那邊笑著,好像全然沒有看到呂布和劉備面對面時彼此那精彩的表情,也好像沒有看到關張兩個看著呂布眼神都像是要吃人,更好像沒有看到周圍是一片看好戲一樣的眼神。

    在座諸人在洛陽的關系可都不簡單,而且都是地頭蛇一樣的存在,連呂布都知道了,他們自然也不會錯過王允并沒有刻意隱瞞的登門拜訪劉備的事情,雖然具體在里面談論了些什么沒人知道,畢竟兩個當事人誰也不會好好說出去,而在當時場的也沒有第三人了,但王允會邀請劉備來參加這次壽宴還是能夠預料地。

    而在剛剛見到劉備出現,由那些早就見過或者知道劉備之人傳開來,然后大家就都知道了這個跟進來的是劉備三兄弟,都是心道果然如此。

    后來看到王允對劉備似乎特別優待,竟然還親自上前去迎接,實在令人大跌眼鏡,可更關鍵還不是這個,而是隨后王允竟然還拉著劉備跑來找呂布,要知道那一次呂布去劉備府的拜會可也早就傳出來了,所以呂布和這三兄弟之間隱約的矛盾在這些人中也不算什么秘密了,可王允此時卻還是叫人看不懂地在呂布和劉備三人之間熱情積極地串聯著:“來,玄德和奉先都可謂我大漢棟梁之材,彼此當多交交心,走動走動……”

    呂布有些懷疑,這老頭肯定不會是沒聽過自己和這兄弟三人之間的事情,那也該知道雙方的不對付,可他這樣到底是故意的還是真沒把之前那些當回事,又或者自我感覺良好,覺得什么人到了他這兒都得要按著他的想法去行事?

    不過呂布還真不愿意這個時候鬧事,至于劉備更不想出什么岔子,別看現在周圍那么多人,真要鬧起事來他們絕對是吃虧的一方,哪怕周圍這些文官名士們對呂布看法再不濟,可他位高權重卻是事實,而按照禮制上來說作為奮威將軍名義上有著統轄大漢軍度職權,劉備三人自然也就算是他的半個屬下,也的確要對他盡到禮數。

    劉備先就朝著呂布做了個揖道:“備還不知道將軍竟然也在此,請恕備未盡禮數。”

    不管關羽和張飛心底再不甘不愿,看到周圍那些目光也有壓力,更何況劉備在前面先做了表率,也都跟著行了個禮。

    呂布也沒多為難他們什么,至少表面上的樣子做出來了,“想不到玄德也受到王司徒邀請,真是難得、難得。”

    誰也不知道呂布到底在“難得”什么,但他說想不到卻是沒什么人會信地,別人不好說,呂布現在在洛陽乃至天下都是風頭日盛,以他的權勢,又哪里會有人相信呂布之前沒有收到一點風聲。

    這時候呂布身旁的荀爽、孔融和蔡邕三人也都站了起來,王允也接著向劉備一一介紹,剛好也避過了劉備見到呂布的不舒服,荀爽還小小贊了劉備一句。

    劉備不卑不亢的表現,也令一些人對他刮目相看:能被司徒看重之人果然不凡!

    其實劉備心里還有些激動,任他胸有凌天之志,但缺少一個施展的舞臺也是無奈,可現在就好像是王允特別為他提供了這么一個舞臺。

    在這里他可以認識更多的人,而且每一個在如今大漢朝廷里都是舉足輕重,哪怕現在因為諸侯分化,盡管明面上仍然還是只有劉協一個天子,但誰都知道大漢已經不是原來那個大漢了,可這些人的影響力卻不會因此受到削弱,說句不好聽地,不管在那個位子上的是誰,但若要統治天下就需要這些大臣是肯定地。

    借由這個舞臺,如果操作得好他甚至可能為自己編織一個關系網的雛形,這對于他是非常有利地,這個天下走到哪里都不會嫌少的就是關系和人情。

    不過劉備頭腦卻始終保持著清醒,心里再激動,表面卻還是顯得很得體,在荀爽等人面前也無疑留下了一個不錯的印象,這確是一個好的開始。

    當然了,王允肯定是知道劉備和呂布之間矛盾地,不管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也不會愿意自己身邊藏著一個火藥桶,所以他隨后就讓人將劉備三人帶到另外一角去,那兒離著呂布的位置可遠著呢,可見王允對這事兒心里明白著呢,雖然這才是符合常理的做法,但反而更讓呂布懷疑王允之前那番做法的意圖了,不過本來呂布來到司徒府好像就是帶著懷疑一切的態度來地,現在也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而且他始終相信一點,不管有什么意圖,總有暴露出來的一天,自己既然還無法猜透,現在就只能以不變應萬變了。

    有點可惜地是,路粹畢竟因為身份問題,沒法一直跟在呂布身邊,讓他進來這兒已經算是王允很給面子了,呂布現在有什么事也只能夠先自己去想,身邊每個人參詳還真多少有些不習慣,尤其是在擁有了賈詡和陳宮這兩大謀士之后。

    待到劉備三人入座,呂布四人也重新回到座位,王允登上主位,看著座下諸人,王允笑道:“雖說此次壽宴也算大辦特辦,但外面那些人平素與允也無甚交情,倒是在座諸君,都乃我大漢朝堂棟梁,更是我王允所敬所喜之……”

    呂布偷偷撇撇嘴,沒說什么,但莫名想到如果不是如今董卓權傾朝野,如果不是自己虎牢披靡,恐怕哪怕自己武力再高,在這里也可能連外面一個位置都占不上吧?不過這就是當今現實,雖然還沒有到后來宋朝時候重文輕武那么嚴重,但文人天生似乎就覺得他們要比舞槍弄棒、征戰沙場的將士們高一等。

    呂布也沒覺得什么不自在,周圍那些人只偶爾有些目光余光瞟向了他,但也絕沒有人敢露出平常對于其他武人那樣的輕視,很明顯在這些人眼中,呂布和他們以往所遇到的那些武將似乎不太一樣,至于不太一樣在什么地方,或許一切還是從那首五原飛將令開始地。

    實際上如果單單只是一首絕句,也未必就能造成這么巨大的影響力,但要看到在這其中進行推波助瀾作用的各方勢力,包括蔡邕、孔融等人可都是對呂布有不俗的評價,他們又能夠說什么呢?

    相比較之下,劉關張三人在這方面或許還要低呂布一頭,畢竟他們也算軍隊出身、武將身份,不過他們現在坐的位置稍微偏一些,王允對他們再看重也不能夠改變此時宴席上他們身份地位比較低的現實,所以暫時也沒有多少目光還注意著他們,這讓劉備松一口氣的同時也未免有些失望,旋即就安慰著自己,這只是一個開始,總有一天自己會叫這些人刮目相看的。

    王允這時又接著說道:“今日吾之壽宴,能有諸君來共聚,吾心甚慰,今日大家也可放開來,盡情飲酒作樂。來大家都喝酒、喝酒,一起喜樂喜樂……”

    一陣陣哄笑聲之后,壽宴似乎也漸漸達到了高*潮。[(m)無彈窗閱讀]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