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三國重生之戰神呂布

第二十八章 、張揚末日(上)

    西河郡平周城,戰斗終于再次打響。

    這一次幾乎是毫無預兆,張揚就仿佛是瘋狂了一般,不顧眾將的反對,也視而不見低迷到了極點的士氣,悍然再次對平周城發動了攻城。

    此刻的張揚的確有些瘋了,他已經接到了從晉陽甚至從上黨傳來的戰報,就在他在此處與呂布僵持的時候,他的兩個后院竟然同時起火,而且起的還不是一般的火。

    晉陽城被圍困日久,城內軍民心中極度不安,而四周陸續過去的援軍多則三五百少則一兩百卻都覆沒在呂布軍的手中,更引得整個太原郡內都已經是人心惶惶,這時候楊丑自然也醒悟過來對方恐怕是在圍點打援,但他手底下沒有足夠的兵力,也不敢冒冒然出城主動去進攻,一時間就那么僵持在那里,而對于張揚來說更關鍵的還在于,他派去由侄子張鎮率領的數千輕騎援兵竟然到現在還沒有消息,不只是晉陽那邊沒有收到他們救援的消息,他這里也沒有他們任何蹤跡的消息,就好像突然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一般,這讓張揚不得不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同時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再說到上黨郡的局面就更是糟糕了,自谷遠以東,幾乎大半都覆沒在由呂布麾下大將高順所領近兩萬大軍的鐵蹄之下,高順的大軍一分為四,除了主要的都在長子城外,還分為上中下三路大軍,上路攻涅縣、中路攻屯留、下路攻高都。每路大軍雖只三千軍馬,卻是呂布軍中最精銳。經過張遼和高順的調教,三路軍三個領兵者也是呂布并州軍中很早就跟隨呂布的三個老將,經驗豐富老道,自然不出意外拿下了并沒有來得及布置多少防御的三城,而后形成四條線,大有將上黨一舉掃蕩之勢,雖說就目前來說,一路勢如破竹但終究還未達成切實有效的占領。但可以預見這只是時間問題。

    現在困擾張揚的還不只是兩個后院這糟糕的局面,還有對于這些“多出來的”兵馬的疑惑,他簡直難以想象呂布這是突然從哪里找來的多出來的這幾萬大軍,他哪來的這么多大軍,從天上降下來的,從地上蹦出來的,還是如同當初那號稱“大賢良師”張角一般的撒豆成兵。自己變出來的?

    不過不管是怎么出來地,現在的張揚都充滿了怒火,而這怒火也讓他腦袋更加偏執起來,他覺得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被阻在這小小平周城之外,只要自己攻破了平周城,抓到了呂布。那這一切就都能夠解決了。

    這一次戰斗,不管是對于攻城一方還是守城一方來說,都顯得異常慘烈。

    現在是大寒,還是在最寒冷的時刻里,平周城墻上的冰墻依然存在著。但此時的張揚軍卻好似完全無視了這個之前和現在都給他們造成了巨大麻煩的東西,在嚴格軍令的鞭笞下。他們只知道不停地往前沖、往上沖,只要站上城頭,殺滅城上守軍,攻占城樓才能夠停下來。

    但守軍卻也不可能坐以待斃,“唰唰唰”利箭飛射、矢羽如雨,轟隆隆石塊翻滾,還有炮車凌厲,幾乎一刻也停不下來。

    城上依然是由呂布親自坐鎮,他的方天畫戟已經染上了太多張揚軍的血,這一次自然也不會例外,只是這一次便連他都為張揚這一刻展現出來的瘋狂膽寒,他完全是不顧人員的消耗,看來竟然是打算用大量人生命代價,換來破城。

    雙方展開了可以說自從張揚圍城以來最為慘烈的一次戰斗,在這樣的時刻,冰墻的存在似乎也無關緊要了,而因為呂布無意的忽略,平周城頭上這些守軍似乎在連日的平靜中失去了當初的那股銳氣,驟然再次面對張揚軍的悍勇,一時之間竟然沒能夠招架住,在城墻左右方紛紛有失守的跡象。

    呂布雖然強大,但他終歸是一個人,也只有一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分身暇顧兩處,他現在還是首先照顧到那個缺口的地方,此處是在城樓左邊,上來的張揚軍自然都被在他率領下重新燃起戰意士氣的平周守軍重新趕了下去,但在右邊此時的情勢卻是不容樂觀,平周守軍節節敗退,在此處登上城樓的敵軍數目越來越多,越是如此卻又越是引得守軍們恐慌,恐慌之下更容易忙中出錯,敗退的也就更快了,這邊很快就幾乎成了張揚軍的天下了,而且他們很快將目標瞄準了左邊這方,看上去竟然是要與下面還在努力向上沖的士兵們夾擊呂布等人。

    望著那邊來勢洶洶的敵軍,跟在呂布身邊的守軍也不禁有些忙亂。

    呂布當然不會置自己于險境,他也不是有把握憑借著平周城里那些兵力就擋住張揚大軍的進攻,除了那兩路奇兵,在這平周本身,他也布置了后手,只是現在還不是露出來的時候。

    他在平周城這邊,主要卻還是拖時間,本來上一次讓張揚后院起火的軍情傳過來,呂布就想看看他會做出怎樣的選擇,結果張揚只派回了一萬騎兵,這倒也在呂布意料之中,看來他還沒有完全放棄,不過兵力減少尤其是機動力極強的騎兵被派走使得張揚還是有些捉襟見肘,不是在對于平周的攻城戰略上,而是在防備呂布,防備他的詭詐他的后手。

    尤其是這一回深深感覺到自己被玩弄了的張揚對于呂布的戒心越來越重了,甚至呂布當著他的面打個噴嚏或許他恐怕都要以為呂布又在耍什么詭計。

    但發起瘋來的張揚呂布雖然不怕,卻也會有顧忌,就像是現在,任由尸橫遍野,只為一登城樓的張揚指揮起大軍攻城來讓呂布也稍感吃不消。

    他想了想,終究還感覺沒有到時候,只是沖那邊的魏續等人道:“爾等還在那邊干什么,難道任由這張揚軍在我城樓上橫行么?”

    魏續等人一驚,不敢輕慢,知道左邊這里有呂布坐鎮不會有太大問題,趕緊率領人馬沖向了右邊,卻是正好碰上了準備往左邊撲過來的張揚軍,畢竟他們也認出了那敵軍主將呂布就在左邊,若是能夠將其俘獲或者殺死,那這場戰斗也不用打下去了,不過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面對魏續一批攔路虎,雙方短兵相接戰斗很快進入白熱化。

    魏續雖說在呂布眼中有些中看不中用,那要看他是拿那些人來對比,不說張遼、高順他們,就是曹性各方面也自然要比魏續好得多,問題是魏續跟著呂布混到現在,絕不僅僅只是因為他的外貌和奉承,他也是有點真實力的,此刻感覺到若不拿出命來拼不管是對于呂布還是對于自己都不好,他哪里還會保留,一桿長戟大開大合,盡是殺人招數。

    或許是受到了呂布的影響,魏續也用上了戟,不過他的戟自然不能和呂布的方天畫戟相比,只有二十斤重,而且戟尖也只有一邊叉,但與他的武功相結合,威力可也不小,此時在他的帶領下,竟然將張揚軍的攻勢生生阻止,這不禁令守軍這一方重新士氣大振,魏續那有感染力的聲音也適時道:“諸將士,溫侯與我等共同浴血,何懼于敵軍,敵軍瘋狂,咱們就比他們更加瘋狂,若城破,毋寧死!”

    “若城破,毋寧死!”

    “殺啊……”魏續握緊長戟沖鋒在前,諸士兵緊隨在后,浪濤洶涌,不可阻逆。

    這邊呂布望著這一幕欣慰的笑了,同時也開始思考自己對于魏續的定位問題;而在另一邊,張揚旁邊幾位將領見此趕緊不知第多少次勸道:“使君(將軍),是時候收手了,如今后院起火,現在消息還未傳出去,將士們還不知道,但只能瞞及一時,這些必定都是那邊呂布的策劃,他怎么可能讓咱們一直封鎖消息,必定也會有流言傳出來,到時候處境就更加不妙了,說不得軍隊甚至會嘩變,若任由事態惡化下去,還不如這時候謹慎退兵,到時候使君再進行一番解釋,軍心穩定,先將后方大事奠定,至于這呂布,沒有了這次,還有下次機會,只要使君安心發展,實力壯大起來呂布又有何懼?”

    “是啊是啊……”諸將一片應和聲,這番話說出了他們的心聲。

    張揚卻低聲也不知道是問他們還是問自己道:“若是錯過了這次機會,還會有下次么?呵,某甚至都不知道這次算不算是機會,或者說是呂奉先為某挖的一個陷阱,更加合適。”

    眾將沉默了,其實到了這個份兒上,若還想不通這些,那就真的是智商問題了,可他們也沒什么好說的,雖說當初是張揚一力主張出征,但他們作為下屬并沒有切實阻止,也不能說一點責任都沒有,現在能做的,不過是盡量彌補、挽回。

    張揚始終眼神漠然,但細心觀察的人卻不難發現此時他眼角那一抹深深地悲涼,“鳴金,收兵。”

    在平周守軍又一片歡呼聲中,張揚軍狼狽退去,只是這一次似乎有些不一樣,那蒼涼下起來的雪,似乎也在昭示著些什么。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