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三國重生之戰神呂布

第七十章 、大漢飛將軍,呂奉先

    大漢初平二年三月初的并州,天氣上還帶著殘冬的影子,地上微霜,一腳踩踏上去,就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

    這時候河水也開始漸漸解凍了,基本上或許下一個日子,水面就會開始暢流。

    而這時候在美稷南方的大草原上,幾乎就在一個匈奴小部落的灰燼廢墟半里地左近,匈奴大軍正如同黑云壓境,越是逼近的時候,那種超過人心理承受能力的人數所帶來的巨大壓力就越來越體現。

    王成緊了緊自己手中的長戟,望著自己前方的那個身影,再回頭望了望身后同樣緊張的兩千多軍士,他們的眼神警惕,手中同樣是武器緊握,大氣都不敢喘一個,他心頭的那口氣,卻是怎么也松不下來,“溫侯……”

    呂布一擺手,制止了他接下去想要說的話,他的臉色沉靜如水,好似沒有什么能夠動搖他的心志,但他這時候的心情也絕不輕松,想必也沒有人能夠在面對著數以十萬計的匈奴大軍、在眼前都被那密密麻麻的人影充斥的時候,還能夠輕松得起來。

    但他現在也絕沒有后悔,或許從自己準備要做誘餌深入敵境的那一天起,他其實已經料到了會有今天,這副場面,不也正是他自己引出來的么?

    這些日子過來,他們在匈奴境內肆虐,燒殺了不少的匈奴部落,雖然都是小型部落,但人數累計起來也是不可小覷,而連日的殺人即便心志再是堅定,就是呂布都感覺有些疲憊了,這種疲憊是來自心理的疲憊,所以這時候進入決戰時刻,對他們來說反而可能是個解脫。

    “前方漢人主將,報上名來!”從數日前起,已經連續追了呂布他們一路的蘭忽律葉,此刻看著如同甕中之鱉的呂布以及他身后的不到兩千漢人軍士,突然有一種吐氣揚眉的感覺。

    終于讓我給逮到了!他心里這樣想著。盡管這實則并非他追擊之功,嚴格說起來如果沒有匈奴大軍傾囊而出,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包圍圈然后逐漸往中心處擠壓,到最后將呂布等人直接圍困在了此地,他們恐怕還是連呂布等人的尾巴都抓不到。

    可他不在乎那些。只顧著得意了。以至于忘了即便此刻雙方距離尚有百步遠,可還有一種兵器叫做弓箭,還有一種人叫做弓箭手,還有一種弓箭手。能百步穿楊。

    “咻”地一聲,毫無預兆地弓弦彈動聲音在這一剎那響起來,在此刻安靜的戰場中顯得尤其刺耳,而這一箭也是毫無懸念直接命中了蘭忽律葉身旁左邊僅隔著兩個人的那一個軍士,蘭忽律葉正要慶幸。心頭甚至還在想著這漢人射術不怎么樣嘛,卻聽到耳邊傳來一道冷冽的聲音:“聒噪!你是個什么身份,你們主帥尚未開口,你喧賓奪個什么主?這只是一個警告,若再放肆,下一次射的就不是你左邊的第三個人了……”

    蘭忽律葉頓時愣住了,本來還沒說完的話,此刻也再說不下去了,心里忍不住打了個寒噤。這家伙到底是什么樣的人,竟然連自己在想些什么似乎都知道,更讓他無語的則是對方剛才那一箭竟然還是故意的,他毫不懷疑對方說的是假話,這完全沒有必要。所以覺得自己小命還很珍貴的蘭忽律葉干脆退到了呼衍扶助羅后邊去。

    但這時候他靜下心來又想了想,自己只不過問一問對方叫什么,這不是正常么,等一下主帥問的時候。你不也得要報上名號來?

    不過這對方顯然不是個按照常理出牌的人,也不管他們知不知道他的身份。冷笑一聲道:“廢話少說,既然已經落到這一步,你們便過來便是,某的命就在這里,難道不敢過來取么?”

    他這話說得匈奴諸將憤憤不已,紛紛想要與主帥呼衍扶助羅請命前去拿下對方性命來,呼衍扶助羅制止住部下們的群情洶涌,不驕不躁反而是先問道:“閣下何不先報上名來,否則到如今也不知道膽敢侵入我匈奴境肆虐數日的漢軍主將是誰,對于單于庭可不好交代——我想以我這個匈奴大軍的主帥身份,應該夠資格問這個問題了吧?”

    “某乃大漢飛將,呂奉先……”呂布卻沒有說什么我干嘛要顧及你對單于庭好不好交代,這時候的他神情肅穆,但他說出來的話卻令對面的匈奴大軍一陣哄笑。

    好吧,對于呂布的飛將之名,匈奴人的確是聞風喪膽的多,在這哄笑的人中恐怕有大部分,都是對呂布有些懼怕的,所以這哄笑其實也可以理解為他們希望借此來驅散心頭那層恐懼。

    不錯,即便現在看形勢他們已經占據了上風,呂布被包圍在其中,但這不能夠改變呂布曾經給他們帶來的深深的傷痛和已經刻入骨髓的畏懼,如果說那些剛成長起來的匈奴軍中新丁還只是從身邊的老鳥們口中得知有關的傳說,那么剩下大部分都可以成為呂布成名的見證人。

    在這種情形下,他們不得不笑,不笑不然還要怎樣?不管做出什么表情,好像都只能夠彰顯此刻內心的心虛。

    呂布卻似根本不在意,但他的目光卻注視著對面那些在笑的匈奴士兵,然后……慢慢開始轉移,從左到右,從近到遠。

    漸漸地,笑聲小了,慢慢地又消失了,到最后卻又被一片靜默所代替,現場的氣氛漸漸變得有些詭異起來。

    而之前還保持著一副沉靜如水的臉色的呼衍扶助羅,此刻卻突然笑了,是朗聲大笑,他道:“沒想到啊沒想到,沒想到在中原和邊塞都享有赫赫威名的飛將軍、虎牢戰神呂奉先,竟然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如今還被我大軍重重圍困在這單于庭邊上,真是天要亡你!”

    他這話一說完,匈奴諸將士們再次哄笑起來,這一次卻帶著幾分輕松。

    呂布眉頭一挑,道:“天要不要亡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我之間,唯有一戰。”

    這番話擲地有聲,讓身后兩千多將士轟然應諾:“戰!”

    “殺!”匈奴大軍不甘示弱,聲勢更大,只是與呂布軍將士比起來,少了幾分齊整,多少顯得凌亂無序,只是匈奴人向來如此,也不足為怪。

    而這時候,隨著雙方的口頭宣戰,團團圍住了呂布軍的匈奴士兵率先拍馬喊殺著沖將過來。

    呂布軍將士此刻卻是死守原地,他們也各自圍成了一圈,里一層外一層,只不過彼此之間確實背靠背,面對著來犯的匈奴敵軍。

    “射!”幾乎是在同時,從呂布軍與匈奴軍中傳出一道命令來……(未完待續。。。)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