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閃婚獨寵:總裁大人難招架

第1557章:再無朋友

    :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那一次決定生死的勝負局,只有一個人能活下來,你會對阿黎下殺手嗎?

    :會!

    :她是你的朋友,你還要殺她嗎?

    :朋友沒有了,以后可以再交。只有活著,才有機會擁有一切。我只知道,我不能死。

    :她在你心里,不是無可替代的?

    :當然不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活下去。為了達到目的,我可以不惜一切。

    :你愛的男人,和你的好朋友,你只能救一個的時候,你會選擇救誰?

    :我愛的男人!

    :如果,你和阿黎只能活一個呢?你會怎么選擇?

    :我會殺了她……

    多么冷酷無情的話,這一句句,都是何柔在被催眠的狀態下,無意識的回答,也是她心里真正的想法。這些話,將阿黎的心戳得四分五裂,血肉模糊。

    回到房間的時候,云瑤見到阿黎失魂落魄的樣子,被嚇了一跳。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阿黎這樣,看起來,像是吵架了。大概是跟何柔吵架了吧?

    云瑤沒敢多問,人在心情不好的時候,更需要一個人安靜地呆一會,這個時候,她不會多話。

    在合適的時候給她倒了一杯熱水,這才是阿黎最需要的。

    杯子剛剛放下,阿黎說話了。

    “你不問嗎?”

    云瑤沒挪動步子,看著她有些孤單的背影,不知道自己該做什么。

    安慰?她不知道,以自己的立場,用什么身份去安慰她。她們不是朋友,說是敵人,又不像是敵人。這不是一兩個詞能夠說清楚的關系,她猶豫了,沒敢表達自己的關心。

    “你愿意說,我就愿意聽著。”她想,阿黎是個內心堅強的人,往往孤獨的人,都會堅強一些的。

    “你被人背叛過嗎?唯一的朋友,最好的。掏心掏肺對待,最后卻發現,別人只是把你當成一個傻子。是我高估了自己在她心里的位置,我愿意為她付出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她卻能為了她自己,毫不猶豫拿走我的命。”

    阿黎呢喃著,突然轉向云瑤,問了一聲:“你不覺得可笑嗎?”

    云瑤皺起了眉頭,她說的大概是何柔。云瑤對何柔沒有百分百的了解,可看她對待過去的感情,對待阿辰的態度,她也能看出些東西。這大概就是個自私的女人,在感情上,有很極端的想法。

    說白一些,應該是占有欲太強,理所當然地覺得,身邊的人應該不求回報為她付出。而她,可以隨心所欲,不管別人的感受。

    這就是一個人自私的表現!

    她不敢說,自己會為了朋友連命都不要,這是不成熟的說法。可她愿意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幫助自己的朋友,這是對家人負責的同時,不愧對于朋友,也是最理智的做法。

    云瑤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能讓阿黎明白,最后問了她一句:“在你為你的朋友付出時,你想過回報嗎?”

    這個問題將阿黎問住了,當時的她,自然不會去考慮這些,只是當她聽到何柔的回答時,才覺得,自己的付出毫無意義,兩者之間應該是不矛盾的。

    “你是說,我也在祈求回報,是嗎?”

    云瑤笑了笑,坐在床邊晃起了自己的腳,那樣子,就像個孩子。

    “這是每個人都會有的想法,付出了,誰都想得到回報,難道不是嗎?就像我,也會覺得,我掏心掏肺對別人,別人也應該這樣對我,因為尊重,呵護,這些都是相互的,平等的。沒有誰天生應該對誰好,沒有哪份愛是理所當然的。人活著,還是要懂得感恩。感恩自己身邊所有的人!”

    阿黎并不贊同云瑤的說法:“你的意思,我還應該感恩劉韻?那你感恩她,感恩我,還有何柔嗎?”

    云瑤認真思考了一下:“非要說的話,我可以感恩你們所有人。因為你們,我才來到這里,有機會讓自己變得更強,難道不是嗎?以前,我是絕對沒有這樣的機會,我也不會往這方面想。你們間接讓我變得更好了,我不應該感謝你們嗎?”

    阿黎明白了:“所以,這就是你留在這,還能保持平常心的原因,你心里是這樣想的?”

    “難道我應該一直懷揣著仇恨,每天讓自己過得更痛苦嗎?愛我的人,如果他們知道了,會為我難過,會心疼,我舍不得讓他們難過,尤其是我的愛人。”

    阿黎發現了,每次她提到自己的丈夫時,臉上都帶著一種溫暖的光芒。這種光,好像連她都能一起感染,那雙原本清亮的眼睛,變得更透亮了。

    洛云瑤,她像是……生生不息的,任何環境下,她好像都不會絕望。

    “你不難過?”

    “我一直難過,就能離開這里嗎?”

    “當然不能。”

    “既然不能,我為什么不讓自己開心一些度過?這是一種心態的問題,我把這里當成一次特殊的旅程,總會有結束的時候。這是我人生中特別的體驗,也是我自己的精神財富。既然改變不了周圍的一切,我就只能先適應。”

    阿黎點了點頭,看她的樣子稚嫩,說出來的話,卻發人深省。也有很多人知道這些道理,只可惜,自己做不到。

    “我大概知道,劉韻為什么會看上你了。”

    “是我長得太帥?還是太可愛?”

    “你是隨時都這么嬉皮笑臉的嗎?”阿黎看著她,有些無奈。她還真是厲害,隨時都能哄別人開心,難怪,這么多人都喜歡和她成為朋友。

    想到朋友這個詞,她的眼神又暗淡下來。大概,像她這樣的人,沒有資格擁有朋友。

    躺在床上,她問起洛云瑤:“如果,你這輩子都回不去了,你還會像現在這樣樂觀嗎?”應該有一個信念支撐著,萬一,她的信念垮了呢?

    “我相信,我會離開這里的。我相信我自己,更相信我的丈夫。他有這個能力,平安把我帶回家。也許,他已經準備來找我了。”

    “你知道這里有多危險。”

    “我相信他,他從來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即使是和我有關,他也會保持理智。”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