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孤軍

第一百三十二章:深陷謎團

    很快,醫生趕來,對尉遲然做了簡單的檢查,卻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尉遲然坐在那一言不發,隨后走出廂式貨車,看著周圍正在封鎖盤問的警察,還有大批從酒店內走出來的住客,全然不知道這一切是怎么回事。

    尉遲然又拉過初夏,問:“這一切是孤軍安排的嗎?”

    初夏皺眉:“什么孤軍?你怎么了?怎么全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尉遲然看著初夏的雙眼,不管怎么看,怎么判斷,初夏都沒有說謊,就如同他在瞬間落入了另外一個世界,而這個世界中,他是華人城警察總部的少校警長,而初夏是他的搭檔。

    難道說地鳴樓被炸掉之后,自己落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不,不會的,自己之后還去執行過任務,險些被鐘芳殺死,在床上躺了八天才醒過來,之后是自己提出了要見山振平,初夏才告知侯萬,侯萬做了安排。

    難不成眼下的這一切還是孤軍的安排?可這無法解釋,就算給自己安排了新的身份,華人城的這些警察也不可能全都服從孤軍的安排,畢竟自己還是個通緝犯。

    就這樣,帶著疑問,尉遲然跟隨初夏返回了華人城的警察總局。

    警察總局還是以前的模樣,不過奇怪的是,尉遲然在走進去的時候,不少人朝著他打招呼,似乎早就認識了他一樣,可他對這些人卻毫無印象。

    回到了屬于自己的辦公室內,尉遲然看著里面的一切,驚訝地發現到處都擺著獎杯和證書之類的,從這些東西上面看,在這里尉遲然是個優秀的警察,而且保持著警隊多界手槍速射比賽的冠軍頭銜,不僅如此,還破獲了許多華人城的懸案。

    尉遲然一一看完那些獎杯之后,目光落在辦公桌上的一張合影上,合影里他與另外一個女人親昵的站在一起,兩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可是尉遲然完全不認識這個女人,再說了,自己只有二十出頭,二十出頭是不可能在華人城警局里當一個少校警長的。

    眾所周知,華人城的警察級別從上至下分別是——上將、中將、少將、特別上校、大校、中校、少校、上尉、中尉、少尉、一類特級曹長、上士、中士、下士以及警員。

    在過去,尉遲然僅僅只是西北警署的一個警員而已,距離少校還有9個級別,就算是他立了通天的功勞,撐死也最多成為少尉,不可能搖身一變成為少校的。

    再說了,在他印象中,華人城警察總局,從來就沒有一個部門叫什么特級罪案部。

    就在尉遲然拿著那張合影發呆的時候,門被敲響,隨后初夏端著咖啡走了進來,遞給尉遲然:“怎么?想老婆了?”

    老婆?自己結婚了?照片上那個漂亮的女人是自己的老婆?尉遲然低頭再次看著照片,可照片上那個女人怎么看也不過二十歲左右,自己這么年輕就結婚了嗎?

    尉遲然卻是問:“我老婆叫什么名字?”

    正在喝咖啡的初夏險些被嗆住:“不是吧?你開什么玩笑?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尉遲然只是看著初夏,初夏回答:“你老婆叫殷宛夢。”

    殷宛夢?這不就是侯萬即將派到自己身邊來的那個孤軍嗎?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尉遲然想了想,問:“狙擊手抓到沒有?”

    初夏道:“我正準備跟你說這事呢,人沒抓到,很奇怪,我們的排查很嚴格,但是還是讓他跑了,他在現場留下了一支步槍。”

    尉遲然問:“什么型號的?”

    初夏道:“走,跟我來,去鑒證科。”

    兩人來到證物科,尉遲然卻意外地看到證物科中負責檢測的警察不是別人,竟然是養父汪倫的好友,被稱為胎神,也是尉遲然從小叫做神叔的林乃文。

    尉遲然徹底糊涂了,這到底怎么回事?七魄膽事件之后,他沒有再敢去找過林乃文,擔心林乃文會被孤軍盯上,加上后來汪倫的死,他更不敢聯絡林乃文。

    可在這里,林乃文怎么又變成了一名警察?

    尉遲然徑直上前,看著林乃文胸口的證件,上面還是寫著林乃文的名字,而且職務是鑒證科科長,但警銜只是少尉,也就是比尉遲然要低好幾個級別。

    林乃文看尉遲然的目光也與從前不一樣,眼里沒有帶著關切的親情。

    林乃文指著桌上擺著的那支步槍道:“槍手使用的就是這支步槍。”

    尉遲然的目光這才轉向桌上,發現那是一支老式步槍。

    林乃文指著步槍道:“如你們所看到的一樣,這是一支英制李.恩菲爾德步槍,老古董了,但是保養得很好,我想辦法查過,這支步槍的生產年份應該是二戰末期,也就是說,現在要查槍支來源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尉遲然還在想林乃文的事情,所以只是盯著步槍發呆。

    林乃文看著尉遲然,初夏則立即問:“我看過報告,從狙擊點到我們的位置,大概有600米的距離,這種步槍可以打那么遠嗎?”

    林乃文道:“理論上有效射程是1000碼,也就是差不多900多米,但今天刮風,而且氣流也很亂,按理說,就算這個狙擊手再厲害,他也沒辦法準確的在600米開外,一槍擊中目標的頭部。”

    尉遲然恍恍惚惚聽到林乃文所說,立即問:“山振平死后,腦袋變成了黑色的粉末,這又是怎么回事?”

    林乃文道:“子彈造成的,狙擊手使用的子彈是特制的。”

    尉遲然搖頭道:“再特制的子彈,也不可能將人的腦袋變成那樣吧?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林乃文拿出一個證物袋,指著里面那顆黑色的彈頭道:“這就是現場發現的彈頭,黑色的,很重,不知道是什么金屬制造的,但是要發射這種重量的彈頭,要將其快速擊發出槍膛,并且擊中600米的目標,需要大量的火藥,換句話說,經過我的推測,這支步槍里發射的子彈,和步槍原本所使用的子彈標號完全不一樣。”

    尉遲然搖頭:“什么意思?”

    林乃文道:“也就是說,子彈口徑應該是37毫米的。”

    尉遲然都聽笑了:“李.恩菲爾德步槍的口徑才多大?怎么可能發射37毫米的彈藥?”

    林乃文提著證物袋道:“這是現場的彈頭,你自己看吧,這就是為什么很奇怪的原因。”

    尉遲然很茫然,這些不要說不符合邏輯,應該說完全沒有邏輯的事情擺在跟前,根本找不到線索,更何況,他的身份等等一系列的東西,都似乎在一瞬間發生了轉變,那才是問題的根本。

    什么狙擊手,什么子彈,這些都不是眼下調查的重點,重點在于自己到底經歷了什么?

    尉遲然離開鑒證科,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打開電腦,通過指紋掃描進入系統,然后在登錄頁面那里,卻停住了,因為他不知道密碼。

    不過在頃刻之間,他腦子中又出現了一行數字,他下意識輸入數字后順利進入系統之中,然后開始調閱和查詢自己的資料。

    資料上顯示,自己是2004年隨父母來到華人城的,這一點似乎沒變,之后的經歷也大體相同,不過他在西北警署卻因為調查人尸案立功,被順利調到警局,也因為破獲了地鳴樓案件,受到了王室的接見,又因為破獲了王室刺殺事件,直接一躍成為了少校警長。

    尉遲然徹底糊涂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似乎在一瞬間人生就改變了,難道真的是受了地鳴樓的影響嗎?

    想到這,尉遲然立即抓了車鑰匙,離開警局,開車朝著兩界城方向駛去。

    進入兩界城,來到地鳴樓的廢墟前,卻發現廢墟外面雖然也有圍墻,但圍墻上的標志卻不是PW的,而是華人城警局的。

    什么意思?尉遲然下意識撥通初夏的電話,詢問為什么圍墻上的標志變了,而初夏的回答卻讓他很是意外。

    初夏反問:“PW是什么?”

    尉遲然愣住了,他意識到了什么,他掛掉初夏的電話,開車前往南區的PW總部,卻發現原本的PW總部大樓如今已經成為了一座商場。

    尉遲然僵在原地,甚至拉過一個路人詢問,路人反而覺得尉遲然莫名其妙,直接甩開他的手離開了。

    難道自己真的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嗎?這個世界里連PW都沒有。

    對了,方尋憶!方尋憶在哪兒?如果初夏渾然不知,不,應該說,如果初夏不是原本自己世界里的那個初夏,那么方尋憶呢?

    尉遲然掏出電話,在電話中尋找著方尋憶的名字,找來找去,方尋憶的名字沒找到,卻是找到了豐瑞的名字。

    尉遲然撥通了那個電話,電話響了很久都沒有人接聽。

    尉遲然掛掉電話,不知道現在應該做什么,思來想去,他決定回家,但是在他腦子中,家的位置就是西北警署的那棟兇宅,也就是他父母原本死的那座房子。

    毫無線索和頭緒的尉遲然驅車來到了西北區,站在了那棟宅子跟前。

    宅子煥然一新,外面也種滿了植物,還停著兩輛汽車,一輛越野車和一輛旅行車。

    越野車是父親最喜歡的,而母親則喜歡旅行車,等等,難道說,在這個世界里,父母都還活著?

    就在尉遲然發愣的時候,大門卻開了,他親眼看到母親,也就是已經五十多歲的母親站在了門口,朝著他微笑著。

    尉遲然呆在那了,緊接著又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扭頭看去,發現拿著扳手的父親從車庫中走出來。

    真的都還活著,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