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孤軍

第兩百零七章:神秘的獨臂男子

    山振平肯定地回答道:“按照我和我師父所知,唐安蜀等人的確是找到了陵簡,但當時我們為了七魄膽相見的時候,他們帶沒帶在身上,我們并不知道,那晚原本的腥風血雨,卻被我師父化解了。”

    山振平的師父叫冷銳,而冷銳當時的身份是個地相,他只是個利用地相掩飾自己身份的縫千尸,最重要的是,當時利用另外一名地相關陌塵身份掩飾的人卻是一名孤軍,因為孤軍手中已經掌握了七魄膽。

    當時的七魄膽被確認在一名叫做關康安的孩子體內,說孩子并不準確,因為他原本是個清朝時候的人,就因為服用了七魄膽之后,這才變成了不死身。

    而冷銳的實際身份是純血縫千尸,他之所以要私下尋找七魄膽,就是為了其不落在司馬縫千尸一族的手中。

    山振平嘆氣道:“那晚,我原本以為要有一場廝殺,可沒想到,我師父面見唐安蜀和安望海等人之后,交出了他控制在手中的唐安蜀的幾位朋友,然后單獨與唐安蜀私聊了足足半個小時,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讓唐安蜀意外的是,那個名叫關康安的孩子也愿意跟著冷銳離開,因為我師父很清楚地說明,帶走他絕對不會將他交到司馬一族手中,關康安和那個被叫關陌塵的孤軍,也厭惡了逃亡的生活,畢竟當時唐安蜀等人已經被孤軍和其他組織盯上了。”

    尉遲然問:“也就是說,當晚兩批人相安無事?”

    山振平道:“對,相安無事,當時我師父手中控制著的唐安蜀的三位朋友,分別叫雷丸、夜馨和樂正賢三人,其中雷丸是當時募兵組織塹壕的成員,這個組織到現在都在尋找唐安蜀等人的下落,我之所以要公布這個消息,也希望他們可以介入,夜馨是當時夜龍島海盜王的孫女,樂正賢嘛,身份就很特殊了,父親是開棺人,師父是一名地相,而他自己后來還做過冥耳。”

    初夏問:“你是說,你親眼看到唐安蜀、安望海、雷丸、夜馨和樂正賢五個人上了那艘瑪麗號?”

    山振平道:“沒錯,他們打算在中途下船,然后去上海,可是等他們走了之后,我們才知道,瑪麗號的下一個目的地是馬來西亞,然后是印度,所以,他們除非跳海,否則根本沒可能下船的。”

    尉遲然聞言道:“糟了,萬一他們在馬來西亞下船,不就等于瑪麗號沉船的時候,他們根本就不在船上嗎?”

    山振平搖頭道:“換個角度來想,如果你是唐安蜀等人,你也不會選擇在馬來西亞下船的。”

    初夏問:“為什么?”

    山振平分析道:“馬來西亞是個島,而印度是大陸,在馬來西亞下船他們還是得乘船返回中國,如果去了印度下船,回去的方式就不止乘船一種了。”

    獵隼終于開口道:“那也只是你的猜測而已,萬一他們就是乘船返回了呢?”

    山振平抬眼看著獵隼,此時他眼中的獵隼還是方尋憶:“塹壕這個募兵組織,現在已經成為了亞洲最知名的安保公司,如果唐安蜀等人當時回去了,塹壕的人早就找到他們了,這就是證據。”

    看樣子,唐安蜀等人真的隨著瑪麗號沉沒在了孟加拉灣。

    山振平又叮囑尉遲然:“記住,你的任務是七魄膽,我們純血一族的希望全在你一個人身上,你一定要忍耐,記住,一定要忍耐!”

    尉遲然想起什么,問:“還有辰州,我見過一個自稱辰主的人,只是看不清楚他的模樣,按照您的推測,辰主就是禁煞嗎?”

    山振平搖頭道:“也許是,也許不是,傳聞辰州的確是禁煞成立的,但他要做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禁煞是孤軍的人,這一點很重要。”

    尉遲然問:“什么意思?”

    山振平道:“也許一開始整件事就是陷阱呢?”

    尉遲然微微搖頭,如果真的是陷阱,那么孤軍的這個劇本也寫得太離奇,太龐大了。

    尉遲然的疑問還沒得到全部解答的時候,孤軍的人敲門而入,將山振平再次帶走。

    臨行前,山振平只是朝著尉遲然笑了笑,再也沒說什么。

    可在山振平被帶上汽車的那一刻,一件預想不到的事情卻發生了,安全屋所在的區域所有電子設備全部失靈,瞬間該區域就陷入了癱瘓之中。

    搭載山振平的那輛汽車也因此陷入了癱瘓,不能發動,訓練有素的PW干員立即進入了警戒狀態,但因為無法與總部取得聯系,只能選擇將山振平重新帶回安全屋內。

    安全屋內的尉遲然、獵隼和初夏三人還在納悶為什么電子設備失靈的時候,門被PW的干員推開,山振平被簇擁著走進。

    尉遲然立即問:“出什么事了?”

    為首的干員道:“不知道,電子設備失靈,而且范圍很大,周圍的居民都走出來了,現在街頭很混亂。”

    初夏看向窗外:“看樣子應該是遭受了EM|P的攻擊。”

    EM|P也就是電磁脈沖,主要用于破壞電子設備,但破壞時間有限。

    尉遲然突然間意識到不對:“不能留在這里,快走!”

    剛說完,一架無人機就出現在了窗口,懸停在那,無人機的攝像頭也緊盯著屋內,緊接著無人機炸開,直接將窗戶炸得粉碎。

    “掩護!找掩護!”尉遲然撲倒山振平的同時,其他的干員也持槍瞄準了窗口,緊接著就聽到無人機翅膀發出的嗡嗡聲。

    隨后,數架無人機從窗口飛入,在屋內快速移動的同時,也朝著周圍釋放出了白色的氣體。

    獵隼聞著那氣體的時候,喊道:“是催眠氣體,大家不要……”

    話音未落,獵隼就直接暈倒在地,其他人也陸續倒地。

    尉遲然在保持最后清醒意識的那一刻,看到兩個模糊的人影撞開門沖了進來,其中一人似乎還是獨臂,模糊之中他聽到獨臂人對另外一個人說:“唐舍,查看目標!”

    唐舍?這個名字第一次聽說,到底是誰。

    幾小時后,華人城南區碼頭的倉庫內,頭腦依然昏昏沉沉的尉遲然逐漸醒來,發現自己被反綁在了一根柱子上,旁邊的柱子上還鎖著獵隼和初夏,唯獨不見那幾名護送的干員。

    那幾個人被滅口了嗎?尉遲然看向不遠處,發現山振平也被綁在一張椅子上,而在他對面,站著那個獨臂男子。

    男子和在場的其他幾個襲擊者一樣,都戴著滑雪面罩。

    尉遲然數了數在場的蒙面人,一共四個人,就這四個人,就發動了這場奇襲,而且輕而易舉的將他們抓住?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尉遲然見沒人發現自己醒來,只得裝睡,豎起耳朵聽他們的對話。

    獨臂男子走到山振平跟前,語氣平靜:“你就是象沙?”

    山振平微微抬眼看著獨臂男子:“你是誰?”

    尉遲然聽那人口音是中國人,而且是地道的中國人。

    獨臂男子道:“不用管我是誰,我想問的是,一年前,是你放出消息說你知道唐安蜀、安望海等人的下落,有這件事吧?”

    什么?這群人也是沖著陵簡來的嗎?

    山振平看著眼前的獨臂男子,卻是笑了:“愿望達成了,我知道你們是誰。”

    獨臂男子一愣,其他三人也圍攏過去,看著山振平。

    山振平淡淡道:“你們是塹壕的人,對吧?”

    一個語氣有些輕佻的男子道:“他怎么知道的?”

    其他人瞪了這名男子一眼,看樣子山振平是說對了,看樣子山振平真的得償所愿將塹壕的人引來了。

    可此時充滿憤怒的尉遲然根本不知道,眼前這幾個人的身份,也不知道在未來,這幾個人將成為他最可靠的戰友。

    山振平顯得很輕松:“用EM|P攻擊,在不殺人的前提下將我們擄走,這些都應該是塹壕的做法,你們畢竟是安保公司,而不是什么殺手集團,但是,你們要知道,你們現在得罪的不僅僅是T國最強大的機構PW,還是異道的孤軍。”

    四個神秘人的為首者,也就是那個獨臂男子很是吃驚:“孤軍?孤軍和這件事有什么關系?”

    尉遲然從此人的話語中,能得出兩個判斷,第一,獨臂人應該與異道有關系,第二,塹壕也肯定與異道有聯系,否則的話,獨臂男子肯定會反問什么叫孤軍。

    山振平道:“孤軍早就滲透了PW,掌握了PW大半的資源,被PW內部稱為聯合派,而與他們敵對的另外一派PW被稱為孤立派……”

    說著,山振平直接將自己得知的一切,全部告知給了在場的那四個神秘人。

    尉遲然知道,山振平是以為自己被擒,加上尉遲然等人也被孤軍要挾的緣故,只能想辦法把其他勢力卷進來,讓PW孤軍疲于應對,自己才好找機會脫身。

    山振平說完后,不等對方提問,又道:“我知道,塹壕一直在找唐安蜀等人吧?你們運氣真好,我們剛剛找到線索。”

    尉遲然有些焦急了,為什么山振平什么都說,萬一這批人就是殺死何意遠的那個神秘組織呢?亦或者被那個神秘組織雇傭了呢?

    幾個神秘人互相對視一眼,為首的獨臂男子問:“我們已經順著你提供的線索,找到了霍華德家族,可是這個家族根本不合作,我們沒辦法,只能來找你,可沒想到你被抓起來了,雖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那與我們無關,我們只想得知唐安蜀等人的下落,僅此而已。”

    山振平又將尉遲然獲取的關于查爾斯家族的事情講述了一遍,然后道:“只要跟著那個查爾斯,就可以得到沉船地點,只是,我不理解,你們為什么要執著去找幾具尸體,不,你們是為了陵簡吧?”

    山振平說完,其中一個神秘人卻是笑出了聲。

    為什么他要笑呢?是因為山振平說錯了嗎?

    此時,另外一位神秘人道:“情報搜集得差不多了,PW也會很快找到這個地方,我們應該撤退了。”

    獨臂男子點頭道:“通知外圍的人,全部撤退。”

    說完,獨臂男子轉身與其他三人快速離開,走之前,還將鑰匙塞在了山振平手中,讓他自己開鎖。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