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孤軍

第四百九十三章:又是潛伏

    詹天涯搖頭:“不是,時間上沒有規律性,有些時間相隔還挺長,游客我們也調查過了,之間沒有關聯,沒有相似的地方,有男有女,酒店內的最后一個案子是一對母女,案發的時候,女兒洗澡發現了人頭,但母親卻沒有看到。”

    尉遲然問:“詳細經過?”

    詹天涯道:“女兒洗澡的時候,感覺到有異樣,因為燈光的原因,看到一個黑影,于是抬頭去看,結果看到了那個人頭,當時嚇得尖叫,她母親第一時間沖進浴室,只看到尖叫的女兒,但是沒看到人頭。”

    唐安蜀問:“那個時候人頭沒消失?”

    詹天涯道:“沒有消失,依然懸浮在浴室頂端,也就是說,女兒可以看見,但母親看不見。”

    尉遲然道:“這個人頭只有年輕人可以看見?這太奇怪了吧?游客的年齡呢?”

    詹天涯道:“平均年齡都在30歲以下,基本在25歲到27歲之間,除了最后那個母親。”

    “25歲到27歲之間,只有年輕人可以見鬼?”唐安蜀在手機上記錄著,又抬頭問,“那個人頭是什么樣的?”

    詹天涯打開投影,將一張照片投放到屏幕上,那是一張按照目擊者描述所繪制的畫像,畫像中的人頭沒有頭發,五官很清秀,也并不駭人,但微微上揚的嘴角而產生的微笑卻讓人看得膽寒。

    唐安蜀看了一會兒道:“不會是飛頭蠻吧?”

    詹天涯道:“我也這么想,但飛頭蠻在民間傳說中算是妖怪,不算是鬼,地下停車場和超市鬧鬼,還有人被鬼附身,而上層就鬧妖怪。”

    唐安蜀照著素描自己也臨摹著,并不說話,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尉遲然分析道:“案發的地點和案發的時間都有規律,我做了一個簡單的歸納。”

    詹天涯看著尉遲然:“你說說看。”

    “大廈內發生的8起案件,前3起發生在地下的G3到G1,案發時間分別是凌晨3點、零點和晚上21點15分,案件特點是鬧鬼,且案發后都有受害者疑似被附身并失蹤,”尉遲然也學著唐安蜀的樣子,邊說邊記錄,“中間4起案件發生在上層酒店內,案發地點位于4樓、6樓、8樓和10樓,可歸納為鬧妖怪,案發時間基本都在晚上20點30分左右,且受害者都在25歲到27歲之間的年輕人,案件特點是見到疑似飛頭蠻的妖怪。”

    詹天涯點頭:“歸納得不錯,說說你的看法。”

    尉遲然皺眉道:“硬要歸類的話,大廈8起案件,可以分為3個階段,第一階段就是地下發生的鬧鬼事件,第二階段就是見妖事件,第三階段你還沒告知,我也不知道。最讓我覺得疑惑的是,這些案件看似有規律,但這些規律似乎代表不了什么,看似有線索,但我們去追蹤線索就會走進死胡同,總之就是兩個字——刻意。”

    唐安蜀此時畫完抬眼看著尉遲然:“我贊同。”

    詹天涯也點頭道:“對,我也認為這很刻意,但又實在找不出刻意的關鍵點在什么地方。”

    唐安蜀接著道:“頭3起案件,失蹤者之間沒有關聯,沒有相似的地方,案發時間在遞減,案發樓層卻在遞增,卻沒有辦法將相似的點整合在一起,后4起案件也同樣如此,我反而認為我們應該去找區別,而不是相同點。”

    尉遲然問:“詹主任,最后一起案件呢?”

    詹天涯卻是在遲疑著什么,許久才開口問:“兩位,如果常鴻志所說的都是真的,我們AP型血的人就是天人,我們三個都是沒有覺醒的天人,那么,你們會贊同常鴻志的做法嗎?”

    詹天涯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唐安蜀和尉遲然都為之一愣,不明白明明在說那八個案子,怎么又會扯上天人和常人呢?

    唐安蜀問:“詹主任,你為什么會突然間問這個?”

    詹天涯笑了笑:“我就是好奇,想知道你們的看法。”

    尉遲然卻反問:“那詹主任你呢?你贊同常鴻志嗎?”

    詹天涯道:“我從源世界開始,為了這個世界而奮斗,犧牲了很多,我不知道自己記憶覺醒的那天會變成什么樣,但我很清楚現在,我必須要為眼下所守護的世界付出一切,包括我的生命,這就是我的答案。”

    唐安蜀贊同道:“我也一樣,我根本就沒去想什么真相,天人與常人,這些對我來說不重要。”

    話畢,詹天涯和唐安蜀又看向尉遲然,而尉遲然還在思考,詹天涯這么問,和之前唐千林對他的不信任是不是有什么關系?所以,他根本沒有覺察到兩人在看著自己。

    詹天涯干脆問:“尉遲然,你的看法呢?”

    “我?”尉遲然回過神來,抬眼看著兩人,“我不知道,我就好像是活在夢中一樣。”

    詹天涯笑了,他不打算再繼續這個問題了,雖然他這么問的確有自己的目的,于是他道:“最后一起案子,我需要你們兩人潛伏進大廈公寓內,以普通人的身份去偵查。”

    唐安蜀疑惑:“為什么要這么做?”

    詹天涯道:“大廈的情況很復雜,復雜程度遠超出我之前的預計,11樓到20樓都是公寓,期間發生了不少怪事,無法詳細歸納,最奇怪的是,很多住戶曾經報案,但后來又銷案,堅稱自己之前是看花眼了或者找了其他的借口,我覺得那里不太對勁,直接調查住戶是不會配合的,所以,決定找你們兩個人去潛伏調查。”

    詹天涯這番話,表面上似乎是闡述了案情,但實際上又什么都沒說。到底發生了什么怪事,又牽扯進了多少住戶,至少有個數據吧?但詹天涯卻說得不明不白,不給詳細的案件報告,只是給了他們一號平行世界的身份,并且保留了他們原有的名字,也沒有安排化名。

    唐安蜀看著自己新的身份檔案:“我是個開偵訊公司的?為什么要這么安排?”

    詹天涯笑道:“符合你的氣質。”

    尉遲然看著自己的檔案:“我是個考研的大學生?為什么不用化名?”

    詹天涯解釋:“你們并不是一號平行世界的人,所以,用本名也無所謂,在這里沒人認識你們,也不用擔心孤軍會來搗亂。你們先回去消化下自己的檔案,牢牢記住自己的新身份,明天再過我這邊來,直接入住公寓,但還是要記住,你們只能在一號平行世界內逗留五天,五天時間一到就得馬上返回二號平行世界,明白了嗎?”

    尉遲然和唐安蜀微微點頭,隨后起身走進穿梭通道,回到原本的二號平行世界。

    二號平行世界的聯合指揮部內,空無一人,所有人都外出執行任務了,似乎整個517分部內,除了一般的工作人員之外,就剩下尉遲然和唐安蜀兩人。

    唐安蜀似乎并不糾結詹天涯的安排,坐在會議室內,為自己泡上一杯香茶,慢慢地細讀自己那份身份檔案,而尉遲然則很疑惑,到底在大廈公寓內發生了什么?

    終于,尉遲然還是忍不住開口道:“前輩……”

    剛說兩個字,唐安蜀就打斷他的話:“尉遲然,不要沒事就去揣摩他人的心理,特別是像詹天涯這樣的人,他隨時會變。”

    尉遲然不解:“隨時會變?這是什么意思?”

    唐安蜀放下檔案,看著尉遲然:“詹天涯是個受過嚴格訓練的人,這樣的人可以輕易騙過測謊儀,要騙過我們自然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他的這種欺騙算是一種自我保護,同時這種欺騙也不是一種敵意,他是個有使命感有責任感的人,我相信他可以為了這個世界付出自己的一切,只要相信了這一點,自然不會對他的安排產生疑惑。”

    尉遲然點點頭,又想說什么,但最終還是忍住了。唐安蜀與唐千林之間的性格差異實在太大,唐千林始終在糾結,在疑惑,在探索,甚至喜怒會表現在臉上,而唐安蜀無論何時,都保持著沉著冷靜,將事情壓在心底。

    唐安蜀的優點,也許就是自己所欠缺的吧。

    那么,大廈公寓內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詹天涯完全不談,只是讓唐安蜀和自己去親眼目睹呢?有什么事是古科學部都無法直接干預的?帶著這個疑惑,第二天,尉遲然和唐安蜀以新住戶的身份入住了大廈公寓之內,唐安蜀住在11樓8號,而尉遲然住在12樓8號,兩間公寓的位置剛好是上下對應。

    唐安蜀的房間門口也掛上了偵訊公司的牌子,但房間內的擺設卻給人一種他是心理醫生不是私家偵探的感覺,因為太溫馨了,家具陳設都給人一種放松的感覺,并不如一般偵訊公司看起來那么正式,沒有絲毫厚重的感覺。而尉遲然的公寓內除了書就是各種電子設備,游戲機等等,會給人一種,他并不是來這里學習準備考研的,而是來這里找個清靜的地方當宅男。

    按照詹天涯的安排,唐安蜀和尉遲然是互不認識的,所以,他們之間不能在明面上產生任何交流。不過,奇怪的是,當兩人入住公寓樓那一刻開始,直至深夜,都沒有發現同樓層的其他住戶出現過,就連下樓去買東西的過程中,也沒有在電梯內遇到過其他人。

    好像,從11樓到20樓的公寓中,只有唐安蜀和尉遲然兩人居住一樣。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