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第824章 難找

    老周頭低頭想了想,“好似有三條,除了官道,還有兩條路可以到羅江縣,但其中一條距離我們七里村可遠著呢,另外一條就在官道邊上,離官道不遠,官道修好以后路好走了,那條路便沒人走了,這些年早荒草叢生荒廢了。”

    “那十二年前,若你們要趕著車進羅江縣城,會走哪一條路?”

    老周頭想了想道:“那會兒從我們七里村到羅江縣的這條大路還沒修,要趕車回來也有兩條路,一條就是走近的這條,顛簸些,但快。還有一條就是走我說的荒廢了的那條,那條路以前常有客商走,所以還算好走。”

    一旁的錢氏沉默了一下后道:“我弟媳當時才從商州過來,旅途勞累,老二一向會心疼人,他可能會選擇走那條好走一些的路。”

    唐縣令問,“那條路連著發現周銀夫妻的那座山嗎?”

    老周頭倆人一起點頭。

    唐縣令就邀請滿寶和白善,“一會兒我們一起去看一看?”

    老周頭立即道:“唐大人,那路不好走,要不讓我家四小子跟你們一塊兒去?他認得路。”

    唐縣令笑著頷首,“那是最好不過了。”

    正說著話,劉嬤嬤端了兩碗粥進來,白善招呼著她把粥放在他和滿寶坐著的旁邊桌子上。

    劉老夫人一看就明白了,笑道:“一早上的便心神不寧,沒吃飽是嗎?那快到一旁的側屋里去吃。”

    又對劉嬤嬤道:“再去廚房拿些小菜和饅頭來,少年人正長身體吃得多。”

    唐縣令就笑瞇瞇的看著滿寶,他早上和白善一張桌子上吃的早食,他可不覺著白善沒吃飽。

    錢氏略一向也明白過來,他們出門的時候滿寶都還沒到大院用早食呢,不過當著外人的面她沒說什么。

    滿寶看了眼唐縣令,又看了眼爹娘,確定他們不會在他們下去吃早食時偷偷撇下他們溜走,便端了碗和白善去隔壁的屋子里吃早食。

    白善不是很餓,所以沒動,等她吃了半碗,便將自己碗里的肉粥撥一半給她,一邊還小聲問道:“竟跟我們想到一塊兒去了,你說我們能找到東西嗎?”

    滿寶道:“試試看。”

    劉嬤嬤又端了一籠小饅頭和一碟咸菜過來。

    滿寶謝了一聲便繼續吃,白善看著也有些餓起來,吃完了碗里的粥便也跟著吃了兩個小饅頭。

    劉嬤嬤看了忍不住抿嘴一笑,還勸道:“少爺和滿小姐都多吃些,一會兒要去爬山,荒郊野外的可沒有熱乎的東西吃。”

    滿寶和白善一起點頭,滿寶還道:“往水囊里灌些熱水,待到中午應該還溫熱著。”

    劉嬤嬤笑著應“是”,給他們把出門的干糧和東西都準備好。

    但這一次出門不僅大吉和周四郎會跟著,劉嬤嬤的兒子劉貴也會跟著,他誰都沒帶,一個人悄悄的立在了車旁。

    唐縣令要上車了才看到他,忍不住腳步一頓,問道:“這人是?”

    劉老夫人解釋道:“這是家仆,從四年前開始,他就一直帶著人悄悄的在山上尋找,到現在也沒能找到東西。他對山上很熟悉,就讓他帶著大人一起吧。”

    唐縣令這才點頭。

    他是在白家院內就上了車,除了白家的下人和老周頭夫婦,沒人看見過他。

    出了門,白善和滿寶才爬上車,不過他們也沒進車廂,而是晃著腿坐在車轅上,有村民見了便問,“滿寶,你們這是要干嘛去呀?”

    滿寶道:“出去走一走,去縣城看一看。”

    村里人也習以為常,只是好奇的問道:“二公子怎么不跟著一起去?”

    白善想都不想就道:“他還沒起呢。”

    “哦哦,”村民們了解,笑道:“昨晚鬧得太厲害起不來了吧?”

    白善還真沒說錯,白二郎還沒起呢,等他從床上爬起來去找小伙伴們玩兒,就發現他的兩個小伙伴又不見了,一問是進縣城里去了。

    白二郎就很不高興的轉身去找他的其他小伙伴兒一起玩去了。

    今天廟會還熱鬧著,一群少年最愛湊熱鬧,便鼓動白二還和他們一起去廟會。

    白二郎猶豫道:“我爹不許我去了,說正日子去就行,今天沒必要再去。”

    “在家也是玩兒,出去玩兒也是玩兒,干嘛要分那么開?”一人道:“白善他們不也出門玩去了嗎?”

    “我還看到白善他們家的下人往大梨村去了,好像是要送什么東西給道和小道士,要不你爹問起來你就說是去替白善他們送東西的。”

    白二郎被鼓動得心動,忍不住點頭:“好。”

    而此時,白善他們的馬車剛駛到官道上,周四郎正站著車轅上看了老半天才看出那條路在哪兒,那里易家雜草叢生,基本上看不出原來是一條路。

    大吉看了一眼那條“路”,又將馬車從官道上扯下去,在小路附近找了塊空地停下,然后卸下馬車。

    唐縣令也從車上下來了,這附近只有他們在,他倒也不用隱藏。

    他上前看了一下那條隱約還能看出曾經是條路的路,問道:“它直接和官道接在了一起?”

    “沒有,這是延伸出來的一段,如果是從益州城過來,走里面直直的那一條,可以直接到羅江縣。”周四郎拿出鐮刀開路,劉貴跟著幫忙。

    唐縣令一邊跟著他們身后進去,一邊好奇的問,“這路為何荒廢了?”

    “官道修好,又不收錢了,自然就沒人走了。”周四郎歪著腦袋仔細的想了想,道:“好像我小時候會有官兵在官道上設路障收錢,那官道又破破爛爛的,大家自然不愛走,旁邊有條小路,雖然小了點兒,但也能走一輛馬車呢,迎面有車過來,再往旁邊讓一讓就能通行,比走官道強,所以大家就都走這條路。”

    “不記著是什么時候,大人們開始把設路障的官兵給撤了,又讓我們服勞役修官道,這小路就沒人再走了,八九年下來就變成這樣了。”

    唐縣令點了點頭,扭頭問劉貴,“你們來這里查過嗎?”

    劉貴道:“走到過這里,但找不到什么東西。”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