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農家小福女

第八百十三章 難找

    劉貴哪怕不甘愿,他也得聽大吉的。

    將鐮刀交給大吉,劉貴走回去找馬車。

    大吉手起刀落,將一些扎人的荊條砍落,白善和滿寶不知道打哪兒折了樹枝來,將砍落的荊條勾著拉往一邊,把路清理出來。

    周四郎比大吉還利索,畢竟干慣了農活兒,跟著將一些扎人的高大野草砍掉,腳順勢一掃就能掃到一邊。

    唐縣令站在白善和滿寶身后津津有味的看著,問道:“你們干活兒還是挺利索的,怎么,干過?”

    滿寶點頭,“我們有自己的小莊子,以前還會下地干活兒呢,這點事兒不算什么。”

    唐縣令看了眼他們越發嫻熟的動作,點了點頭道:“看出來了。”

    因為路難走,所以他們走得很慢,肚子餓了便將長草踩一踩,坐在了草地上把干糧拿出來啃。

    唐縣令坐在樹蔭底下,抬頭望了眼看不到頂的山頂道:“別說,這山還真大,真密,想要在這里頭找出東西來……”

    他搖了搖頭。

    滿寶和白善當然也知道難,不然劉貴也不會找了四年都沒找著。

    他們一直快到夕陽落下才從這條滿是荊棘雜樹的路上走出去,劉貴早趕著車在路的另一頭等著了。

    看見他們從一堆草叢中出來便松了一口氣,大虎山有多難走,沒人比他更了解了,因為是要找東西,他們有時候一天也搜出百丈,遇上樹木稀松,路好走的,或許能翻找出三四百丈。

    唐縣令有些狼狽的將落在頭上的樹葉,草屑等拍掉,回頭看了一眼那條還是雜草叢生的路,搖了搖頭后對白善和滿寶道:“你們努力,可一定要問到周銀在山上的活動習慣,不然,在那么大一座,不,是四座山上找一包這么大的東西,無異于大海撈針。”

    滿寶認為他說的不對,“海比這兒大,針也比我們要找東西小。”

    唐縣令敲了一下她的腦袋道:“待你把它找出來了再來與我說這點兒。”

    他又抬頭看了一眼大虎山,背著手嘆氣道:“時間太久遠了,不然還可以搜查到一些痕跡,以此來增加判斷。”

    滿寶和白善也抬頭看著大虎山,齊齊的嘆了一口氣,是啊,都過去十二年了,一場雨沖刷下來什么都沒有了。

    滿寶想到這兒一怔,扭頭問周四郎,“四哥,我親爹死以后是不是下雨了?”

    “是啊,下雨了,正是夏初,雨最多的時候,小叔那天晚上沒回來,我們還擔心路上下雨不好走,我和他們之所以上大虎山,一是為了摸一下之前挖的陷阱,二就是找山上的野菌了。”

    只有前一天下雨了,山上才會有野菌。

    “我們把小叔抬回來沒多久天又下雨了,也是因為這個,大哥才沒能及時去縣城里報官,然后官差就來我們村了。”

    連唐縣令都忍不住道:“這是天佑你們,也是佑我們。”

    要不是下雨,東西恐怕當時就能被對方找出來。

    畢竟山林再大,循著周銀走過的痕跡總能找到他藏匿的東西,就算他清理過痕跡,但世間有不少高人,只要走過,就一定有痕跡。

    一場雨下來,什么都沒了。

    于當時來說,對他們這邊是很有好處的。

    唐縣令和滿寶白善爬上了馬車,從這里再到七里村就不遠了,馬車兩刻鐘就能到。

    車子一到村口,大吉便勒住馬,滿寶和白善跳下馬車,大吉把韁繩交給劉貴,也跟著倆人走。

    周四郎當然是跟著自家妹妹回家了,于是車里車外就只剩下唐縣令和劉貴了,而唐縣令還不能開口說話。

    一直回到白家的院子,他才從車里鉆出來,問道:“大吉是你們家養的部曲?”

    劉貴彎腰道:“家主不敢豢養部曲。”

    唐縣令笑了笑,沒有就這個話題繼續下去。

    白善跟著滿寶到了老周家,倆人便去找老周頭和錢氏說話,不一會兒周大郎、周二郎和周三郎便被叫了進去。

    家里和周銀年紀相仿的就是他們三個了,尤其是周二郎和周三郎,以前沒少跟在他們小叔屁股后面跑。

    倆人想了想道:“我們倒是知道幾個地方,但和小叔玩得最好的是周虎,小叔只要上山,周虎就一定會跟著,所以小叔知道的地方,周虎應該都知道。”

    滿寶站起來就要去找周虎,周二郎忙拉住她道:“這太陽都快要下山了。”

    “就是因為太陽快下山了才要去找呀,”滿寶道:“這樣今天晚上做好準備,明兒一早我們就能上山去了。”

    老周頭問,“你們明天還要上山?”

    滿寶點頭,“明天是最后一天了,后天我們就要回益州城讀書去了,明天要是找不著,那下次回來還不定得到什么時候呢。”

    白善掰了掰手指頭算,“得等到清明了,清明放假,然后再請兩天,一般清明請假先生都會準的。”

    滿寶也算了算,然后道:“今年清明與上巳連在了一起,應該可以多放幾天假,但還是有一個月的時間呢。”

    倆人一起對老周頭道:“太久了。”

    老周頭就是不想讓兩個孩子摻和這件事呀,他忍不住嘀咕道:“你們是去讀書的,怎么總想著放假?”

    倆人一起無辜的看著老周頭。

    老周頭揮揮手道:“去吧,去吧,早去早回,還有,別和周虎說太多。”

    滿寶應下了。

    但是他們去周虎家里,一看到周虎,滿寶便左右一看,發現沒人,便對周虎道:“周虎哥,我請你幫個忙?”

    周虎笑問,“什么忙?”

    “你以前是不是經常和我親爹上山去玩兒?”滿寶道:“你能不能帶我們去走一趟?”

    周虎神色有些恍惚,耳朵轟鳴,好似沒有聽清滿寶說什么,好似又聽清楚了,就好像置身于夢中,卻又不是夢中。

    老半響他才恍惚著問道:“你剛才說誰?”

    滿寶就壓低了聲音道:“就是我親爹呀,周銀!”

    周虎張大了嘴巴,然后一把捂住了滿寶的嘴巴,四處看了一眼,先看到站在一旁的白善,然后又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大吉,他緊張得手腳直打抖,壓低聲音問道:“滿寶,你這都是聽誰說的?”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