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718-傳言

    對于姬賊的離去,白蓮也沒有阻攔,只是點點頭。

    看著姬賊站起身來到山洞口要向外走時,鬼使神差一般,白蓮忽然喊了一聲:“等等!”

    姬賊停下來回頭看白蓮:“怎么了白蓮族長?”

    白蓮呃了一聲,道:“阿賊,你真的不是族長么?”

    姬賊笑了:“那白蓮族長覺得呢?”

    白蓮搖搖頭:“那你被人背叛的事情。”

    姬賊的情緒再一次拉了下來:“是真的。”

    說話功夫,姬賊也沒有和白蓮打招呼,轉身就去了。

    這一次,白蓮看的真真切切,姬賊臉上的那股子哀傷,與自己當初聽到了白蓮部落被人背叛時,一模一樣,說不得,姬賊真是一個族長。

    想到此處,白蓮不由得一聲驚呼。

    從白蓮住處走出來,姬賊抬頭望著天空,忍不住一聲嘆息。

    原本以為,自己這么些天來,想到自己被背叛了的事情不會想過去那樣心痛了,但是,自己還是高估自己的承受能力了。

    手輕輕的按著胸口,姬賊喃喃自語:“阿劫,你真是傷我傷的太重了···”

    遠在數百里外的東部平原上,漓火部落四大戰斗部門因為人數擴充的原因,除了軍御部之外,軍武,軍斗,驃騎三個軍事部門都將訓練場地放在了部落外面。

    他們扎起營帳,在山谷外操練著族人。

    距離姬賊離去已經有五十天了,漓火部落上上下下,大多都已經接受了這個沉重的事實。

    除了部落負責人會經常緬懷姬賊以外,下面的族人,已經是回到了生活正軌。

    新上位的阿劫出色的完成了姬賊當初作為族長的任務。

    族人們安居樂業,部落各個方面都朝氣蓬勃的發展著。

    而且,在阿劫的大力支持之下,雪的副手,稅務部與貿易部臨時負責人阿愚,成功的在部落中將商業街給辦了起來。

    每天,大片山脈各個部落的族人都絡繹不絕的出入漓火部落,在商業街購買自己所需的物品,貨幣的推行,也是更加的深入身心。

    一時間,享受著和平的漓火眾人,在懷念姬賊這位偉大的上任族長在給大家帶來安樂的同時,對阿劫,也是好評不斷。

    而且來說,最近部落中還盛傳著有一些風語。

    那就是偉大的姬賊族長大人雖然不在了,但是漓火部落這么大的一個部落,不能讓族長的位子空著啊,副族長阿劫大人這些天做得那么出色,他就是做族長,也不是不可以。

    大家都不知道這些話是誰先傳出來的,不過,這些話在流傳了幾日后,倒是得到了不少族人的贊同。

    雖然說,大多數族人都堅持著雖然偉大的姬賊族長大人不在了,但是,族長大人的心上人,雪大人還在,就算是選族長,也不應該是阿劫大人,而是雪大人的觀點,但是隨著時間推移,還是有不少人也開始動搖了起來。

    而且來說,一開始時,這些話也只是在普通的族人之間流傳,后來,直接傳到了眾負責人的耳中。

    雪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后沒有發表什么過激的言論,相反的,她倒是和女巫商量,說阿劫做族長也不是不可以,勇士在的時候,就有意提拔阿劫,這也從另一方面證明了阿劫的能力。

    更何況,這么多負責人中,也只有阿劫有過管理數百人的經驗了。

    畢竟,當初的白骨荒原眾人,都是阿劫一點一點給調理好的。

    對于雪這個想法,女巫被嚇得不輕,連忙阻止道:“雪,你別犯傻,怎么能讓阿劫做族長呢?這根本就不行的啊。”

    “榛姐姐,阿劫他這些天管理部落怎么樣你也看到了,他還是有這個能力的。我打算再觀察一陣,如果阿劫可以的話,就讓他做族長怎么樣?”

    見雪這么說,女巫有些猶豫,問雪道:“雪,你認真的么?”

    雪點點頭:“嗯。”

    女巫皺眉:“你考慮好了?確定不是沖動?”

    雪又一次點頭:“這些天我一直在觀察阿劫,他的能力真的很強,榛姐姐你也看到了。”

    女巫猶豫了一下:“阿劫的能力我知道,可是,族長的位子,應該是你來做的。”

    雪搖搖頭:“算了榛姐姐,我知道我自己的能力,根本就沒有辦法管理這么大的一個部落。漓火部落是勇士好不容易才發展到現在的規模的,我不能拿著它開玩笑,我更不能為了族長的位置,就把勇士的辛苦給浪費了。那樣的話,勇士也不會高興的。”

    于情于理,雪的這番話,說的都恰到好處。

    阿劫有足夠的實力來管理并發展漓火部落,這些,都是公認的。

    再加上,阿劫到現在都隱藏的很好,以至于,沒有一個人發現了他和木蓮的事情,當然,除了烏斯瑪之外。

    這也是為什么,雪會有意把族長的位子給阿劫的原因。

    甚至于,一些負責人中,也認為阿劫做這個位子比較好。

    只有少數負責人,像是阿牛,土山,狩這些,覺得阿劫還沒有達到姬賊那樣的高度,無法擔任這個族長。

    從另一個角度來講,阿劫也算是可以了,他靠著天衣無縫的演技,能獲得這么多負責人,乃至于雪的信任,也算是一份能耐了。

    “雪,我還是認為你應該考慮考慮,你也說了,漓火部落是勇士辛苦才發展到現在的,勇士的話,一定還是想讓你做這個族長的。”

    女巫也找不出來阿劫的毛病,只能是這么勸雪道。

    這些天來,她一直陪著雪,對于女巫的話,雪還是會認真考慮的。

    當即,雪便點頭道:“我知道了榛姐姐,在沒有觀察好之前,我是不會輕易做出決定的,漓火部落,是勇士的心血,我會好好的守護它的。”

    趴在雪旁邊,已經趕上一頭小牛犢子的小刃齒虎聽到雪的話之后,抬起頭來,嗚嗚的叫了兩聲。

    看到它,雪就忍不住有些哀傷,想起來了姬賊,不由得,雪伸手在小刃齒虎的腦袋上摸了摸。

    阿巨最近很頭疼,也很郁悶。

    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部落中的一些傳言。

    阿劫怎么可能做族長呢?他根本就不是這個料。

    幾乎是看著阿劫長大,阿巨對于阿劫再清楚不過了。

    他是聰明,但是他這份聰明,卻不能成為他做族長的主要原因。

    與姬賊比,阿劫給人感覺,總覺得少了什么似的。

    阿巨也說不出來是什么。

    以至于,心情煩躁的阿巨今天早早的就結束了訓練,離開了部落外的訓練場地,回到了山谷中。

    他有些話,想要找阿劫說一下。

    阿巨先是回到自己住處,換下了被汗水浸濕的麻布內襯,穿上了阿七最新做出來的一款內衣,外罩著獸皮,推開門,朝著部落新的會議地點去了。

    一般情況下,阿劫都會在那個地方呆著,之前用來做會議室的姬賊住處,此時節,雪搬了進去,已經不能再當做公共場合來用。

    他來到了新會議室,問了一下門口兩個站崗的族人,得到的回答是阿劫并不在此處,疑惑之下,阿巨抬頭看了一下天邊太陽,心說這都已經過了午后,阿劫還沒來么?

    不應該啊,過去阿劫從來不會這么晚的啊。

    甩了甩腦袋,阿巨只能是放下心中疑惑,奔著阿劫的住處去。

    他來到跟前的時候,門口兩個站崗的族人攔住了他,道:“阿巨大人,您干什么?”

    阿巨瞧了一眼這兩個族人,有些面生,不像是之前阿劫身邊的人。

    “我找一下阿劫。”

    兩個族人皺了皺眉:“那阿巨大人您等一下,我們這就去通知阿劫大人。”

    大人兩個字,被他倆特意的加深了語氣,那意思就好像是在提醒阿巨注意言辭似的。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