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不務正業的魔王大人

第三百四十一章前世今生(終)

    趙漫舞被楚蕭然收了起來,關皓的魂魄就暫時跟林元城放在了一起。

    回去的路上,楚蕭然譴責了她們不聽指揮,單獨闖進去的行為。

    謝飛白干脆利落的承認了自己的錯誤,并且承認了是她威脅柴敏跟她進去的。

    “以后不要這么做了。”

    謝飛白認真保證道:“一定不會了。”

    回到關皓家中,他大哥立刻就迎了上來。

    看到他的那一刻,謝飛白覺得,這件事情還真不如就是他為了爭奪家產,雇人暗害他。誰能想到,竟然會是這樣一個結局呢。

    將關皓的靈魂放回身體之前,他們遇到了一個小小的麻煩。因為不知道趙漫舞到底給他放進去了多少記憶,他們不確定該刪去多少。

    “把她放出來問一下。”

    謝飛白干笑了兩聲,“我覺得,她不會告訴我們的。”

    陳嘯偏偏不相信,于是他們就把她放了出來。

    趙漫舞一看到謝飛白,眼睛立刻就紅了,“我不會放過你的!”

    楚蕭然只好又將她收了回去。

    “看吧,我就說了,她不會告訴我們的。”她想了想,道:“就把他這幾天的記憶全部清楚就好了,這樣應該就沒有問題了。”

    柴敏和楚蕭然商量了一下,最后決定用她這個辦法。

    謝飛白沒有插手,她規規矩矩的站在一旁,看著他們動手。

    結果,他們用了兩個小時,天都黑里,才終于弄好了。

    這樣,他們還是不能離開。必須要等關皓醒來,確定沒有問題了,他們才能離開這里。

    晚飯他們也是在關家吃的,菜都不錯,而且還不用他們刷碗,這倒是好事。

    吃完飯,他們在關皓的房間里待了一會兒,謝飛白和陳嘯就被趕去睡覺了。

    “我們不會去你的房間的,你不用再弄那些東西了。”

    “嗯,我知道了。”

    去到客房后,謝飛白拿出了小木盒,但最后她還是沒有吃下藥丸。

    她盯著天花板看了一會兒,“沒準兒,我現在已經可以睡個好覺了。”

    楚蕭然詢問了柴敏她們在廢棄大樓里都發生了什么,柴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他。

    “她身上有不少寶貝,但她好像并不想讓我們知道。”柴敏小聲說道:“我覺得,她的身份,可能沒有資料上顯示的那么簡單。”

    “我在她包里看了一顆夜明珠。”她伸出了拳頭比劃了一下,“這么大的。”

    聽了這話,楚蕭然也稍微有些驚訝。

    “你找人查一下吧,師傅對她這么上心,還是小心一些的好。”

    “嗯,我知道了。”

    無聊到想聽聽關磊是不是真的是無辜的謝飛白,此刻蜷縮在墻角,十分后悔自己沒有吃藥。如果,她吃了藥,那就不會聽到這些話了。

    她并不在意柴敏懷疑自己,可是,那個人是楚蕭然,他竟然說讓別人調查自己。他不愿意讓龍玉傷心,可是卻可以毫不猶豫的吩咐柴敏去調查她。這一刻,她終于明白了趙漫舞心中的絕望。

    看著窗外的月光,她想要就此一走了之,可想到離開這里,他們或許就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了。這又讓她十分不舍。

    再等等吧,等他們查出來她的身份是假的,再走。她在心中,默默做下了決定。

    謝飛白在房間里枯坐了一夜,為了讓他們不懷疑自己晚上沒有休息,她特意等天大亮,才從房間里出去。

    柴敏對她昨天晚上的睡眠狀況很是關心,謝飛白也認真告訴她,她睡得很好。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而關皓的醒來,讓這個美好的早晨,變得更加的美好了。

    雖然他們把他的記憶消除了,但趙漫舞太過強大,還是給他留下了一些影響。

    不過,他覺得那是自己看過的電影。于是,大家也就沒有告訴他在他昏迷期間都發生了些什么。

    接下來,就是處理趙漫舞了。

    他們聽從了謝飛白的建議,把趙漫舞帶回了宅子里。

    東方紫聽說他們把鬼帶回來了,相當的興奮,甚至都沒有第一時間找陳嘯要她的消息。

    龍玉還是很關系他們的身體的,確定他們都沒有受傷后,他長舒一口氣。

    “來,我來送她走。”

    謝飛白舉手道:“我能跟她談一下嗎?”

    “好。”龍玉想也不想就答應了下來。

    東方紫艷羨的看著她,這種事情就永遠不會輪到她。

    為了防止趙漫舞暴起傷人,龍玉在她身上下了七道禁制。

    謝飛白默默在心里跟她道了聲歉,她真沒有想過要她受這個罪。

    “你一個人可以嗎?”

    “可以,有事,我會叫你們的。”

    等龍玉帶著其他人退了下去,謝飛白這才揭開了趙漫舞身上的符紙。

    “我要殺了你!”

    “趙姑娘,冷靜。你現在叫囂也沒用了,不如跟我好好談談,你覺得怎么樣?”

    趙漫舞冷笑一聲,“我不會再相信你了。”

    謝飛白歪頭看了她一眼,“趙姑娘,我先前說理解你,是真心話。”

    “你能理解,你拿什么來理解。”

    謝飛白認真說道:“這個,我當然是有辦法的。”

    趙漫舞切了一聲,“你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會相信的。”

    “我也不是想讓你相信我,我只是想告訴你,你這樣滿是戾氣離開這里,不好。想想,你和你表哥的美好......”

    看著她的眼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謝飛白頓時就明白,自己又說錯話了。

    她無奈的扶了扶額,她其實不應該跟她談話的。就應該直接讓他們把她送下去,現在她這完全是在雪上加霜。

    “我想跟你談談,是因為我也有同樣的困擾。以前,我也想過要讓他恢復前世的記憶。但是,在看過被恢復前世記憶的那個人的下場后,我就放棄了。”

    謝飛白抬頭看了她一眼,“你強行恢復他的記憶,不只會讓他今生完蛋。等到了冥界,他也會有麻煩的。相信我,你不會想知道他在那里都經歷了什么。”

    趙漫舞冷笑道:“你看過嗎?”

    謝飛白想了想,道:“這個你去了,自己去打聽就行了,大家都知道。”

    趙漫舞愣了一下,謝飛白起身,對趙漫舞認真說了一句,“趙姑娘再見。記住,不要心懷怨恨。”

    說罷,她立刻退出了房間,徒留趙漫舞一鬼在里頭咆哮。

    她搖了搖頭,有時候耳朵太靈,真的不是好事。

    “可以送她走了。”

    “你不看嗎?”

    謝飛白對著龍玉搖了搖頭,開玩笑,要是被那邊的發現她在這里,那就等于是向所有人宣告了她的行蹤。

    周宇年對她招了招手,謝飛白心中嘆息一聲。這就是找個了老板的壞處,不只她不能訓人,她還得被人訓。她現在有些懷念自己做老板的日子了,從來只有她訓別人的份,沒有別人訓她的份。

    周宇年找她,果然是為了昨天她不聽指揮,私自帶柴敏沖進了那么危險的地方的事情。

    謝飛白認真的承認了自己的錯誤,并且,保證以后不會再犯。

    “希望你記住今天的話。”

    “你放心,絕對不會了。”反正,她也不會留太長時間了。

    周宇年對她揮了揮手,示意她離開。

    等她下去,趙漫舞已經被送走了。

    記住手機版網址: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