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詩詞 > 都市無上仙王

第235章 起風了

    宴會廳內,一片死寂。

    眾人望著站在不遠處,恍若殺神降臨一般的青年,一個個都是驚駭莫名!

    就在幾分鐘之前,他還是那么的不起眼。

    在一眾西裝革履的社會精英面前,就如同鶴群中站著的一只雞,是那么的顯眼。

    可就是這個人,拿出了五星的百夫長黑金卡!

    更是一刀斬斷了云軒的舌頭,并揚言讓樊海瀾為自己選一塊墓地。

    如今,更是一巴掌拍死了那名氣勢駭人,恍若戰神般的老者!

    “他……真是陸宗明的兒子?”

    有人不敢置信道。

    要知道,當初云中龍可是當著所有富豪的面,將陸宗明趕出了酒會,讓陸宗明顏面盡失。

    而樊海瀾,能獲得“地產女王”的稱號,也是踏著陸氏集團的尸體,起來的。

    只要是明眼人,誰看不出,陸錚這次回渝城,絕對不會簡單的回來看看!

    可關鍵的是,他還有著巨額的財富,以及讓人絕望的恐怖武力!

    誰還能治得了他?

    “渝城……恐怕要翻天了!”

    有人若有所思道。

    仿佛感覺到了一場風暴,即將席卷渝城。

    樊海瀾臉色煞白,身體都在微微顫抖。

    她怎么也沒想到,陸錚竟然強橫到了如此地步。就連強絕的吳老,都不是其一招之敵,反而被一巴掌拍死了。

    “現在,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吧?”陸錚看著樊海瀾,一臉玩味道。

    “你想知道什么?”樊海瀾深吸一口氣道。

    “當初的那場酒會,是不是你們在做戲,故意引誘我父親入甕?!”陸錚問道。

    聞言,樊海瀾臉色微微一僵,還是點頭道:“是!”

    轟!

    霎時間,樊海瀾便感覺到一股冷意席卷全身。身體就仿佛掉入冰窟一般,那股刺骨的寒意,更是讓她忍不住哆嗦了起來。

    “我父親只是個普通人!你們為什么要這么算計他?”陸錚沉聲問道。

    樊海瀾道:“不知,我也只是奉命行事!”

    “誰的命令!難道是那個太子?”

    陸錚問道。

    “是!”樊海瀾點頭。

    “他想要做什么?”陸錚問道。

    “不知!”樊海瀾搖了搖頭,看著陸錚道,“吳老是太子的人!太子的能量,不是你能想象的!你殺了他,太子必定不會放過你!

    我若是你,現在就離開渝城,離開華國!否則,你必死無疑!”

    “呵呵~”

    陸錚輕笑一聲,身上的氣勢陡然一收,再次恢復了之前那大男孩的模樣。

    沒有再多問。

    顯然,樊海瀾也只是個棋子,知道的并不多!

    “樊海瀾,你說這話,無非是想讓我放你一馬,呵呵,放心!我既然說三日后,再送你上路,就不會食言!

    這三天里,你可以選擇逃離渝城,甚至逃離華國。當然,你也可以幫我給那個太子帶句話,就說我在渝城等他!”陸錚冷笑道。

    “你這是在自尋死路!”

    樊海瀾平靜道。

    “或許吧!”

    陸錚無所謂的說了一聲,不再理會樊海瀾,朝著宴會廳外走去。

    噗通!

    噗通!

    就在陸錚身影消失的剎那,一道道重物墜落的的聲音響起。

    之前站著的一些賓客,此時方才松了口氣,這才感覺渾身一軟,竟然一點兒力氣都沒有,紛紛栽倒在了地上。

    “快,快叫救護車!”

    也有人反應了過來,連忙大吼道。

    整個宴會廳,都是亂成了一團。

    樊海瀾望著陸錚離開的方向,臉色一陣變幻。

    陸錚明明可以現在就殺了她,卻偏偏放過了她!

    用意為何,她自然清楚!

    “你會后悔的!”

    樊海瀾的咬牙道,眸中閃過一抹堅定之色。

    ……

    離開宴會廳后,陸錚便直接回了海棠明月,將《人事帖》放在了父親的書房中。

    “陸師,您找我?”蘇子墨敲門走了進來。

    陸錚點頭道:“恩,你幫我查一件事!陸氏集團倒閉后,我們家值錢的東西,都變賣了。你去幫我查一下,當初,都有哪些人買下了這東西。”

    “好的,陸師。”

    蘇子墨點頭,離開書房去打電話了。

    陸家的這些財產,也都是她負責贖回的。想要查出當時的買家,并不是難事。

    等蘇子墨出去后,陸錚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今天,還真是一波三折。

    他本來只是想贖回父親的《人事帖》而已,卻沒想到樊海瀾給了他如此大的一個驚喜。

    就是不知道云中龍,是否知情,還是被人利用了!

    不過,無論云中龍是否知情,其當眾驅趕他父親,并跟那場車禍脫不開干系。

    陸錚也絕不會放過他!

    很快,蘇子墨也將查到的消息告訴了陸錚。

    果然如此陸錚猜測的那樣,不止是《人事帖》,那些買下陸家房產、古董等產業的人,都或多或少和樊海瀾有些關系!

    也就是說,這些人,很有可能是在樊海瀾的授意下,才買下這些的。甚至,有可能就是幫助樊海瀾買的。

    “她到底想干什么?”

    陸錚皺眉思索道。

    陸錚自然不會天真的認為,樊海瀾是在暗中幫他們陸家!

    “她在找東西!”

    突然,陸錚腦海中仿佛有一道靈光閃過。

    再聯想到,樊海瀾背后站著的人,是龍庭的太子!

    瞬間,陸錚便是恍然大悟,猛然站了起來。

    “她在為那個太子找東西!難道是……是我陸家的祖傳玉佩!”陸錚驚呼道。

    三個月之前,無論是他父親,還是陸錚自己,都只是普通人而已。

    整個陸家,根本就沒有值得龍庭太子惦記的地方。

    除了……那塊父親送給他的祖傳玉佩!

    祖傳玉佩的價值幾何,陸錚作為受益人,自然是再清楚不過。

    他們陸家,必然也有不凡的過往。

    關于這些,別人或許查詢不到,但龍庭可是武道界的無冕之王,背后更是有政府做后盾,其信息來源之廣,絕對是普通人無法想象的。

    龍庭太子,很有可能是知道了陸家玉佩的消息,這才為陸宗明設下了這個局。

    如此大費周折,為的就是掩人耳目!

    ……

    接下來兩天,陸錚沒有再做其他事情,而是陪著母親一起拜訪昔日的親朋好友。

    陸家落難時,還是有不少人伸出了援助之手的,只是幫助都不大罷了。

    那天宴會廳發生的事情,被人及時封鎖了消息,并沒有泄露出來。但還是有上流社會的人,從其他渠道得知了消息。

    整個渝城,仿佛有一股暗流在涌動。

    眾人都在等著樊海瀾,以及云家的反應。

    然而,讓人意外的是,樊海瀾就仿佛沒事人一般,該做什么還是做什么。而云家,也仿佛不知道陸錚的存在,一片平靜。

    就在第三天,云家傳來消息。

    云中龍將會在明天舉辦退休宴,宣布正式退休!

    而這一天,是陸宗明的生日!

    念及至此,不少接到云家邀請的人,都是在心中感嘆:起風了!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