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邁向克里瑪莎

33章:格雷的改革(3)

    “格雷,我們用了很長很長的時間,至今都沒有找到正確的,引導人類的辦法。說實話,我也非常沮喪。并不是我們什么都不做,而是我們什么都做不了。現在的教廷,雖然有各種各樣的問題,跟我們一開始想象的相差很多,但你得承認,他們做得還不錯。至少沒有讓惡魔控制人類。”凱瑟琳在格雷的腦海中訴說著。

    “所以你們評判‘不錯’的標準就是人類沒有被惡魔控制?呵呵呵呵。還有,你剛剛的話是在為說服格雷投降鋪墊嗎?”薇薇安嘲諷道:“你怎么知道人類沒有被我們控制呢?整個大陸上的人類,圣騎士包括格雷也只有五個。紅衣主教,總共也只有三十二個。除了這些,還有哪些人是你們眼中真正信奉神圣信仰的?即便是這些人,他們真的信奉神圣信仰嗎?你知道大陸上的魔使有多少個?有多少人類愿意跟惡魔做交易?我們只是不屑于像你們一樣弄出個教廷粉飾太平而已。”

    “至少人們都是向善的!只有善才會受到頌揚!大方向上是我們贏了!”

    “是嗎?那只是他們不敢承認自己惡的一面而已。虛榮難道不是你們定下的惡行之一?你們越是粉飾太平,只能證明你們越是失敗!”

    “你!你在詭辯!格雷,別聽她的!你應該相信我,我才是引導你向善的守護天使!”

    “格雷,現在放棄還不遲!擁抱黑暗,能讓你無比地快樂!真的相信我!神圣信仰這種不切實際的東西,只會是累贅!”

    “你!”

    “我就這么說了怎么啦?你咬我呀?”

    “啊——!”

    凱瑟琳和薇薇安一如既往地吵鬧著,薇薇安也依舊占據上風。格雷卻似乎誰的意見都沒打算聽。

    他一路地走著,忽然轉身,騎上了馬,開始繞著獅王都馳騁,查看一片又一片的農田。任憑腦海中的天使和惡魔怎么吵鬧,就是不發一言。

    盔甲里的黑貓也是靜靜地呆著,看著。

    大部分的農地都荒廢了,是的,大部分。幾乎每一片的農田都長滿了雜草,缺乏打理。農莊充滿了破敗的氣息。唯一幸運的,大概就是不是全部吧。至少有一部分人還是勤勞的。

    牧羊人在羊圈旁邊的小屋子里呼呼大睡,羊圈里的羊已經所剩無幾了,但至少還有,雖然每一只都瘦骨如柴。

    格雷騎著馬從羊圈外悄悄走過。

    ……

    一個穿著破舊衣裳的中年人正站在荒廢的農田里跟貴族談判。

    中年人嚷嚷道:“你應該多給點錢,這片地不小,而且你看看,非常肥沃!一年前這樣的土地至少可以賣五個金幣!”

    “現在跟以前不同了,圣騎士每個月給人發錢。這片農地也是圣騎士給你的不是嗎?”貴族不屑地說道:“再肥沃的土地也必須有人耕種才行,而我幾乎找不到人。我甚至不知道要買來干什么。再給你五個金幣,你幫我種這片農田,種滿三年怎么樣?一年前酬金頂多一個金幣。”

    “那算了。我已經勞累了大半輩子,現在是圣騎士執政時代,我沒興趣再跟土地打交道了。”

    “那不就是咯。兩個金幣,如果你不肯賣的話,我也不買了。”

    格雷騎著馬從他們身邊悄悄走過。

    ……

    商人星夜還在進貨,一車車的貨物停在郊外的倉庫門口,正在讓工人往倉庫里搬東西。

    “該死的艾倫王國又把東西漲價了,天哪,圣騎士得再多發點錢才行,不然都不夠買了。”肥胖的商人擦著汗把脾氣都撒到了工人身上,嚷嚷道:“都沒吃飯嗎!還不快點!再這么懶懶散散,全部扣工錢!”

    誰知道一嚷嚷完,旁邊的六個工人齊刷刷地把貨物都丟到了地上。

    “你們干什么?”

    “我們不干了!工錢也不想要了!”為首的工人氣勢洶洶地說道:“你自己搬吧!”

    “等等!”商人連忙喊道:“別!我……我給你們加工錢。”

    “你能加多少?能有圣騎士加得多嗎?自己干吧。我們走!”

    呼喊著,六個工人全走了。

    商人無奈癱坐在地,望著堆積如山的貨物不斷深呼吸著:“天哪……還沒到進不起貨物,我就已經要請不起工人了嗎?”

    格雷騎著馬悄悄從他身邊走過。

    ……

    郊外的酒館里,一大批的人聚在一起賭博,飲酒。有人舉起杯子高呼道:“這一杯,敬讓我們過上和貴族一樣無憂無慮生活的圣騎士!”

    一下子,整個酒館的人都把杯子舉起來了。口哨聲,歡呼聲,熱火朝天。

    格雷無言地騎著馬從窗外走過。

    “至少……他們都還是愛戴你的。”黑貓小聲嘀咕。

    “他們今天有多愛戴我,明天就會有多恨我。”格雷輕聲答道。

    正如凱瑟琳說的,如果你善良,就會有人利用你的善良。如果你正直,就會有人利用你的正直。因為人心本來就有問題,再多的善意也無法改變。這就是擺在格雷面前的,赤裸裸的現實。也是萬年以來,天堂始終秉承神圣信仰,卻束手無策的原因。

    直到繞行了大半個獅王都之后,格雷才開口問道:“凱瑟琳,你能算出如果我現在開始補救,需要準備多少糧食嗎?其他都可以先不管,唯獨糧食……這是因為我而導致的,我無論如何必須解決這個問題。”

    腦海中吵得正兇的天使和惡魔一下都安靜了下來。

    格雷接著說道:“這件事是我錯了,我承認。你放心吧,我不會墮入黑暗的。但是,我得立即想辦法補救了。通往信仰的路,沒有坦途。我將一如往昔!”

    沉默,許久的沉默。天使和惡魔都沉默了。

    夜風輕輕地吹著,吹動著天空中的云,吹動著遠處樹林的樹枝搖曳,也吹動著荒廢農田里的野草。

    格雷騎著馬靜靜地眺望著獅王都,站在銀色的月光下。

    “你個笨蛋……”許久,薇薇安無奈說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凱瑟琳小聲說道:“這里的糧食是一年兩熟,只是錯過了一季,應該不用特別多。當然,也肯定不會少。我倒是有個辦法可以補救……只要你愿意向教廷認錯,迎回班尼迪克二世。我想,教廷會有辦法的。鮑勃的事情可以再商量,我想,經過了之前的事情之后,班尼迪克二世應該也不會那么張狂了吧。我們可以跟他談條件,確保鮑勃不受到傷害。”

    “就像之前迪恩說的那樣嗎?”

    “是的。”

    薇薇安賭氣插嘴道:“或者你可以直接投入黑暗。那樣的話,也就不需要補救了。讓教廷自己頭疼去吧。難道你不覺得他們特別討厭嗎?難道你不想給討厭的人添亂嗎?也許他們正在策劃著什么陰險的事情來對付你呢。其實我真不懂你,這么好的機會,為什么不投身黑暗呢?只要點個頭,你可能就是魔主最寵愛的魔使了。”

    無視薇薇安的挑釁,格雷接著問道:“如果是教廷來補救的話,他們會怎么補救?”

    “應該會集合其他國家多余的糧食吧,以撒境內肯定是沒辦法找到足夠的糧食了。必須向鄰國求助。”

    “既然教廷可以集合其他其他國家的糧食,那我也可以。”

    “為什么你會覺得你可以呢?”對于這個問題,薇薇安難得一次站在了凱瑟琳這一邊,她說道:“現在其他國家應該都恨不得你快點垮臺,如果他們意識到以撒正在迎來一場饑荒,也許無論你出多少錢他們都不會賣糧食了。剛剛你不是也聽到了嗎?其他國家輸入以撒的貨物,正在變得越來越貴!”

    “如果他們不同意,我就一個一個說服他們!”格雷堅定地說道。

    “用什么說服?不會是想對他們宣戰吧?”凱瑟琳驚道。

    “不,我指的是真正的說服。”格雷認真地說道:“我將一個個拜訪他們,爭取各國王室的支持。在收成之前,把足夠的糧食帶回來。”

    “我覺得這不可能。”凱瑟琳說道。

    “我也覺得可能性很低。”薇薇安同樣這么覺得。

    還有黑貓:“我也覺得不可能。”

    然而,格雷依舊堅持:“我不會向教廷投降的。錯了就是錯了,沒什么好說的。我們不應該混淆對錯的觀念。現實的困難,不能拿來作為信仰動搖的借口。同樣的道理,我也不會逃避自己的過錯,犯下錯,就該承擔。正義,不是可以用來交易的籌碼!我將盡我所能去補救這一切!”

    天使和惡魔,都無言以對。

    ……

    “無論什么樣的險阻,我都不會退縮的!”

    格雷騎著馬,朝著皮爾斯大教堂的方向狂奔而去。

    ……

    此時此刻,雪萊正驚恐地站在自己的房間里,面對著三名傭兵,還有安德魯。

    一個裝著白色透明液體的小瓶子被丟到了雪萊手里。

    “喝下去。”安德魯抖動著自己的尖耳朵,輕聲說道:“只要你喝下去,我保證不傷害你,還有你爺爺。”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