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詩詞 > 一切從籃球開始

第七十九章 上半場的最后一攻

    陸非的下場休息讓堪薩斯教練威廉姆斯當時就凌亂了,他在進攻上布置的是讓科里森作為核心去打,可防守上布置的全是怎么去防陸非。

    不過好在他也是身經百戰的老帥,當即在場邊大喊:“人盯人,不要亂!”

    內特羅賓遜一個加速過掉了辛里奇,跳投進球。

    陸非在場下為羅賓遜的突破叫好,經過一個賽季的磨合,羅比遜比起之前更加成熟了。

    不過到了防守端,當籃球被交到科里森手里的時候,堪薩斯的進攻終于打開了,小前鋒格雷夫斯四十五度角接到科里森的傳球后三分伸出手命中,羅伊被辛里奇擋在身后,而羅賓遜一米七多的身高去補防205公分的格雷夫斯看上去有點可笑。

    當籃球運轉起來之后,堪薩斯大學鋒線高度的優勢盡顯無疑。

    投不進沒關系,他們把籃板搶下來繼續投,辛里奇也命中了一個三分,只不過這一次他更少的占有球權,更多的是通過無球跑動接球投籃。

    安東尼華盛頓拼盡了全力也沒能從身旁三個205公分的大個子手里把籃球搶下來。

    好在這個時候,羅賓遜和羅伊站了出來。

    別看羅賓遜個頭小,但是他速度快身體壯,辛里奇防守羅比遜的突破得把腰彎的很低,即便是彎腰,他的啟動速度也不足以跟得上羅賓遜。

    而羅伊在肘區持球單打格雷夫斯也打的很兇悍,格雷夫斯沒有羅伊靈活,羅伊急速的變向迅猛的跳投讓格雷夫斯就像是碰到了滿身是刺的刺猬,無從下手。

    這么急速的變向,陸非看著羅伊的膝蓋都感覺疼。

    科里森又從華盛頓頭上摘下了籃板,轉身擠開華盛頓,雙手暴扣。

    陸非坐在場邊看了一眼記分牌,分差已經被縮小到了十分以內,45:36

    場上的隊友打的很努力,但是當堪薩斯打開了以后,尤其是籃板被對方掌控了之后,愛斯基摩犬隊陷入了被動。

    陸非在場的時候對方就掌控不了籃板,因為準啊,可陸非下場之后,出現大空位的機會少了很多,更多的是面對防守人的突破,雖然FLEX切入和羅伊的單打也都打的不錯,但是迎著防守人去打總歸會投丟不少。

    投不進,籃板拿不下,堪薩斯反手就是一個反攻。

    相比較堪薩斯就輕松多了,反正所有隊員只要有機會就出手,投不進搶下來繼續投,三個高大的內線卡在籃下,把華盛頓擠成了漢堡包里的炸雞一樣。

    這個時候,洛倫佐羅馬爾立刻叫了一個暫停。

    他看了一眼比賽時間,上半場比賽還有最后兩分鐘,而對方的主力球員除了偶爾的輪轉,基本都在場上連續打了十幾分鐘。

    理論上應該到了替補上場的時候了。

    他大手一揮,“陸非,該你上場了,全力進攻。”

    陸非帶著一群替補隊員上場,對面堪薩斯的教練威廉姆斯一見這個情形,不由破口大罵:“他娘的不讓人休息了是嗎?”

    可是一看手下的隊員一個個大口喘著粗氣,又不能不休息,無奈只能讓辛里奇也帶著一群替補上場。

    辛里奇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從開場他就一心想和這個中國人爭一個高下,但是現在這個中國人上場了,自己看著他那清澈見底的眼睛竟然有點心虛。

    陸非控球過了半場,辛里奇從發球就一直黏在陸非身上,直到過了半場才撤開一步的距離,死死的盯住陸非手里的籃球。

    陸非輕輕拍著手里的球:“嗨,你不是要和我單挑嗎?那來吧!”

    辛里奇抿了抿嘴唇。

    陸非連續兩個體前變向之后開始加速,在身體和辛里奇接觸的瞬間,一個胯下拉回把籃球拉到了左手。

    辛里奇沒有失去位置,但是他擔心陸非會繼續突破所以把身體又往后撤了一點距離。

    就是這一丁點的距離被陸非抓住了機會。

    陸非直接拔起投籃。

    辛里奇沒想到他急停拉回之后竟然會選擇投籃,要知道整整上半場陸非都沒有做出這樣選擇,更何況這樣出手的命中率并不會太高。

    他轉身便聽到籃球入網清脆的聲音。

    三分進了!

    分差重新回到了十二分。

    “真是狗屎運!”辛里奇鼻子哼了一聲。

    可是他心里明白,這不是狗屎運,而是實力使然,可是這個中國人會有這么強的實力?

    精準的投籃、迅猛的突破、完美的傳球、就連對抗之后的瞬間的出手都能做到這種程度,這樣的球員怎么可能是一個中國人?

    在他印象中,今年的NCAA好像就沒有比陸非更全面的后衛了。

    如果非要找,在NBA中或許能找到幾個。

    也僅僅是幾個而已。

    輪到堪薩斯進攻,辛里奇接到球面對陸非的防守。

    陸非拍了拍手:“來吧,說好的單挑呢?”

    辛里奇剛準備還給陸非一個的時候,耳邊響起教練威廉姆斯的大喊:“把球交出去,找掩護!”

    他頓時清醒了,連忙將球交了出去。

    陸非嘆了口氣:“看來學聰明了。”

    他跟著辛里奇跑動,但是最終還是被對方的掩護擋住了,辛里奇從肘區切入禁區,拉桿上籃成功打進。

    堪薩斯的球迷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看著他們的球星辛里奇打了一整場,被對方的陸非按在地上摩擦了一整場,心里別提多憋屈了,終于讓辛里奇打進了一個,雖然不是面對陸非單打進去的,但是也足以讓他們興奮不已。

    又來回打了兩個回合,陸非又投進了一個,而堪薩斯的投籃偏出了籃筐,由于堪薩斯的大個子球員都還在場下休息,籃板被愛斯基摩犬隊拿到。

    此時的分差依舊是十二分。

    比分50:38

    比賽還有最后二十六秒。

    陸非將球控制住,不緊不慢的站在三分線外消耗著時間,辛里奇不敢站的太遠,一只手貼在陸非的大腿上,這是上半場的最后一攻了,他一定要防下來這次進攻,整個上半場被壓著打,他心里也憋著一團火。

    全場球迷都在大聲的倒數,全都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十……九……八……”

    陸非依舊沒有動。

    他只是指了指腳下的位置。

    “什么意思?”辛里奇眉頭微皺。

    他是想在這里投進壓哨球?可是這個中國球員太狡猾了,誰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七……六……”

    陸非動了,他持球在空中畫了一個圓,就在快要碰到辛里奇手臂的時候,辛里奇連忙把手縮了回來,他可不想被陸非造成打手三分犯規。

    陸非猛地落球,左腳往右前方交叉邁出,這一步很快,辛里奇連忙后撤。

    誰知道陸非并沒有離開原地。

    落球之后直接把籃球從左腿的胯下快速的拉回。

    “五……四……”

    辛里奇這一步撤的太猛了,再想把身體拽回去已經晚了。

    可他還是用盡所有的力氣撲了上去。

    這一球和陸非剛剛上場那次胯下拉回幾乎一樣,區別就是那一個是右腿胯下從后往前拉,這一個是左腿胯下從前往后拉。

    陸非合球,跳了起來,身體在空中舒展開。

    “三……”

    陸非投籃出手,籃球在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

    “二……”

    唰!

    滴!

    裁判的哨聲和籃球入網聲同時響起。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