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詩詞 > 人間殺神

第136章 柳天臣

    小和尚難得自動找上張子楓,在聽聞了昨夜的事情,小和尚哈哈大笑,道,“你就不該放他走知道嗎?”

    張子楓沒有理會他,自顧自的的修剪草坪。

    小和尚趴下草地上,見張子楓沒有理會,悠悠道歉,“你想啊,根據我在很多劇情所見,你這叫放虎歸山,那柳家可是出了名的睚眥必報,你覺得自己大氣他們就放過你了?”

    張子楓繼續修剪草坪,實在讓小和尚有些看不懂了。

    “不過也是,連我都打不過你,他區區一個柳家拿你有什么辦法,”小和尚嘀咕道。

    張子楓瞥了一眼小和尚,微笑道,“小和尚,你與其關心我,還是照顧好自己吧,想必很多人在追殺你吧。”

    小和尚微微一愣,笑道,“你這家伙好像怎么都能看透呀,你怎么知道的?”

    “你猜呀。”

    張子楓伸了伸懶腰,確定魏雪妍不在,方才踩著粉紅拖鞋,一屁股坐在小和尚身邊。

    兩人兩根煙,一抽,感覺全身的毛孔都舒展開來。

    張子楓之所以這么確定,那其實不難。

    因為張子楓在和這小和尚交手時,發現他懂的武技很多,也可以說很雜。

    有一點北方的罡氣功夫,也有南方的拳腳。

    甚至張子楓還能在他的一些細節當中,察覺到天山大派的精髓所在。

    總的來說這看似對自己平和的小和尚,身懷各大門派的絕技,而他到底是用怎樣的方式的來的,張子楓不用去想也知道了。

    對于小偷,沒人會喜歡的,特別是偷了他們最重要的東西。

    張子楓瞇著眼睛,不禁有些好奇這小子有沒有偷到那天山大派的“五陰五陽的雷霆手段”呢。

    畢竟那可是號稱武道界頂級的攻擊武技!

    其實挺適合張子楓的進攻路線的。

    盡管自己現在其實不太需要,不過為了隱藏自己真正的實力,張子楓覺得還是應該學一些東西傍身的。

    小和尚見張子楓一臉沉思的樣子,不知道為何身體一涼。

    只看見張子楓人畜無害的看向小和尚時,小和尚是菊花一緊。

    ……

    “死了,沒救了!”

    大街的某處小巷之中,一位留著長發,穿著一絲不茍的青年眉頭一皺,只看見地上躺著的正是已經身體干枯的柳家老朽。

    此人器宇軒昂,氣質和那柳天淼相比簡直就是一個天和一個地。

    而他正是柳家長子,在武道界獲得無數美名的青年杰出之輩,柳天臣。

    他正好公務解決清楚,剛得到白劍南的允許從前線退回,為的就是來慶海市看看這一件陳年舊案。

    至于為什么說是陳年舊案。

    其實當年他也插手過這件案件,并且是跟著那位不知樣貌,戴著龍神金面的戰神一起。

    至今回想起來,他也會覺得這是無比的榮耀。

    柳天臣迅速給自己父親撥打了一個電話,說明了情況,便道,“父親,具體事情我回來再說。”

    “公子!”遠處一輛黑色瑪莎拉蒂停了下來,柳天臣整理西裝,環顧四周方才風度翩翩的登上了車。

    來到醫院,柳天臣剛推開門,就聽到自己疼愛的弟弟發出慘叫。

    “哥,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淚流滿面的柳天淼道。

    柳天臣臉色一沉,道,“何人把你傷的如此之重?”

    “一個魏家的小保鏢,這家伙就是本次案件的真兇,我出手阻止卻因為實力不濟,所以被他重傷成這樣,好在柳叔出手及時,否則……”

    柳天淼一把抓住柳天臣的手,雙眼閃過一絲殺意,道,“昨夜父親派柳叔去調查,哪知道竟然也慘遭他的毒手,這口氣我們柳家咽不下,大哥,你一定要給柳樹報仇,答應我。”

    柳天臣眉頭一皺,道,“具體線索調查后才知曉,現在不能妄下結論,不過那家伙敢把你傷成這樣,八成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就去會會他吧。”

    言罷柳天臣對自己父親,柳家家主聊了幾句便轉身下了樓。

    既然他親自來收拾這個爛攤子了,自然要漂漂亮亮的解決干凈。

    下了樓,上了車,柳天臣對司機道,“魏氏安保公司。”

    目送柳天臣離開,此時柳家家主卻臉色一沉,冷冷看了一眼柳天淼,道,“你這樣做,如果被你大哥知道在說謊,知道后果嗎?”

    柳天臣不比柳天淼。

    他身為白劍南信任的人,更是柳家的驕傲,高居“六花將臣”地位,無論是品性還是各大方面,那是完全壓制柳天淼的。

    這樣一個人物如果知道自己家人利用他,他如何想。

    柳天淼卻一臉不屑,一語驚人,痞笑道,“父親,別忘了,大哥本來就是遺孤,當年您大發慈悲收養他,將他培育成才,給他一個姓氏,如今擁有這樣的地位,他也該報答我們柳家了。”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在房間響起,柳天淼被自己父親一巴掌打得眼冒金星。

    “逆子,你就躺著我的血,可是卻沒有一點像我,瞧瞧你說的什么狗屁,如果下一次你還敢說這種事情來,我必將你趕出家門,柳家的任何名譽和財產我悉數交給你大哥。”

    聽到這里柳天淼嚇得臉色一變,哪里還敢多說半句話來。

    魏氏安保公司。

    柳天臣的司機開了車門,在雙眼微閉,小酣片刻的柳天臣身邊道,“公子,到了。”

    柳天臣緩緩睜開了眼睛,方才跳下了車,朝著偌大的大廈望去,只看見正寫著“魏氏安保公司”幾個大字。

    “公子要不要我隨您一同前去?”司機道。

    “不用了,你就在這里等候吧,我需要親自見見此人。”

    言罷柳天臣跨進了公司,站立在人群之中,他的氣質出類拔萃,頓時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哇,好帥啊。”

    “這是明星嗎?”

    聽到人們的興奮議論,柳天臣眉頭一皺,他沒有理會,而是環顧四周,聲音平靜可是卻激蕩在整個大廳。

    “誰叫張子楓!”

    此時商店內,張子楓聽到有人叫自己,不忍心松開了柜臺小姐姐的小手,道,“美女,改天給你看看姻緣哈,外面有人找我。”

    言罷張子楓大步流星走了出去,只看見一位身材和自己接近,卻被一群美女圍堵拍照的柳天臣站立于原地。

    不知道從哪里跳出來的小和尚,悠悠道,“看到了吧,我說的麻煩來了。”

    張子楓眉頭一挑,不做理會,悠悠道,“我就是了,怎么,柳家還真狗改不了吃屎是嗎?”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