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全世界都重生了

第93章 我本不良人,何來善惡之分?

    那烏黑的意識之力僅僅籠罩操場以及上空千米,遠遠看去,就好似一束黝黑的光柱。

    操場內的武者全部氣息全無,死不瞑目。

    徐子凡那只左眼好似要滴出黑色的血液,其中電閃雷鳴,異象恐怖。

    “還是不行啊!”

    半響,徐子凡臉上露出無奈之色,以他現在的意識之力,堪比之煉脈境六七重的存在。尤其是其中各種混亂的邪惡意志,更是令人驚悚。可惜,即便如此,徐子凡也無法將其轉化為自己真正的情緒,只能更深層次的了解什么是邪惡,讓他更容易的模仿出這種情緒波動。

    有些失望的將外溢意識之力內斂。

    看也沒看一地尸體,徐子凡轉身向著胡山鈞與韓君所在方向掠射去。

    胡山鈞與韓君并肩而立,其臉色都非常難看。

    徐子凡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他們的底線,如此下去,他們根本不可能容忍徐子凡的存在。

    “我回去等你們的消息,還有二十一個小時!”

    韓君半瞇著眼睛,雙拳緊握,盯著徐子凡。

    胡山鈞一把抓住韓君的手腕,微微搖頭,示意他不要亂來。

    待徐子凡身影消失在視線中,胡山鈞才松手,眼眸中布滿肅穆,道:“徐子凡此人看似毫無追求,可喜怒無常,殺人不眨眼……他,留不得。”說著,胡山鈞又苦笑一聲,“可他實力深不可測,恐怕不會比煉脈境存在弱……哎!”

    “當務之急,要先找到偷襲楊雪雪之人,若不然,二十一個小時后,我無法想象徐子凡會做出什么事情來。”胡山鈞微微抬頭,看著蔚藍的天空,“亂世啊亂世,這世道比前世還要亂啊!前世我還能活三百多年,不知道今生,我能活幾年……”

    與此同時,距離蘭城一百多里外的一處山莊里邊,十幾位渾身被黑袍籠罩的武者,圍坐在一張五米長的會議桌前邊。

    “天無極跟鵬元皇帝的戰斗力超乎了咱們的預料,此次行動,失敗!”

    “也不能說失敗,天無極被傷到了根基,短時間內很難康復。鵬元皇帝的腦袋被咱們搶了回來,到時候咱們可以請‘狂巫’出手,將其制煉,說不得能夠徹底控制鵬元皇帝。再者,楊雪雪靈魂受創,即便蘇醒了,也是一位植物人。”

    “失敗就是失敗,沒有那么多的借口。”

    “根據天幕中的信息,徐子凡此人起碼活了五千多年……可前世,他卻在天地靈氣復蘇不久,便被倆位宗師武者交戰波及而死……這其中肯定存在某種被我們遺漏的信息。”

    “這一點確實很奇怪。以徐子凡的實力,區區宗師武者能夠傷到分毫?”

    “繼續盯著徐子凡!”

    “滕王,你有什么要說的嘛?”

    一瞬間,所有人都看向在虛空穿梭的…騰蛇。

    騰蛇通體黝黑,每一片鱗片都泛著金屬光澤,肋下雙翼不斷閃動,雙目之間有黑色獨角。

    吞吐著蛇信,騰蛇那雙蛇眸在流轉著陰冷的光芒,森森然的說道,“你們的任務失敗了,還讓我說什么?我只能提醒你們一句,徐子凡這家伙不好惹,若是你們留下蛛絲馬跡,那便馬上逃出華夏,免得連累我。”

    言罷,騰蛇的身影忽然沒入虛空。

    “哼!”

    一位黑袍武者冷哼一聲,“騰蛇越來越放肆了。”

    “我看騰蛇是被徐子凡給打怕了。我倒是很好奇,那徐子凡到底有多強。”

    “起碼活了五千多年了老妖怪,嘿嘿,我是越來越好奇,他是怎么活下來的?”

    “一個無法凝煉勁元,也不修氣血,更沒有任何意識之力的怪物……我都懷疑,他是不是異變的僵尸,或者類似的存在。”

    “確切的說,這家伙在離開水月洞天,藍水幽境后,誕生了意識之力。”

    “藍水幽境啊,那里可是藏著一縷意識本源啊!”

    “我就是很納悶,即便是咱們,想要徹底煉化一縷本源,起碼也需要百年時間,為何他可以那么快將其煉化?”

    “……”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這個問題,還真沒人能夠回答出來。

    時間一點點過去。

    夜幕降臨,皓月高升。

    服用天山雪蓮后,楊雪雪的氣色恢復了很多,可依然沒有睡醒的跡象。

    按照天無極的說法,即便服用了天山雪蓮,楊雪雪也要數天時間,才能夠讓受損的靈魂自愈。

    鵬元皇帝的腦袋倒是長出來了,可就好似沒有骨頭一樣,軟踏踏的黏在地面,只能通過意識之力跟眾人交流。

    綠綠蹲在鵬元皇帝身邊,眼睛里邊布滿好奇。

    “我說,你傻不拉幾的蹲在這里快三個小時了,你到底要做什么?”鵬元皇帝的意識溢出。

    綠綠咧嘴一笑,手指戳了戳鵬元皇帝軟踏踏的腦袋,“你是吞了我的精血,才長出了腦袋,那么,你算不算我的后裔?”

    說著,綠綠忽然怪叫一聲,“臥槽,這么一算,我的身份就有點嚇人了,你是皇帝,又是我的后裔,那我不就是太上皇了?哈哈哈,沒想到我綠綠也有當太上皇的一天。”

    “可惡!”

    鵬元皇帝氣得渾身顫抖,“你敢占朕的便宜,朕要殺了你!”

    “什么叫占你便宜?你是不是煉化了我的精血?我是以事實在講道理……”

    話癆模式開啟,鵬元皇帝根本就插不上嘴。

    臥室里邊,天無極望著坐在床頭,輕輕撫摸楊雪雪臉頰的徐子凡,低聲道,“之前蘭城執法隊那邊……”

    “你想說什么?”徐子凡扭頭看向天無極。

    天無極眼神復雜,沉聲道,“不要小看華夏高層,你若繼續為禍,他們不會放過你。再者,你的魔性越來越重了。”

    “魔性?”

    徐子凡低聲一笑,道:“我本不良人,何分正魔?”

    “叮鈴!”

    就在這時候,門鈴響起。

    劉青的聲音在客廳內響起,“主上,是胡戰神!”

    徐子凡起身,向著臥室外邊走去。

    “徐老弟,有消息了!”

    沒等徐子凡開口詢問,躺在地上的鵬元皇帝就激動的手舞足蹈,想要起身,可他腦袋實在太軟了,不軟蠕動,就是立不起來,“是哪個王八蛋偷襲了朕?朕要將他們千刀萬剮,凌遲處死……”

    “皇兒莫激動,對你恢復有害無利!”

    鵬元皇帝:“……”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