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小說 > 我的夢里有個外星文明

第19章 也進賊了

    站在電梯中的杜邱,心里卻已經打消了去看醫生的念頭。

    不對,是打消了向心理醫生如實說明夢境情況的念頭。

    寧雙雙的諱莫如深,讓杜邱產生了某種本能防范意識,這兩天夢境的情況,讓杜邱有一種自己正在接觸某種驚天秘密的感覺。

    既然是驚天秘密,如果自己向心理醫生說出,那么有可能會被其他人得知情況,進而產生某些聯想。

    雖然寧雙雙什么也沒說,但是既然這么巧地帶著人在醫院設圈套,而正巧就有個南越人落進陷阱中。

    杜邱已經能夠將前后的幾件事聯想到了一起。

    前晚遇到的那個說韓語的家伙,以及今天這個南越人顯然都是寧雙雙的目標。

    結合寧雙雙的警銜,前晚自己從后視鏡看到的女子或許就是她。

    加上張鳴柳和秦韻遇到的事情,看來自己的確陷在這件案子中了。

    更何況自己今天又這么巧地抓到南越人,要說寧雙雙不會懷疑什么,那才怪呢。

    在心理診療中心,杜邱面對主任岳莫言,只是將十天前在另一家醫院和醫生說過的情況說了一遍,只是胡亂加了些其他內容進去,讓夢境顯得不那么奇特。

    岳主任看起來是個負責任的人,給杜邱做了不少檢測和問卷,忙活了一個多小時,卻并不能得出什么結論。

    只是說了一句,“人的意識和宇宙或許存在某種聯系。”

    最后他給杜邱開了一些寧神靜心的藥,還囑咐如果有新的夢境內容,再來復診。

    杜邱在門診大樓這邊拿了藥,走向停車場自己的車子時,又扭頭看了看不遠處的住院大樓。

    剛上車,手機鈴聲響起,杜邱一看,有些詫異,居然是唐叔打來的,連忙接通了。

    “唐叔,有事啊?”

    “你趕緊回一趟天海小區,你家里進賊了!”

    這句話猶如霹靂,讓杜邱瞬間明白了什么。

    他連忙回道:“好的,我馬上過來。”

    掛了電話,他就驅車往回趕。

    天海小區是早年魔都警察局的自建小區,杜邱的爺爺在這里有一套兩居室,后來房改時杜邱的父親買了下來。

    杜邱現在住的房子是他外公外婆專門買給他的,兩位老人在痛失愛女后,所有的一切都給了外孫。

    只是有些心傷好不了,隨著一天天老去,終有身體無法承載的那一天。

    杜邱是在和父親鬧矛盾后,獨自搬出家住到了現在的房子,天海小區的家很少回,只是一個月前,辦完父親后事后,才回去過。

    天海小區基本上住的都是警員或警員家屬,不少都是退休的老警員。

    這些老家伙閑不住,自愿充當了小區的保安。

    再加上附近派出所的重點巡視,天海小區堪稱魔都最安全的小區之一。

    如今,自己家居然會被賊人潛入,足見賊人是藝高人膽大。

    只是杜邱也想到另一個問題。

    自己家房子是空關著的,唐叔怎么知道自己家進過賊?

    結合寧雙雙對自己的要求,杜邱明白寧雙雙只怕也派了人盯著自己天海小區的家。

    可是能在警察眼皮底下進屋,并全身而退,連杜邱都有點佩服這個賊人了。

    忽然間他想到那個南越人的人皮面具,頓時明白這伙人是如何瞞天過海了。

    連寧雙雙都說,今天差點讓南越人跑了。

    想想也是,按照寧雙雙追到樓梯間的時間,南越人早就可以出了大樓。

    假如他再去掉偽裝,定然可以混在無數的病人中安然離開醫院。

    這么說來,自己還真是幫了寧雙雙的大忙,難怪她不反對以身相許啊。

    杜邱一邊開車,一邊抬起右手攏了攏自己的頭發,帶著有些自戀的語氣嘆道:“唉,哥好歹也是工科博士,又帥又能打,配她綽綽有余啊。”

    等杜邱趕到天海小區自家樓下,就看到了唐叔。

    “唐叔,怎么沒報警嗎?”

    “我不是警察嗎?”唐叔沒好氣地瞪了杜邱一眼。

    “不是啊,我是說沒見勘察取證的警員啊,總不能您老人家親自動手。”杜邱跟著唐叔往樓上邊走邊說。

    這樓有二十年了,只有六層高,杜邱家在301室。

    唐叔走在前面,說道:“寧警官的人已經勘察過了,這事歸寧警官負責。”

    杜邱這才想起,剛剛寧雙雙怎么沒和自己提及自己家進賊的事情?

    “唐叔,這事什么時候發現的?寧警官的人啥時候勘察的?”

    唐叔有些慶幸地說道:“我回家取東西,正巧遇到你家樓下的老丁,他跟我抱怨說,你昨晚深更半夜地不知道搞什么鬼,摔了碗盤,吵得他睡不著覺。

    我想你最近沒在這邊住啊,跑去查看,發現門鎖似乎有問題,就找人弄開門,看著滿地狼藉,可不就進了賊。

    不過,我想這事或許不簡單,沒準和寧警官負責的案子有關,就通知了她。”

    聽了唐叔的講述,杜邱這才明白在醫院時,寧雙雙為啥沒提及這事,感情那會兒還不知道呢。

    看來自己想當然了,他們哪來的人手盯著這邊的空房子啊。

    杜邱不由地帶著一絲埋怨口氣說道:“唐叔,您啥事都忙完了,最后才通知我啊。”

    “出事了,當然先處警,再通知當事人家屬啊。”

    杜邱看唐叔理直氣壯的模樣,眼睛一轉,“對了,您能透露一下,這寧警官負責的是什么案子啊?怎么壞人都摸到天海小區來了?”

    唐叔有些凝重地說道:“保密條款在那放著呢,我怎么知道?不過,這事既然到了你頭上,你小子一定要小心了。”

    兩人說著話,來到杜邱家門口,杜邱看到大門敞開,一眼望進去,地上到處都是灑落的東西。

    “我艸,這小蟊賊太可惡了,讓我抓到非把他大卸八塊不可。”杜邱一個箭步竄進了屋里。

    他迅速來到主臥中,看到墻上父母的掛像都好好的,才松了口氣。

    然后才開始仔細觀察房里的情況,整個情況和秦韻昨晚描述的基本類似。

    柜子里所有的東西全都扔到了地上,甚至床墊都翻動過,連廚房吊柜里的東西也扔在地上,還碎了一個杯子和一個盤子。

    估計正是這兩樣東西落地的碎裂聲,吵到了樓下的丁叔。

    若非如此,自己又幾乎很少來這房子,天知道多久才能發現房子被人潛入過呢。

    杜邱還檢查了門鎖,果然也和秦韻家一樣,按照他的觀察,這萬能鑰匙可能都是同一把。

    越是驗證了這些,杜邱的心越往下沉。

    顯然此前他的判斷有誤,他原本認為一系列的事情應該是沖著張鳴柳和秦韻來的。

    但是看到自己家被翻成這樣,他已經基本可以斷定,事情是沖著水晶枕來的!

    雖然他沒搞清楚,為什么自己得到水晶枕這么長時間后,才有人追查過來。

    又為什么會先查到張鳴柳和秦韻頭上,后查到自己這里。

    不對,如果對方查的是自己,自己現在住的地方應該也被他們翻找過,那水晶枕早就丟了。

    杜邱腦子轉的飛快,忽然他想到了。

    對方只怕是從五名犧牲的維和警察頭上查起的,這樣才能解釋對方先查父親的住處。

    “小邱,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可疑之處了?”

    唐叔的聲音打斷了杜邱的思考。

    杜邱抬起頭說道:“唐叔,我覺得賊人應該是沖著和我父親一起犧牲的烈士家屬來的。

    昨晚張鳴柳讓我去她哥哥那里,也就是張上青警官的家,前晚張鳴柳被人跟蹤,她哥哥家里也被人潛入了,情況和這里一樣。”

    唐叔愣住了,說道:“有這事?你等等……”

    唐叔拿出手機撥打了電話。

    “我是唐文海,我想問問,除了張上青和杜國忠的家被入竊過,另外三位的家有沒有同樣事情發生?”

    “哦,他就在我身邊,就是他告訴我的。好的,好的……”

    唐文海掛了電話,轉頭對杜邱說道:“小邱,另外三位烈士家在蘇省,還沒有被罪犯騷擾過,家屬也沒有出現過被跟蹤的情況。”

    “唐叔,我父親他們的犧牲,有沒有什么隱情……”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