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醫品毒妃:邪王寵上癮

第五十五章 當槍使

    林蓁兒的話還沒等說完,楚瀟瀟就已經不耐煩的將手里的書舉到了她的面前。

    之間楚瀟瀟手里拿的書不是別的,而是一本武功內功心法。

    楚瀟瀟似笑非笑的說道:“怎么?我倒是不知道,原來在宮里看點內功心法也不成了,是有人規定了在宮里不能看內功心法么?”

    林蓁兒這才尷尬的愣住了,剛剛她見秦書墨拿這件事發作,以為楚瀟瀟看得定然不是什么好書。

    但是她哪里知道,秦書墨雖然會武功,但不過是花拳繡腿而已。女子的資質原本就比男子要差不少,更不是每一個女子都能練成武功高手,如今京城之中大多數女子所謂的武功,在楚瀟瀟的眼里當真是和不會沒有什么區別。

    所以秦書墨方才在楚瀟瀟的樹上看到了工筆描繪的人像,便以為是她自己常看的話本子。

    楚瀟瀟緩緩的抬起眼眸看向已經愣住的兩個人,嗤笑一聲說道:“我說兩位,你們現在可以走了吧?尤其是這位……秦書墨,腦子不好使就多去看看大夫,別整天出來嚇別人,就算是嚇不到人,嚇到小貓小狗花花草草也不好啊。你說是不是,林小姐?”

    說完,楚瀟瀟就直接將書揣進了懷里,嘲諷的笑著就離開了。

    而林蓁兒整個人都僵硬了,連忙看向秦書墨說道:“書墨,你別聽這個賤人胡說……”

    “別說她,你也不是什么好貨!”秦書墨雖然不算是什么聰明人,但是生在世家大族又怎么可能會真的是個蠢笨的,剛剛楚瀟瀟話中的意思她的心里自然也清楚的很。

    “書墨,你聽我說……”

    林蓁兒的神色有些焦急,這個秦書墨出身要比她高,以往拿秦書墨當槍使她都是無往不利的,卻沒想到這次竟然被楚瀟瀟一句話點破了。

    秦書墨這次自然不會再聽林蓁兒多說,這屆甩袖離開了。

    楚瀟瀟擺脫了林蓁兒和秦書墨之后,便再次找了一個角落臥著。原本她進宮的時候心情還算尚可,但是沒想到竟然遇到了兩個莫名其妙的奇葩,這會兒就算是再好的心情,也沒了一大半了,心里只想著云若塵竟然還沒有來找她。

    雖然是這樣想,但是楚瀟瀟心里還是清楚,如今朝中大臣和宗室貴戚們都在前朝,只有各家的女眷才在后宮,云若塵就算是再怎么樣也不可能會來找她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樣貌普通的宮女突然走上前來,對楚瀟瀟說道:“楚小姐?”

    楚瀟瀟看著這個宮女,揚了揚眉,“你是……”

    除了那個莫名其妙的賢妃娘娘,她在宮中也沒有什么認識的人,所以看到有宮女上前,楚瀟瀟第一反應就是賢妃又吃飽了撐得找她麻煩了。

    這宮女顯然也是個會看人臉色的,看到楚瀟瀟眸中若有若無閃過的一絲冷光,連忙說道:“回楚小姐的話,奴婢是這御花園的宮女,剛剛遇上了南詔國的玉婭公主,玉婭公主讓奴婢來請您前去一起賞花。”

    “這樣啊。”楚瀟瀟隨意的點了點頭,然后說道:“那走吧。”

    這個宮女顯然是沒有想到楚瀟瀟竟然會如此好說話,不禁忍不住愣了一下。

    楚瀟瀟高高的揚起了一邊眉梢說道:“不是玉婭公主找我么?還不走?”

    “啊……是。”那宮女連忙應道。

    楚瀟瀟隨意的起身跟著那宮女走了,不管到底是什么人想要找她的麻煩,她總也要知道背后的人到底是誰才好。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有些人,不好好的修理一頓是不會學乖的。

    兩人走到一處宮門口,那宮女一指前面富麗堂皇的宮殿說道:“楚小姐,玉婭公主就在前面的泰和殿等著您呢。”

    “哦?”楚瀟瀟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狀似漫不經心的說道:“我記得你方才是說玉婭公主找我賞花的,難不成玉婭公主是在宮殿里面賞花?”

    真當她腦殼里裝的是一堆豆腐渣么?

    不說別的,但說玉婭公主這個人,像是會對賞花這種事情感興趣的人么?

    更何況出云國地理位置比之南詔國偏北,花卉果蔬自然是不如四季溫暖的南詔國,玉婭公主在自己國家賞花還沒賞夠么?竟然還要來賞出云國的花。

    最重要的是,跟著這個宮女一路走過來,顯然已經離御花園越來越遠,她更是一朵花都沒有瞧見。

    “是啊。”被楚瀟瀟銳利的目光看著,那宮女擦了一把冷汗說道:“玉婭公主累了,正在泰和殿里休息呢,楚小姐快進去吧。”

    楚瀟瀟貌似也不作他想,隨意的抬腳便跨進了泰和殿里,正要往前走的時候,突然回頭看了那宮女一眼,笑著說道:“你不一起么?”

    “不……不了……”那宮女勉強的扯了扯唇角,“奴婢不過是御花園中的宮女,如今宮里事忙,還有差事呢,就不打擾楚小姐和玉婭公主了。”

    “那好吧。”楚瀟瀟深深的看了那宮女一眼,臉上帶著些奇異的笑容,卻是沒有多說什么,自己一個人走了進去。

    進入泰和殿中,楚瀟瀟望了一眼一片寂靜的泰和殿,這里沒有什么人,以玉婭公主那樣愛熱鬧的性子,是絕對不會待在這樣的地方的。

    不過楚瀟瀟也一早就想到了這次找她的人絕對不可能是玉婭公主,也不在意,隨手就推開了泰和殿主殿的大門,一眼就看到了正焦急等在殿中的一抹明黃色的身影。

    “瀟瀟你來了!”云凌天看到楚瀟瀟進門,驚喜的說道。

    雖然一早猜到了這次找她的一定是熟人,要不然也不會清楚她和玉婭公主有交情的事情,但是楚瀟瀟卻也沒想到竟然會是云凌天,于是冷著一張臉說道:“不知太子殿下有何見教?”

    云凌天目光熱切的看著楚瀟瀟說道:“瀟瀟,從前都是本宮的錯,是本宮對不起你,但是本宮心里是有你的,只有你才能成為出云國的太子妃……”

    還沒等云凌天的話說完,楚瀟瀟的臉色就已經黑沉到底了。
Back to Top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着